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心中一驚,下意識的握緊手中的劍,他果然知道我們的目的。

2021 年 1 月 17 日

但是,我們下一站要去哪裡,連我都不知道,他怎會知道?

而且聽他的語氣,難道金羅盞已不在佛界?

「就算俺老孫長得帥,你也沒必要這樣看著我吧?」孫悟空好像什麼都沒發生,笑著看著我,只是笑得有些勉強。

我故作鎮定,「難道金羅盞已不在佛界?」

我們就站在橋上,飛流直下的瀑布匯成一道美麗的風景。

早就聽說花果山風景奇特優美,四季如春,而此刻的我卻無心欣賞,只是看著孫悟空。

孫悟空也看著我,忽然嘆了口氣,「原來你什麼都不知道。」

「我的確什麼都不知道。」這些事我從前根本不理會,但現在卻很想知道。

畢竟我們要做的事可半分盲目不得。

孫悟空對我說:「金羅盞與靈界的碧玉盞已被東天界奪去了。」

我沒有驚訝,因為我已經麻木了。

。 我終於知道當時天界為何不殺季無夜,因為他萬萬不能死。

從前是,現在也一樣。

剛才在天界,季無夜與本身的力量,也就是燈油合為一體,這才破了太上老君的陣法吧?


現在,他不僅得到了赤火盞,還得到了素魂盞以及藍心盞的一半。

如今的他比當初巔峰時期更強大,再奪其餘七靈盞的希望也就大上了幾分。

看著陷入沉思的我,孫悟空嘆息一聲,「九百年前,我佛界的十八金身羅漢原地坐化,化為臨時燈油。本以為能夠獨善其身,再撐個幾百年。沒想到……」

他為何要告訴我這麼多?他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我靜靜的等著他說下去。

「沒想到就在八百年前,東西天界不但攜手合作,還帶領魔界妖界以及冥界之人殺入我佛界。」孫悟空回憶道:「佛界之人向以慈悲為懷,絕不輕易殺生。所以最後佛界慘敗,元氣大傷。」

「如來與玉帝老兒一戰,也受了重傷。」孫悟空望著天,咬著牙。

「你是想讓我們替你奪回金羅盞?」我試探性的問。


「只想你們替俺老孫出口惡氣罷了。到時候天界一亂,俺老孫就殺過去,殺個他片甲不留!」孫悟空眼中金光爆射,直取雲霄。

「金羅盞佛界不要了?」忽然發現我問的問題很蠢,但若是我們搶先了一步,季無夜絕不會歸還佛界的。

這一點,我很清楚。孫悟空極為聰明,他不可能沒想到。

孫悟空看似很隨意的說了一句,「若是你們得到了金羅盞,俺老孫再從你們手中搶過來就是了。」

孫悟空神通廣大,他說這話並不誇張,「但你有沒有想過,季無夜得到了七靈盞后,實力會以幾何倍數暴漲。恐怕到時候就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孫悟空對我一揮手,進了水簾洞,「不礙事不礙事,自盤古開天地以來,就沒人知道人界混沌盞的下落,更沒有人見過。所以,季無夜無論如何也是集不齊七靈盞的。」

「就算集齊了又如何?俺老孫還怕他不成?」

孫悟空的話提醒了我,他說的一點都沒錯。人界的混沌盞到底到哪?還是根本不存在?

沒人知道。

花果山的絕頂之上,有兩個人飄飄然飛了過來。

看到他們,我一直懸著的心終於安定下來。

她已換上一身紅如火的束腰勁裝,完美的曲線盡顯無遺。梨渦輕陷,她的臉上終於有了光彩,有了笑容。但她的一雙美眸中似乎多了一些以前所沒有的東西,使得她看起來多了幾分嫵媚。

而他,已穿上昔日的玄衣戰袍,披風迎風飛舞。他整個人已變得極為莊嚴,一雙細長的雙眼精光閃閃,充滿了自信的神采。現在的他,不光恢復了往日的威嚴,隱隱還多出了一種成熟與穩重。

妖界之王,終於回來了!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看著他們,心裡說不出的愉快。


這種舒適的心情很久都沒有過了,我知道,它一定很短暫,所以此刻我很努力的去享受,不讓它溜走一絲一毫。

。 「培元,你醒了。」我看得出,清瑤的眼中明顯帶著一絲擔憂之色。


我微微點頭,「嗯。無夜,你成功了?」

除了季無夜,她似乎已對任何事物毫不關心。她在擔心我,我已很滿足了。

季無夜臉上掩飾不住的興奮,「嗯,成功了,我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比以前強上太多了。」

