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感覺我就是來人間湊數字的!鄒小北這也忒牛批了吧!”

2021 年 2 月 3 日

“哇!鄒小北好帥!我好喜歡!”


“呸!小浪蹄子,你說喜歡就可以了嗎?你問過我了嗎!”

“都不好吵,小北是我們大家的!”

就在一羣人爭相談論着鄒小北和鐵子哥的決鬥的時候。

這邊,鐵子哥也慢慢反應了過來。

面色有些謹慎地看着鄒小北,他知道自己剛剛大意了。

爲了不丟自己軍人的臉面,同時也不丟自己的臉。

鐵子哥不由深吸了口氣,看向一旁的鄒小北眼中泛起了紅光。

只聽他一聲怒吼,邁着謹慎又迅速地步伐朝着鄒小北的方向衝去!

除了在部隊中學到的軍體拳外。

像什麼擒拿散打、硬氣功他是全部使了出來!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

而鄒小北,眼中則閃過了一道精光。

看着橫衝直撞的鐵子哥,他當即選擇了避讓。

泰拳除了注重狠辣外,還注重一個快字。

別的不說,鄒小北的速度剛好要比鐵子哥快上一線!

所以在不斷躲閃鐵子哥攻擊的同時,鄒小北還會時不時地來上一招。

無論鐵子哥如何憤怒,但是就是摸不着鄒小北的衣角!

終於,兩人鬥了差不多有三分鐘的時候。

鐵子哥這邊已經開始有些氣喘吁吁。

反觀鄒小北這邊,他還能夠保持住自己的呼吸勻暢。

笑呵呵地看着面前的鐵子哥,鄒小北不由問道。

“怎麼樣鐵子哥,我們還要比試嗎?”

聽到鄒小北的問話,鐵子哥的臉色當即一紅。

作爲一名常年訓練的軍人,他自然能夠發現自己不是鄒小北的對手。

但是另一方面,他的心中又不由抱有一絲期望。

因爲從剛剛開始,他都沒有捉到過鄒小北的衣角。

所在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認爲鄒小北的力量與防禦不如自己。

若是能夠抓到對方的話,那麼說不定就能夠反敗爲勝、逆風翻盤!

所以深深喘了氣後,鐵子哥不由說道。

“再來!”

接着,他就朝着鄒小北的方向再次撲去!

只是這一次,他故意賣了個破綻個鄒小北反擊的機會。

而鄒小北,也瞬間抓住了機會,對着鐵子哥就來了一招膝機!

“砰”的一聲!


膝蓋直接打中了鐵子哥的腹部。

而鐵子哥,只是面色一痛,但是他的臉上卻不由充斥着驚喜。

只見,他的雙手突然猛地抱住了鄒小北的腰部。

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殘忍之色!

“小子!可算是讓我抓住你了!”

而鄒小北,他的面色不由變得古怪了起來。

若是一開始的話,他可能還會有些害怕被鐵子哥抓住。

但是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的鐵子哥居然妄想再擒拿住他……

鄒小北不由呵呵了。

騷年,準備好接受社會主義的毒打了嗎?! 七哥一臉古怪的看着顧藏鋒,不由得小聲嘀咕起來:“這傻子……該不會被我這一瓶子砸下去變得更傻了吧?不然怎麼被我砸一瓶子還變得這麼……這麼激動?難道這傢伙有受虐傾向?而柳依然那小表子剛好又有虐待傾向,所以他們兩……”

想到這裏,七哥不由得感到一陣惡寒。

不過七哥臉上的古怪很快就變成了詫異,震驚,或者準確說是恐懼!

七哥清晰地看到了顧藏鋒頭頂上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着,僅僅不到十秒鐘的短暫時間,顧藏鋒頭頂上的傷口竟然消失了。

此時七哥不由得產生一個疑惑,難道自己剛剛產生幻覺了?自己壓根就沒打這個傻子?

但是七哥手裏還握着半截破碎的紅酒瓶提醒着七哥,這不是幻覺,自己剛剛真的砸了顧藏鋒一瓶子!

“額……”面對這詭異的一幕,七哥不由得艱難的噎了口口水。

顧藏鋒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努力消化着腦海中那些重新歸來的記憶。

好一會兒,顧藏鋒突然睜開雙眼,雙眼中迸發出一道道精光,顧藏鋒冷冷的瞥了一眼身前的七哥:“你剛剛打我了?”

“我……”七哥懵了,“我……我也不知道我剛剛有沒有打你……要不……你再讓我砸一瓶子?”

“呵呵……”顧藏鋒不由得冷笑起來,“你打我沒關係,你不應該出言侮辱柳依然!”

“額?”七哥傻眼了,眼前的顧藏鋒竟然讓七哥有種恐懼的感覺,這種濃濃的恐懼感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七哥身上了。

“你想怎麼死?”顧藏鋒半眯着自己的眼睛,一臉玩味的看着七哥。

“什……什麼……”七哥再次傻眼了,現在的顧藏鋒還被自己的幾個手下架住了,可是聽顧藏鋒的話,就如同是自己被自己的幾個手下架住了一樣,七哥更加疑惑了,難道自己患上了什麼未知的疾病?已經嚴重出現了幻覺?現在的情況不是顧藏鋒被自己的手下控制住了,而是自己被顧藏鋒帶人控制住了?

