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現在就要。

2021 年 1 月 5 日

你要什麼?

我要屁熊,長尾巴的。

滾!你這小混蛋,哪裡有長尾巴的屁熊。

我就要!我有錢。

那猥瑣男眼珠子一轉,好好好,要長尾巴的屁熊是不是,長尾巴的屁熊要貴一些的。

陸鳴遠笑了笑,又道,我有錢。

好好好,你有錢就行。哼哼~那猥瑣男三五下剪了一個尾巴,直接沾在屁熊背後,吶!長尾巴的屁熊來了,五十神佛幣。

才五十神佛幣這麼便宜~陸鳴遠從口袋裡摸出幾塊神佛幣,露出一半,又裝了回去,道,那是不是穿著抹胸的屁熊更貴?

更~貴~對,沒錯,你這孩子,真聰明,來,穿著抹胸的屁熊,好了!六十神佛幣。

哦~

才六十!?這麼便宜。陸鳴遠故意拿起口袋裡的神佛幣,然後放下,發出清亮的撞擊聲,眉頭一皺道,那我要穿著獸皮寶衣的屁熊。

你!

陸鳴遠嘴巴一抿道,屁熊這麼可憐,都沒有衣服穿,你給他穿上獸皮寶衣,我給你一百神佛幣。

你確定你有這麼多錢?

嗯~~陸鳴遠皺了皺眉頭,嘟囔道,一百,確實有點多。

哼~那猥瑣男冷笑一聲,這小兔崽子果然沒錢,裝什麼大尾巴狼。

可沒想到陸鳴遠接下來說,一百神佛幣是很多,頂我一天的零花錢了,我等會還要買點飛靈草,給我的朱靈雀吃,那算了,我不看穿獸皮寶衣的屁熊了。

嘶~那猥瑣男倒吸一口冷氣,一百神佛幣,只是一天的零花錢!?還有,朱靈雀,飛靈草,這是哪家的小少爺啊! 看著,也不像啊。

確實,陸鳴遠一身素色麻衣,眉目之間雖靈動的很,可是這打扮,卻實在讓人生疑。

哼!陸鳴遠冷哼一聲,看什麼看!本少爺這單生意,你是做還是不做。

那猥瑣男愣了一下,暗罵道,小鬼!脾氣倒是可惡的緊。不過這種只能在街面上混跡的遊走商販,心底對於權貴那可是畏懼的緊。

別看陸鳴遠現如今做戲還有些生疏,那猥瑣男也有些懷疑,可就是不敢發作。

陸鳴遠越發跋扈,這猥瑣男便越加小心,一看陸鳴遠急了,趕忙道,做做做~

嘿嘿,一看小少爺就是爽快人,大方人,要穿獸皮寶衣的屁熊是不是,來來來,小的我就給他穿上。

那屁熊可是這猥瑣男擔子上體型最大的獸寵了,面目憨厚可愛,屬於蠢笨蠢笨那種類型的,這獸皮寶衣卻是給小女孩做的,這般穿上卻是廢了猥瑣男好大一番力氣。

陸鳴遠暗哼一聲,自作孽不可活,看你等會怎麼脫下來。

好了!眼看那猥瑣男給屁熊安上了尾巴,戴上了抹胸,還穿上了獸皮寶衣,陸鳴遠直接打斷道,行了!

別費勁了,你這屁熊穿上衣服怎麼這麼丑啊!小爺我不要了!

我靠!那猥瑣男肺都快氣炸了,小子你!

你什麼你!怎麼,你還敢動手,知不知道我爹是誰!?告訴你,我爹派了七八個高手就在暗中保護我,你要是敢動一下,小爺我保證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那猥瑣男還真被陸鳴遠這小模樣給嚇住了,四下里瞅了瞅,竟發現有的好幾個人神色不對,目光凶冷。

嘶~難道,這小子真的不簡單。

陸鳴遠冷哼一聲,伸出胳膊往旁邊那小姑娘肩頭一搭,喂,小女娃娃,走吧,哥哥領你去吃桂花糖好不好?

桂花糖,普洛島眾多少年的最愛,小到三歲,大到二十,不論男女,一說桂花糖,必定口水直流。

還有,因為名氣大,桂花糖價格奇高,說實話,從小到大,陸鳴遠都還沒吃過桂花糖呢。

按道理,陸鳴遠一說這話,別說是像眼前著看著只有十三四歲的小女娃娃會心動萬分,就是二十齣頭的少年,也會直接跟他走,可叫陸鳴遠錯愕的是,這女娃娃竟然說了一句,桂花糖?

