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低嘯一聲,身周靈力迸發,靈墟內的星辰大地急旋,飛快的與冰霜一起締結成無數星辰冰魄碎片縈繞在身周,形成了一個足以裹住我身軀的星辰體,正是我剛剛領悟不久的必殺技——冰魄星辰衣!

2021 年 1 月 6 日

「蓬蓬蓬~~~」

連續三道雷錐瘋狂鑽在星辰衣上,雷電與星辰光華迸濺開來,冰魄星辰衣無愧於武王級必殺技的級別,防禦力超強,那種渾然敦厚感完全將雷勁排斥在外,而我則手握月刃,身形驟然一停,拔地而起,長劍凌空,劍勢排山倒海般的碾壓而去。

冰川如林!

「來得好!」

星隕宗掌門的鬍鬚與長發在寒風中狂舞,雙拳揚起,星空靈力急旋,轉眼便轟出數十拳,一拳拳力道狂猛,將我轟出的冰川意境一一擊碎,這老傢伙的實力實在是太兇殘了!

冰霜化為塵埃,我的身軀飛速從塵埃之中穿出,長劍閃電般落向了他的肩膀,一時間血色漩渦凝聚,渾然如山的氣勢暴動,再次祭出一個必殺技——冰魄星雲斬!

星隕宗掌門一凜,雙掌猛然張開,雷電肆虐,那璀璨的電光受到了指引,居然像是化為液體一般,湛藍色的液體形成了漩渦,迎面對著冰魄星雲斬祭出。

「轟~~~」

空間撕裂,大地顫抖,兩股雄渾力量碰撞在一起,彷彿天穹都在顫抖,一束束雷電與冰霜蔓延向大地,撕開一道道嚇人的鴻溝,這一片的大地居然都被撕裂開來了。

我目光堅定,月刃毫不猶豫的繼續碾壓而下!

「噗!」

終於,長劍穿透了雷電形成的澤海,狠狠鎮壓在星隕宗掌門的肩膀上,頓時碎滅之力亂竄,他的肩膀眼看就要血肉崩散而炸開!

「休想!」

他圓整著雙眼,咆哮著,肩膀之上飛起了一道道霞光,凝聚出一道道符文,居然是護體符文!

我心底一寒,星隕宗位於生命牆北方的外域之中,一向跟龍靈聯邦內地很少來往,他已經掌握了符文,恐怕跟雲族早就有來往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龍靈聯邦在外域的勢力似乎早就已經變了樣子了。 「你以為鎮得住嗎?」

我目光一寒,身體猛然迸發出一道凜冽徹寒的劍意,一柄巨劍衝天而起,宛若神明般的籠罩著我,正是水寒劍心的威力!

「噗~~~」

符文磨滅、血肉橫飛,在水寒劍心的強行催谷之下,一劍破碎掉了星隕宗掌門的肩膀,斬得血骨碎滅,一整條右臂就這麼從身體之上分離開了,甚至能夠看到橫飛的血肉之中有內臟光芒在閃爍,一縷縷符文光芒飛梭,瘋狂的保護著星隕宗掌門的臟腑。

「啊啊啊……」

他渾身染血,瘋狂慘嚎,身周的雷電意境越發狂暴了,連退數十步,雙眸血紅的看著我,道:「你……你竟敢把本掌門傷到如此地步?小子,今天星隕宗可滅,但你必須死!」

說著,他一聲咆哮,手掌中出現了一張血紅色的符籙,居然是符籙?那是不同於陣法的上古存在,並且這張符籙散發著恐怖的太古氣息,恐怕已經可以與神器媲美了,好一個星隕宗,出賣了節操之後卻換來了如此恐怖的寶物!

「這是暗族給你的?」我冷冷問道,一邊心中默念:「兵鑄山,給我回來!」

符籙出現了,我需要兵鑄山的幫助,否則有可能會被直接鎮殺在這裡,雖然說武王級冰魄星辰衣的防禦很強,但終究那是太古存在的符籙啊,一旦動用,可能我瞬間被斬殺也說不定。

星隕宗掌門臉色慘白,猙獰笑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你已經是要死的人了,哼,能讓本掌門耗費一張至寶符籙來殺你,你小子死得可不冤枉!」

遠處,一道虹光飛來,散發著殺伐之意,兵鑄山來了!

