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慕容舞控制心頭翻湧的喜意,按照寶珠指引,率領一眾凶神惡煞,大雪中掠出松林,向著獵殺目標前進。

2021 年 1 月 18 日

危機悄悄靠近,蕭城一無所知。

… 「哥哥,好奇怪喏,這裡怎麼沒人呢?」丁丁在小村子中跑前跑后,各個院落逛游一通,帽子上落滿雪的跑回大樹下石凳上的蕭城身邊,彙報自己的發現。

「沒人?嗯,雖然破敗一點,但也能居住的,這有些浪費了。不管了,咱們找一個乾淨的房間,我要給棠棠治療」。

「她叫做棠棠啊,很好聽的名字,雖然不如丁丁好聽,但也算是不錯了……,哥哥,她不會說話嗎,還是有什麼病痛呢?嘴巴都合不攏,好可憐。」

說著話,丁丁使勁將郡主一直張著的嘴巴合攏,動作溫柔,害怕弄疼了大姐姐。南宮棠覺著,這孩子終於辦對了一件事,很感動鳥。

蕭城無聲苦笑,他能對丁丁解釋,自己為了避免噪音才封住了棠棠行動力和嗓子嗎?不能。這不太好,有損自身在丁丁心頭的光輝形象,所以,他絕不會說破的。

「哥哥,那邊有一座祭神祠,是大祭師們各村村長感應天神的地方,一般時候都不讓小孩和女人進去,這村子沒人,咱們去那裡吧,祭神祠夠大夠乾淨,也夠結實,不會塌」。丁丁指著村路盡頭處露出一個角的建築喊道。

「好,我們就去那裡」。

蕭城抱著郡主起身,按丁丁指引,沿著村路走到保持的比較完整的祭神祠前。

「丁丁,落雪村也有祭神祠嗎?」蕭城一邊打量眼前這類似外界寺廟的建築,一邊隨意問道。

「當然有,你還沒看到呢,等著回去了,你領我進去玩兒唄?娘親都不能進的,村長爺爺最小氣了,說女人進去會褻瀆天神,真不公平,小二哥和小桑哥都能進去,憑什麼丁丁就不能進去?哼」。丁丁很不滿的噘著小嘴。

蕭城理解丁丁為毛使勁慫恿自己進祭神祠了,這小丫頭做夢都想進祭神祠胡鬧吧?這下子有機會了,自家村落的不讓進,別的村的沒問題了,特別是這裡鬼影不見,她終於可以見識一下每個山村都有的祭神祠中有什麼了。

「對,丁丁說的對,村長就是個老封建,重男輕女,這思想要不得」。蕭城回應。

「就知道,哥哥最通情達理了,…不過,什麼是老封建,是天外世界的語言嗎?」丁丁不懂。

「老封建啊?就是對人不平等,抱著死理不放鬆的頑固分子。比如落雪村禿頂村長這樣的。男女應該平等,什麼叫做平等?權利一樣才叫做平等,男人可以進,女人不可以,這就是不平等,就是老封建思想。丁丁比男子都強,憑什麼不能有權利?女子可頂半邊天,大家誰也不比誰少一塊肉…」。蕭城在做思想教育。

「哦耶,我懂了,蕭城哥哥說的有理,回去我一定要進祭神祠看看,不讓我進,我就哭給爺爺看」。

「你還能更出息點嗎?」蕭城哭笑不得。

「其實,哥哥說的也不對,……對比起來,我確實比不上小二哥和小桑哥,他們真的比丁丁多一塊肉,就是用來噓噓的雀雀……,丁丁沒有雀雀,這點,哥哥說的不對。回去后,我讓小二哥脫了褲子給你看……,咦,不對,哥哥也是男的,是不是也有雀雀呢,也比丁丁多塊肉吧……」?