顧藏鋒雙臂一抖,竟然輕易地掙開了四個大漢的手臂,隨後顧藏鋒以極快的速度將身邊的四個大漢擊倒在地。

“啊……”

四個大漢紛紛倒在地上哀嚎起來。

“我……臥槽?”七哥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今晚第幾次傻眼了,總之多的快數不過來了,看到顧藏鋒的身手七哥頓時就明白顧藏鋒不是一個好惹的硬茬子,此刻七哥有種玩火zi焚的感覺,貌似自己今晚真的是玩大了。

“說,你想怎麼死?墜樓身亡?被掐死?被一刀捅死?”顧藏鋒玩味般的看着已經開始恐懼的七哥。

“大……大大……大哥……”七哥也算是在道上混跡多年的老油條,在面對生死的這一刻七哥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大哥,對不起啊……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嘴賤,對不起,對不起老大!”

七哥說話的時候眼神迷離,不斷地偷偷看着桌子底下,在桌子底下七哥偷偷地藏了一把手槍。

顧藏鋒早就察覺到了桌子底下藏着一把手槍,也猜到了七哥的小心思,不過顧藏鋒並不在意,只是輕聲問道:“你錯在哪裏?”

七哥的臉上再次冒出一絲戾色,七哥以極快的速度拔出了藏在桌底的手槍:“我錯尼瑪!”

“砰砰砰”

七哥握緊手槍朝顧藏鋒一口氣連開三槍,顧藏鋒就在七哥身前,似乎是來不及躲避,七哥手槍裏射出的三顆子彈無一例外的擊中了顧藏鋒的胸膛,血水順着顧藏鋒中槍的位置不斷地流了出來。

“哈哈哈!煞筆!跟老子玩?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去問閻王老子哪裏錯了吧!哈哈哈……哈……”


七哥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因爲七哥再次看到了自己這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恐怖的一幕,顧藏鋒的槍傷竟然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着,扎進顧藏鋒身體裏的子彈竟然迅速冒出來掉在了地面上,自己的話還沒說完,顧藏鋒身上的槍傷竟然已經癒合了。

七哥跟見了鬼一樣看了看自己手裏的手槍,如果不是手裏沉重的手槍,顧藏鋒胸口衣服上的血跡已經掉在地上的子彈,七哥甚至都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拔出一把水槍朝顧藏鋒滋了三滴水……

“這……”顧藏鋒身後的柳英俊也傻眼了,柳英俊已經兩次看到了這種詭異的場景了,眼前發生的事情徹底顛覆了柳英俊的世界觀,柳英俊已經呆在了原地。

“嗯?”顧藏鋒身形如風,伸出右手一把掐住七哥的脖子將七哥憑空拎了起來。

“呃……呃……”七哥已經徹底絕望了,兩隻手使勁的掐在了顧藏鋒的右手上,臉上的表情露出了一陣乞求。

顧藏鋒本想將七哥掐死,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的能力還沒有完全恢復,而且自己的身份牽扯到的東西太多了,如果這個時候大開殺戒,無疑會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這會給自己和柳家帶來滅頂之災。

想到這裏,顧藏鋒終究還是沒有下死手,右手輕輕一甩,將七哥扔在了地上。

“咳咳咳……謝謝……謝謝大哥不殺之恩……咳咳……”趴在地上的七哥也顧不上什麼面子了,一邊劇烈的咳嗽着一邊朝顧藏鋒磕着頭,面對生死抉擇,七哥將自己的尊嚴和榮譽全部拋諸腦後。

顧藏鋒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七哥:“第一,今天的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可不會再心慈手軟了!”


“好好好!我發誓,我要是把今天發生的事說出去,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第二,以後不要再隨便侮辱人了!”

“好好好,我發誓,我以後一定做一個高素質的人!絕不說髒話!”

“第三,以後不準再用七哥這個稱號了,因爲七,是我的專屬,明白了嗎?”

“好好好,我發誓,我馬上就改稱呼,以後您就是七哥,不不不,你就是七爺,我是八弟,不不不,我是幺弟!”

“很好!”顧藏鋒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回頭看着身後的柳英俊,“英俊,今天的事你也不能跟外人說,尤其是你姐,明白嗎?”

柳英俊畢竟只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青年,早就被剛剛發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給嚇得魂飛魄散了,此時聽到顧藏鋒的話,立即如同小雞啄米般點着頭:“是,姐夫,我知道了……我絕對不會跟其他人說!”

顧藏鋒再次點了點頭:“裏面有洗手間嗎?”

“有,就在裏面……”七哥,不,現在是幺弟了,幺弟弱弱的伸手指了指房間裏面,隨後高舉着自己的雙臂唯恐顧藏鋒誤認爲自己想要趁機發難。

顧藏鋒邁着大步走進了洗手間,走進洗手間後的顧藏鋒迅速脫下了自己的襯衫,隨後對着鏡子轉過自己健壯的身軀。

在鏡子裏,顧藏鋒後脖子上一個“7”的文身十分的醒目,除了脖子後面的文身,在左後肩上還有着一個血紅色鬼影文身。

顧藏鋒右手輕輕地摸了摸兩個文身,不由得神情恍惚的低身沉吟着:“鬼影,我親愛的組織,沒想到吧,我居然沒死,我們之間的恩怨……纔剛剛開始呢!”

……

回到房間裏穿好襯衫重新拎着拉桿箱的顧藏鋒帶着柳英俊打開房門準備回家。

“那個……”幺弟欲言又止。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疑問?”

“額……”幺弟再次猶豫了一下,“七爺……我能夠問您一個可笑的問題嗎?”

“問吧!”

“那個……七爺,您……你是不是人啊?”

在幺弟手底下受盡了委屈的柳英俊本來就對幺弟心生怨恨,此刻得到了顧藏鋒這座大靠山,又恰逢幺弟說出這種話,柳英俊迅速回過頭瞪着幺弟:“喂,你敢罵我姐夫不是人?你找死啊你?”

“對不起,對不起,七爺,我不是那個意思!”幺弟被柳英俊這麼一嗓子吼下來,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趕緊跪在了地上道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