我不禁哈哈大笑,縱身後退,手掌張開,空中霞光萬丈,低吼道:「來啊,讓我看看叛徒出賣氣節換來的寶物到底有多厲害!」

「死!」

符籙力量爆發,血色的符籙表面忽然迸發出一道血色,化為一柄血色戰矛穿透空氣狠狠的轟向了我,好恐怖的氣息!

我張開手掌,空中百萬神兵聚集,形成了兵鑄山的至強一擊,迎面轟了過去,你有神器,我也有!

「轟~~~」

血色與霞光迸發,天空雷動,烏雲滾滾壓來,這瘋狂的戰鬥彷彿已經引動了某種神秘的天意一般,兩股力量誰也不服誰,就這麼在空中瘋狂碰撞,一寸寸的瓦解!

但符籙凝聚出的血色戰矛似乎後勁更加雄渾澎湃,而兵鑄山則不同,兵鑄山是自我煉化的神器,威力與使用者有關,顯然我的實力無法與寫下這道太古符籙的大能者相提並論,縱然有水寒劍心的鎮壓也必然不能久持,甚至兵鑄山還會被毀。

如果兵鑄山被毀了,這跟殺了我有什麼區別?它可是我的小寶貝啊……

想到這裡,猛然一收兵鑄山!

「轟!」

血色戰矛裂空而來,直接撞擊在冰魄星辰衣上,頓時霞光顫抖暴漲而起,渾身都有一種撕裂感,豪強橫的符籙,完全就不是冰魄星辰衣所能抵擋的嘛!

一瞬間,星辰衣開始破碎!

「逃命,必須逃命……」

我被嚇了一身汗,腳踏落葉,一層層符文波動蔓延,身後空氣化開,衍生出了一道金色巨壁,虛靈界出現了!

後退一步,我便已經在虛靈界之中。

「刷!」

血色戰矛橫空殺來,卻穿過了金色巨壁,它沒有能力進入虛靈界,只能在真實世界里無敵罷了。

「嗯?!」

星隕宗掌門渾身是血,猙獰無比,怒吼著催動符籙力量一次次的掃過虛空,怒吼道:「小東西,有種出來與本掌門一戰,你這樣四處逃竄算什麼本事!?」

身在虛靈界,我不禁暗笑,心道我躲進虛靈界不算本事,但你動用上古大能寫下的符籙來鎮殺我,這就算是本事了嗎?

「轟轟轟~~~」

符籙力量肆虐,血色戰矛橫衝直撞,將一座座山脈化為粉碎,這柄血色戰矛實在是太強了,轟然貫穿一座山體,帶著熔漿迸濺而出,橫掃叢林,將所有樹木與岩石盡數湮滅,彷彿煉獄來的死亡神兵一般,破壞力無窮無盡。

一盞茶的功夫,星隕宗掌門幾乎將這個區域完全變成修羅場了,手中掌握著符籙,而那符籙上的血色已經開始消退了,果然,一次性的消耗符籙就是這樣,力量一旦完全消退也就變成一張廢紙了。

「很好……很好……」

星隕宗掌門猙獰的眼神看向了星隕宗的方向,道:「我殺不了你,但是卻能靠符籙的力量鎮殺萬靈學院之人,等著瞧吧!」

他徑直衝向遠處。

好卑鄙!

不能繼續躲藏了,我一咬牙,行走在虛靈界之中,不顧右側無數鬼魂的索命怒號,長劍揚起,必殺技光芒爆發,筆直的轟向了他的後腦勺。

「咻!」

一縷劍芒穿透了虛靈界,打到真實世界去,而且是十分真實的攻擊效果,冰魄星雲斬的碎滅力量一瞬間就撕開了星隕宗掌門的護身罡氣,但他反應速度快得驚人,怒吼一聲扭頭便揚起符籙,頓時一柄血色戰矛橫空怒刺而來。

「噗……」

冰魄星雲斬斬開了他的後背,撕開一條長長的口子,深可見骨,而符籙所衍生的血色戰矛則撕裂了空間,在長空之上劃出一道驚人血痕,然而卻沒有能傷到我分毫,我從虛靈界發動攻勢已經滅殺他,但他的修為卻不足以從真實世界共計到身在虛靈界的我,這就是虛靈界這一符文術的恐怖之處,只要遇到的不是那種能參悟空間真解的真正高手,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顯然,星隕宗掌門的雷電規則修為極為深厚,又手握上古符籙,然而卻依然奈何不到我,無法洞察真實與死亡的奧妙,是無法將真實攻擊打入虛靈界的。

「嘭嘭嘭~~~」

一道道劍光閃爍,前後左右不斷受到攻擊,一時間星隕宗掌門就顯得更加狼狽了,瘋狂揮舞符籙攻擊,但卻徒勞無功,身周雷電閃爍,卻無法保住他的身軀,雷電罡氣雖然強,不過擋不住武王級必殺技的洞破,這就完全沒用了。

幾息之間,星隕宗掌門遍體鱗傷,一處處的傷口深可見骨,若不是有極為玄妙的符文術鎮守身軀恐怕早就被我的必殺技給碎滅掉了。

上古符籙上的血色光芒越來越淡,最終猛然消散開來,終於失效了!