不要,這兩天都吃膩了,不過這穿衣服的屁熊倒是挺好看的,咯咯,我想要。

我靠!誰啊這是,怎麼比小爺我還能吹牛?陸鳴遠驚訝了,這才開始仔細打量這小娃娃,嗯,明眸皓齒,氣若幽蘭,活脫脫一個禍國殃民的美人胚子。

當然,陸鳴遠現在雖說比同齡人成熟的多,可也沒有那些污穢雜念,只是單純的驚訝這女孩長的漂亮。

他盯著這女孩看,女孩也一仰頭盯著他看,竟然驚訝的叫了一句,陸鳴遠。

陸鳴遠?誰啊,女娃娃你認錯人了吧。

那小女孩眼神中閃過一絲迷茫,暗道,也對,這小子肯定不會是陸鳴遠的,雖然長的十分相像。

當初我匆忙被哥哥召回,又匆忙來到神域,又被選中參加這衍神宮長明世界的神佛歷練,都來不及和鳴遠告別。

恐怕他現在,還在神武大陸,和雪兒姐姐恩恩愛愛呢吧。想到這裡,拜月頓時眉頭一皺,心情大壞。

哼!你張口一個女娃娃,閉口一個女娃娃,說的好像你有多大是的。

還有,搭在本小姐肩上的臭手,能不能拿開。

你!陸鳴遠頓時氣呆了,我靠,小母狗一個,反咬一口啊!

得了,算我多管閑事,撤了。陸鳴遠摸了摸鼻子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哼!拜月氣沖沖的瞪了那猥瑣男一眼,看什麼,臭屁熊!

我~猥瑣男鬱悶極了,得,看來今天出門沒看黃曆啊,連遇兩個小太爺,惹不起我還躲不起了。

暗地裡,幾個身著深藍色外衣的隱者用眼神暗中溝通了一番,不聲不響的繼續墜在拜月身後。

其實剛才那猥瑣男發覺的凶厲目光,正是這幾個人故意顯露的,目的卻不是保護陸鳴遠,反而是為了保護他們的海族公主拜月。

陸鳴遠也算是誤打誤撞了。

天賜哥!怎麼回事?

沒事,被一小娘~算了,行動繼續,都打起精神來!陸鳴遠神色一正,領著幾個小夥伴朝著幾十步外的獸寵攤子摸了過去。

此地是獸園中販賣獸寵最多的地方。

幾乎每賣一個獸寵,都要附賣一個獸籠。

這東西可是硬性需求,獸寵雖然都是小型萌寵為多,可因為驚悸,經常會爆發出傷人事件,更何況買獸寵的多是富家小姐或者小孩子,所以一個獸寵對應一個獸籠,賣的賊火。

進獸園之前,是不能帶這獸籠的,陸鳴遠編製的獸籠,那是經過特殊處理,可以彎曲摺疊的,廢了他好大的勁。

正是因為有這些限制,才導致獸園當中的獸籠價格居高不下,而陸鳴遠作為一個從小就學習編製魚簍,獸籠,草鞋等等這些東西,自然曉得,這東西的成本那叫一個低廉。

如果按照獸園裡頭價格再減一半,也是有不菲的利潤,要是減三分之一,那就是暴利。

呵呵,作為一個連桂花糖都吃不上的陸鳴遠,對於這些,可是極為在意的。

陸鳴遠暗中打了個手勢,意思是他先上去做個示範,目標,帶小孩的中年婦女。

那娃娃吵得厲害,非要買獸寵,那家長眼看都快要扛不住了,正當她嘆息一聲準備買時,陸鳴遠出動了。

一個獸籠,八塊神佛幣,要不要?

咦?那中年婦女很明顯愣了一下,陸鳴遠緊著道,別說話阿姨,你先給你女兒買了獸寵再說,我們在獸園北門交易。

那婦女將信將疑,暗中點了點頭,結賬付款,拿了獸寵,陸鳴遠小心引路,順利出了北門,二話不說,直接交接。

呀!那婦人驚叫一聲,真的有,你這娃娃。婦人眼神略過一絲不可思議的光芒。

陸鳴遠憨笑一聲,嘿嘿,阿姨,小本生意,互惠互利,還望您能保密。

好好好,一定保密。

嗯,阿姨我先走了。三兩句話說完,陸鳴遠直接轉身就撤。

回去之後,暗中比了一個歐克的手勢。

一眾小夥伴全都豎了大拇指。 陸鳴遠的目標客戶目前只有兩種,無一例外,都要準確的觀察,判斷。

一種是看了好幾家,確實有購買獸寵意圖的,陸鳴遠便會主動出擊,十有八九能成。

交易過程要快,他不需要什麼回頭客,更不想弄什麼上線下線,擴大生意規模。

說白了,他現在只想多掙些零花錢,細水長流而已。

人不可太過貪婪,太過貪婪,翻車是必定的,只是一個早晚的問題。

這其中的門道,他幾個小夥伴縱使領會到了,也幾乎做不到,因為有些人確實滿足了前面的一些條件,可面目兇惡,心思不純,這種人,絕對不是好相與的。

這些東西,必須要經過長時期的鍛煉,陸鳴遠有時候也奇怪,難道是因為他從小跟著自家老爺子擺攤,見的人多了,練出來了?

