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慕容凡端坐在診桌后,三指微抬,雙目微闔,便開始了診治。

2021 年 1 月 9 日

儘管大家都知道慕容凡乃是當世的神醫,但是,如今,親自看到慕容凡坐診,還是感受到了一種不一般的感覺。

那脈診的速度,根本不是任何醫生能夠企及的,基本上,三指一搭,便能精準地說出病人的毛病所在,其後,便該下針的下針,該抓藥的抓藥。

一兩分鐘,便處理好一個病人,那一屋子三十多個病人,一下午的時間,慕容凡輕鬆搞定。

病人無不是皆大歡喜,滿意而歸。

「慕容凡,你也真是的,為什麼回來之前,都不說一聲呢?」曉月直到此刻,才得以和慕容凡說上一句話,一開口,就是嗔怪不已。

「嗨,你這丫頭,你還不了解慕容凡,他還不就是害怕你爸爸知道了之後,然後安排那些歡迎儀式?」威爾遜何等聰明,自然猜得出慕容凡心裡的顧慮。

「哈哈,曉月啊,你還沒有威爾遜醫生懂我!」慕容凡笑著說道。

「切!」曉月白了威爾遜一眼,隨後開心地說道:「我這就去買菜,給慕容大神醫接風洗塵!」

「喂,多買點,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威爾遜向曉月的背影叫道。


「知道了!」曉月頭也沒回地應了一聲,便開心地走了。

慕容凡眼睛一亮,驚問道:「你也知道曉月今天生日?」

「是啊,最近一直在這裡,偶然發現的。」威爾遜說道。

慕容凡聞言,心中一驚。認識秦曉月這麼久以來,雖然什麼都經歷過了,卻沒有正兒八經幫他過一個生日。

即刻閃入了自己的卧室,從靈玄葫蘆中取出了那株四葉同心草來,這是當初汪翰文憤然遺棄的那一棵,蘇清風收了起來,自然後來是交給了慕容凡了。

今天恰逢是曉月的生日,慕容凡自然就想著送曉月點可以提升修為的丹藥了。而此刻對於曉月來講,最需要的,無疑就是提高神識的丹藥。

神識丹是一級丹藥,以慕容凡現在的水平來煉製,實在是不費吹灰之力。

放出了九龍鼎,慕容凡投入了那株四葉同心草,待得四葉同心草徹底融化成一團翠綠的粘稠溶液時,又投入了其他的輔葯。

沒多久的功夫,慕容凡便煉製出了一爐神識丹來。

以玉瓶裝好了神識丹,慕容凡便出了卧室的門。

一出門,正撞見曉月買好了一籃子的菜,笑吟吟地進入了濟仁堂。

「曉月,生日快樂!」慕容凡遞上了那一瓶神識丹。

「這是什麼?」曉月急忙接了過去,拔開了瓶塞,卻是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葯香。

「這叫神識丹,你現在已經修鍊到了人級巔峰,但是,卻遲遲不能突破到地級,便是這神識不足的原因,有了這瓶神識丹,倒是可以幫你突破!」慕容凡笑著介紹道。

「真的?我可以突破到地級了?」曉月一聽了慕容凡的話,驚喜地一聲低叫,菜籃子即刻摔落到了地上。

「沒錯!等你到了地級,我便要給你打造個合適你的武器傍身!」慕容凡笑著颳了刮她俏麗的小鼻子,寵溺地說道。

「真的?」秦曉月一聽這話,高興地不得了,情難自禁地就摟上了慕容凡的脖子,在慕容凡的臉上吧嗒一聲印上了大大的一吻:「慕容凡,謝謝你,我太高興了!」

慕容凡微微一笑,剛要打趣她,卻是鼻端聞得一陣清香浮動。

一抬眼,卻是正看見一個一身素白的衣裙,長發飄飄,不帶一絲煙塵氣的身影,飄然走進了濟仁堂。

曉月自然也聽到了腳步聲,即刻轉過了頭來,卻是正對上了泠瓔珞一雙滿是玩味的笑眼。

「啊,泠姐姐!」小丫頭驚得急忙鬆開了慕容凡的脖子,小臉騰地就紅了,扭捏不已。

「瓔珞!」慕容凡也不由得有些訕訕,笑著打了個招呼。

「你回來了!」泠瓔珞微微一笑,眼底閃過了一如既往的那抹柔情,卻是沒有再和慕容凡多說什麼,而是走到了曉月的身邊,拉起了曉月的手,親昵地笑著說道:「曉月妹妹,最近可好?怎麼也沒去我的秘葯堂玩了?」