他目光炯炯,旋即又皺眉,「培元,你身上那股力量到底是什麼?居然強大到現在的我都產生了一絲忌憚。」

我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清瑤也是一臉好奇之色,「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再次搖頭,其實我知道的比他們多不了多少,「我現在沒有任何感覺,那股力量像消失了一樣,我感受不到任何異動。」

「對了,我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他們的神色忽然變得凝重,似乎有什麼令他們迷惑不解。

她緩緩的說:「其實我們也不太清楚。當我自殺的那一刻,虛空中突然伸出了一隻巨大的手掌,將我們拍了下來。」

「我們醒來后,就在花果山了。」季無夜深情款款的看著她。

她含情脈脈的與他對望,這一刻,我忽然發現他們的心貼得更緊了。

我的心似乎被什麼抽了一下似的,但很快恢復平靜。

我迫使自己去想其他的一些事。

虛空中的大手,想必就是我腦海中的那個人,他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救我們?

我忽然有一種想法,東大帝與西王母自認為是那個下棋的人,但在他們之上下這盤棋的卻另有其人。

那個人一直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操控著一切,而我們都是其中的棋子。

我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但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解釋,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們什麼時候去東天庭?」我不得不打斷他們秀恩愛。

「培元,你做的已經夠多了。所以……」在清瑤的眼裡,我看到了歉意。

難道我們變得如此生分了么?

「經過西天庭的事,我們商量過了。不能再讓你為我們冒險了。」季無夜的眼神依然還是充滿感激。

就是這種感激,讓我覺得我與他的關係似乎越來越遠。

我的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自己終究還是被拋棄了么?

不,我不能這麼想,他們只是擔心我的安危而已。但作為朋友的我,同樣不能讓他們去冒險,要去就一起去!

「這麼多年來,我早與你們同命,你們活,我活,你們死,我死!」我抱劍在胸,語氣堅定,然後不再看向他們,我唯一一次自作主張的決定容不得他們拒絕。

「很好,培元,我沒有看錯你,走,我們去喝酒。」季無夜的語聲響亮如洪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不等我開口說話就徑直向水簾洞內走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我想他是不想聽到我說些自責的話吧?

清瑤獃獃的站了一會兒,似乎想說什麼,但欲言又止,最後幽幽一嘆,不再說話。

看著她凄楚的模樣,只感覺心裡酸酸的,「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

清瑤抬眸凝視我,「培元,我們永遠都是朋友,你只要記住這一點就足夠了。」

我微笑,她這句話勝似千言萬語。她並沒有責怪我,但是,我卻還不肯原諒自己。

直到她轉身跟上季無夜的背影,我才忽然發現她烏髮上的無悔發簪變成了黑色,死黑色……

。 眾猴已將采來的各類鮮果與美酒佳肴擺上了石桌,每一樣都擺得整整齊齊,讓人看得舒服。

孫悟空坐在首位,看到我們進來,連忙招呼,「來來來,咱們今日要痛飲一番,就當是為你們送行。」

季無夜也不客氣,直接坐下,四目相對,隱隱擦出了些火光,隨即他大笑道:「沒想到你這潑猴都成了佛還喝酒,你就不怕如來再壓你個五百年?」

孫悟空居然不怒,也嬉笑道:「如來哪裡管得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倒是你,還真是令俺老孫刮目相看。」

他們舉杯,都要搶先敬對方一杯,來來回回一盞茶的功夫,竟然還是各不相讓。

孫悟空不爽了,先開了口,「你們此行一去,是為了助我佛界奪回金羅盞,當然得我先敬你。」

季無夜似乎也很是不滿,「難道本王被一隻潑猴救了,還不讓道聲謝,先敬個酒不成?」

我坐在一旁沉默不語,聽他們的口氣,似乎他們很早便認識。

孫悟空突然跳了起來,然後神情開始變得很沉痛,也不和季無夜爭了。

我覺得奇怪,季無夜滿臉狐疑的看著他。

孫悟空學人家悠悠一嘆,「你現在自稱本王,恐怕已經不太合適了。」

「為什麼?」季無夜連問帶怒,「難道本王現在沒有資格做妖界之主了?」

孫悟空徑直跳到季無夜身前,抓著他的手笑眯眯的說道:「俺老孫沒那個意思,來來來,我讓你先還不行嘛?」

季無夜一把甩開他的手,嗔怒道:「你好像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孫悟空斂住笑容,唉聲嘆氣起來,不知是真是假,「昔日的妖界早就不復存在了,那裡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除了部分逃走的外,所有的妖都成了天界的奴隸。」

