img

我突然看到甲板高台上的那個巨大的弩炮,章魚的弱點就是他的腦子,這隻弩炮如果擊中它,即使不能把他擊倒,但只要把他擊退就行了。我對小黑說了我的計劃,我要他們師兄妹幫我擋一會兒,他們點了點頭。

2021 年 1 月 16 日

我們離開藏身的地方,小黑他們來到甲板中間,我則是迅速往弩炮那邊跑,他們師兄妹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萬物皆融!」夢茹大喊了一聲。甲板周圍居然出現了幾隻大手,死死抓住了克拉肯的觸手。

「水刑——蒼龍出海!」小黑大喊了一聲。

小黑又使出了那一招,但是不同的是這次的水龍非常巨大,而且是四隻,四隻巨龍在天空中盤旋了一下,便沖向克拉肯的腦袋,但是這次的攻擊僅僅讓克拉肯的頭往後稍稍仰了一下,就好像在替他洗澡似的。

我趁這個機會跑上了高台,弩炮的角度有問題,必須要調整,我使勁地搬動這弩炮,但是這弩炮估計是年代久遠,已經生鏽的不行了,我費了老大的勁都沒搬動一點,如果就這樣打出去,那麼落差太大了,我心想到。

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左手上,頓時藍光大作,我看著左手上的手套,現在這時候只能靠他了。我再次使勁,弩炮有動靜了,但是移動的很慢,我只希望他們能多撐一會兒。

場上,夢茹明顯是堅持不住了,那幾隻纏著克拉肯的大手破裂了,夢茹被一隻觸手卷了起來。小黑看到了眥目欲裂,但是又想不到方法救夢茹,空中的夢茹大喊道:「師兄,快用飛劍!」 「師兄,快使用九字決!」夢茹在空中大喊。

小黑楞了一下,反應了過來,他從腰上掏出一個腰帶,像是放針灸針的那種,不過明顯要大了許多。小黑念了一句咒語把他扔到空中,那腰帶居然就在空中懸浮起來了。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小黑大喝了一聲!

話音剛落,那腰帶裡面飛出了許許多多的的淡藍色的小光劍,鋪天蓋地,正在挪弩炮的我看到了這一場景,我靠,小黑的師傅不會是無名吧,這明明是萬劍歸宗啊。

「兵字決——七十二劍章!」隨著小黑的呼喊,天上的光劍像是受到了什麼指引一般,全都朝著克拉肯的腦袋激射而去。

那些藍色小劍全都射入了克拉肯的腦袋裡面,克拉肯的腦袋往後一仰,好像整個身體都為之一退,克拉肯受到了嚴重的攻擊,捲走夢茹的觸手也鬆了開來,發出了陣陣怒吼聲,小黑接住了夢茹,他知道這樣撐不了多久,「靈凡好了沒!」


「好了!」我大喊一聲。弩炮終於對準了克拉肯的腦袋,這時的克拉肯也從疼痛中清醒過來,用它的八隻眼睛瞪著我,「瞪你爺爺!」我拉動了扳機,嗖的一聲,弩箭從弩炮裡面飛了出來,克拉肯避無可避只能看著弩箭狠狠射進了自己的腦袋裡面。

伴隨著一陣凄厲的喊叫聲,克拉肯好像受到了嚴重的打擊,整個身子開始扭動起來,觸手也開始在甲板上亂撞,差點抽到我,但是把我面前的弩炮給抽飛了,緊接著克拉肯慢慢地沉下水去。

現在正是大好機會,現在不走更待何時,我趕忙招呼那兩人快跑,我們跑下了甲板,才沒走多遠,那克拉肯的腦袋頂著半根弩箭出現在剛剛的甲板上,只見他的八隻觸手一起動手,直接把它懷裡的甲板撕裂,我不由地痛心道:「船上還有那麼多寶藏呢,就這麼沉了……」

我摸了模懷裡的狗頭,只要人沒事就好,我看著緩緩沉下去的克拉肯,對大家說:「我們休息一下吧,那boss已經受了傷,應該不會特意來對付我們。」

小黑點了點頭,三人就做在地上休息了起來,期間夢茹一直對我使著眼色,還指了指小黑,我暈,這小丫頭不會真的要我負責吧,我只能裝做不理她。

過了一會兒小黑帶著我們與眾人會合,一看到大家手裡的裝備我頓時就驚呆了,這是去洗劫了米軍軍艦嗎?大壯後面還有一隻小猴子朝我齜牙咧嘴的,夢茹看到就慌掉了,馬上把小猴子抱在懷裡,一陣蹂躪,可憐的小猴子啊!