丁丁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瞅向蕭城的腰間,琢磨著雀雀的問題。

聞言,蕭城霎間腳底打滑,差點一頭撞倒在地。

被他抱著的棠郡主直接笑噴了,但還是無聲狀態,憋得好辛苦。一輩子都沒有今日這般辛苦,憋住尖叫,又憋住大笑。她看熱鬧的盯著蕭城的臉,眼神清楚:傻了吧,這問題你怎麼回答?哈哈哈。

蕭城恨不鑽雪地中不出來,跟一個小丫頭談及這問題,好丟人。再說,郡主支楞耳朵聽的清楚呢,這不好回答。

不等蕭城回答,丁丁忽然自信的挺挺胸脯,很是自豪說道:「娘親跟我說過,等我長大了,就比小二哥他們強了,因為,會比他們多出一塊肉的……。就是這裡了,能長出一對肉包呢,這就比男的多了…,娘親說,丁丁以後也會有,可惜,現在木有啊…,只要有了,就比男的強了,娘親的可白可大了,摸起來可……」。

蕭城臉綠了。南宮棠若非不能動彈,一定彈起來衝進雪堆中不出來。

「我勒個去,這話能聽嗎?要是紫晴姐姐聽到,會是什麼反應?」蕭城反應極快的衝進了祭神祠,趕轉移話題的喊起來:「丁丁,快進來,這裡很好玩」。

「是嗎,是嗎,有什麼好玩的……?」丁丁立馬被吸引住了,忘記了男女間到底誰比誰肉更多的問題,一陣風的沖了進去。

蕭城這樣厚臉皮堪比城牆的傢伙都已經滿臉漲紅了,而郡主的身軀都熱起來了,有著傷口的俏臉上一片酡紅。

童言無忌,但這兩位不是『童』啊,一想到丁丁的那些話,郡主恨不堵住耳朵當鴕鳥。「我什麼也沒聽到,什麼好大好白之類的,我沒聽到…」。棠郡主心頭自我安慰。

「好大好白,能有多大多白……?哎呀,想什麼呢,不可褻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各路神仙急急如律令鎮壓心魔…」。蕭城腦門子一層汗,好不容易將胡思亂想驅逐出去。

「不能再想,這身體還是雛兒,五天門之前必須童身,不然,木天使輕身術會半途而廢,此時琢磨白又大的問題,會憋出內傷的」。

蕭城感覺心火被壓在心底深處了,不知何時就會爆發。他可不是不知『溫柔味道』的人,上輩子脂粉堆中打過滾,此時被刺激到了,想壓制挺不易的,男人好辛苦。


「哥哥騙我,這鬼地方一點都不好玩,一點都不好看……」。丁丁來回竄動,指著祭台上只剩下一半的不知名雕像吼起來,感覺一點都不好玩。

蕭城不理她,隨便找個乾淨房間,將其內木床打掃乾淨,將門關緊,示意丁丁在門外護法,要給棠棠療傷,不得打擾。丁丁憤憤不平的執行任務中,清靜許多,早就將先時那個白又大話題忘乾淨了。蕭城直喊僥倖。

… 將郡主擺床上,蕭城撓頭,盯著郡主眼眸說道:「我此時是醫師,你不要在意,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吧……」。

「你要幹什麼?」郡主心頭大駭。

下一刻,蕭城閉上了眼,憑著精神感應,一把將她胸口衣衫撕碎了,毫不猶豫的雙掌按在南宮棠因受傷而腫脹的胸脯上………,肌膚相貼的運轉氣功對接斷骨……。……

「我不活了…」。南宮棠羞的無地自容,但只能被迫接受,好在蕭城閉眼了,不然,她會更羞惱。

小半個時辰后,郡主的四肢和胸部骨傷都接好了,上好傷葯綁好繃帶,閉著眼處理郡主身上諸多傷口,重點是臉上的。蕭城忙的滿臉都是汗,有無奈,還有……,好刺激!

最後,給郡主穿上一套新衣服,解開了封印。

南宮棠傻愣愣躺在那,不言不動。

蕭城感覺,頭大了。

「喂,喂,你別這樣哈,我什麼都沒看到…,醫者父母心,不趕快動手,時間一長會有後遺症的,你不是那樣死板的腦筋吧?…我可是君子來著,什麼壞念頭都沒有。…對了,我可以確認了,你那裡,是真的,貨真價實!本來還有所懷疑的,此時等同驗貨了,真的很有成果,了不起」。