我們三個人都同時呆住,我看著他,想說幾句安慰的話,但我卻實在不會安慰人。

清瑤只是滿帶愁容的看著他,我想她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一切只在他。

他沉默了很久,表面看來似乎無喜無悲,但我知道他心裡一定難受得很。

過了很久,他才緩緩說道:「我本以為那些出現在人間的小妖們是尋我而來,沒想到事實竟是如此。」

孫悟空忽然笑道:「現在你不正是要殺上東天庭,出一口惡氣么?奪回了妖界,你還是王。」

季無夜眉頭略略一蹙,淡淡的說:「這次行動萬萬不可像上次那樣莽撞。說到東天庭,比較棘手的還是李靖父子。」

他看著孫悟空,微微一笑,「你這隻精明的猴子可有什麼良策?」

「這還不簡單?」孫悟空抬頭挺胸,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先不說李靖手握十萬天兵天將,光是他手上的如意黃金寶塔就很難對付。況且還有哪吒三太子的三頭六臂。


孫悟空當年大鬧天宮與他們交過手,難道他已看出了李靖父子的弱點?

但他又有何理由幫我們出主意?

難道真要等我們成功后再搶回去?

無利不起早,我還沒傻到相信他的地步。

但我不知道季無夜對他是否完全信任,我只看到他雙眼閃出了光,等著孫悟空說下去。

。 孫悟空站在石凳上,雙手叉腰,繼續說道:「哪吒三太子,是我佛界的人。」

哪吒居然是佛界的人?此話一出,我們全都愕然,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孫悟空。

「開什麼玩笑?」季無夜先是怔了怔,而後鄙夷的看了孫悟空一眼,自顧自的喝起酒來。

孫悟空跳到石桌上,拍了拍季無夜的肩膀,笑著說:「別急別急,且聽俺老孫娓娓道來。」

原來,哪吒年幼時就下海闖禍,踏倒水晶宮,捉住蛟龍要抽筋為絛子。李靖知道后,恐生後患,竟要殺了哪吒。哪吒一怒之下,割肉還母,剔骨還父,還了父精母血。

然後哪吒的一點靈魂,徑直飄到佛界的靈山上。當時如來正在講經,忽聽一聲「救命!」如來一看,知道是哪吒的靈魂。如來心善,用以九色蓮藕為他做了軀體,哪吒這才得以起死回生,遂拜如來為父。

哪吒復生后,怒氣難消,決心要找李靖報仇。李靖百般無奈之下,來到佛界相求於如來,如來向來以和為貴,賜了李婧一座玲瓏如意寶塔。

聽到這裡,我心裡微微一驚,原來李靖父子二人從那時起就是佛界的人,天界可真是養虎為患。

我不得不佩服如來的制衡手段很高明,給了哪吒身體之後,任由他去追殺李靖。后又給了李婧能夠剋制哪吒的法寶,讓他們互相制衡,又聽命於他。

我一直在看著季無夜表情的變化,現在的他好像已經開始興奮了。東天庭有了內應,成功的機會就要大上不少。

孫悟空說得口有些渴了,喝了幾杯酒之後繼續說道:「只可惜,李靖如今見佛界勢弱,又接回了金吒木吒,現已完全不受如來之命,好在還有哪吒不忘當年的恩情。」

孫悟空居然將佛界安插在天庭的姦細都告訴了我們,這是出於信任,還是另有所圖?

我忽然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了,我想提醒季無夜,但他現在的樣子顯然聽不進我的話。

我只能在心裡默默嘆息,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

「哪吒作為玉帝的心腹,想必知道七靈盞藏於何處吧?」季無夜笑著喝了幾口酒,看他的樣子,酒好像比剛才好喝了似的。

孫悟空迫不及待的說:「正是正是。玉帝老兒狡猾得很,七靈盞就藏於玉帝自己的金閥宮中。」

季無夜的嘴角勾起一抹怪異的微笑,「好一個守財奴。」

「俺老孫已將此事告知哪吒,只要到時候你們能想辦法壓制住李靖,哪吒就會趁機下手,殺了李婧。」孫悟空眼圈變得紅紅的,好像已有了幾分醉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