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看到,我那丈母孃英姿煞雙地出來了,青絲飄飄,面容嬌美。她憤怒地喊叫了起來:“啊!我的女兒,孃親一定會爲你報仇的,中玄城,我不滅你,誓不爲人!都走了是吧?都走了也不怕,只要有楊落一個,我就能殺上中玄城,爲我全族人報仇,爲我的女兒報仇!”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她最後滿臉是淚地跪在了地上說:“女兒,你爲了我們巫蠱族犧牲,將來我要立你爲巫蠱族聖女!”

張無敵看着南宮傲說:“你到底要做什麼?你做這麼多到底是爲什麼?值得嗎?師弟,你這麼做,值得嗎?”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南宮傲也是出自龍虎山。他說:“值得,我南宮家和王家世代交好,互有通婚,我的母親,我的夫人,我的兒媳,都是巫蠱族族長之女,我們有義務爲巫蠱族復仇。爲了報仇,死而無憾。”

我不得不問了句:“但是,你們復仇這件事,和我有關係嗎?”

“你有神佑!”南宮傲說,“你有神佑,就和你有關係。”

張無敵嘆了口氣說:“這也是你把楊落送去龍虎山的原因嗎?”

我搖着頭說:“這也是你千方百計挑起我和納蘭英雄衝突的原因嗎?”

“燕子爲你而死,燕子是你的妻子,那一槍,本該穿透你的。是燕子推開你,爲了你被刺了一槍。”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南宮恩傑滿臉是淚,卻目光堅定地看着我說。

我知道,那一槍的確可以刺穿我,明顯是有高人指點了那個武士的。那個武士修爲很高,看速度絕對是實實在在仙人巔峯的存在。一槍直接就朝着我的軟肋來了。這裏正是金身破損之處。如果不是南宮燕,被刺穿的一定是我,沒錯,我和南宮燕拜了堂,成了親,她爲我而死。我還有選擇嗎?

“只是,我的修爲太低了。”我低下了頭。

南宮傲說:“我們可以等,我相信遲早會有那麼一天的。”

我脫掉了大紅喜袍,閉上眼,讓頭髮垂下來。隨後看着天空說:“此仇不報,不再束髮!”

子雅到了我身旁,緊緊靠在我的身旁說:“燕子妹妹和我關係一直不錯,又是我們楊家的人,此仇必報,但還是要從長計議,我覺得,我們還是去陰間躲躲比較好。”

張無敵說:“南宮家的人,火速隨我去龍虎山下,有天師的庇護,你們能保平安,記住,不要出龍虎山半步。” 南宮家的人只是帶走了必備之物便隨着張無敵走了。我也知道時間的緊迫性,也許晚一秒就會被中玄城找上門殺個片甲不留。

聽我那丈母孃的說法,貌似是三年前的西樑村血案是中玄城乾的。不用說,那時候這青城山就決定和中玄城死磕到底了吧!只是,畢竟人家是玄界的中央政權,它青城只是人間界的一個道教中心,是上下屬的關係,實力有限。

於是機緣巧合下,看到我這個奇葩便開始打我的主意。這一切,應該都是從我嘴欠遇到明月,她咬我開始的。南宮燕一定是那時候纔開始跟蹤調查我的,只是我不知道。於是,在陰間,南宮燕把自己輸給了我,這就是事情的進展了。

我想,那個花無悔應該是個傻逼,南宮燕玩弄他還不是不費吹灰之力啊!我甚至覺得是南宮燕臨時抱佛腳和花無悔訂了親,目的就是讓花無悔把她輸給我。

南宮燕把自己輸給了我,卻假裝不情願,之後去勾搭了納蘭英雄。這樣一來,納蘭英雄我倆的矛盾就起來了。因爲我倆都是男人。

南宮燕一次次激怒我,納蘭英雄一次次侮辱我,抓走了老李和秀兒,打傷我。這些事情在我心裏埋下了仇恨。這是她的目的。她也明白,要一個男人去恨一個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是很難的,即便是恨了,只要她撒個嬌,告訴我她是原裝貨,我也就沒氣了。