「泠姐姐。」曉月一想到剛才親慕容凡的那一幕,竟然落到了泠瓔珞的眼裡,心裡就是一陣扭捏,平復了好一陣,才說道:「慕容凡在京城一舉擊敗了整個韓醫團隊,整個華夏都沸騰了,這些日子,你可不知道啊,預約的病人簡直人山人海,可把我給忙壞了!哦,泠姐姐,你快坐,我,我去準備晚飯!」

秦曉月不容分說,急忙躲入了後面的卧室,把空間留給了慕容凡和泠瓔珞。

「總算回來了!」泠瓔珞款款走到了慕容凡身前,一雙潭水般的妙目直視著慕容凡,眼底滿是欣喜。

「瓔珞。」慕容凡伸手拉起了她素白的一雙玉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側,笑著問道:「瓔珞,我中午就回來了,害怕市裡再搞一些慶功宴之類的歡迎儀式,就誰都沒告訴,一到這裡,就被病人絆住了,竟沒來得及跟你說。」

「我一早就知道你要回來,也知道你一回來就得治病,所以,估摸著你治好了所有的病人,才過來的。」泠瓔珞微笑著說道。

「哦?你怎麼知道我回來?」慕容凡心裡倒是很是詫異。


「司徒曼,給我打了電話!」泠瓔珞看著慕容凡的眼睛笑著說道,語氣里不帶一絲的波瀾。

「司徒曼?」慕容凡卻是眉頭一動,沒想到,司徒曼竟然能主動能給泠瓔珞打電話。那天兩人還是一副冰火兩重天的模樣呢,難道,暗中關係竟有轉機?

… 泠瓔珞卻是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溫婉地笑著說道:「慕容凡,你在京城大敗韓醫的視頻,馮正中老院長組織我們中醫協會的會員一起學習了,真是大快人心啊。慕容凡,你真是令人驚嘆。」

泠瓔珞說完雙眼晶亮,再度打量了慕容凡一番,卻是驚喜地說道:「你竟然再度突破了?」

「說來話長,等我細細跟你道來。」慕容凡便簡單地把這次京城之旅的一些細節,統統告訴了泠瓔珞。

當泠瓔珞聽到了在那荒島古墓中,陳圓圓竟然守候了自己的女兒上百年之後,也是唏噓不已。隨後,眉頭輕皺,卻是說道:「那治療九陰絕脈的方子,我聽你說到了無極草,我倒是曾經見過。」

「哦?」慕容凡馬上來了精神。

「不過,那是我小時候了,在家族的葯園中,曾記得有這種無極草,不過,這種靈藥極為珍貴,況且得一直長在冰台之上,我攜帶不易,離家的時候,就不曾帶出。」泠瓔珞秀眉微蹙,緩緩說道。

「無妨,只要知道在哪,就遲早可以得到。」慕容凡沒想到,一回到海城便尋得了無極草的下落,這讓慕容凡欣喜不已。

「還有啊,我還一直疑惑呢,濟世基金的賬戶上,怎麼就突然多出了四個億的善款,原來,竟然是你勒索來的。」泠瓔珞恍然大悟。

「哈哈,看來,那些無良富商還算講信用。」慕容凡哈哈笑道。

「那是啊,欠條捏在你手裡,他們還不是乖乖就範?」泠瓔珞笑不可抑。略一思慮,卻也繼續說道:「對了,我和馮正中老院長說了你要回來的事兒,他約你明天見面,有要事,要和你商量呢。」

「嗯,知道了!」慕容凡點了點頭。

泠瓔珞雖然有滿心的話,要與慕容凡聊,但是,卻是沒有繼續,而是鬆了慕容凡的手,笑著走入了廚房,與曉月一起,做起了晚飯,兩個女人嘰嘰咕咕的聲音,不時地伴著開心的笑聲,從廚房中傳了出來。

威爾遜,走到了慕容凡面前,放下了兩個茶碗,搖頭說道:「泠瓔珞這個女人,當真是不一般啊,慕容凡,我算是明白了,為啥你身邊那麼多女人,唯獨她登堂入室,把你小子給弄到了手。」

