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剛把收魂袋塞進兜裏,突然一言大師給我的那串黑色佛珠又散出一股涼氣,凍的我一哆嗦。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洪胖子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驚疑出聲:“鎮魂珠?看來,師傅是真的已經完全放棄你了。”?…?? 第3948章

三界和藍傲天兩人身上的氣息,終於不再隱藏,兩人氣息一釋放出來,血卅都驚呆了!

「主人,他們的實力……」血卅震驚道。

「平時不需要,就讓他們藏起來了!」懶,不想幹活,煩躁淡淡的說道。

血卅聞言無話可說,一直他還以為自己最強,如果主人沒有火焰,完全不是自己對手,現在終於明白自己錯的多離譜了,就算是沒有火焰,他也打不過對方啊!

到這一刻,血卅心裡那一定點的不滿,終於徹底消除了!

這時,忽然間聽到幾聲慘叫,血卅一看,其中一隻白虎,直接被三界踩在腳底下,怎麼都站不起來!

藍傲天雖然沒有三界那麼輕鬆,但是也處於上風!

「三界,速戰速決!」墨九狸看著三界說道。

獨愛玻璃鞋 三界聞言,直接把腳下的白虎打暈,然後又幫藍傲天把另一隻白虎打的起不來,昏死在地上!

「主人,不殺它們啊?」三界回到墨九狸身邊問道。

「留著有用,把這丹藥給它們吃了!」墨九狸拿出兩顆丹藥遞給三界道。

三界走過去把丹藥塞到兩隻白虎的嘴裡,然後墨九狸走過去,直接把兩隻白虎契約了!

血卅看到兩隻白虎也被墨九狸契約了,心裡頓時平衡了!

看起來自己還是比較幸運的,雖然當時被氣的不輕,但是起碼沒挨揍啊!

其餘兩隻血莽也是無比的慶幸!

墨九狸看了眼天色,距離天黑也沒多少時間了,乾脆原地休息好了!

等到兩隻白虎醒來,發現墨九狸幾人坐在那裡聊天,先是微微一愣,接著察覺到自己被人契約了,順著契約關係,發現契約它們的是對面的哪個和尚!

兩隻白虎瞬間懵逼了,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對方輕易就契約了它們啊!

「你竟然敢契約我們?」其中一隻白虎看著墨九狸問道。

但是因為契約關係,語氣卻一點都不凶!

「為什麼不敢?」墨九狸笑著道。

「你知道我們白虎族在浮生森林的地位嗎?如果被我們的王知道你契約了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白虎說道。

「沒關係,大不了是多契約一隻虎王罷了!」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什麼?你還想契約虎王?你怎麼會?」兩隻白虎震驚的看著墨九狸道。

它們不明白墨九狸怎麼有如此可怕的想法啊!

要知道它們白虎一族的王實力可是最強的,相當於人族神王巔峰的實力好吧!

墨九狸察覺到兩隻白虎的想法,有些無語,剛才看起來三界和藍傲天都沒用全力啊!

「我有事要去白虎族,你們兩個是自己送上門的,所以就麻煩明天開始你們帶路吧!」墨九狸看著兩隻白虎說完,直接回到帳篷裡面去了!

只留下兩隻白虎傻傻的待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都市最強仙帝 三界和藍傲天是不會跟兩隻白虎解釋的!

不過,同樣是獸族的血卅很好心,在兩隻白虎詢問的時候,把自己的經歷也說了一遍。 洪胖子說話也老是神神叨叨的,讓我聽着有些毛,那老和尚放棄我什麼?一副好像他放棄了我,我就必死無疑的樣子,嚇唬我呢?

“洪所長,把話說清楚,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重生嬌妻有靈田 你是要幫着寂寞害我?”我忍不住問道。

他還是不願意正面回答我的話,笑着搖了搖頭:“有些事

,不知道,反而是最幸福的。與其在恐懼中掙扎,不如毫無知覺的逝去。”

我的心

瞬間更加惡劣,斜了他一眼:“別以爲我讀書少,你就可以罵我。你是想說,我這種無知的人沒心沒肺是吧?”

尼瑪,我倒是覺得,與其讓我面對未知的恐懼,每天提心吊膽,還不如讓我知道個明明白白,就算死了也能瞑目。

這次洪胖子沒再吭聲,我就當他是默認了,死胖子還敢拐着彎的罵我。我跟蘇陽相視一眼,達成了共識,幹翻丫的!

