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正琢磨着我哪礙事的時候,就見到這個三角眼的胖子從小皮包裏拿出來一把青銅匕首,一雙眼鏡直勾勾的盯着我,突然…我感覺到了一股殺氣…

2021 年 1 月 10 日

“哥…”

“?”

“我是中國人。”

“。”

“咱不能自相殘殺。”

“……”

“我是你大哥的結拜哥們劉備。”我認真的說。

“不認識。”胖子拿着匕首的手微微的動了一下,一張胖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匕首就出現在了我的脖子上,就聽見他在我的背後說:“誰殺的我?”

我頭疼的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一閉眼一張眼就換了個位置,我看着錯愕的胖子說:“貌似是你家小七把自己嚇死了。”

“這招是什麼?”胖子直勾勾的看着我問,身上的殺氣散了一點。

“瞬間移動,你沒看過七龍珠嗎?孫悟空在外星人那學的。”我解釋說,表情也很正經。

“……”胖子無語了一陣,問我:“能學嗎?”

“……”我無語了一會兒說:“給我幫忙就行。”


“幫什麼?”

“殺人。”

“好。”

我心裏剛剛鬆了一口氣想:“終於搞定了一個。”

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的眼睛紅光一閃…又換人了..

這回我沒敢說話,就等着胖子先問我。

不再是9527的三角眼胖子低頭看了一會兒手裏的匕首問:“你見過我三哥了?”

我說:“嗯,就是殺手那個。”

“沒殺你?”他好奇的問,臉上的表情也是怪怪的。

“沒殺成。”我說。

“你很厲害?”他又問,眼神裏掛了些我看不懂的意思。

“不厲害。”我老實的回答。

“奧,你要我幫你殺人?”他問我。

我說:“這不多是這個意思。”

“我殺人有條件。”他眼睛盯着手裏的匕首,神情和剛纔的殺手哥們有些類似,就是剛纔的哥們說話從來不過四個字。

“什麼條件?”我找了個背風的牆靠了一會兒問。

“我只殺死人。”他說。

我看着這個有點愣的傢伙,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傻子,我問:“哥們你貴姓?”

“我姓順。”

“姓不錯。”我說着找了根菸,給他遞了過去。

他撇了一眼,沒接。

我有點尷尬的把煙叼在了自己的嘴上,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打火機還在他的手上,於是就又把煙拿了下來。

“我叫順溜。”

“咳…你說什麼?”一下子我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吐字不清的問。

“順溜。”這次更簡潔,只有兩個字。

“你跟黃繼光哥哥是戰友吧?”我一邊咳嗽着,一邊問。

“我們不是一個團的。”三角眼的順溜哥說道,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

“我看過你的電視劇。”我有點興奮的說。

“……..”他沒說話,就是眼神有點怪。

“我很崇拜你!”我拉着他的雙手說。

“……..”

“真的!”

“我們有紀律,不能隨便亂搞男女關係。”順溜哥突然來了這麼一嘴。

我連忙鬆開了手,解釋說:“我是純爺們。”

順溜再次:“…….”

我跟狙神的順溜哥說了一會兒,他才明白我爲什麼殺人,而且殺的也的確是“該死”的人。

這個時候身爲順溜哥的三角眼胖子說:“那行,我幫你,但是你得幫我把槍找回來。”

“電視劇裏那把?”我問。

“我要舊槍,越舊越好。”順溜哥說。

“手槍行嗎?”我想了一會兒問。

“…….”

在我和順溜哥談妥了“槍”的問題後,終於又換人了,不過這回的哥們我見過,就沒有提心吊膽的感覺了。

見慣了胖子的眼睛冒光,就沒怎麼感覺新奇了,而且我也不是不會這招。

“怎麼樣?談妥了?”胖子拿着打火機過來給我點燃了煙,又給自己點了一根。

“哥們你貴姓?”我問。

這回我是打算好了,無論如何得先把身份弄明白,萬一說錯了哪句話,倒黴的就是我。

“我姓呂。”胖子吐了一口白煙說。

“呂不韋?別告訴我,讓我猜猜….”

在聽到呂不韋這三字,胖子搖了搖頭,神情淡然自若頗有大將的風度。

我狐疑的問:“不會是呂布吧?”