大夥向我解釋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他們還真是洗劫了米國軍艦,但是還是說不清楚小猴子的來歷,這片人跡罕至的船墓上面,居然有一隻活生生的小猴子,真是夠奇妙的,他一隻小小的猴子是如何在這片危險的船墓上存活下來的。

「可能這隻猴子就一直在這兒找些船里的東西來維持生命的吧。」夢茹說道。


「不管怎麼樣,現在海妖一族元氣大損,現在的我們要把握好這個機會,潛入水下,找到鬼谷島的位置。」

大壯教會了我和夢茹推進器的用法,之後大家就準備出發了,「那小猴子怎麼辦?」夢茹問道。

「他都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了,他肯定有過人的本領的。」我說道。

我們穿好潛水衣,帶好護目鏡,嘴裡喊著氧氣嘴,我看了一眼在岸上不情願的小猴子,騎上推進器,緩緩地沉到了海底。

這是我第一次下海,這裡的海水絕對的寒冷刺骨,幸虧穿了潛水衣,但是嘴巴這邊還是凍的生疼,這裡因為靠近鬼谷島,所以這裡的海底並不深,也就三四百米,但是越往下,視線越暗,大壯朝我們打了個手勢,意思說,叫我們把燈打開,推進器上面的確有個大燈,打開後周圍的視線寬闊了不少。

這邊的海底基本上沒什麼東西,連小魚小蝦都不見一隻,能看到的只有枯死的海草,還有昏暗的海水。小黑一手拿著羅盤,一手握著推進器,他緩緩地向前開著, 我媳婦兒說他不是人

過了沒多久,我們看到了一個非常黑的洞穴,遠處似乎還有海妖在進進出出,小黑打了個手勢,讓我們把燈個關掉,周圍立刻陷入了黑暗,僅有的一點光亮就是眾人推進器上面的顯示屏。

顯示屏的光亮一點都不大,只能勉勉強強照亮周圍一米左右的空間,我們緩緩地接近了這個洞穴,突然我感覺我旁邊有什麼東西遊了過來,那東西就在我的身邊,我嚇了一跳,手套立刻發出陣陣的藍光,照亮了周圍,大家看我這裡有異變,都停了下來,我四處查看這,突然那東西到我面前了,「卧……槽」我不小心大罵了一聲,立刻就喝下了一口海水,這海水的滋味真是透心涼,我趕忙把嘴閉上。

我眼前的居然是那隻小猴子,它居然遊了過來,真是沒天理啊,他不怕冷?還不用呼吸,看來這隻猴子還真不簡單,眾人一看居然是猴子,也都吃了一驚,夢茹還朝小猴子擺了擺手,但是小猴子並不領情,只是拉住我的衣服。

既然這樣,只好帶著它了,希望他別給我們添亂,待我把手套熄滅后,我們又開始繼續前進,這個時候好像是海妖們換班的時候,洞穴中總能看到他們模糊的身影在游來游去,我們幾個躲在一塊巨大的岩石後面,靜觀其變。

等了好一會兒,終於最後一隻海妖進入了洞穴,接著後面就沒有了,我們又等了一會兒,我感覺我的嘴巴已經發麻了,我們得儘快上去,倒是小猴子體質特殊,在我旁邊游來游去。

我們幾個發動了油門,進入了洞穴,進了洞穴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黑暗,外面多多少少還有一點光,這裡一點兒光都沒有,我們周圍什麼都看不到,但是推進器的顯示屏上的光芒倒是明亮了許多,我們只能靠著看小黑推進器的亮光行進著。 我們在海底三百多米深的海底緩緩前進著,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洞裡面,大家的心裡都是十分壓抑的,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小黑的顯示器,好像最前面的那個亮光就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藉助著昏暗的燈光,我們發現前面多了很多岔口,小黑看了看羅盤,向我們打了個手勢,繼續前進了,我路過那些岔口的時候,禁不住往裡面一看,原來那不是岔口,而是一個個海妖的洞穴,裡面還有些海妖趴在那裡,像是在睡覺,我趕忙拉住我旁邊的小猴子,驚動了這些海妖,我們可就沒命出來了。