蕭城湊到郡主身邊落座,伸手摸摸郡主粉臉,說出這番話來。

「貨真價實你妹!……你憑什麼摸我?…我打死你!」郡主被這話氣的有反應了,驟然彈起來,拳腳交加眼淚齊流的暴打男子。

蕭城暗中嘆氣,只能閉眼挨揍唄。

時間一長,南宮棠氣力越來越小,蕭城心頭一狠,將亂撲騰的女子拉進懷中,拍著後背安撫道:「好了,好了,沒事了,都過去了,一切會更美好」。

南宮棠靜了下來,依偎在蕭城懷中沒了動靜。一動一靜轉換的極為自然。

對人類心理研究通透的蕭城暗中苦笑。「這可是惹到了,看來,沒個結果是不成的,不過,出去之後再說。

神跡大陸中有傀儡祖師這樣的高手,危險處處,皮囊再次進入緩衝期,蕭萌也沒有醒來跡象,自身實力不足以橫行無忌,小心為上,和郡主安全回歸之後,再琢磨收拾爛攤子吧。

估計,想娶郡主可不易,南宮贏那鬼心眼王爺安能看著郡主做小?但老子還有嫣然、田淼和法琉璃,怎能讓後來者居上,這是大矛盾。只有一個辦法能解決問題,那就是,龍象西廠能夠強大到世界忌憚的程度,只有這樣,我的身份足夠高,娶郡主做側室才合情合理。該死的封建社會,這麼多講究」。

蕭城人心不足的想著這問題,他忘了,前世可是一夫一妻制,此時可以三妻四妾,偷著樂去吧,還不知足?真是填不飽的虎狼胃口。男人都有這樣的劣根性,自古皆然,蕭城怎會例外?

「別傷心了,等咱們出去后,我會給你一個交代。誰讓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呢?…你不用多說,你要是對我無情,我就跟你姓。……不用狡辯,你怎麼不對別人這樣糾纏不饒呢,還裝?」

蕭城看著欲要急急分辨的郡主,狡猾的賤笑起來。

南宮棠大窘,女兒家小心思怎麼可以被這樣捅破,讓不讓人下台了?

「該死的混賬」。她一聲嬌罵,一口咬到蕭城肩膀上。


蕭城就感覺身體中被壓制的火氣,呼啦一下子就衝上來了,霎間,積累好久的火焰被郡主撩撥起來。美玉在懷,是個男子就忍不住,他忘記了一切,翻身將郡主撲倒,一張嘴就吻住了郡主的殷紅小嘴……,熟稔的動作就像是浪跡花叢無數年的大黃蜂。

南宮棠眼睛一下子睜大了,莫名的害怕,但蕭城手法嫻熟老道,漸漸的她被快感吞沒,眯著眼回應起來………。

兩人神魂顛倒不能自制,這就是俗話說的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數息時間,兩個人都成了不穿衣物狀態,兵臨城下,眼瞅著就要大功告成了。

當,當,當……!

劇烈的敲門聲,霎間將兩個陷身到迷醉境地中的人震醒,他倆宛似被雷霆劈中了。

「哥哥,姐姐,你們還好嗎?我聽到奇怪動靜,要不要進來幫忙喏?」丁丁拚命敲門,很怕裡面出問題。

先時聽到好奇怪的動靜,莫不是療傷很痛?可是,大姐姐的聲音中好像沒有多少痛苦,這是腫么回事?丁丁迷惑中。

南宮棠一下子睜開了不知何時閉上的大眼睛,死死盯著一臉赤紅的蕭城,感知到不妙處境,霎間驚聲尖叫。「啊啊,該死的,你給我下去!」一腳就將同樣驚愣的蕭城踹飛了。

「混賬,色︶狼」。郡主輕聲怒罵,用閃電速度將衣物套上,看著趴在地上死命將衣物往身上拉蓋的男子,不知說什麼好了。

「哎呦,好疼」。蕭城捂著被踢的肚子誇張的表演。

「才弄清楚自己幹了什麼好事,要不是丁丁關鍵時候敲門,此時白米煮成熟飯了。北境王那傢伙,對這方面可是老封建,女兒沒過門,絕不許出現敗壞門風之事,我這是油脂蒙了心了,怎麼不知不覺就越雷池了?