然後就是大廈的集體死亡事件,張軍的介入。

我到了西嶺雪山,被老鬼常無名打了一頓鞭子。陳晴開始介入。

可以說,我這個奇葩直接吸引了各路人馬的目光。但是控制我控制的最好的,不是陳晴,不是張軍,更不是李紅袖,也不是顧長虹,而是這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南宮燕。她沒見過我幾次,卻令我刻骨銘心。手段之高明,已經出神入化。

之後,南宮傲看我修爲很低,便聯合了陳晴把我弄去了龍虎山,美其名曰:組織交給我的任務。

上山學藝未成,險些招了殺身之禍。不過還好,交了個好朋友,那就是裝逼豪。我想不通的是,顧遠空和顧長虹在這裏面扮演什麼角色。這老傢伙攛掇魔界攻打鬼界,自己卻不知所蹤了,到底是爲什麼啊!這背後又有什麼故事呢?

很明顯,這傢伙不會是魔界和鬼界任何一方的人。因爲戰爭只會讓大家生靈塗炭,這一戰,受益最大的會是誰呢?我突然瞪圓了眼睛,腦袋裏閃出了三個字:精靈族!

是啊,一場戰爭下來,受益最大的往往是始作俑者,這就是邏輯。很明顯,不論是魔界,還是鬼界,一直當精靈族是卑微的種族,奴役他們,壓迫他們,侵略他們,精靈族苟延殘喘,眼看就徹底失去了生存的空間。正所謂是,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

我一下想起了李紅菱來,他攛掇夜孤零反對我,殺我,估計就是要取而代之,一招借刀殺人。有李紅袖和我的關係,料定我不會對她怎麼樣,她的計劃在一步步進行着。可以說當初李紅菱嫁給夜孤零就是不情願的,是帶有目的的。她和李紅袖姐妹倆都是心機很深,居心叵測的存在啊!

我想,那場戰爭的始作俑者,應該是李紅菱和李紅袖這姐妹倆。她們要的是消耗妖魔界和鬼界的實力,給精靈族喘息的機會,謀求空間,等待時機崛起。

精靈族存在,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它不會毫無道理的生存這麼多年的,必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所以,不能小看這個特殊的種族。

此時,我已經坐在了九幽王府的椅子裏。林子豪穿着一件禦寒軟甲,他站在我的身旁。幫我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倆抽絲剝繭,一件事一件事的去分析,包括用小魔怪去交換我的事情都基本想通了。

小魔怪是魔神暗黑之子,是魔界的聖獸,聖女的伴生魔。結果就這樣被龍虎山囚禁了,林子豪認爲,這消息要是有心人給傳出去,很快很快,魔天嶺就要上龍虎山要暗黑之子了。用伴生魔救我,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我嗯了一聲說:“最厲害的是,此時南宮家舉家遷往龍虎山腳,中玄城勢必會去尋仇。殺了納蘭蕭,這可不是小事情,納蘭蕭可是嫡系納蘭氏族的啊,是納蘭英雄的親叔叔。爲了保護納蘭英雄而戰死,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林子豪說:“這下好了,魔天嶺上龍虎山要暗黑之子凝夜,中玄城上龍虎山要南宮全家。這勢必會勢如水火啊!凝夜作爲魔界聖獸,即便是龍虎山不用,也不會交出去的,南宮傲是龍虎山弟子,交出去丟不起那人。你猜,這件事是怎麼發生的呢?”

我哼了一聲說:“還用說嗎?李紅袖導演出來的小魔怪的事情,她偷了小魔怪那天就明白這是暗黑之子凝夜了,就沒安什麼好心。你看着吧,凝夜在龍虎山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開了。最主要的是,這凝夜是通靈性的,這要是和魔天嶺大佬一訴苦,熱鬧了。”

“這要是魔天嶺,中玄城和龍虎山打了起來,幽冥谷一定就樂壞了。它將成爲左右戰局的決定者,參戰是必須的,大戰之下,沒有人能袖手旁觀,只是,他站在哪一邊,哪一邊就會是勝利者。”林子豪說。

“我覺得幽冥谷會毫不猶豫和龍虎山站在一起,共同抵抗來犯之敵。這佔着天時地利人和啊!看着吧,這一仗打完了,這天下要改變下格局了,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做什麼,這件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對我們的將來有多大的影響?畢竟我們只是小蝦米啊!”我嘆了口氣說,“我五品道,你七品道。簡直不夠給人塞牙縫的。”

我突然站了起來,往外走,林子豪喊了句:“你幹哈去啊?”