但我們兩個剛準備動手,洪胖子就衝我們擺了擺手:“別輕舉妄動,在這裏暫停一會吧。小師弟,此時應該跟你的家人,相處的很愉快。”

這死胖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我很着急,可是卻驚恐的現自己越往前跑,似乎距離他越遠。而且,跑起來之後,想停都停不下來。

“漢子,不對啊,跑了這麼久怎麼感覺離他更遠了?”蘇陽的話讓我心中一沉。

洪胖子也是個厲害的人物,聽秦晴的意思,他好像比王叔更給力。我在王叔面前,就是個渣渣,更別說是跟洪胖子作對。

硬抗是行不通的,我選擇用比較委婉的方法來跟他溝通,動之以

,曉之以理,希望它能放了我,讓我趕緊去二姑家。但這死胖子根本就說不通!

我也試着用一言那個老和尚傳授給我的六字明王咒,依然沒有任何用處,六字明王咒似乎只對鬼物有效果。

“快放了我們,你這個死胖子,你師弟就是個瘋子,難道你要助紂爲虐?我告訴你,我爸媽要是出了什麼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還有你們金頂寺這羣和尚!”我實在忍不住了,破口大罵。

蘇陽也不甘示弱,跟着我一塊罵,但洪胖子的心理素質太特麼好了,不管我倆如何毒舌,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洪胖子這就是所謂的四大皆空了吧?他不會同

,也不會因爲捱罵而有任何

緒波動,就特麼是個木魚腦袋。

最後等我罵的嗓子都幹了,他纔不緊不慢的甩過來一句:“放心吧,你父母不會有事的。看着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走吧。”

說完,洪胖子飄然而去,對一個目測兩百多斤的胖子用“飄然而去”一詞,並不是我故意黑他。他真的是個很敏捷的胖子,騎上我倆的摩托車,看起來確實像是浮在空中快飄走的。

等他完全消失在我和蘇陽的視線中之後,我倆才重獲自由,幾乎同時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連多說一句廢話的力氣都沒有。

休息了好一會,總算是有點緩過來,我再次咒罵:“死胖子,下次別讓我遇到他,不然分分鐘弄死他!”

蘇陽很不屑的瞥了我一眼:“省點力氣趕路吧,事實證明光靠罵是罵不贏他的。”

我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不過我能做的,也只有過過嘴癮,洪胖子可是比王叔還要厲害的猛人,我能拿他怎麼樣?

想到這,我又開始惆悵,洪胖子好像

忌憚寂寞,那說明寂寞比他更厲害。說實在的,我就算是站在寂寞面前,他想做什麼,我恐怕也攔不住。

這時我想起了孟老,他是個貨真價實的高人,感覺應該是跟一言老和尚一個等級的。真後悔沒能從他手裏學到真本事,不然我也不會這麼無助。

之前孟老告訴我,等我從家裏回到海城市的時候,會有更危險的事

等着我,如果我成功,會變成比他還厲害的人物。但是失敗,就會萬劫不復,這是我的宿命,無法躲避。

在回家前,我幾乎都被這個

影所籠罩,覺得家是溫馨的港灣,簡直不想再離開。但結果呢?沒想到這生活了那麼多年的大涼山,竟然也處處充滿危機。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回到海城市。說不定曾經那個每天讓我提心吊膽的

影,所謂的宿命,只是個笑話,因爲我可能沒有機會再回去。

不過我保證,如果我有機會回到海城市,而且能夠活着回來,我特麼一定要完成女鬼任冰華的遺願,一把火燒了金頂寺!

到了中午,我倆才狼狽的趕到了二姑所在的鎮子。還沒走到二姑家門口,就聽到了房間裏傳來陣陣笑聲,有我爸媽的,有我二姑和姑父的,有我小表弟的,還有“我”的!

蘇陽對我的笑聲也非常熟悉,很難以置信的看着我:“你告訴我那個人是假的,我真有點不敢相信。因爲你們倆真的太像了,除了腦子裏裝的東西,不管是外表還是聲音,都簡直一模一樣。”

“你丫的還有臉說,連自己兄弟都分不清,瞎嘚瑟什麼啊。”我半開玩笑似的說道,但是我笑不出來。

莫名的心酸,我的好兄弟和父母竟然都辨別不出來寂寞僞裝成的我,或許我當初離開家鄉,就是個錯誤的選擇吧。如果我們能夠朝夕相處,他們對我的印象絕對不會只停留在表面。那樣的話,就算是一個小小的細節,一個不經意的舉動,他們都可能會察覺到不對勁。

我沒有怪他們的意思,因爲離開家這幾年,我們都各自過着不同的生活。要不是這次回來,我甚至不知道老爸喜歡上用手機下象棋,老媽也開始在家自學廣場舞,蘇陽和亞楠的口頭禪,都已經變了。