有一個巨大的洞穴深處,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怒吼著,又像是在**著,我估計肯定是被我們打傷了的克拉肯,當時要不是有那個弩炮,我們估計都喪命在那裡了,在他的洞穴裡面,可千萬不能打擾他,不然我們即使有十條命也出不來。

還好這周圍的海妖都在休息,不然他們突然襲擊我們也夠嗆,突然我看到我前面有個小東西在晃動,我不由地怒道:「這死猴子怎麼到處亂走!」我一把把它抓過來了,我一摸感覺不太對,再一看,小猴子在我肩膀上好好獃著呢,糟了!那我抓住的是什麼,我手套一發亮,我借著亮光一看,居然是個小型的海妖,看來是個幼年的海妖,我趕緊停下掐住他的脖子,現在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一但它吵醒了其他海妖,我們就不能出去了!。

我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但是它居然有魚鰓,也就是說他的發聲部位不在脖子,而是在臉上,我意思到這一點已經晚了,那小海妖已經發出了尖銳的叫聲,頓時海底就像是被炸開了鍋,「跑%……」我只說了一個字,嘴裡又灌進了一大口海水,我趕緊把小海妖扔到了一邊,打開推進器上的大燈,眾人都和我一樣,把油門加到最大,飛速前進。


推進器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後面的海妖根本追不上,但是不代表前面就沒有海妖了,我們主要的壓力來自於前方,小黑一馬當先,麒麟牙的光芒幾乎照亮了整個洞穴,我們都開始玩命似的逃跑,在海底槍支根本沒有什麼用,大壯等人只好拿出了十字槍和魚槍,小黑在前面開路,其他人在中間,我在後面斷後,我把手套的光芒放到最大,和麒麟牙比起來也毫不遜色,看起來這手套也不是凡品,我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手套上,撐起了一個藍色玻璃大罩子,把我們罩在裡面,外面的海妖都被擋住了,沖不進來。

我不禁大喜,趕快拉緊油門,和大家一起飛速地逃亡著,前方又出現了四通八達的洞穴,這還真考驗人的反應力,我們在高速行駛著,而且還必須緊緊地跟隨者小黑,比打遊戲還刺激,突然一個巨大的觸手甩了過來,直接擊碎了我的罩子,正好把我抽飛了,我眼前一黑什麼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腿上一陣疼痛,我猛地睜開眼,原來是那隻猴子在咬我,「天哪!我昏迷了多久了?」我往前一看,周圍非常黑暗,只有我的手套還在發著淡淡的藍光,顯然,大家都已經走光了,只剩下我和小猴子。我剛剛應該是被克拉肯的觸手給抽到了,沒想到他的威力如此巨大,我一看推進器已經不知道哪裡去了,這個洞穴頂上的石塊在不停地掉落著,似乎是因為剛才的觸手攻擊,這裡已經快要塌了,幸虧我昏迷的這幾分鐘沒有人攻擊我。

無盡的恐怖蔓延在我的心頭,我都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裡走,我不怪眾人把我扔下來,這畢竟是沒辦法的事。我突然感覺手上一陣震動,我看了一下記壓表,原來是氧氣報警了,剛剛好像撞壞了一個氧氣瓶,我已經撐不了幾分鐘了,我把那個撞壞掉的氧氣瓶給扔掉,這下氧氣泄露停止了,我看著周圍無邊無際的黑暗,心裡產生了死亡的念頭,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要被這無邊的恐懼給壓扁了,小猴子還在旁邊齜牙咧嘴的,還不時吐著氣泡。

「你還是不想放棄嗎?」我靜靜地看著小猴子。「啊%%……」我張嘴又喝了一口冰涼的海水,那死猴子居然咬住了我的屁股,喝下海水后,我突然清醒起來,連這個猴子都不放棄,我一個活生生的大男人能放棄嗎?

我仔細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我隨便確立了一個位置,剛剛好像就是在這裡被打飛的,不管了,聽天由命吧,我憑著感覺帶著小猴子往前面游去。周圍的牆壁不停地在震動著,好像馬上就要坍塌一樣,我不知道前方的路還有多遠,我的體力所剩無幾了,但我只知道我不能放棄。突然我看到了一絲亮光,我走進一看,居然是個推進器,但是被石塊壓住了,我趕忙過去,想推開石塊,但是在海底我完全使不上力氣,我借著手套的光芒,周圍又有許多黑影靠了過來,還真是陰魂不散!

