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十分不屑,靠!但凡國腳或者有點名氣的球員,基本上都過了,即便有落馬的,補測也會順利通過。這體測根本就是徹透徹尾的“走過場”。三從一大練給誰看?還不是成了足協的政績工程!

2021 年 2 月 2 日

怨歸怨,改變不了就只能服從。也許是因爲丫頭的鼓勵和祝福,我的測試出奇的順利。雖然中途有一次犯規被警告,但最終還是有驚無險。老大就沒那麼幸運,他在第四十個折返跑的時候就兩犯被罰下。和他同樣悲慘的還有三人,他們都只能等一週後的補測了。

老大垂頭喪氣地走過來,我拍拍他的肩膀說,命運掌握在你自己手裏!多少困難都過來了,千萬不要在這裏摔倒!他點點頭,嘆了口氣!

因爲球隊有四人未能通過補測,所以俱樂部決定在這裏多停留一週,訓練重點由體能轉爲技戰術。我早就料到是這種結果,但一直不敢去想,又是一週!這對正在熱戀中的人來說無疑是個沉痛的打擊,按照“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理論,我還要再等二十一年才能見到丫頭!我欲哭無淚!

電話裏告訴她這個噩耗的時候,丫頭只是笑笑說:“一週嘛!很快就過去了!”我只能無奈。

接下來的兩天沒有了高強度的體能訓練,除了要參加補測的隊員外,其他人只是進行簡單的有球訓練和定位球進攻演習。對於我來說,嚴格的體能訓練還能讓我白天用汗水沖淡相思,但現在,放鬆下來以後,無盡的相思就像巨石一樣壓迫而來讓我難以喘息。


第三天的一早,我像往常一樣懶洋洋地出現在訓練場上,海南的天氣讓我這個北方人每天都昏昏欲睡。老丁把我們集合起來,剛剛佈置完訓練內容,就見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了距離訓練場二三十米遠的地方。

無精打采的我一直盯着那輛車,幻想着什麼時候能掙到100萬就去買輛寶馬,每天載着許願去海邊兜風。這時候,那輛奧迪的車門打開,從裏面走出一個高大的男人。我靠!有沒有搞錯?竟然是許諾!我心裏一陣激動,此時看到他就像看見親人一樣倍感親切。

老丁講完話後安排我們慢跑熱身,我和他打了個招呼就一溜小跑來到許諾身邊。

“怎麼跑海南來了?”我笑着問。

“來辦點事,”他還是一幅沉穩儒雅的樣子,如果不知道,誰也不會把他和球員聯繫在一起。

“別告訴我這車也是你的,”我指了指那輛奧迪。

“我們公司海南辦事處的,”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說,“這次來是要送你一個禮物。”

我不解:“送我禮物?”

許諾點點頭,“就在後排的座位上,自己去看吧。”

哈哈,一定是許願讓她哥哥捎給我的禮物。我走過去,打開後排的車門,……當我看到那所謂的“禮物”時,我感覺整個人都被幸福填滿了,“驚喜交加”“驚喜欲狂”……我找不到任何一個詞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美麗的許願正坐在車裏,笑吟吟地看着我說:“球星先生,請籤個名吧~”

她把手遞給我,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讓我牽她的手。

“我……我這不是在做夢吧?”我看着她問。

不是做夢!決不是做夢!因爲她那白皙柔嫩的小手已經被我握在手裏。她走出車子,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配上一雙白色的涼鞋,看上去就像一個天使。

我萬分激動,不顧許諾就在旁邊,一把把她擁在懷裏。這是我第一次把她抱在懷裏,第一次如此真切地將這個我日思夜想的女孩兒擁在懷裏。

“好了,”她輕輕地掙脫我,面現緋紅。

這時許諾走過來,笑着說:“禮物已經送到,我這個郵差也完成了任務。”

我和丫頭相視而笑。

許諾看看錶說:“我還要去辦點事情,我妹妹可就交給你了。”

我連連點頭。待他走後,我興奮地問個不停,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想我了?她淘氣地說:“會麼?我會想你纔怪,這次是因爲我哥哥來海南辦事情,正好我又沒來過海南,所以就跟着來了唄。明天下午就坐飛機回去。”

“啊?”我有些失望,隨即堅決地說,“那我去找老丁請假,今天好好陪你玩一天。”