有句話叫近鄉

更怯,我覺得

適合我現在的心

。拼了命的跑到這裏,我卻現自己不敢進去,只能躲在暗處,透過窗戶窺視裏面的

況。

我看到一大家子人圍坐在一起吃飯,寂寞很貼心的給我爸媽夾菜,詢問我二姑和姑父最近

體怎麼樣,還用哥哥的口吻教育我的小表弟要聽爸爸媽媽的話。

某個瞬間,我甚至覺得寂寞比我更適合這個家庭,因爲平時的我根本不會想到給爸媽夾菜吃,往年來到二姑家,就知道自己玩手機,討厭弟弟在我旁邊看電視吵我。

“漢子,上不上?”蘇陽在我

旁小聲的問道。

我也猶豫了很久,最終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接下來的生活會怎麼樣,也不知道自己突然什麼時候就遇到危險,再也不會回來。如果寂寞能給我的親人帶來片刻的快樂,我沒理由去突然破壞他們的心

,給他們帶來恐慌。

突然,寂寞扭過頭看了我一眼,我能感受到他確實是在看我,嘴角還掛着得意的笑容。這一刻我十分憤怒,他是要奪走我的一切?

他可能是算準了我不敢衝進去,拿出一款跟我一樣的手機,給全家人拍了張合照,每個人的臉上都掛着幸福的笑容。

“靠,這丫有病吧,裝別人裝上癮了?”看到這一幕,蘇陽都有些按耐不住。

正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接了個電話,說話的聲音很大,我在外面都能聽的很清楚。

“喂?好,我一會就過去!”寂寞如是說道。

掛了電話之後,他又很大聲的跟我爸媽告別,說是朋友找他,他必須得過去。我不

皺起了眉頭,朋友找他?他還有朋友?還是說,是我的朋友?

讓我沒想到的是,等他走出了二姑家之後,竟然徑直向我走了過來,我和蘇陽都有些緊張。

“羅漢,都看到了吧?你的父母,親人,都對我很滿意。”寂寞笑道。

我強忍住內心的憤怒,壓低聲音,質問道:“寂寞,你到底想做什麼?如果你敢對他們不利,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他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不會放過我?羅漢,你沒有資格。你哪一點能勝了我?就連做你父母的兒子,我都比你更稱職。”

我愣了愣,無言以對,深吸了一口氣,央求道:“別太大聲,我怕他們聽見。我不想給他們帶來恐慌和擔心。”

我是有些投鼠忌器,但脾氣一向火爆的蘇陽可沉不住氣了,大吼道:“漢子,還想那麼多有的沒的幹什麼?直接弄死他,靠,敢動我兄弟,活的不耐煩了!”

蘇陽話音沒落,就朝着寂寞衝了過去,手裏還拎着一根不知道從哪撿的木棍。等我反應過來,去攔他的時候,已經晚了。

寂寞輕輕一揮手,蘇陽手中胳膊粗細的木棍瞬間斷成了兩截,接下來蘇陽似乎動作緩慢了很多,很輕易的就被扼住了咽喉。

“蘇陽,咱們兩個是好兄弟啊?你怎麼會衝我下手?”寂寞怪笑道。

蘇陽就是個屬驢的,脾氣上來了,非死犟到底,被抓住了脖子,還很艱難的吐出幾個字:“混蛋……別……別動我兄弟!”

寂寞臉上掛着的微笑,看起來依然風輕雲淡,扭過頭問我:“羅漢,你猜,我會不會把你的兄弟和親人一個個親手殺死在你面前?” 第3949章

兩隻白虎聽完,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看著很弱的幾個人族,竟然如此的強悍!

但是現在它們被對方契約,也不能反抗了!

只能按照對方說的,把他們帶去白虎族,到時自己才能得救,想到這裡,兩隻白虎也就安靜了下來!

因為有兩隻白虎保駕護航,墨九狸等人在內圍比在中圍還順利,凡是想找墨九狸幾人麻煩的,看到兩隻威風不已的白虎,瞬間就慫了!

因此,騎在其中一隻白虎身上的墨九狸,乾脆修鍊了起來,交代了三界晚上休息,白天趕路,墨九狸就在白虎背上修鍊了!

被墨九狸騎著的白虎,心裡不甘願,卻不敢放肆!

先不說墨九狸現在是自己的臨時主人,而且讓它鬱悶的是,墨九狸身上的氣息,竟然讓它十分喜愛,不自覺的想親近墨九狸,離墨九狸近一點!

反應過來又十分鄙視自己,可是又經常控制不住自己,似乎靠近墨九狸是一種本能似的!

