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但他是醫生,我想還是聽醫生的話會比較好…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揚塵大步走到徐鳳年面前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看着他說道。

“他怎麼受傷的?”

徐鳳年斜眼看着他:“你在問我?”

揚塵沒說話,就靜靜的看着他。

徐鳳年輕笑一聲,偏過頭不去看他一眼。

我有些無奈,趕緊走上前,對揚塵笑了笑。

我怕徐鳳年太傲氣了,萬一惹火了他,鬧起來就不好了… 說不定,對方此刻就藏身在暗處,想看看自己的反應呢!所以,她才故意跟寶寶說房間裡面有毒的……

而且,她在說話的時候,就給寶寶使了眼色,讓小傢伙悄然在這院子周圍下了毒,如果,對方不在就算了……

萬一,對方真的被她猜中,藏身在暗處!那麼,就別怪她家寶寶手下無情了……

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帶著寶寶隨意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副很認真在找屍體的模樣,讓他心裡真是哭笑不得!她們真以為自己那麼蠢?會相信她們的話,以為房間里有毒不成?

雖然他不是煉丹師,但是他可是大陸第一人天師好么!那房間裡面有毒沒毒,他怎麼可能察覺不到呢……

而帝溟寒身後的風護法,在看到寶寶那張小臉時,整個人就石化了……

這孩子怎麼跟主子長得這麼像?這簡直就是他家主子的翻版好嗎?即便寶寶是女孩兒,那也是像了九成九,這要是給這孩子換身男裝,簡直就是他家主子的縮小版啊……

誰能告訴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啊啊?為什麼來了一趟風雲國,他家主子就多出一個女兒來啊!

現在他終於明白,主子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是為什麼了……

風護法回過神,小心的咽了咽口水,時不時的用眼神偷瞄自家主子,見帝溟寒的眼神不是在看寶寶,就是在看墨九狸……

風護法心裡是又驚又喜!驚的是為毛他家小主人這麼大了,主子都沒跟他們說過!喜的是,他們這次不但有了小主人,還有了夫人,真是太好了……

帝溟寒自是不知道自己的手下,心裡在想些什麼。他現在看著寶寶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滿意……

不愧是他的種,小小年紀實力就已經這麼厲害了!等到相認以後,只要他微微指點,那絕對就是大陸上最厲害的小天才……

心裡正在美美的想著時,忽然感覺到自己的皮膚格外的癢,而且這癢的速度來的又快又猛,待他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用玄氣控制了……

而站在他身後的風護法,況就更加的糟糕了!

「主子,我……」

一句話沒有說完,風護法就倒了下去……

「娘親,在那邊!」寶寶的聲音忽然傳來。

帝溟寒沒有想到這母女倆,在院子中找人是假,下毒是真!身上的痛癢讓他來不及想太多。

「該死的!」

帝溟寒暗罵一聲,伸手拎起昏死過去的風護法,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和寶寶感覺到氣息,飛身來到之前帝溟寒兩人藏身的大樹上時,只聞到空氣中淡淡的冷香,樹上的人影早就消失不見了……

「娘親,沒想到他們跑的那麼快!」寶寶皺著小眉頭不爽的說道。

她剛才下的毒藥分量,足夠毒死十隻聖獸的了!幾乎跟見血封喉的毒藥效果差不多,沒有想到還是讓對方給跑掉了……

「算了,我們回去吧!」墨九狸皺了皺眉頭的說道,對於那人的實力更加猜測不透了。 “我們和郭勇佳是朋友,之前…”我對着楊塵解釋道,這人的性子感覺挺溫順的。

“郭勇佳不會和鬼做朋友。”楊塵擡手打斷了我的話,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徐鳳年。

徐鳳年聞言,立即眯起了眼睛,神色不善的看着他,我知道他肯定不開心了。

兩個人四目相對,氣氛有種說不出的尷尬…

就在我手足無措的似乎,楊塵突然轉過頭,對我笑了下。

“你例外。”

我楞了下,接着尷尬的笑了起來,偷偷看了一眼徐鳳年,見他面無表情的,應該不會亂來吧?

於是我就坐了下來,把我們在山上遇見陰童的事告訴了楊塵。

不過我把前面的事都隱瞞了起來,因爲那些事我覺得還是不說的比較好。

楊塵一直在看着我,等我說完以後,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陰童?真沒想到,現在還有這個玩意。”他苦笑搖了搖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裏有些不舒服,畢竟前面的事我都沒告訴他,他肯定也猜不出來前因後果…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聽到有屋裏說話。

“水…”

我面色一喜,是郭勇佳醒了!