老丁爽快地準了我的假後,我領着許願在所有人豔羨的目光中走出了俱樂部。


我們的訓練場地在郊區,距離我們這裏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遊樂園,雖說其規模和設施讓我比較失望,但還是興致勃勃地拉着許願登纜車上“賊船”,玩得不亦樂乎。這是許願頭一回進這種遊樂園,基本上所有的項目都是驚險刺激的,她說從小他的爸爸媽媽就認爲這東西不安全,所以一直不准他們兄妹踏入遊樂場半步。這也間接造成了許願強烈的好奇心,所以這次只要是我敢上的,她都捨命相陪。

“太空飛行”是我們玩的第一個遊戲,丫頭坐在我前面,俯衝的時候她嚇得尖叫,我就用胳膊從後面抱住她。下來的時候她心有餘悸地說,當時什麼感覺都沒有了,只是感覺那兩條扶持她的手臂就是她唯一的保護。

和過山車比起來,太空飛行就成了小兒科,坐過山車的時候真是有“九死一生”的感覺,許願握着我的手不停的大叫,衝上天的那一刻,我都覺得生死已經不由自己掌控了,而是完全寄託在機械的性能上。

最厲害的還要算“賊船”,悠起來的時候已經驚心動魄,從浪峯一下子跌到浪谷,更是覺得五臟六腑都擠在了嗓子眼兒,如同過山車的俯衝,而且反覆不停。我緊緊握住丫頭的手,我們一起尖聲大喊。後來我用一隻手用力抱住她,她抓住座位的扶手,完全依靠在我的身上,“賊船”一次次將我們拋到高空,又一次次讓我們俯衝下來,雖然我有嚴重的恐高症,但懷中抱着許願,我竟希望這“賊船”永遠也不要停下來…… 人在幸福時,時間總是很快就過去。折騰了一天,許願的氣色明顯有點差。這也難怪,一個乖乖女長這麼大還從沒經歷過那麼多驚險刺激的遊戲,今天總算都補上了。

晚餐簡單吃了點海南當地的特色,但都因爲口味不服而難以下嚥。轉眼到了分別的時候,我們都有些依依不捨,尤其是我,一直死磨硬泡,就是不肯放她走。

我說,要不然你今晚再陪我一晚,我們去找個酒店住下,你放心,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就只想和你在一起。

許願小臉微紅,低着頭說,不行,我要去我哥哥那裏,你乖乖地聽話,再過幾天不就可以見面了麼?

我見陰謀沒有得逞,於是又繼續耍賴道,那你親我一下,不然說什麼也不放你走!

她故意板着臉說,別忘了,你還在試用期。

我馬上接着她的話說,既然是試用期,那各部分性能都應該檢驗一下,對吧?

她用小拳頭捶了一下我的胳膊,嗔道,你怎麼這麼壞!

看着她嬌美無限的容顏,我情不自禁地抓住她的玉臂,把她輕輕擁在懷裏。“層兒,感謝上天把你賜給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願意付出我的所有。”

她順從地依偎着我,任由我撫着她的長髮。


海南的夜總是那麼溫和愜意,我們就這麼輕輕相擁。我嗅着她的髮香,感受着這習習的海風,陶醉在這迷人的月色下。良久,我擡頭望着當空的明月,心裏暗暗祈禱:月下老人,如果你能看到我們,請千萬用紅線把我們緊緊拴在一起,永不分離……

第二天因爲我們有訓練任務,所以我沒去機場送她。沒有她在身邊,心裏總是感覺空落落的。許諾也和丫頭一起離開了,最近感覺他一直在籌劃什麼,很神祕的感覺,也許他還是在爲那個中國足球復興計劃四處奔波。

因爲有了愛情的滋潤,我覺得一切似乎都很順利,連續兩天的訓練賽上都有驚世駭俗的世界波破門,引得大家一片叫好。YOYO補測的前一天,老嚴和其他俱樂部領導也趕來助陣,名義上是來助威,實則藉機到海南旅遊,因爲每個領導基本上都拖家帶口,一幅度假的裝扮。李文娜也來了,但老嚴帶了太太,所以她也就不便陪在老嚴身邊。

這天訓練結束,我興高采烈地和隊友們往基地宿舍走,心想後天就能回家見到許願了,據說我們的皮皮現在和妞妞也正在熱戀中,丫頭每天晚飯後都帶着皮皮去和妞妞約會。我美滋滋地想着以後每天也能陪在許願身邊,去散步、去約會……

“蘇航,”有人打斷了我的遐想。

我轉身看到李文娜正朝我走過來,“李祕書,找我?”在衆人面前爲了避嫌,我只好這麼迴應她。大家沒有在意,繼續向前走去。

李文娜說,陪我走走?