“我要回去看看,總覺得那倆小丫頭不對勁兒。”

林子豪追着我說:“你是不是找死啊你,你說,你是不是找死啊!?”

我知道,自己是不會死的。我有金身護體,要是感覺到事情不對,我立即回撤。因爲我一直想不明白,巫蠱族是怎麼被屠戮一空的,這件事似乎是孤立的,但是這又是不合邏輯的。中玄城爲毛一夜之間殺光你全族啊,難道只是圖好玩嗎?

想不通的事情就要去找答案,我一直堅信,答案就在那石頭的宮殿裏,就那個鏟子和斧子圖騰的宮殿。而線索,就在那倆丫頭那裏。希望能找到她們。

我推開陰陽界,前面就像是一道水幕一樣,我一伸手,那邊是溫暖的,縮回來,這邊是冰冷的。我是人類,渴望溫暖,但是我此時已經成了喪家之犬。

林子豪急匆匆一步就邁了出去,我出來的時候,看到這小子正脫衣服,身體內的軟甲扒了下來。他對我說:“你發現沒有,王美玲那天沒出現。”

“你還惦記這個女人呢?”我問了句。

林子豪嗯了一聲說:“就是喜歡這老孃們兒了,用你的話說,根本停不下來。”

“跟緊了我,隨時準備回陰間。”我說。

他點點頭,脫光了自己。我看着覺得不好意思,轉過身去。他穿好後,我們走出來,最先看到的就是昭覺寺了。這裏,曾經是我遇到君若蘭的地方。

再次進去的時候,已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和尚們也不吃辣椒了,開始吃清淡的食物,周圍也不鬧鬼了,血旗營的人也不來鬧了。我突然搖搖頭,心說,李紅袖,你下了多大一盤棋啊!估計你早就盯上若蘭的身體了吧!

你讓血旗營來鬧,你趁機就捲了若蘭屍體就跑了,害我爲你擔心很久,還跑去找老鬼要人去了,結果和顧長虹一起誤入幽冥谷,險些喪命。你心可真大啊!還好被你救回來了,不然我倆死了,你能過好後半輩子嗎?

很明顯啊,這李紅袖一定是和血旗營是一夥的。不然不可能配合的這麼默契的。這件事也許顧長虹不知道,但是顧遠空一定是知道的。我站在寒池的邊上,說了句:“事情怎麼就這麼亂啊!”

我確實需要一段時間來整理思路了,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件件匪夷所思,完全超出了我的知識範疇。從小到大,咱一直是三好學生,上學連個妞兒都沒泡過。信仰的是科學,榜樣是雷鋒。自打遇到了明月,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的讓我目瞪口呆,是我圖樣圖森破,還是世界太複雜啊!

現在,嚴格來說,若蘭沒有了,李紅袖也沒有了。若蘭本是那九天玄木之魂和君若蘭之身的合體,經過李紅袖這麼一弄,我也說不好她算個什麼東西了。但是,我還是喜歡她就是李紅袖,不因爲別的,就因爲我喜歡李紅袖。

……

夜,微涼。有風。

我和林子豪埋伏在青城後山,就等着王牧和王怡這倆丫頭來,這倆丫頭不可能不來的,只是時間問題。白天裏,遊客衆多,大家興趣盎然地在山間小路上攀爬,我在想,要是他們知道到了夜晚這條路上會有百鬼夜行,不知道還會不會走的這麼坦然。

到了夜裏,這裏是妖魔鬼怪都有了,在這後山的小路上,山林裏,小溪中游蕩。千奇百怪的。

子豪一指說:“快看,王晶晶,來喝水了。”

王晶晶便是那大隊書記的女兒,上次林子豪還搶了她的LV。

武神主宰 果然,這女的趴在小溪旁喝水。她已經有了本體,但是靈智卻未開,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她喝完水後,突然黑影一閃,我看到一個乾乾瘦瘦的男人出現在了這裏,他似乎很生氣,也很狼狽,罵罵咧咧說:“張軍,我早晚殺了你。” 還有這樣的好戲啊!我直接愣住了。我認識這個傢伙,這不是當初給姬子雅下藥的那個猥瑣的魔頭嗎?那時候一直想和姬子雅結盟,攻下青城,然後朝着青城要地盤的那個猥瑣的大叔啊!