我趕緊倒了一杯水端了進去,就見郭勇佳上半身全是白色繃帶的躺在牀上,眼睛半掙着,臉色像紙一樣蒼白。

我鼻頭一酸,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委屈。

他,是爲了我纔會這樣的…

我慢慢扶起郭勇佳,靠在牀頭上,一隻手扶着他一隻手端着碗,喂他慢慢喝了下去。

這場景,讓我一陣恍惚,似曾相識的感覺的感覺充斥我全身。

當初好像是我睡在牀上,郭勇佳滴血喂藥給我喝…

現在,我們換過來。

郭勇佳貪婪的喝完我手裏的碗水,如釋重負的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哎,白素,我以前一直有個願望。”

“什麼願望?”我被郭勇佳突然起來的話語迷惑住了。

“就是想有一天,如果我受傷了,你能像這樣伺候我…”

我臉上的笑一下子凝固了,偷偷看了一眼外面的徐鳳年,見他在和楊塵在說什麼,沒注意到這裏,才哭笑不得回道。

“你都這樣了,還貧嘴!”

“再說了,你說話能不能好聽點,什麼叫伺候,我這是照顧你!女生天生就有照顧人的基因,你不知道嗎!”我沒好氣的白了郭勇佳一眼。

“嘿嘿,你就不能讓着我,我心裏開心開心也好…”郭勇佳咧了咧嘴,露了一個招牌笑容。

我搖了搖頭,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郭勇佳是個好男人,他救我幫我,更是爲了徐鳳年受了重傷,我雖然無以回報,但在心裏,早就把郭勇佳當成了一個依靠。

或許是習慣,也或許是我對他有種說不出口的感情。

沉默過後,我看了郭勇佳一眼,發現他已經閉上眼睛睡着了,想來他是真的很累。

我幫他蓋好被子走了出去。

“我先走了,他已經沒事了,休息幾天就好。”楊塵見我出來,笑着打了一聲招呼。

“謝謝你救了他。”郭勇佳能活過來,我真的很開心,也很感謝他。

楊塵擺了擺手手:“我是他哥,一家人不說客套話,走了。”

說完,也不顧我臉上驚訝的表情,關上大門就走了。

這是郭勇佳哥哥?

不對啊,一個郭,一個楊…

可能是表兄弟!

我心裏暗自揣測的時候,徐鳳年突然笑着說道。

“他們是師兄弟。”

我怔了怔神,師兄弟?隨即想到他們或許都是道士,以前跟一個師傅學手藝的吧。

我一直覺得當道士是門手藝…

“你怎麼知道啊,你剛跟他在聊什麼?”我坐在徐鳳年身邊,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之前兩人還有點矛盾來着。

“沒聊什麼,就是相互介紹了一下。”徐鳳年似乎喜歡上了聳了聳肩的動作,時不時就會在我面前秀一下。

我有些好笑,但沒繼續糾結這個話題。

晚上,我和徐鳳年正坐在大廳裏看電視,郭勇佳悠悠晃晃的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我立馬上前扶住了他,郭勇佳沒客氣,直接一隻手耷拉在我肩上,臉上還冒着笑開了花。

這也就是郭勇佳會這樣,要換成徐鳳年,肯定不讓我扶他…

想到徐鳳年,我下意識的擡頭看了過去,就見徐鳳年坐在沙發上看的眼睛都直了,用手指着我們張了張嘴巴,我心裏咯噔下,壞了,徐鳳年肯定要發脾氣了,可是我沒放開郭勇佳,畢竟他現在可是傷員,我一放開他肯定摔倒…

徐鳳年最終只是氣急敗壞的嘆了一口氣,面露悲憤的看着我,倒是沒說什麼。

我把郭勇佳扶着坐在沙發上,心虛的對着徐鳳年笑了笑。

其實我明白,現在徐鳳年和郭勇佳之間的矛盾已經越來越小了,畢竟郭勇佳救過他,還一起戰鬥過…

徐鳳年一把拉過我的手,整個人倒在了他懷裏,虎視眈眈的看着郭勇佳。

“嘿嘿,你急啥,不就扶我一下麼。”郭勇佳撇了撇嘴:“虧我好心救你!”

徐鳳年臉上掛不住了,剛要說什麼我就攔住了他。

“他是傷員…”

徐鳳年無奈,對着郭勇佳冷哼了一聲。

“剛纔那個是你師兄啊?”我爲了緩解尷尬,隨口問郭勇佳道。

“恩,我師兄,我以前受傷都是他幫我治的。”郭勇佳從兜裏摸了半天,掏出一根皺巴巴的煙準備點上。

我皺了皺眉,一把搶了過來扔進了垃圾桶。

“都這樣了,你還抽菸!”

“嘿嘿…”郭勇佳乾笑聲:“小命回來了,抽一口是一口,保不準那村子養鬼的傢伙找上門來,到時候那想抽都沒機會咯。”

我楞了下,被郭勇佳這麼一說,倒讓我想到了昨晚的那件事。

那個養鬼的傢伙養了幾十年的小鬼被郭勇佳滅了,還宰了陰童,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來就來,來了就送他去見閻王!”徐鳳年很霸氣的說了一句。

“嘖嘖,哎,你就別裝逼了,那傢伙厲害的很,我們對付他養的陰童都差點搭上了命,還對付他?別開玩笑了…”郭勇佳苦笑道。

“反正我是不會死的,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徐鳳年楞了下,緊接着道。

“你看看,這傢伙多自私?”郭勇佳指着徐鳳年對我說道。

“完全不顧我們兩的死活,難怪你要放你的老相好回去,你做了好人,她回去報信一下,我們倒黴的更快!”