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氣,那石塊還是紋然不動,小猴子在一旁不停地干著急。突然,石塊鬆動了,周圍的海水居然開始發熱,那些海妖經過我這裡並沒有攻擊我,我的周圍越來越熱,「難道這海底有火山?」我看著倉皇逃命的海妖們,看樣子火山要爆發了,我和小猴子再次一用力,那石塊居然被我們搬開了,只見小猴子渾身通紅,難道是小猴子?

沒時間多想,我趕忙爬上推進器,試了試還有用,我趕忙拉開油門,飛了出去,這裡的山洞崩塌的越來越厲害,不停的有海妖被石頭壓到,看來這山洞並不是克拉肯弄的,只是我們湊巧碰到了海底的火山爆發,我懷裡的小猴子身上越來越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熱的。

這時居然有海妖扒上我的推進器,真是不知死活,我剛想開啟手套防護罩,懷裡的小猴子大喊了一聲,渾身居然開始著火了,真特么怪事,這猴子在海底熱的身上著火了? 我也沒多想,直接把著火的小猴子夾住,頓時感覺我腋下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我騎上推進器開始向前方開去,周圍的海水溫度越來越高,整個山洞也震動的越來越厲害,還好前方的路寬敞了許多。

我把油門拉到最大,推進器在飛速地行駛著,周圍都是逃命的海妖,有些都已經漂浮在水中,看來已經是熱死了,這些海妖常年生活在冰冷的海水下,根本受不得一點熱量,我感覺周圍的海水已經有三十多度了,我的心口開始發燜,我看了一眼小猴子,小猴子身上還是在著火,但是眼睛已經閉起來了看樣子是睡著了。

好在前方的路越來越寬敞,我突然感覺周圍原本漆黑的洞穴裡面突然明亮了起來,我往後一看,居然是火紅的岩漿噴發了起來,我被嚇的六神無主,這要是被沾上一丁點,那肯定是連骨頭都融化掉了,洞穴深處好像傳來了克拉肯的嘶吼聲,也不知道這個神話中的北海巨妖能不能活下來。

海水的溫度越來越高,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周圍的光亮也漸漸刺眼起來,那岩漿很快就要追上我了,我的背後好像著了火,非常刺痛,我大口呼吸著,氧氣表這時發出了警報,在這悶熱的海底,我根本喘不過氣來,節省氧氣這事也根本無法控制,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往前沖!

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我的頭腦瞬間變清醒了,原來我出了洞穴,我往後面洞穴方向一看,一股股岩漿從洞穴裡面噴涌而出,原本黑暗的海底突然閃出了不小的光芒。

但這畢竟是大海,這些岩漿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根本影響不了整個大海,岩漿僅僅只是存在了不到一分鐘,就被海水冷凍成了一塊塊黑硬的石頭,我夾住的小猴子也安靜了下來,身上也變得正常起來了,我身上的溫度也降了下來,不一會兒又變得零度以下,這冰火兩重天的滋味真是無比酸爽。我抬頭看了看天上,小黑他們應該在上面等我,我便朝著光亮的地方開過去。

剛出海面,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在海底的時候氧氣已經不夠用,這差點沒把我憋死。

「靈凡!是靈凡!」我好像聽到有人的呼喊,但是周圍大霧茫茫,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靈凡,這邊!」我向著聲音飛方向看去,真是小黑他們。

小黑他們在一個船的船骸上面,這海面到處還是船的船骸,要不是天空變得晴朗起來,我還以為我們還在原來那個船之墳墓呢。

我騎著推進器,緩緩地朝著小黑眾人的方向游去,剛上船我就看到夢茹的花貓臉,看樣子似乎是剛剛哭過,原來我在她心目中挺重要的,夢茹注意到我的眼神,臉上一紅,立刻把我懷裡的小猴子搶了過去。

大壯等人看到我沒事,大家都欣慰地笑了。我跟他們講了我在海底的事「靈凡,你能出來真是萬幸啊。」胖子說道。

「其實剛才你被克拉肯抽飛的時候,我們是想去救你的,但是你知道,當時情況危急我們根本不能停下來,如果一停下來根本就是全軍覆沒,我們只好留了幾輛推進器給你。」胖子說道。