他捧着水喝了一口,站起來。四下看看,剛好王晶晶要離開,他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把王晶晶拉了回去。我勒個去,直接就摟在了懷裏,這是憋壞了慌不擇路飢不擇食了嗎?

這王晶晶乍一看挺好的,只是這具還不怎麼完美的本體真的是太那個了,不張嘴還好,一張嘴滿嘴的臭氣,一口尖牙。人類是絕對受不了的,她被我們稱之爲不乾淨的東西。

但是這老魔頭不在乎,開始脫王晶晶的上衣。脫了後伸手揉她的胸部。這個傢伙真的是太不要臉了。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林子豪問我:“這傢伙啥修爲啊?”

我說:“比我們高,具體多少,我不知道啊!不過我分析,最多也就是仙人二品。”

林子豪頓時就跳了出去,那傢伙剛解開褲子,看到林子豪後笑了:“道友,大晚上的不睡覺,你在這後山幹嘛啊?這個時間,可不該是你們的,快回去吧。這裏是你們青城的地盤,但總要給我們留點空間吧!”

他一定是當林子豪是青城弟子了,所以沒敢胡來。看來,青城舉家搬走的事情,還沒有傳播開。

“這位魔道中的傻逼,你是不是想上這個鬼妖啊?你覺得這合適嗎?”

這位呵呵笑了:“小朋友,這件事與你無關,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爺爺就是好這口,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這傢伙真的是太不要臉了啊!他根本不管林子豪,蹲下開始給王晶晶拽內褲。王晶晶傻乎乎的,看着林子豪不動。這女的直接被扒光了,這位魔仙站在王晶晶身後,就解開了長袍,開始往下退褲子了。他說:“你要是有興趣,我上完了讓給你上!”

林子豪二指一伸喊了句:“七劍陣!”

身後的飛劍蒼蒼蒼一直飛出了七把,旋轉着,滾動着,朝着這老魔頭飛去。

老魔頭呵呵一笑,隨後一揮,身體周圍就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氣盾,這飛劍觸碰到了這氣盾,頓時就噼裏啪啦飛到了一旁。林子豪手指一伸喊了句:“落劍式!”

七把劍噼裏啪啦組合在了一起,從天而降。這老魔頭手掌伸出,頓時一個手掌的虛影延伸了出去,朝着長劍一拍,就聽啪地一聲,這長劍頓時就拍散了,七把劍噼裏啪啦落在了地上。要不是這老傢伙手下留情,拍死林子豪那是分分鐘的事兒。

就這,林子豪還虛脫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喊了句:“虛高的等級害死人啊!”

確實,他的真力真的是太差了。我撒了泡尿,然後一邊提褲子就出來了。由於我頭髮散亂,那人看不清我的樣貌。他也不在意,已經把傢伙掏出來了,準備開始實施犯罪。

我不得不提醒說:“這位流氓,等一下。我想你該先洗一下。”

他笑着說:“我不嫌棄她髒。”

我說:“她嫌棄你髒啊!”

他罵了句:“怎麼這麼喪氣,怎麼這麼喪氣?老子想玩個女人就這麼難嗎?掃興,老子被你倆弄得都*了。”

他開始提褲子了,林子豪過去給王晶晶穿衣服,穿好後一拍王晶晶的屁股說:“走吧你,快走吧。”

王晶晶似乎對林子豪有些記憶一樣,她看了子豪很長一會兒,才慢慢離開了。那個老魔頭罵罵咧咧說:“老子離開這裏就是了,你們青城的地盤,我不便打擾,告辭了。”

林子豪要上前,我拉住他說:“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我倆自身難保,就彆強出頭了。這個人和張軍不和,我想,張軍會對付他的。這個敗類,不會成事的。死子莫急吃,這是下棋必須記住的一個鐵律。”