「呵呵。」慕容凡抿了一口茶水,笑而不語。

「不過,還沒結婚呢哦,只要沒結婚,司徒小姐看來就不會善罷甘休哦!」威爾遜話鋒一轉,卻是說到了最讓慕容凡頭疼的話題。

「靠,威爾遜,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慕容凡苦笑不已。


「而且,你的曉月同學看來也不好打發哦。」威爾遜一臉壞笑。

慕容凡趕緊岔開話題,問起了濟仁堂這些天的情況,倆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

片刻之後,泠瓔珞和曉月便端上了飯菜,雖然時間倉促,可是二女還是把這慕容凡回江市的第一頓晚餐,整治的很是豐盛。

四個人圍坐在簡陋的餐桌旁,卻是一派溫馨之感。

最讓慕容凡驚訝不已的是,曉月和泠瓔珞的關係,竟然已經是如此親密異常,就像是兩姐妹一般,有著說不完的話。

雖然今晚是曉月的生日,可是二女卻是輪流地為慕容凡夾菜,讓慕容凡盡享齊人之福的同時,也把老秦嫉妒得眼都紅了。

吃過了晚飯,慕容凡便與泠瓔珞一道,離開了濟仁堂。

晚風微涼,慕容凡牽起了泠瓔珞的手,兩人默契地沒有說話,卻一路驅車徑直去了泠瓔珞的家。

誰人能解胭脂扣,最是難抵相思苦。

一進了門,慕容凡便捧住了泠瓔珞的俏臉,印上了自己的雙唇。

泠瓔珞雖然早不是初婦,可是一感受到慕容凡那濃重的氣息,還是登時俏臉通紅。但是,這些日子以來的相思之苦,也是令她拋卻了一些羞澀,一雙素手急迫地在慕容凡的背上撫摸起來。

片刻之後,兩人便是坦誠相見。

望著泠瓔珞那一身堪比美玉一樣瑩白的嬌軀,慕容凡哪裡還會遲疑,一個打橫抱起,便向著卧室走去。

只是,剛把泠瓔珞放到床上,泠瓔珞卻是微微一笑,從枕頭下取出了一卷小冊子,面若桃花一般,交到了慕容凡的面前。

「這是什麼?」慕容凡疑惑地問道。

「那本雙修功法,我已經翻譯整理好了!」泠瓔珞一說到這裡,更是羞不可抑,吹彈可破的肌膚上盪起了一層桃紅色。

「哦?」慕容凡急忙接過來,翻看起來,只看了一會兒,卻是覺得這元覺虛空陰陽雙修功法,實在是玄妙異常,實乃眾多紛紜的雙修功法中的上上之法。不但可以增進魚水之歡,更重要的是可以令雙修的夫妻二人,在陰陽交泰的過程中,修為精進。

慕容凡心裡大喜,卻是迫不及待地依照那功法,與泠瓔珞和合雙修起來。

一夜纏綿自不待提,雲收雨散之時,兩人的修為竟真的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泠瓔珞更是一躍從原本的地級初期,突破到了地級中期,看來如此下來,泠瓔珞突破到先天境,也是指日可待。

芙蓉帳暖,良宵苦短,一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慕容凡才起床洗簌。

泠瓔珞雖然昨晚恩愛到了深夜,但是,卻是一早就已經起床,做好了早飯。

眼見著慕容凡起床,泠瓔珞臉色還是不免湧上了兩抹桃紅色的嬌羞,在那一頭烏絲的映襯下,當真是美艷絕倫。

慕容凡輕輕地走到她的身後,攔住了她的纖腰,把下巴埋進了她柔嫩的頸間,柔聲問道:「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泠瓔珞被他呼出的氣息弄得身子一陣酥麻,卻是趕緊說道:「快吃飯吧,吃過了早飯,還要去李院長那裡。」

慕容凡點了點頭,貪婪地深吸了一口泠瓔珞身上的體香,才坐到了餐桌之側。

二人吃過了早飯,便一路來到了馮正中老爺子的辦公室。

「慕容凡,你可算回來了!」馮正中一見了慕容凡,簡直比見了親兒子還親呢。快步走上前來,拉住了慕容凡的手,一開口,自然便是一通驚嘆:「慕容凡啊,那場與韓醫的斗醫大賽,實在是太精彩了,我從頭到尾,開了不下二十遍。每看一遍,就震撼一遍。慕容凡,你這醫術,真的已經是到了一個出神入化的層次了。」

「哈哈,馮老,過譽了。還是說說最近海城中醫的事兒吧。」慕容凡就著馮正中的手,坐了下來,笑著說道。

「是啊,你大敗韓醫之後,中醫協會的會員,瞬間就激增了幾十家,有好多家都是外省外地的中醫大家,當地出了名的老中醫。大伙兒都說,希望馬上見到你本人,當面聽你開講呢。」馮正中一說到這些,仍不免興奮不已。