好險好險,對鳥,木天使輕身術五天門之前不能破身的,不然永遠無法大成,這是主修的身法,不容有失。丁丁,你真是我的小天使,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救世小蘿莉就是你,等著,我要作曲一首,報答你的恩情。

哎呀,郡主好敏感的身子………,回味悠長的說……」。

蕭城陷入亂七八糟跳脫胡想狀態中。

南宮棠先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將床上衣衫扔給他,催促道:「快…穿好」。語音都帶哭腔了。

「這要是被丁丁看見,再大嘴巴的詢問兩句,那還有自家活路嗎?能把人羞死」。南宮棠小臉成了西紅柿紅顏,方才的一幕幕流水般掠過心頭……。

「好羞人,我剛才,是不是出聲了?…那是我發出的聲音嗎?蕭城會不會覺著我不正經…?差一點婚前失……,這要是被父王和娘親知曉,我還怎麼做人……?蕭城,你個該千刀萬剮的混蛋,……嗚嗚,這次吃了絕頂大虧,被佔大便宜了,……嗚嗚…」。郡主欲哭無淚。

她年紀不大,但封建社會十二三歲嫁人的女子比比皆是,郡主怎會不懂男女間事?

王妃怕她吃虧,平時暗暗教導過不少這方面常識,就怕她出去胡鬧時被奸人所害,郡主對這方面屬於沒吃過豬肉見過豬跑狀態,當然,此時喝到豬肉湯了,差一點啃了豬腿吃掉豬下水,此時驚魂未定,暗中直喊僥倖。

「丁丁啊,姐姐方才傷口太疼了,此時沒事了,你不用敲門,一會我就和蕭城出去」。

郡主心頭天人交戰,口上趕忙應付熱心過度的小蘿莉,也從心底謝著丁丁。畢竟是高貴出身,不能婚前有此等行為,不然,會感覺自身不正的。丁丁果然是小天使。

蕭城也穿好了衣服,拚命運氣將沸騰的火焰壓制下去,心頭直喊『煉體太甚,這要玩火**了』。

「體能急速增長,帶來的副作用就是精力驚天,這樣一來,對異性有著急切需求,這不,一點小火苗差點引爆核彈,太危險了。要是在這鬼地方和郡主成了好事,對北境王夫婦都是不尊重行為。人家對我不錯,我可不能忘恩負義。壓制,拚命壓制才對,不能順口將冒著香氣的郡主吞了,那不地道」。

蕭城心中轉念,急急接著郡主的話喊道:「丁丁,我們沒事,不用擔心,馬上就好」。

「是嗎,是嗎?沒事就好,真嚇人,方才大姐姐的聲音好像很痛苦,丁丁也會接骨的,要是哥哥弄不好,我來弄就是」。

「什麼,丁丁,你會接骨?」

南宮棠霎間臉色煞白。蕭城已經穿好了,她也回復差不多了,急急下床,一把打開房門,丁丁就沖了進來。

「對諾,我可是治療大師,娘親教給丁丁很多療傷手法喏,村子中大人們受傷都是丁丁治療的,包治百病,呵呵呵」。


南宮棠要暈過去了,狠狠瞪了一臉驚愣的蕭城。要是早知道丁丁會這手,讓丁丁出手就是,方才之事就不會發生了,此時看到蕭城……,就好羞澀…。

南宮棠瞪了蕭城數眼,臉色抑制不住的再次變紅,垂下小腦袋,恨不將腦袋埋到胸脯間不出來了。

蕭城揉揉臉,過去一把抱起丁丁,吧唧!親了丁丁額頭一口,刮刮小丫頭鼻子,哈哈笑道:「丁丁,你就是哥哥的福星」。

「不要你親,你一點不香…,我要大姐姐抱,姐姐親」。丁丁覺著蕭城不如棠棠姐好聞,使勁撲騰。

棠棠趕忙將小丫頭抱過來,使勁親了丁丁臉頰一口。

丁丁很開心,忽然小鼻子翕動起來。「咦,姐姐嘴巴中怎麼有哥哥的氣息?不對頭喏,怎麼回事呢?」丁丁迷惑了,她的嗅覺靈敏的不像話。

南宮棠身軀一晃,一跤摔倒在木床上,一張臉熱的能煮熟雞蛋了。

沒刷牙漱口,可不,嘴巴里都是蕭城遺留口水的味道。

她一把將丁丁放到床上,玩命衝出祭神祠,弄來冰雪好一頓清理口腔,將棠棠和蕭城的口水都清理乾淨了。很狐疑的轉念:「怎麼沒有要吐的感覺?該死的,莫不是挺喜歡被蕭城親的?呸呸……,這是什麼鬼念頭?」郡主抓狂了,再度拚命吞雪,用雪水漱口。