“老子要休息下,調息下。”林子豪擦了下額頭的虛汗說。

我倆找了個隱蔽的地方,他閉目調息。我也趁機修煉了一下。內視之下,興奮不已。狼靈似乎長大了許多。而且,我發現那些唐朝的鬼妹子竟然離開了那陰寒的星球,到了溫熱的星球上活動了,她們已經適應了那裏的環境,並且,開始開墾農田,修建房屋和堤壩。

在草原上,也有了駿馬在奔騰,還有羊羣涌動,一派繁華啊!狼羣開始捕獵,正在撕咬着一匹野馬的屍體,弄得渾身都是血。我一邊大循環,一邊內視着。那顆藍色星球上,狼羣在雪地裏奔跑跳躍,在圍捕一隻兔子。兔子無路可逃,跳躍起來很高。

在這藍色星球的赤道靠近那顆溫熱星球的地方,積雪在融化,變成了河流溫暖着大地。有魚兒在那裏跳躍。在河的兩岸,有了新綠,看來,用不了多久,這兩顆星球互相影響之下,會變得生機盎然起來,此時已經有了這個跡象了。炙熱的星球在降溫,寒冷的星球越來越溫暖。

九天玄木毅力在山頂維持着屬性,那飛火石在另一顆星球的中央保持着姿態。不論表象如何變化,只要這兩件神物不滅,屬性便不滅,我便永恆。

我發現,我的真氣相比之前充實了起來,這兩顆星球和我是息息相關的。他們生機勃勃,帶給我的好處就是無盡的真氣。在周圍的霧氣之中,我隱隱約約看到了一個亮點,我把視線投射過去,發現這是一個不大的石塊,在不停地旋轉着,周圍的塵埃被吸引過來,它在不斷地壯大着,它是有內核的,內核是一個黃色的發光體。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天琴這時候說:“你也感覺到了吧!那是一顆新星,土屬性,一旦形成,將形成三星互繞。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就有了土屬性的能力了吧!”

我猛地睜開眼來,一伸手,旁邊的一個碗大的石頭就跳躍了起來。沒錯,我竟然有了土屬性,雖然相對那顆冰寒的星球弱一些,但是我感覺得到,它在成長。這是一顆新星,潛力無限。

也是這時候,我感覺到了瓶頸的鬆動,一閉眼,我又看到了那晉級之塔的樣子,我彷彿置身其中,我看到了那扇通往上層的路,我一步步上去,進入了一個光環,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張桌子,一把椅子,我剛坐下,就感覺到回到了現實。就聽周圍嗡地一聲震盪,林子豪被震飛了出去。

我睜開眼說:“子豪啊,不好意思,又晉級了!”

他從一旁的水溝裏爬上來,渾身溼淋淋的,他說:“那倒是沒什麼,只要你別當我是水鬼滅了我就行啊!”

我給他度了一些真氣,無奈屬性不行,轉換率很低,不足十分之一,但他還是覺得舒服了很多,臉色也好了。

突然,大山裏一聲女人尖叫,我倆都是一愣。林子豪看着我說:“出事了,這聲音好像是王怡的。”

我倆循聲而去,往前走了大概半小時,看到了王晶晶,她對我們招手,我們隨着她一路向前,很快就到了那個山谷裏,我們再次看到了那個大殿。但是在大殿前,王牧坐在地上,王怡捂着自己的胸前,她的衣服已經沒撕爛了,那老魔頭嘿嘿笑着說:“沒想到在這裏還能遇到這樣的美人兒,看來今天我葉三有福了。”

他一步步向前,這倆女孩子坐在地上後退。王牧突然晴朗地喊了句:“山風呼嘯,萬鬼來援。”

就聽周圍突然颳起了大風來,接着,有無數厲鬼在風中飄蕩着就撲了過來。這自稱葉三的傢伙只是嘿嘿一笑,袖子一揮,頓時一團黑氣瀰漫出去,遮天蓋地的,接着電閃雷鳴,一道道閃電將這些厲鬼劈碎了。林子豪小聲說:“麻痹的,是個人就比我牛逼。”

我說:“彆着急,再看看。也許會有什麼變故,我就不信這大殿裏是空的。”

