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感覺,公司權力帶來的滿足,真舒服啊!

2022 年 1 月 23 日

她蘇有容,能有嗎?我呸!

而這邊,顧東,鎮住了全場。

他招呼大家,都坐下來,準備開飯了。

說同窗數年,情誼難忘,現在,他回歸中海,今晚就作個東,請大家盡情暢飲,談談人生,談談理想什麼的,都不要客氣。

他是絕對的大佬,自然贏得大家的歡呼聲。

最好的酒,最好的煙,最好的菜。

而且,現場,每個男生,送了塊價值五萬的浪琴手錶。

每個女生,價值五萬的緬玉手鐲。

這出手大方,真的能拉人氣。

並且,他,歡迎大家有機會的,想跳槽的,開了年想大發展的,都可以和高小玲聯繫,加入紅日·中海公司,有錢一起賺,有財一起發。

顧東,就這樣,再度引爆全場。

他對高小玲的霸道,幾乎令人蕩然無存,都忘到九宵雲外了。

蘇有容,雖然也收了手鐲,但感覺不太好。

顧東,已經不是從前的顧東了。

家裏的老公,也不是以前的老公了。

相比之下,她,還是欣賞宋三喜一點。

顧東,太高調了。

而且,有時候,也有些許的霸道。

開席之後,除了蘇有容之外,其他人,都喝酒。

顧東,一一敬酒,顯的又斯文大氣了。

酒話,說的跟情話一樣,甜蜜,真情。

能混這麼大,的確交際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其他的男生女生,不少都紛紛捧臭腳。

要跟顧總混的,更是不吝惜馬屁,不寒磣!

甚至,還有個男生,跟顧東換了個座位,讓他挨着蘇有容。

蘇有容,好想給這男生一腳啊!

但沒辦法,只能這樣了。

反正,桌子夠大,座位也就離的開一點。

幾乎,只有班長秦香琳和蘇有容,沒有拍顧東。

本來,蘇有容也不喝酒,喝飲料。

秦香琳喝酒,但適可而止,說話也很正式。

除了她之外,另有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不打算跳槽。

顧東雖然心頭不高興,但表面上也不強求,大氣的笑笑了之。

他有點不舒服的是,秦香琳這個班長,說她在一個學校當辦公室主任,這能有啥前途?還不跟我顧東干?瞧不起人?

酒三巡,菜五味,話題也就多起來。 姜蜜將手中的畫軸放在案臺上,緩緩展開。

她緊張地暗自觀察着太后的神情,她不知道姑母會不會滿意這幅畫。

姜太后上前細看一番,“江南踏雪尋梅,白雪藹藹之中紅梅綻放,意境不錯。梅蘭竹菊,四君子梅居首位,亦是稱讚君子之風。”

姜蜜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姜太后神色有些猶豫。

姜蜜一顆心懸了起來,攥緊手中的帕子,道:“姑母,可是有何不妥?”

姜太后回過頭看向姜蜜,頗有深意地的道:“畫雖好,卻總覺得缺了點什麼。棠棠,哀家以爲萬壽節你送上的禮物應該會更不一樣一些。”

姜蜜羞愧地低下頭,“是棠棠拙笨,未能做的更好,讓姑母失望了。”

姜太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罷了,這畫已是很好了。許是姑母想多了。”