「哥哥,大姐姐是不是受刺激了,好像,貌似……,神經不太正常…」。丁丁從大門邊探出小腦袋,好奇的瞅著外面發瘋吞雪的姐姐,很擔心。

聞言,在丁丁身後的蕭城無語凝噎,一副林妹妹憂愁狀。

… 「回家嘍!」

丁丁興高采烈喊著,左手拎著傀儡祖師屍首,右手拎著袖珍古矛,像是一個不安分的兔子,在小村子房屋上蹦來蹦去。

以她的能耐,上房揭瓦小事一樁,蕭城不用擔心她會掉下來。這孩子開心的要命,但蕭城更擔心紫晴姐姐,所以,幫郡主療傷之後,沒有點查傀儡祖師身上的好處,先回落雪村再說。

這就是蕭城和別人的不同之處,他首先考慮他人的感受,能讓大家方便,絕不只讓自己方便。

一般人,此時先做的是點查收穫,看看祖師身上有什麼好處。但蕭城一時片刻不願耽擱,先將丁丁安全送到紫姐懷中為重,可憐天下父母心,不知紫姐此時多擔心不見蹤影的女兒呢?蕭城感同身受,這不,急急趕路。

南宮棠大傷初愈,又發生諸多尷尬之事,其實,等於兩人確立了關係,這姑娘也就放開一些。蕭城說是要背著她趕路,她推脫幾聲也就應了。黑月法器變回原來的狀態收好,她拎著龍牙劍,蕭城背著她,挺有豬八戒背媳婦的喜感。

「丁丁是落雪村的?真是的,要是飄花村的多好」。南宮棠低聲附耳說道。

蕭城心頭一樂,果然是自家的小媳婦,心思都是一樣的,自己剛聽聞落雪村的時候,不就是這想法嗎?


「咳咳,不要不知足了,寶貝,我跟你說……」。蕭城介面說話,什麼稱呼都敢往外扔。

「你要死啊,喊誰寶貝呢,跟你很熟嗎?」南宮棠再度紅了臉,空著的手使勁掐蕭城腰間軟.肉,還數百度轉圈。她感覺虐死蕭城都天經地義,被他佔了大便宜,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會出現這樣事,有機會就要報復。

先時,郡主逼著蕭城答應,她報復的時候不許運功抵抗。所以,此時一掐,蕭城就感覺肉快要被掐掉了,拚命忍痛不喊叫,這要是喊疼,會被郡主埋汰死。

他承諾不會抵抗的,所以,真就不會運功護持。

郡主掐的很過癮,將心頭的失落漸漸填滿了。

南宮棠是必須佔便宜的,這點蕭城清楚,都定下是小媳婦了,那就讓著吧。只要這姑娘不蹬鼻子上臉就成。


南宮棠鬼機靈,很有分寸,讓蕭城痛並快樂著,她在回收利息呢,並樂此不疲,蕭城有一段『好日子』過了。

「烈火中可永生,痛苦中得甜蜜,男人要有擔當,被掐死不出聲,我忍」。蕭城持續忍耐中,郡主很開心。

再度證明一個真理,快樂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

「好吧,好吧,不喊你寶貝了,喊你親愛的吧?」蕭城繼續口花花。

「好肉麻,不許這樣喊」。郡主手上用力,蕭城感覺那塊肉都不屬於自己了,嘴巴都哆嗦起來,快要忍耐不住了。

郡主鬼機靈的轉動眼珠,一看蕭城忍到極限了,再下去沒準被打屁屁,蕭城這廝可是大混賬來著,這怎麼行?剛取回一點利息,怎麼可以繼續吃虧呢?

她趕忙鬆手,還關心的揉揉那裡,貼著蕭城耳朵,調皮的吹口氣。

蕭城就感覺心頭一跳,暗罵一聲小狐狸精,想要反抗的心思就淡了。英雄難過美人關,這是無數事實證明過的,此時不就是了?

嘿嘿!郡主開心的要笑噴了,臉上不會展現出來。「你要是想喊我,乾脆,喊我姐姐吧?丁丁喊得很好,你喊,一樣好聽。乖,喊一聲姐姐聽」。

南宮棠小手向上,按摩著蕭城肩膀,糖衣炮彈不要命扔將出來,將蕭城轟的五迷三道不知身在何處了,正想順著喊姐姐,心頭生出警惕,他一下子清醒許多,恨得一把將郡主拉到懷中,示威的舉手,要打郡主的翹.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