王牧和王怡走投無路了,她倆抱在了一起往後縮,總算是靠在了大殿的門上。門就這樣開了,兩個女孩子跑了進去,這葉三看了下,只是猶豫了一下,就追了進去。他剛進去,門砰地一聲就關上了。

之後,我倆跳出去,去推門,怎麼也推不開。接着就聽到這葉三的一聲慘叫從裏面傳了出來。我說:“死了,葉三死了。”

林子豪說:“我們快回去藏起來。找機會溜進去。”

我點點頭,我倆不得不再次隱藏起來。然後觀察着這一扇大門。我想,這裏面的人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人物,也許是巫蠱族的幕後首領吧,是他,在掌控着一切,在我看來,王美玲很可能就在這大殿之中。

林子豪也是這麼想的,他說:“我必須找到這個王美玲說清楚,不然睡不好覺,抓心撓肝,你懂的!”

“圖樣圖森破!”我說了句。“這樣的女人最能吸引你這樣的孩子了。”

這裏似乎是不分晝夜的,一直就這樣灰突突的。天上沒有日月星辰,地上沒有花草魚蟲,周圍只有一些厲鬼在遊蕩,又是沒什麼智慧的。倒是那王晶晶,看起來比其他的還要強一些,此刻,竟然跟在我們的身旁不走了。也許是她感覺到了安全感吧!林子豪畢竟給她穿過衣服,而不是扒她的衣服。 我和林子豪就在這裏等了兩天,門總算是慢慢開了。王牧和王怡出來了,她們肩膀上都揹着一個很大的包,隨後,門就關上了。兩個女孩子呼喚萬鬼指路,然後出了這裏。

我和林子豪在後面尾隨着,那王晶晶硬是也跟了來。林子豪問我:“這可怎麼辦啊?”

我說:“跟着就跟着吧!只是這鬼也太臭了,要是不臭,我倒是可以收了。”

“你收了吧,你怎麼收?”林子豪愣了下。

我一伸手就把王晶晶收進了自己的那藍色星球裏,她落地後擡頭就看到了那茂盛的九天玄木,慢慢跪倒,爬過去,抱着樹幹,睡着了。

那些唐朝美女鬼姐姐們,都捂着鼻子躲開了。 一夜天后 還在罵:“楊落,你弄來個這麼臭的鬼妖做什麼?”

我只是一笑,便屏蔽了這些個聲音。心說,我就是弄了,你們能拿我怎麼樣?

子豪愣住了,問我把王晶晶弄哪裏去了,我說這是機密,你放心,我還要放她出來的,沒有她,我們是找不到這宮殿的。

我們一路跟着王牧和王怡,到了那座守陵塔前。兩個女孩子進去了,便沒有了動靜。林子豪說:“又來這裏了,來做什麼了呢?”

我說:“我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當我們慢慢進去,上了塔頂後,卻發現,兩個女孩子消失了。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林子豪說:“不可能的,他們不可能消失的,怎麼可能消失呢?”

我說:“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入地了。”

我倆跑下來,在塔的一層尋找,最後在一角掀開了一塊青石板,一個通道傾斜着直奔地下。 諸天神話帝皇召喚系統 林子豪說:“看來,這下面有祕密啊!”

他直接就跳進去了,我左右看看,也就下去了,伸手將石板蓋上。

這通道開始的時候很窄,但是往下走了三十幾米後豁然開朗,我們走到了一個很大的溶洞裏面。這條溶洞上面滿是鐘乳石,還會有一些地下異獸趴在上面,見都沒見過。林子豪問我那是什麼,能吃不。我說你試試啊!

那怪獸通體白色,長尾巴,有鱗片,就是大號的壁虎,只是兩隻眼睛已經退化了,只是兩個在皮膚下的小黑點。它們很靈活,我們還沒靠近,就爬進了密密麻麻的鐘乳石中。不停地吐着舌頭,我想它是靠着舌頭來感知我們的存在的吧!

再往前走了大概有兩個小時,似乎有一些光芒閃動。接着,叮叮噹噹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我和林子豪小心翼翼,慢慢前行,前面一下就有個大坑,我們把頭從邊緣探出去,下面燈火通明。足足有幾千人在這下面忙碌着。他們在挖一種閃閃發光的晶體,很多人都拉一個小車,在一步步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哦不,這不是人類,身體纖細,耳朵略尖,身體溫度很低。我小聲說:“精靈在採礦!”