姜蜜抱着畫回去的路上,想着姑母所說的話,心中黯然。前世她備的禮自然是不一樣的,她準備了很長時日,費了不少心思日夜練習,就是爲了在萬壽節那日爲他獻禮。

可那件禮,這一世不會再出現了。

九月二十九日,萬壽節至。

新帝登基後過的第一個生辰,舉國歡慶。

雖然新帝不主張大辦,可朝野內外誰也不敢馬虎。

宮裡的宮女們都換上喜慶顏色的衣裳,笑眼迎人,宮中張燈結綵,很是熱鬧。

姜蜜起了大早,換上茜色海棠花長裙,頭戴翡翠玉簪步搖,菱花耳墜。她匆匆吃了兩口秋玉送的早膳,便趕往慈寧宮的正殿。

今日內外命婦都會到慈寧宮來請安,太后會賜宴招待女眷。皇上在前朝與朝臣同慶之後,會再來給太后請安。

到時候便是獻禮的環節了。

姜蜜過來花廳時已有太妃和皇室宗親在等候了,姜蜜上前請安與太妃們等着太后出來。

姜太后身穿朝服,頭戴鳳冠,端莊肅穆。

左手搭在崔嬤嬤的手臂上緩緩走了進來,花廳女眷紛紛起身叩拜。

待內命婦拜完,在外面候着的外命婦依次叩拜。

姜蜜隨在姜太后身邊見了一輪又一輪的夫人和姑娘,有些看花眼了,只顧着請安問好。

好不容易見到承恩侯府的大伯母陳氏帶着二姐姐姜宜過來了,也沒能說上話。

這會離開宴的還早,姜太后正和皇室宗親的夫人、世家夫人寒暄,知她待着無聊便讓她先下去休息。

姜蜜如釋重負,正欲去找二姐姐姜宜,可來的女眷有些多,一轉眼也不知道姜宜被她哪個閨中密友拉着去賞花了。

有眼生的閨秀上前搭話,姜蜜客道的與她們說了一會後,有些餓了便打算先偷偷溜回暖閣吃點東西墊一墊。

秋玉沒有隨姜蜜去正殿,留在暖閣裡照看着綿綿,她見姜蜜回來詫異道:“姑娘怎麼就回了?”

姜蜜:“離開宴還早,開席上也不能好好吃東西。你去把桂花釀丸子端過來,我先吃點。”

“好的姑娘。”秋玉忙放下手上的活,去往小廚房。

姜蜜往爲綿綿做好的窩裡看一眼,那小傢伙正四腳朝天的曬着肚皮。

那份閒適舒坦讓姜蜜看得直羨慕,她伸手過去揉了揉它的肚子,綿綿翻了個身,在她手上蹭了蹭,喵了一聲。

姜蜜笑着把它抱起來,放在膝上撫摸它蓬鬆的毛髮,“你倒是愛撒嬌。”

綿綿安靜了沒一會,又從姜蜜的膝上跳下去,往門外跑去。

“綿綿回來!”姜蜜站起來,朝綿綿喚道。

小白貓步伐一頓,在門口徘徊,又回頭朝姜蜜看了一眼。

姜蜜跟過了去,只見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站在門外,她提着裙子輕手輕腳地在綿綿身邊蹲下,伸手想摸摸綿綿,卻被綿綿很快躲開。

小白貓伸出爪子舔了添,往姜蜜那處走過去,懶洋洋地臥在姜蜜的腳邊。

小姑娘長得玉雪可愛,圓圓的眼睛一直盯着綿綿,她擡起頭看向姜蜜,盯着她的臉看得一怔,“仙女姐姐,我能跟它玩嗎?”

小姑娘聲音清脆,自帶一股嬌憨,穿着打扮無不精緻,一看便知是官眷的千金。

姜蜜忍不住笑了,“你是誰家的姑娘?怎麼到這兒來了?”

小姑娘轉了轉眼珠子,“我,我是我祖母家的姑娘,我跟我祖母走丟了。姐姐,我能摸摸貓貓嗎?”

姜蜜見她不肯報家門,便也沒有繼續問。

姜蜜把綿綿抱到懷裡,對小姑娘招了招手,握住小姑娘的手,輕輕地撫在綿綿背上,見綿綿沒有拒絕,便道:“它有點膽小,一開始對陌生人會有點害怕。慢慢來,它很乖的。”

小姑娘聽着姜蜜的話,一邊跟着綿綿說話,一邊試探的碰了碰綿綿的小爪子。

綿綿窩在姜蜜懷裡,雖然被小姑娘騷擾着,有些不耐煩,卻也沒有跑開。

秋玉端着桂花釀丸子進來時,正好見到這一幕。

她吃驚道:“姑娘,這是誰?”

姜蜜看了小姑娘一眼,“就當作是個小客人吧。”

秋玉將桂花釀丸子端放在姜蜜面前時,小姑娘聞到香味,嚥了咽口水,有些羞澀地問道:“姐姐,我我可以嚐嚐嗎?”

這一碗桂花釀丸子姜蜜本就吃不完,她給小姑娘分了小半碗。

小姑娘雙眼笑成彎月,“姐姐,你真好。”

兩人吃飽了,也帶着綿綿在外頭玩了一會了,姜蜜要帶着小姑娘回去正殿了。

小姑娘剛跟綿綿熟悉上,看着正在玩竹球的綿綿很是依依不捨。

……

不遠處一行宮女擁簇着兩位衣着華麗的女子往這邊走過來。

安陽公主停下腳步,對身邊人道:“等會!那是姜蜜麼?”

謝明姍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安陽忽然一笑,“阿珊,跟我來,我給你出氣去!”

……

姜蜜正欲交代秋玉把綿綿抱回去時,一道身影快步走過來,兀地朝蹲在草地上的小白貓狠踢了一腳。

小傢伙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便發出一聲慘叫。

姜蜜飛身跑過去,綿綿從地上掙扎着站起來,渾身發毛豎起,一瘸一拐地朝姜蜜喵喵叫。

姜蜜將它摟在懷裡,心疼極了。

她怒視來人,“安陽公主,你爲何要傷綿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