「啊啊啊……老夫不甘心啊!」

他眼睛里流出血水,咬著牙,雷電滿身,道:「只要再給我星隕宗哪怕一個月時間,我們便可撤入大荒世界里,何必受這愚蠢的龍靈帝國節制,若是再給我一點點時間參悟,我怎會敗給你這小東西?」

「噗!」

一縷血液迸濺開來,水寒劍心光芒縈繞著月刃,而劍鋒已經透出了星隕宗掌門的後背,將其一劍穿心了。

「你連人類都可以背叛,還要那力量做什麼?」我輕輕道。

「老夫……老夫不甘心啊……」

他緩緩跪倒在地,身上的雷電光芒散盡,整個人頹然,頭髮幾乎瞬間就已經全白,蒼老到一個十分恐怖的程度,甚至就連身軀也緩緩的崩碎了,最終成為一堆灰燼。

「吱吱……」

空中藍色雷光閃爍,他終年修鍊雷電規則顯然是在強練,最終卻遭到了雷電的反噬,連一個全屍都留不下來了。

從他的灰燼之中找到了一枚空間戒指,至於裡面則是一些修鍊材料,還算是不錯,能賣點錢,收入囊中。

……

轉身,看向星隕宗的方向,大戰依舊在持續,遠方叢林里無數暗族軍隊蜂擁上山,這裡至少有一支完整的過萬人暗族軍團!

殺!

月刃光芒迸發,帶出連綿不絕的冰川如林劍意,將無數死亡生命絞殺成碎片,而就在我重新登上山門的時候,就看到堂姐步璇音將一名血巫的頭顱斬落下來,曦光指凌空迸發切斷那血巫的頭顱,餘威橫掃遠方叢林,十分恐怖駭人。

「小軒,快上來!」她大聲道。

「嗯!」

身周到處都是幽影級強大的死亡生命體,一道道戰斧、長矛、利劍光芒迸發,讓人防不勝防,若不是我催動了冰魄星辰衣恐怕已經受傷了。

一路殺進重圍,進入萬靈學院的陣地里,頓時一群靈導師、靈導士、高級教員都愣愣的看著我,目光中帶著驚色與佩服,風輕衣更是直接問道:「小師弟,聽說你和星隕宗掌門激戰,結果如何?」

「他被我斬殺了。」我輕描淡寫道。

頓時一群學生都驚呆了,能站在外圍抵擋暗族的大部分都是萬靈學院的天才級學生,這一屆的新生里就有幾個迅速突破地御境的天才,但顯然與我這種風起院的高手一比就黯然失色許多了。

看著潮水般的暗族軍團,我問:「姐,這座山脈已經被暗族完全包圍了,我們要死戰到底嗎?」

步璇音微微一笑:「不啊,為什麼要死戰到底,大家該休息的休息,該吃飯的吃飯,馬上發動反攻,這次我要把這一整個暗族軍團全部滅掉,否則我們萬靈學院那麼多人也走不掉。」

「嗯!」

第一女武神就是有氣魄,別人都在想著怎麼突圍的時候,她想著的卻是怎樣抹滅這一整支暗族軍團! 「轟~~~」

星隕宗內的青峰倒塌,驚天動地,位於青峰上的寶殿、藏書閣等都已經隨之一起化為粉末了,遠遠的,蘇顏、澹臺瑤、唐闕然護送著一群受傷的學生走了過來,宋騫、趙昊就在其中,此外還有一些洗鍊院和五大院的高手,但都受傷了。