“嗯。”他點了點頭。

我頓時感覺這個世界好像顛倒了黑白一樣,什麼都不對勁了。

除了胖子身體裏的四哥我還不知道是誰之外,老大的關羽,老二的黃繼光,老三的9524,老五順溜,老六的呂布….我怎麼感覺這好像是張小花潛入了本書之後,所進行的一系列間諜活動啊!

“你們怎麼排的序?”我有點好奇的問。

“誰先醒,誰就是大哥,然後依次類推。”身爲呂布的三角眼胖子抽着煙跟我說。

“你感覺壓力大嗎?”我問。

“還行,不過四哥壓力很大。”呂布猛吸了幾口煙,把剩了半截的煙仍在了地上說。

“咋?別告訴我四哥也是三國時期的。”我連忙問。

“那倒是不,他是你們現代的,不過他心情不順。”他瞧着我說。

我想了想,也沒想到近期有什麼死掉的人,就問:“給點提示,讓我猜猜。”

這東西就跟玩猜謎似的,玩了幾次就上癮了,說什麼都戒不掉。

可能呂布見我正在興頭上,也不好意思打擾我的興致,他想了想說:“老四是三個月前死的。”

“三個月前?這我得想想….”

我尋思了一會兒,也沒想到最近國內什麼風雲人物死了,所以就搖了搖頭說:“你告訴我,我猜不到。”

“他有個名字,叫本·**。”

“……….”

老五的職業阻擊手其實是順溜,老四的**專家其實是本·**,老三的殺手是9527,老二的特種兵是黃繼光,老大的亡命徒其實是關羽…..我怎麼感覺這麼亂!

我頭疼的揉了揉腦袋,也沒想出來個所以然。

我是知道胖子有一雙不一樣的眼睛,而且很可能是具有能力的眼睛,但是現在看來,可不是這簡單。

“這麼說,你們幾個都是最近這幾個月醒來的。”我問。

“嗯,其實我也感覺到了,在這身體裏應該還有個靈魂,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從來沒出現過。”呂布用那雙三角眼露出一個疑惑的眼神。

我有點受不住,就扭過頭去說:“看樣子是這樣了,這應該是眼睛的能力。”

“眼睛?”

於是我就又把那套理論解釋了一遍,並且告訴他說:“有時間你給其他哥們說一下。”

呂布表示沒問題。

我又問:“你看過《史上第一混亂》沒?”

“那是什麼?”呂布問。


“小說。”

“沒看過,怎麼跟我有關係?”敏感的呂布問。

“有點,裏面也有個胖子是呂布。”我說。

“………”呂布表示無語。

我覺得事情也差不多了,就從身上翻了翻,也沒翻出來什麼標誌性的東西,就從胖子的阿迪達斯上衣上取下了一個胸針,胸針上的圖案是一隻猴子,我一看就認出來了,這不是悠嘻猴嘛!

等我在遞給胖子的時候,胸針上已經燃起了綠色的火焰。

“這就是你的工作證,從今天起,你就是死神助理的一員了。”我很隆重的說。

胖子露出了一個疑惑的眼神問我說:“俺是啥?”

沒錯!最小的老七又回來了。

我正想問問呂布哥,刁蟬到底是不是禍國殃民的樣子時,小七竟然回來了….

於是我說:“沒你的事,你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

“剛纔我們說到哪?”

“奧,俺說俺其實是…..”胖子笑呵呵的說。

“是個毛了!老子消氣了,回去看看那個不知道悔改的胖子,奧,說的不是你!”我一拍胖子的肩膀,我們兩個就消失了。

等在出現的時候,已經是那五星級飯店一樣的場景。

“回來了?”眼鏡斜了我一眼說。

我過去指了指胖子說:“新入夥的。”

眼鏡掃了兩眼胖子,問:“職業?”

“種地的。”

“………”


眼鏡看了我一眼問:“這就是你找的?”

我對胖子說:“說你副職。”

“奧,搬東西的。”

眼鏡再一次無語:“……..”

這次我也無語了,沒等我再說什麼,突然有隻手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後跟抓小雞似的把我拖了出去。

不用想我都知道是誰….不用猜我都知道她有什麼目的…


眼鏡掃了我被拖出去的身影一眼,基本無視了我的存在,他對着胖子問:“你叫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