我看著周圍的推進器,的確是少了很多,沒想到他們還是為我考慮的,要不是大家留下來的推進器我還真的出不來。

「好了,既然大家都沒事,我們來研究一下如何去鬼谷島吧!」我看著眾人。

「鬼谷島就在我們的前方,大概2里路,但是這裡好像被鬼谷子用陣法隱藏起來了,周圍都是大霧,肉眼根本就看不到。」小黑拿著羅盤說道。

去鬼谷島之前要先找一艘小船,就憑三輛推進器眾人根本無法到達那裡,還好周圍都是些大船的船骸,我們倒是不費勁就找了一輛小艇,大壯發動了一下,還能用眾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就準備出發了。

這時的小猴子已經在夢茹的「愛撫」下醒了過來,立刻就從夢茹的懷裡跳了出來,上蹦下串的,看起來也不像有事的樣子,這小猴子在海底的表現讓我迷惑了,它的身上好像隱藏了巨大的秘密。

大家吃了點東西,脫下潛水衣,就都上了小艇,小艇緩緩地向著前方開去,周圍的迷霧越來越濃,能見度不超過兩米,小黑站在船頭,手裡拿著羅盤,表情好像很凝重。不一會兒,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小島,與其說是小島,不如說是一座海中的「大山」這小島的周圍都是些懸崖峭壁,如果沒有專業的工具,根本上不了這個小島,我們繞著這個小島,行駛了很長時間,都沒有發現能上去的路,這鬼谷子真是好心機,用如此天險,就是有人破解了迷陣,穿越了船之墳墓,到達了鬼谷島這邊,也都無從下手。

「不可能的,鬼谷子不可能一輩子不出來,這裡肯定有進去的路。」我說道。

只見小黑拿著羅盤,閉著眼,手上比劃著,嘴裡還念叨著什麼。忽然他睜開了眼,眼裡閃過了一絲光芒「我知道入口了!」


小黑把小艇開到一個黑洞洞的山洞口旁,這裡非常隱秘,如果沒有小黑的羅盤我們根本發現不了這裡。

「靠!又是山洞!在黃石村的時候是山洞,剛剛又在洞穴裡面九死一生,這輩子和山洞還真有緣。」我無奈地說道。

我們仔細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山洞,這山洞目測很寬,有三四米,裡面並不是是漆黑一片,山洞的上方有一條大裂縫,絲絲光亮照了下來,這看上去又像一個峽谷了。據小黑的猜測,這裡應該通向小島的內部,而且這是個水洞,看樣子我們還要開小艇進去。

小黑開著小艇來到洞口的時候,小艇發動機居然熄滅了,大壯檢查了一下,發現居然是沒油了,這剛到洞口就出了問題,看來這並不是個好兆頭。

沒辦法了,大壯朝後備箱裡面翻了翻,倒是翻出了木槳,看樣子我們這一路得劃過去了。 大壯他們划著小艇,剛到門口就覺著一陣陰風吹了過來,眾人都不由地打了個冷顫,我們相視了一眼,打開手電筒,小艇劃了進去。

水洞內光線昏暗,只是天上有一絲絲光亮撒落下來,如果不打開手電筒,根本看不清周圍的事物,而且這個水洞給人的感覺非常的壓抑,裡面好像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在這兒。

我們的小艇路過門口的時候看到了兩張靈符,我隨手把它一撕上面寫著「鬼谷先生敕令!」這幾個大字,看來應該是鬼谷子親自貼上去的,也不知道有什麼意義,我剛撕下來的時候就感覺水洞深處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我的心臟一陣抽搐,好像要爆炸似的,看來這兩張靈符的意義非凡,我剛想貼回去,但是小艇已經劃過老遠了,我看著手裡的兩張符籙,我把他放進了衣服口袋裡面。

小艇在緩緩地往前划動著,越往裡面,周圍的光線越暗,這時一陣巨大的噪音傳了過來,聲音非常尖銳,似乎是怪物的吼聲,我們趕忙都捂住耳朵。

「砰砰砰」幾聲,我們帶的手電筒都被這聲音給震碎了,過了好一會兒這尖銳的叫聲才停止,我們都還沒緩過神來,夢茹懷裡的小猴子突然像是看到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了,齜牙咧嘴的,迅速爬向周圍的岩壁,一溜煙沒了。