「幾個長老,幹掉了?」我迎上前問道。

「幹掉了。」蘇顏眸波流轉,曲線起伏的曼妙軀體散發著十分強大的絕火劍心氣息,問道:「你那邊呢?星隕宗掌門實力很強,結果怎麼樣?」

「也幹掉了,不然我回不來。」

頓時,唐闕然和澹臺瑤都欣慰的笑了:「還一直在擔心你呢……」

這時宋騫扶著趙昊走了過來,宋騫的雙臂上有一道道劍意絞出的傷痕,趙昊傷勢更深,胸口有一處貫穿傷,幸好沒有傷到心臟,否則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兩人的眼神之中都不復往日里的放蕩不羈,劫後餘生的感覺籠罩著他們,一見到我頓時眼睛都紅了。

「軒哥……幸虧你們來了……」宋騫眼睛濕潤。

趙昊也眼睛紅紅的道:「老大……對不起,我們幾個沒用,拖累大家了。」

我上前一左一右抱住兩人,說:「既然是兄弟,自然要能為彼此拚命,如果被困在星隕宗的人是我,你們兩個也一定會拚命救我的,對不對?」

兩人一起點頭,眼睛濕潤。

「快點找個地方給他們療傷吧?」澹臺瑤道。

許多人都受傷了,而附近的一連片殿宇之中還有殘存的星隕宗門人,這一場大戰可謂是一場滅絕之戰,雙方不留餘地不留活口,一旦受傷者被偷襲就不太好了。

留下一批人守護傷者之後,風起院五人重新返回戰場,在山門處攻擊涌至山上的暗族軍隊。

……

午後,萬靈學院發動反攻,在堂姐步璇音的連續三次炎陽指橫掃山道之後,上千名萬靈學院高手如同潮水般的殺下山,一路橫掃,遠方的暗族軍隊終於開始意志動搖,就算是死物也會知道害怕,不少低級死亡生命都開始逃命了,一旦潰敗就完全潰敗。

一直到夕陽落山時,在三大武神的率領下,萬靈學院勢力追殺出上百里,將整個星隕宗的勢力範圍變成了死屍的海洋,直至天黑之後才收攏,隨後也不停留,帶著受傷者與戰死者的屍體連夜返回,誰也不願意在外域過夜,太兇險了。

深夜裡,星空暗淡,我將宋騫背在身上,一路隨著隊伍前行。

大家都很沉默,一場血戰之後,整個星隕宗固然是被我們滅了,就連星隕宗的底蘊寶藏都被萬靈學院洗劫一空,但我們也付出了不少代價,四十多人戰死,受傷的更是近千,不少重傷者都無法自己行走了,雖然戰果輝煌,滅掉了一整個暗族軍團外加一個星隕宗,然而大家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靈修世界平靜太久了,以至於大家忘記了戰爭的存在,而這一次,讓許多學生都意識到戰爭如此之近,而自己已經被完全捲入其中了。

「沙沙……」

大家步伐不慢,畢竟都是靈修者,明天一早就能抵達生命牆。

我和堂姐、石冼、羅賢、蘇顏、洛宛、洛言等人並肩而行,忽地,石冼說話了,打破了寧靜:「一個星隕宗就已經讓我們傷筋動骨了,這生命牆北方的宗門與山門不計其數,大小勢力共計數百個,星隕宗算是其中比較強的,就連星隕宗都被暗族收服了,其餘宗門也難說了。」

步璇音眸光平靜,說:「位於外域的宗門原本就跟靈修世界離心離德了,暗族的出現也只是一個誘因罷了。」

羅賢道:「看來,聖地的任務已經無法繼續執行,我們不能再派出學生前往外域執行那些護送、求證任務了。」

石冼點頭贊同:「戰火已經在外域蔓延,而且源頭就是隱藏在大荒世界邊緣的暗族和雲族,我們確實應該考慮一下如何區處了。」

步璇音蹙眉道:「希語就在生命牆處防禦,見到她之後再說吧!」

「嗯!」

晨光破曉,遠方,生命牆巍峨的矗立在原野之間,連綿不斷,看不到遠方生命牆的盡頭,而牆內的人已經收到了訊息,一列騎兵疾馳而出,舉著邊戍軍團的弓箭旗幟,最前方是一名身穿女武神斗篷的女子,正是蘇希語,她親自來迎接了。

「希語!」

「璇音,進城再說吧!」

「嗯。」

並肩入城,蘇希語的臉色十分難看,凝重無比,甚至都沒有和蘇顏說話,直至完全進入城中大道之後,蘇希語才說:「昨夜發生了許多事情,你先說說萬靈學院的這次行動怎麼樣了?」

步璇音道:「我們已經滅掉了叛變的星隕宗,此外,還滅掉了一整支暗族軍團,斬殺兩名血巫,但也付出不小代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