搖了搖頭,不再做過多追究,陸鳴遠三下五除二又小心的拉了一位顧客,然後對著小六比了個中指。

其他人原地待命,每次這些小夥伴出任務,他都要隨後跟著,否則不放心。

不是不放心生意黃了,關鍵是不放心小夥伴的安全,畢竟,他們只是十幾歲的孩子啊。

本來這些事情陸鳴遠可以一手包辦,但是,陸鳴遠卻是知道,兄弟到什麼什麼時候都是兄弟,一個人哪怕再厲害,再出眾,沒有兄弟,那也是不成的,是寂寞的。

就這樣,緊張刺激卻又讓人痴迷的行動一直持續了兩個個時辰,當最後一單生意交接完成之後,陸鳴遠心中的大石頭才落地。

很好!兄弟們,集合!

地方還是老地方,獸園南門外西側有一小石頭山,這裡是他們往常分贓,呸,清算戰果的地點,這次也不例外。

只見七八個小蘿蔔頭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鑽進石頭山當中,一見面,紛紛激動的大叫,天賜哥!

天賜哥!

好好好!都別激動,這次是我們第一次做獸籠項目,親兄弟,明算賬,規矩我早先都說好了,該怎麼做,不用我說吧。

每個人手上都十六塊神佛幣,一般是六塊上交,剩餘的十塊,五塊自己留下來,另外五塊,拿出來湊成整的,大家一起痛快一番。

這一分配比例這些個小少年是極為滿意的,哪怕是給陸鳴遠十五塊,他們也都心甘情願,要知道,在這伙少年眼裡,陸鳴遠是他們的大哥。

跟著大哥,人心齊,有肉吃,還能鍛煉自己,見識到很多自己這個年齡,根本見識不到的東西。

更不要說陸鳴遠還如此大方,公平,這點,這些個十幾歲的少年,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大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二毛激動道。

黑衣也點頭,對!全聽天賜哥的。

陸鳴遠摸了摸鼻子,行了,大家都是兄弟,這種話就不要說了,現在,給大家再通知最後一件事!

陸鳴遠故意板著臉道。

這一下幾個小夥伴全都緊張起來了,咋滴了?

那就是~鑒於大家今天表現甚好,哥哥我決定,我們不光吃大肉串!

還要吃,桂花糖!

此話一出,眾兄弟頓時激動,沸騰了。

真的天賜哥!

哈哈,那還有假!錢不夠,哥哥補了!

天賜哥萬歲!

天賜哥萬歲!

哈哈哈!一群少年,如此激動,單純的宣洩著自己的情緒,這種感覺,怕是千金都換不來的。

走!去吃桂花糖!陸鳴遠小手一揮,一群少年紛紛從小石山後頭魚貫而出,陸鳴遠心情也有些激動,沉浸在兄弟情的餘味當中,沒有注意道,猥瑣男剛好從南門出來。

看到陸鳴遠之後,一個閃身,又趕忙躲回了南門後面,嘶~這小子,有些怪異啊。

猥瑣男不可能看不出來,跟陸鳴遠一起的,都是些出身一般的少年,按道理,如果陸鳴遠真像他說的那樣,背景不俗,是不可能和這些窮小子攪在一起的。

他娘的,老子今天陰溝裡翻船,難不成,竟被一個小兔崽子給戲耍了?猥瑣男扭頭一看,屁熊身上那抹胸已然髒了,這倒不說,關鍵是那獸皮寶衣,三兩下折騰,穿上去,脫下來,有些線縫都崩開了,氣的猥瑣男一陣咬牙。

好嘛!小兔崽子,要是真叫老子發現你不過是窮鬼一個,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硬的他不敢碰,軟的,看我不欺負死他!

這般想著,猥瑣男便緊跟在陸鳴遠等一群小子後頭。

……

……

天賜哥,明天咱們還做不做?黑子問道。

嘿嘿,陸鳴遠笑罵道,怎麼,你小子上癮了不成。

當然,獸~

噓!陸鳴遠趕緊捂住黑子的嘴巴,打住,這種事情,怎麼能在外頭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