「小灰,小灰!」夢茹呼喊道。

我沒想到才沒多久的時間,夢茹都把名字起上了,小猴子在海底時全身火紅,如果夢茹看到了小猴子著火的時候,那肯定改名字叫小紅了。

我們見叫聲沒了,都拿下了捂住耳朵的手,「這是什麼聲音!」胖子問道。

沒人回答他,「不管怎麼樣,這個洞裡面肯定有骯髒的東西,我們要加倍小心!」小黑的聲音在船頭傳了過來。

我們的手電筒壞了,周圍立刻就陷入了昏暗,小黑掏出了三張靈符,分別交給夢茹、胖子、還有我。讓我們把靈符捏住,小黑只是往靈符上一指,靈符上立刻冒出了綠色的火焰,我被嚇了一跳,我剛想扔掉,但是沒感覺到有什麼火焰的灼熱感覺。

「不要怕!這只是陰火,不會傷人的。」小黑說道。

我看著夢茹和胖子的眼神,他們眼神中充滿了鄙視,我只好舉起手中的靈符,盡量的照亮前方,陰火其實是會傷人的,但是這陰火在小黑的靈符上面燃燒著,好像根本不會傷人,只是感覺手指甲那邊有些冰冰涼涼的。

三個人手上舉著散發著火焰的符籙,雖然不是太耀眼,但也是照亮了前方,我們又可以繼續前進了。小黑又到船頭,在船頭掛了一個鈴鐺,好像是我一開始在譚瑞瑞家裡見到的那個鈴鐺。

「小黑哥,這難道是烎鈴?」胖子尖叫道。

烎鈴?我們疑惑地看著小黑,小黑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胖子,你知道這個東西?」我問道。

胖子看著一眼那個掛著船頭的鈴鐺:「這烎鈴也是修道中人的一個寶貝,這個寶貝沒什麼特殊的唯一的用處就是心靈感應,換句話說就是可以預知危險,只要我們有巨大的危險,這個烎鈴就會響起來。」

我舉著靈符,仔細地觀察這船頭的鈴鐺,這鈴鐺和普通的鈴鐺外形上沒太多區別,只是外面印著個蛇一樣的刻印,那大蛇是倒著刻的,吐著信子的嘴巴正對著鈴桿,突然鈴鐺響了一下,我被嚇了一跳,我看向水裡,通過淡淡的火焰光亮了,我看到水裡居然有一個女人的頭髮。

我被嚇著了,驚叫了一聲,馬上身子縮回了小艇內,小黑眾人馬上朝著船頭看去。

「靈凡,你看到了什麼?」小黑在船頭仔細看了又看但好像沒看到什麼。

「我看到一個女人的頭髮!」我驚魂未定道:「你們也應該聽到了鈴鐺的響聲了!」小黑眾人點了點頭,他們的確聽到烎鈴的響聲雖然只有一下,但是烎鈴不會無緣無故地響。

「會不會是風刮的?」一旁的強子問道。

「不可能!烎鈴是不會因為平常的風兒刮響的。」小黑斬釘截鐵的回答道。「不管怎麼樣,大家要小心,越是深入,這裡就越不平常!」

我仔細地回憶著剛才的情景緩緩說道:「該不會是水鬼吧!」

小黑聽了身體明顯一怔,「如果僅僅是一隻水鬼,那麼到不足為慮,但是水鬼的出沒應該是一群群的,剛剛烎鈴只響了一下,顯然那一隻水鬼並不算什麼,我怕的是一群水鬼。」

水鬼都是指人在水中溺亡后,靈魂不能投胎轉世,便留在自己死亡的附近,躲在水中害人,如果海里有水鬼,那麼肯定是一群群的,一般海難死的都是一船人,而且我們在這附近的船骸上並沒有看到殭屍,這裡的亡者很有可能先是掉入了海中,然後溺亡,並且變成了水鬼。

「剛剛那聲尖銳的叫聲會不會是水鬼?」我問道。

小黑搖了搖頭:「水鬼是不會發出這麼尖銳的叫聲的,這個水洞裡面顯然有不少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鬼谷子真是太有心機了,這裡是島上唯一出入的地方,而且居然有這麼多的牛鬼蛇神,如果是普通人進來估計來多少死多少。