“只是,這是在採什麼礦啊!”林子豪說着,拿出一個指南針來了,他小聲說:“這是東翼山下,這礦石是怎麼形成的呢?是什麼礦呢?”

我恍然大悟,一拍腦袋說:“我明白了,飛火石的燃燒,導致了礦層的形成,只是這晶體能做什麼呢?”

林子豪說:“你看那條路,向上而去,我要是猜的不錯,一定是通往東翼宮的。只不過,現在好像是封死了。不用說,以前是從那裏出去的,通過東翼宮,將東西運往精靈族所在的陰間。東翼宮有一條通往精靈族的通道,我說的可有道理?”

我嗯了一聲說:“你說的不錯啊,看來這南宮家和精靈族的關係不是一天兩天了,根本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他當年要了東翼山,很可能就是因爲精靈族發現了這礦坑,然後合夥抓了師孃,騙了東翼山。”

“那條新通道又是通往哪裏的呢?”

我說:“我想,是通往那個石頭宮殿的吧。礦石運出去,從那裏運送到精靈族,至於運去做什麼就不得而知了,據說精靈族都是鍛造大師啊!這些可能是用來鍛造武器和鎧甲的吧!”

林子豪聽完看着我不說話,我頓時也懵了,說:“精靈族身體羸弱,不堪一擊,如果有了精良的武器和鎧甲,是不是可以和鬼族、妖魔族一戰呢?”

我看着那礦石,異常堅硬,精靈們用尖鎬刨着非常吃力,但是一旦掉下來了,卻是非常的輕,一個弱小的精靈,竟然能抱起和自己身體那麼大的一塊,這晶體紫色,發着光,很妖豔動人。

林子豪說:“這東西似乎比鑽石更有價值啊!發財了。”

他說着拿出飛劍去撬身旁的一塊吐出的晶體,但是這寶劍都斷了,還是沒撬下來。他都傻了,說:“這是什麼東西?那些精靈的尖鎬要多麼鋒利結實啊!”

“精靈族精於打造,他們的尖鎬絕對是世間少有的極品裝備啊!”我看得都流哈喇子了,心說精靈族的手藝真的不是蓋的啊,就這麼個工具,竟然比龍虎山傳下來的寶劍還要牛逼,不得不服啊!

精靈不停地朝着外面拉出一車一車的礦石,每個精靈都賣力地幹着。我發現,王牧和王怡就在下面,和一個老者在說着什麼,距離太遠,聽不太清。說完後,兩個女孩子從後面揹包裏拿出兩個袋子來,這兩個袋子交給了老者後,她倆原路返回了。

老者打開袋子,點點頭,然後就把袋子掛在了腰裏,坐上了一個拉礦石的小車,讓人拉着進了通道走了。林子豪說:“袋子裏是什麼?”

我說:“可能是銀票,畢竟這麼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錢。”

“哪裏來的銀票?”

我說:“所以啊,這件事很古怪,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我倆也沿着原路返回,出了塔後,沿着山路直奔青城。當我們到了那條索橋的時候,發現索橋被砍斷了。還好我倆都多多少少學了飛的技術,不然還真的愁死也過不去。飛過去後,一落地,就看到了倆女孩兒吃麪包和火腿的痕跡,看來倆女孩兒是餓壞了。五個麪包袋,四根火腿,兩瓶農夫山泉。

再往前,我倆看到兩個女孩子在一個草叢裏倒着睡着了。這是真的累壞了啊!

我倆也沒打擾,就是靜靜地觀察着。兩個女孩子醒了後,從揹包裏拿出牛仔褲,T恤,遮陽帽,脫掉了布鞋,換上了運動鞋。

兩個人起來後說笑着朝着東翼山而去了。東翼山,我的家,我倆偷偷摸摸到了東翼宮外,看到兩個姑娘在拍照。有人從裏面出來,趕走了兩個姑娘。接着,兩個姑娘又一路去了青城,在那裏,我看到了納蘭英雄,他拔了青城的大旗,插上了中玄城的日月雙魚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