“大不了…我帶你們一起跑路…”徐鳳年皺着眉頭。

“跑有啥用,那傢伙是個道士,會算的!”郭勇佳翻了一個白眼。

“你不是說只有美劇裏的巫師纔會算嗎?”我疑惑的問郭勇佳道。

“額…我不會,但是厲害的道士會啊,中國的怎麼可能比國外差!”郭勇佳義正言辭的說。

我一陣無語,也不知道郭勇佳是不是說的真的,萬一那道士真會算,豈不是一下子就找上門來了?

我倒是不怕那個道士,畢竟他再厲害,肯定也只是個人,就怕他如果派什麼小鬼或者陰童過來,那就太可怕了…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傷害你的。”徐鳳年靜靜的抱了抱我。

我呆呆的看着他,輕輕點了點頭,只要徐鳳年在我身邊,不過有什麼危險,我都不怕…

郭勇佳不屑的看了徐鳳年一眼,沒出聲反駁,只是自己又拿出煙開始抽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掏出一個,是個陌生號碼,但我還是接了起來。

“救我,白素,救救我…”電話裏傳來一陣哭喊… 這空氣中的冷香,讓她覺得有些熟悉,仔細一想才發現,這味道正是之前在禁地中,幫了自己的那個面具男子身上的淡香……

只是,他到底是誰呢?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是被林月給喊起來的,昨晚回去之後,寶寶因為自己的毒藥,沒把人放倒,反而讓人跑了而非常的不爽……

於是非要回到空間去配置毒藥,她也順便去看了看雪封,和之前契約的球球。不過,顯然那一人一獸睡的非常香甜,完全沒有醒來的意思……

她仔細檢查后發現,雪封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不少,而球球雖然她沒發覺它有什麼變化,不過看它睡的那麼美,應該是沒事的……

可是,今天一大早,林月就過來將她給喊了起來,說什麼有貴客上門!墨九狸黑著一張臉,很想問問林月貴客是什麼鬼?

「主子,我不知道你剛剛睡覺啊!」林月無辜的說道。

她以為主子昨晚就休息了,後來才知道,墨九狸一直在煉丹,她來的時候,剛好把睡下不到一個時辰的人給喊醒了……

「你最好把那什麼鬼貴客,給我說明白了!」墨九狸有點起床氣的說道。

穿越到這裡之後,這裡的人因為能夠修鍊的關係,吃飯和睡覺並不像21世紀那麼重要了!

餓了,有一種專門飽腹的補玄丹,吃了之後,十年八年不吃東西,都不會覺得餓!而碎覺更加的不用了……

修鍊一整晚不但不會覺得疲累,反而會精神百倍!因此,像墨家老祖那樣級別的人物,閉關一次都幾百年,根本不需要吃喝的……

可是,墨九狸已經習慣了前世的生活,即便這幾年因為寶寶,她努力的變強,也依舊沒有改掉每天吃飯睡覺的習慣……

偶爾閉關的時候也會不吃不喝,但是只要不是閉關的話,她每天都會吃飯和睡覺的,而寶寶也是跟著她養成了一樣的習慣……

而她最怕的,就是剛睡著被人吵醒了,天知道剛剛睡著被人叫醒,那是多麼的煩躁……

「咳咳。主子,是傳說中的天師府派人來請你和寶寶的!」林月知道自己犯錯了,立即如實的說道。

昨晚她跟汐夜他們回去九樓處理事情了!簡單的幫著他們處理了一些事情,她一大早就趕了回來……

剛好在前廳就遇到了墨家兩個老祖,在接待一個白衣男子,而且看墨家老祖的態度,那白衣男子的身份還不一般……

墨家老祖看到她回來,就讓她趕緊去後院請墨九狸出來,說是天師府的人,請墨九狸和寶寶過去一趟……

她看墨家老祖兩人也是一頭霧水的樣子,只好來喊墨九狸了!誰知道主子剛剛睡著,要是她早知道的話,她絕對會等主子睡醒了再喊她的……

「天師府的人?那個傳說中的,凌天大陸的天師?」墨九狸皺眉問道。

「恩,看你們墨家兩個老祖的態度,應該就是那個天師府的人沒錯了!只是,主子, “救我,白素,救救我…”電話裏傳來一陣哭喊…

是個男聲,但是聲音慌慌張張的,我根本聽不清是誰。

“你是誰?怎麼了?”我被他的情緒帶動,坐直身子急忙問了一句,連身邊的徐鳳年和郭勇佳都被我手裏的電話吸引了目光。

其實我有些納悶,因爲我身邊的男性朋友屈手可數,似乎並沒有什麼要好的男性朋友,更不會向我求救…

難道是借錢?

腦子裏剛冒出這個念頭,電話裏就又傳來了聲音。

“是我啊白素,趙天明,你快來救救我…!”

聽到趙天明三個字我楞了下,但很快心裏就冒出了火,這傢伙上次剛罵過我,一段時間沒來糾纏我以後還以爲他想通了,沒想到還給我打電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