「好啊,但憑李院長您老安排,與中醫之間的這種溝通,多少我都不嫌多。」慕容凡爽朗地說道。

「好,有慕容凡你這一句話,我可就放手安排了。」馮正中高興地一拍手,眼睛一亮,卻是說道:「今天下午怎麼樣?我是迫不及待聽你開講了。」

還沒等慕容凡表態,細心的泠瓔珞就看了看錶,不由得說道:「老院長,這都快九點了,下午開講座來得及嗎?時間這麼倉促,大家不一定能抽出時間來啊?」

「你就放心吧,瓔珞,只要我一說慕容凡開講,不管有什麼事兒,他們都得撂下,趕過來。」馮正中哈哈笑著說道,不容分說即刻行動起來,安排人手,聯繫眾會員。

泠瓔珞卻很是有些不以為然,秀眉微蹙,生怕時間太過倉促,慕容凡好不容易開講一次,到時候要是人來的太少,那這次交流就沒有意義了。

馮正中老院長卻是信心滿滿,安慰泠瓔珞完全不必擔心。隨即便又拉著慕容凡,就濟世慈善基金會的一些具體事項,與慕容凡進行了詳談。

慕容凡這個甩手掌柜的,也是在濟世基金會成立之後,第一次了解到了基金會的具體情況。

看到馮正中那麼大年紀的一個人了,一筆筆的款項卻是爛熟於心,信手拈來,對於基金會近期和遠期的安排更是處處兼顧,妥當無比。讓慕容凡不禁感嘆,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啊。有馮正中這樣的一個人給自己料理這些俗事,實在是太幸運了。

二人促膝長談,一到了日上三竿。與馮正中老院長一道草草地吃了點午飯,三人便向著街對面的醫科大中醫協會進發了。

只是,堪堪一進入醫科大校門,三人便發現了情形有些不同尋常,醫科大內無數人,面帶興奮,行色匆匆,都向著一個方向飛跑。

馮正中老院長眼露不解,順手抓過了一個戴著厚重眼睛的男生,問道:「同學,這是發生了什麼事?你們急匆匆的這是去哪?」

男生被馮正中阻住了腳步,很是不爽,看都沒看三人一眼,一邊向外掙著,一邊急匆匆地說道:「慕容凡醫生今天下午要在階梯教室開講座了,快撒手,去晚了就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

說完,眼鏡男急火火地掙脫了馮正中的手,一溜煙跑了。

「哈哈,泠醫生,我說什麼了?根本不用擔心,你看看,一聽慕容凡要開講,大家都坐不住了!」馮正中老爺子笑不可抑,拉了慕容凡的手,說道,「走吧,別讓大家等急了。」

只是,等到三人真的到了中醫協會小樓下的時候,卻是傻了眼。

小樓樓門口處,擠滿了面帶焦急之色的人群,大家把門口圍的水泄不通,好多人-大聲嚷嚷著:「喂,往裡挪一挪,慕容醫生的講座,我要是聽不著非遺憾死!」

「靠,別擠了,再擠就擠流產了!」

「靠,流產算什麼?再擠就擠懷孕了!」

馮正中老院長臉色瞬間就變了,看著這擁擠不堪的人群,再看看從四面八方正不斷湧來的人群,馮正中再也沒有了剛才的玩笑心態,急忙掏出手機來,聯繫了裡邊的工作人員。

… 「馮院長,您在哪呢?」裡面的工作人員的聲音透著一股焦急。

「我和慕容會長都被堵在樓外面了,根本進不去,裡面的情況怎麼樣?」

「別提了,整個樓里被擠得人山人海,我連辦公室的門兒都開不開了。」工作人員哭喪著說道。

「這不行啊,這樣吧,我再聯繫一下,咱們去空間更大的大禮堂。」馮正中急忙著手聯繫起來。

以馮正中的身份,自然是片刻之後,便聯繫妥當了。

消息一出,瘋狂的人群,便爭先恐後地向大禮堂涌去。

馮正中笑著對慕容凡說道:「慕容凡,這次放心吧,華夏醫科大的大禮堂,足可以容納上千人。」

可是,當三人終於抵達大禮堂外時,卻是再次傻了眼。

剛才那種水泄不通的一幕,在這裡再次上演了,只是較之剛才規模更大,人潮更洶湧了而已。

望著川流不息,還在不斷涌到這裡的人群,馮正中老爺子徹底驚呆了,訥訥說道:「慕容凡,我還是低估了你的影響力啊!」

震驚過後,馮正中卻是不得不再次思索起對策來:「這可怎麼辦?這裡已經是醫科大最大的會場了。」

慕容凡卻是笑著說道:「馮老,不如,就在操場上講吧!」

「在操場上講?」馮正中覺得這樣的場合很是有些對不住慕容凡,但是,此刻卻也沒有更合適的地方了。

於是,這一次臨時決定的講座,便空前絕後地開在了醫科大的操場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