我點頭答應。

她最近像是有什麼喜事,總是顯得很開心,這在以前是難得一見的。

我們走在海邊,兩天前還在這裏和許願月下相擁,如今觸景生情,更讓我加倍地思念她。

“怎麼了?”李文娜像是看出我有心事,關心地問道。

我看着眼前這個女人,很奇怪,對於感情上的事,我沒和田野說過,更沒和老大說過,甚至對肖雪都很少說起過,但我卻能和這個以前被我視爲肉體夥伴的女人講,講我的感情,講我的許願。

聽完我的敘述,聽完我近乎陶醉的敘述,她幽怨地說:“從沒見你對哪個女人這樣動情過。”

我堅定地說,我愛她,是刻骨銘心的那種感覺,如果能和她在一起,我不惜放棄我的所有。

她微微地點點頭:“如果你愛上的是別的女人,我想我沒那麼容易放棄,但是許願,我不得不認輸,因爲她實在是太完美了,如果我是男人,也一定會喜歡她的。”

我笑了笑,自己的女朋友有人誇讚,當然很開心,我問她:“你呢?有什麼打算?”

她用手順了順頭髮,看着大海說:“我就要辭職了,回家陪着我爸我媽,出來這麼久,也該回去了,”沉默了片刻,她像是很有感觸地說:“在外面呆久了才知道,哪裏都不如家裏好,這個世界上最疼愛自己的,永遠是自己的爸爸媽媽。”

這個時候我又想起了一個人,那個球迷協會的會長熊熠,他年輕有爲,才華橫溢,而且很喜歡李文娜,如果他們能在一起,也確實是一樁美事,於是勸道:“那個熊會長其實人不錯,學歷高,長得也帥氣,你不妨考慮考慮。”

李文娜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着我說:“你不要我,我和誰結婚都無所謂,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馬上接受他的求婚。”

我趕緊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讓你開始一種新的生活。”

“是麼?那很簡單,你跟我結婚就行了,你做得到麼?”

我無語。

又是沉默了良久,她轉過頭來深情地看着我說:“蘇航,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愛上你,也許愛情本來就沒什麼理由。雖然你並不愛我,但我還是很高興老天讓我認識了你,讓我有你這個可愛可恨可想可怨的人。現在……我只有一個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應你。”

“最後吻我一次。”

……

一個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感慨萬分。我承認自己是一個很容易被感動的男人,也是個不會拒絕女人的男人。剛剛李文娜的深情自白,讓我愈發覺得虧欠了她太多。剛剛那種情形下,我差一點就要吻上她炙熱的脣,但好在最後關頭,我想起了許願,想起了答應過她的事。那一刻,我果斷地拒絕了她,既然我不能給她幸福,就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藕斷絲連。其他的債都可以還,唯獨感情的債,還不了。

第二天的YOYO補測,我們並沒有入場,老大等需要補測的隊員依次從側門進去,只有這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失敗,那意味着他們將無法獲得新賽季的上崗證。老大進去的時候面色凝重,我勸他放寬心,一個人不可能老走背運,該到轉運的時候了。

結果一個多小時後,他們一臉輕鬆地走出來。老大對我們說,這補測跟上次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要求和監考力度鬆了很多,只要不是自己中途放棄,基本上都可以順利通過。我和老大擊掌相慶,老丁當場宣佈,今天不再另安排訓練內容,全隊自由活動一天,晚上8點之前必須歸隊。我們拍掌叫好。

隊友們都在商量着去哪裏玩,老大也準備去給快要出世的孩子買個吉祥物,我一個人來到海灘,靜靜地看着潮起潮落,看着海鳥在海天交匯處自由地翱翔,每當這時候我就覺得自己好渺小,浩瀚的天地間,我就像一顆卑微的塵埃,飄蕩在這鉛華的都市裏。

明天就要回去了,就要見到我心愛的許願丫頭,真希望快點結束這無聊的球員生涯,結束每天都要面對的人情冷暖。到那時,我一定要帶丫頭遊遍天下美景,享盡天下美食,遠離都市的喧囂和浮華。

爲期兩週的海南集訓,就這樣結束了。在登上飛機的那一刻,我的心已經提前飛到了許願身邊,再過幾個小時,我就又能見到美麗的丫頭了,心裏美滋滋地想着,我閉上了眼睛。

…… 最近這段日子簡直可以用春風得意來形容,身邊有美麗的許願相伴,感覺每天都像活在夢裏一樣;在球隊,因爲後臺的關係和自己的表現,也漸漸在主力陣容中站穩了腳跟。愛情事業雙豐收的我,此時感覺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美好的,也許這就是戀愛的力量吧。

不過並非所有的事情都是完美的,自我從海南迴來後,許願每天一大早就拉我出去跑步,這對我的生物鐘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最殘忍的是週末都不例外,讓我這種喜歡賴牀的懶蟲叫苦不迭。

我曾經多次抗議,但許願振振有詞地說,生命在於運動。我說我的工作就是運動,用不着早起去跑步。這時她就會像老師教育學生一樣一本正經地說,一天之計在於晨,晨練和你在球隊運動的效果是不一樣的。晨練的功能在於提高中樞神經系統的機能水平,使神經細胞獲得更充足的氧氣,使頭腦清醒思想敏捷,能夠改善骨骼的營養狀況,提高呼吸系統的能力和改善循環系統的功能……

每當這時,我就立即打斷她,好好好,我去!