想了想白虎覺得可能因為墨九狸是自己主人,才會這樣的,對,一定是這樣的!

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也就安心的任由墨九狸騎著自己了!

半月後的一天晚上

墨九狸等人原地休息的時候,一直白天負責給墨九狸當坐騎的白虎忽然間來到墨九狸身邊道:「主人,前面有靈寶出世了,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啊?」

「恩?靈寶?你怎麼知道?」墨九狸聞言看著對方詫異的問道。

「我有一個天賦就是尋寶,雖然不是特別靈驗,但是距離近的時候還是很準的……」白虎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這隻白虎竟然還是變異的,所以有一項尋寶的天賦,雖然不是那麼厲害,但是如果寶物距離它很近,還是能夠感應到的!

「既然如此,我們去看看吧……」墨九狸說道。

於是墨九狸幾人跟隨著白虎,往左側走去,休息的時候墨九狸把血卅的臨時契約解除了,放血卅離開了!

血卅臨走的時候還有些不舍,墨九狸還給了血卅一些適合獸族服用的丹藥,血卅知道自己的實力進入內圍幫不到墨九狸什麼,只能不舍的離開!

兩隻白虎看到墨九狸真的放了血卅,看墨九狸也就順眼了一些,它們覺得到了白虎族,如果王想殺了這幾個人的話,它們或許能夠幫他們說上幾句話!

畢竟,這一路上墨九狸除了讓它們帶路,並沒有欺負它們,而且還讓它們吃到了最美味的烤肉!

墨九狸沒理會兩隻白虎的想法,本來她也不是來契約魔獸的,跟血卅和白虎臨時契約,都是因為方便讓它們帶路罷了!

現在墨九狸身邊雖然沒有什麼厲害的魔獸跟著了,但是墨九狸依舊不會輕易契約魔獸的!

「咦?奇怪,為什麼我在浮生森林生活這麼久,從來沒看到過這個地方啊?」這時,那隻變異的白虎詫異的說道。

「可能是我們太久沒來中圍了吧!」旁邊的白虎說道。 第3950章

「不是的,氣息都是陌生的,不信你感應下前方千米的氣息!」變異的白虎說道。

另外一隻白虎聞言仔細感應了前面的氣息,果然發現十分的陌生道:「真的是陌生氣息,難道是出現什麼寶藏了?」

「你們兩個說的陌生氣息是什麼意思?」藍傲天看著兩隻白虎問道。

「雖然這裡是浮生森林中圍,但是畢竟也是浮生森林啊,可能你們人族感應不到,但是作為我們常年住在浮生森林的獸族來說,不管是內圍,中圍還是外圍浮生森林內的氣息,我們太熟悉了……」

「但是,前面千米之外的那處地方的氣息,卻是陌生的,就好像是不屬於浮生森林一般……」變異白虎想了想解釋道。

「主人,我感覺有寶貝的地方就是前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氣息跟浮生森林不同……」變異保護看著墨九狸說道。

「過去看看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她的神識查看過,但是前面似乎有什麼阻擋了神識,看起來真的是有什麼才對!

三人兩白虎很快來到了氣息和浮生森林不同的地方,這才看清楚是什麼,竟然是一個漩渦,神識根本無法看清楚漩渦內到底有什麼,可是卻憑空出現了一個這樣的漩渦,真的是很奇怪!

兩隻白虎也是震驚不已,它們在浮生森林生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漩渦呢!

「主人,我感應到寶貝的地方,就是這裡!」變異白虎好半天回神,看著漩渦說道。

「藍城主,你和兩隻白虎留在外面,如果我和三界一個月還沒出來,你們兩個就保護他離開浮生森林!」墨九狸看著藍傲天和兩隻白虎說道。

「主子,我跟你們一起去!」藍傲天聞言說道,他不是貪生怕死的人。

「不用,南域城不能沒有城主,而且這裡是南域秘境,我相信在這裡有它們兩個保護你,你一定能夠有辦法突破實力的,再說我們也不一定會有危險,說不定很快就會出來了!」墨九狸看著藍傲天說道。

「好,我知道了!」藍傲天看著墨九狸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沒用,只好答應。

墨九狸看了眼兩隻白虎,想了想直接把它們兩個和自己的臨時契約,變成了和藍傲天的臨時契約,兩隻白虎都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發現自己的主人變成藍傲天了!

這讓兩隻白虎看著墨九狸的眼神,變得更加敬畏和恐懼了,它們也是活了很多年的白虎了,從未聽說有人族能夠如此輕鬆的契約它們啊!

哪怕是那些人族的馴獸師也不能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