忽然又是一陣尖銳的叫聲從我們的上方傳來,我們頭上的岩壁上有一隻奇特的生物,我借著天上的光亮勉強看了個大概,它全身布滿了綠色的青苔,四肢非常粗壯且都長滿了長刺,最奇特的是他們喉嚨的部位,有一個特大的腫塊,這應該就是它發聲的器官了,看它行走的樣子,有點像現實里的大猩猩,但是要比大猩猩要大了許多。

「大家小心!這個東西很可能對我們不利。」小黑提醒道。

大壯把船漿扔給了大偉和強子,自己掏出了武器對準了那怪物。那怪物只是用著碧綠的眼睛看著我們,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我讓強子他們趕緊划船,這個怪物看起來就不好惹。

就這樣我們離那怪物越來越遠,直到看不到它的時候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我認得這個怪物!」小黑在旁邊冷不丁地來了一句。 「那是什麼?」我們問道。

「那是幽冥下的生物!」小黑說道話讓我們吃了一驚:「那應該是魔嘯猿!」

「魔嘯猿!」大家都吃了一驚,小黑繼續說道:「這個怪物攻擊性很強,我們要小心,尤其是它的聲波攻擊,如果沒有防護會使人七竅流血。」小黑的話還沒說完,我們的前上方又出現了兩隻泛著光的碧綠色的眼睛。

我們的後面也出現了一頭魔嘯猿,明顯是剛剛的那頭,怪不得它剛剛不出手原來他們居然包圍我們!

「這些傢伙的智商明顯不低,居然知道包抄!」胖子低估道。

那幾頭魔嘯猿突然同時尖叫了一聲抄起石塊就朝我們砸過來,如果小艇被砸壞我們就凶多吉少了,尤其這水下說不定還有水鬼。

眼看著那些石塊砸落下來,眾人不由得倉皇躲避,幸虧這些岩壁上都是些小石塊,而且這些魔嘯猿的準頭不是太好不然我們的小艇早就翻了,石塊落在小艇內砸出「噹噹當」的聲音,我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胖子被石塊砸了一下,砸的滿臉是血,他捂住頭部嗷嗷直叫,我身上也被砸了兩下,但是沒有大礙。


正當我們苦惱的時候,我們上方的岩壁上突然衝出了一隻巨大的火猿,那隻猴子居然渾身冒火,那猴子一衝上來就和那幾隻魔嘯猿扭打起來。

我靠,這傢伙怎麼那麼像小灰?我在海底看過它渾身著火的樣子,明顯和上面巨大的猴子身上如出一轍,只是上面的猴子看起來比魔嘯猿還大了幾分。

幾隻「猴子」扭打在一起,只見那火猴子十分英勇,以一敵三居然毫不示弱,他直接逮著一隻魔嘯猿往岩壁上撞,那隻魔嘯猿喉嚨上的腫塊在蠕動著,它剛想發聲就被火猴子一把捏住喉嚨,居然直接把那腫塊給扯了下來,頓時那隻魔嘯猿的喉嚨多了一個大洞,鮮血噴涌而出,不一會兒就停止了掙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剩餘的兩隻魔嘯猿明顯是被這氣勢給震住了,那隻渾身冒火的猴子一個照面就秒殺了自己的一個隊友,先不說自己打不打的過它,只單單是這猴子身上的火就讓自己不敢靠近。

那隻火猴子把腫塊拿在手裡,還朝我們擺了擺,我靠,我看那齜牙咧嘴的面容,這絕對是小猴子!

「它為什麼朝我們笑呢?」夢茹問道。

「因為他是你的小灰!」我把小猴子在海底的實情告訴了眾人,眾人都如恍然大悟,只有小黑緊縮眉頭,好像是在想些什麼。

上面的戰鬥好像已經進入了尾聲,那兩隻魔嘯猿見到自己的同伴慘死,頭也不回地跑了,還真是貪生怕死。至於小猴子,他的身體慢慢變小,火光漸漸熄滅,好像像是喝醉酒似的,晃晃悠悠地,不一會兒從頭頂的岩壁上掉了下來,落入了水中,我們趕忙划船過去把小猴子給撈了起來。

小猴子躺在夢茹的懷裡,好像是睡著了,我想應該是剛剛的戰鬥的原因,消耗過度吧。

「這隻猴子也應該是幽冥下的產物!」小黑看著小猴子突然來了一句。

「你說這隻猴子是魔物!」我和眾人都嚇了一跳,小猴子這麼溫順,這麼可愛,不可能是魔物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