一個週六的早上,我照例領着皮皮和許願去晨跑,這天的天氣不錯,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我們慢跑到海邊,海風陣陣,帶來清新的氣息。許願看着我嫣然笑道,真想下去游泳。

我的第一反應是:哇!太好了,你去游泳,那我豈不是就能看見……我頓時有點想冒鼻血的感覺;但轉念一想,在公共場合游泳那豈不是別人也看見了?於是趕緊勸道,這種地方不乾淨,你要實在想遊,可以到我家的浴缸裏去,你要是不介意,咱倆一起遊也行!

她掐了我一下,嗔道:“你這壞蛋!”

我還在繼續說着:“估計我家那浴缸遊不起來,我們在裏面漂浮還是沒問題的,我在下面你在上面。”

“討厭!”她羞紅着臉開始追打我。

我一邊躲閃一邊說:“你要是不願意,那就你在下面我在上面。”

我們正在嬉鬧,皮皮像是看見了什麼,拔腿奔向石階的方向,我們停下來往那邊瞅了瞅,原來是徐嬸領了妞妞正往這邊走,現在距離我們起碼還有五六十米。皮皮這傢伙真是見色忘主,丟下我們就奔了過去。許願也很喜歡妞妞,要我和她一起過去。我說我在這裏休息一下,等會去找你。

許願走後,我饒有興趣地看着旁邊一幫小孩子在玩顛球,雖然他們年紀尚小,基本上顛幾下就失敗,但那架勢絲毫不遜於職業球員,每個動作都做的有板有眼。

這時,一個小朋友不小心把球碰到了腳尖上,那足球就軲轆軲轆滾到我的腳邊,我乘興順勢一挑,顛了起來。那羣孩子圍過來給我加油,有的開始給我數數,“12”“13”……“178”“179”……

大學裏我曾經是顛球之王,此刻不過顛了二百多下就成了這羣孩子眼中的偶像,每次成功救險都能引得他們一片叫好聲。我很享受這角色,於是玩得更加帶勁。

也許是我太過於興奮,終於還是在快要達到300的時候失去了對球的控制。我遺憾地把球交給孩子們。

“小夥子踢得不錯嘛!”身後響起了一個老人的聲音。

我轉身看去,一個身着運動服的老人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呵呵,一般吧,”我笑着說。

老人看上去很慈祥,和藹地問,是球迷吧?

我點點頭,看他的樣子,絕對是個老球迷了,於是感嘆地說:“我是球迷,但不是中國足球的球迷。”

“哦?爲什麼?”他看上去有點不解的樣子。

我想了想說:“足球是運動,是競技,真正的球迷不會在乎球隊的成績,他們在乎的是球隊能不能踢出自己的風格,能不能表現出在逆境中永不言棄的精神。在目前中國足球體制下,球迷看不到他們想看的,假球黑哨到處都是,地下賭球盛行,整個聯賽烏煙瘴氣,看看最近的球場上座率就知道了,還有多少球迷會跑到現場去看球?寥寥無幾!”

一口氣說了那麼多,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對他說這些。

那老人面色沉重地說:“中國足球是到了要改革的時候了。”

我笑笑說:“好在還有國外聯賽可以看,英超、西甲、意甲,那裏纔是真正的足球。”

那老人拍着我的肩膀慈祥地笑了,“小夥子,你很有見解,不過中國的聯賽再怎麼糟糕,也是咱們自己的聯賽,聯賽裏出現的問題遲早要解決的。”

他說完後和我告別,繼續向前面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那羣玩球的孩子們,我突然覺得中國足球並不是那麼面目可憎,還是有很多人在爲中國足球做着這樣那樣的努力,還是有很多人對中國足球抱有信心和希望。想到這裏,我擡頭看了看藍藍的天白白的雲,一種“爲中國之崛起而踢球”的豪情壯志油然而生,並讓我熱血沸騰,此時此刻我甚至有一點點理解許諾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