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想要將這一瞬間的淚水]

2022 年 2 月 17 日

世界中の人たちに

[分享給世界上所有的人]

少女似乎站到了城堡內,門一扇一扇的開著,我們離著少女越來越近,少女的臉在少年的眼中顯現,此刻花瓣綻放!

そっとわけてあげたい

[輕輕地這樣做]

爭って傷つけあったり

[不斷地相互爭鬥,彼此傷害]

人は弱いものね

[人真是脆弱的生物啊]

從天上掉下來了無盡的花瓣,城堡有的一個向外看的窗,外面有著一顆神樹,根基根本沒有連著土地,甚至說他們的城堡似乎現在天空之上。

だけど愛する力も

[但我依然相信,愛的力量]

きっとあるはず

[一定還存在著]

「乓啷!」少年和少女騎著兩匹白馬拉的南瓜馬車,撞壞了城堡的天窗,來到了粉色的天空上,太陽正在落下,兩個人的馬車要朝著,神樹地方走去,此時少年的少年已經

十指相扣了。

ガラスの海の向こうには

[在玻璃般澄澈的大海的彼岸]

広がりゆく銀河

[是無盡延伸的銀河]

地球という名の船の

[在這艘名叫地球的船上]

兩匹白馬飛快的飛著,少年少女也深情的看著對方,不用我說大家都明白他們兩個戀愛了。

誰もが旅人

[每個人都只是旅人來來往往]

此時神樹居然倒了下來!飛快地倒了下來,正在準備呀到兩人的時候

ひとつしかない

[我願一直守護著這唯一的一顆]

「乓啷」又是玻璃破碎的聲音……

私たちの星を守りたい

[只屬於我們的星星]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但是這片黑暗正在慢慢燃起光芒。

朝陽が水平線から

[朝陽從遙遠的水平線那端]

少女從天上飛了下來,營救著正在落地的少年,

光の矢を放ち

[射出無數道燦爛的陽光]

少年往下掉的地方深不見底,似乎什麼都沒有,兩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二人を包んでゆくの

[漸漸包圍了我倆]

兩人十指再次相握的一瞬間!

「轟!轟!」他們出現在了一個圓筒狀的城堡裡面,城堡裡面至少有1000門禮炮正在放著花炮!

瑠璃色の地球

[這瑠璃色的地球]

又一陣白光閃過,兩人變回了普通的正常人,不再是公主,不再是王子,但是他們兩個十指還是在相扣著,他們站在天台上,剛才的花炮不在是花炮,而是煙花綻開的像花瓣一樣的煙花。

瑠璃色の地球,

[這瑠璃色的地球——

倆人接吻了,親了30秒,直到bgm結束……

少年和少女額頭頂住額頭,兩個人都沒說話,一旁的煙花還在放著,隨後少年流下了眼淚……

他拿出了口袋裡的奇妙的小球。

微笑著對少女說:

「可以跟我一起去尋找煙花是圓的世界嗎?」

是不是看不懂?我也看不懂,但是我能保證你下一章就看得懂了,看不懂肯定是您理解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漫)事與願違最新章節、(綜漫)事與願違紗玥、(綜漫)事與願違全文閱讀、(綜漫)事與願違txt下載、(綜漫)事與願違免費閱讀、(綜漫)事與願違紗玥

紗玥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漫)事與願違、

。 關再興眼神一縮,心道,「這是什麼人,他怎麼知道這秘密?」

老道士捋著山羊鬍,「天之奧義,無人知曉,是故後人逆天改命無異以卵擊石,縱使一時順利,然必有惡報。除非藉助今人之力,卻不能為之決斷,如此兩難啊。」

老道士凝神望日,「積陽之熱氣生火,火之精者為日。火上尋,水下流,故鳥飛而高,魚動而下。此鳥披流火為烏,支三足,居日中,號踆烏。又大荒山中,湯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載於烏,此金烏負日也。」

老道士看向關再興,「金烏負你而來,天縱五隻金烏,其志不小啊,可天道悠悠,豈可人力為之,可惜可嘆。」

關再興跳下馬來,「請教先生名諱?我和家人可有什麼災禍?能趨吉避凶嗎?」

庫艾伯慶和鮑泰看得關再興鄭重,一時也跳下馬來,認真聽着。

老道士高聲喝道,「閉門謝客,嚴防飛鼠,結伴同行向虎山。如此躲得當前大難,萬事大吉。」

關再興細細品味,心道,「哦,是讓我不要聲張大事,盡量縮小範圍,畢竟霍光也是有眼線的,要成就大事,就得和南陽各豪族一同合作,眾志成城嗎?這懂易經八卦的道士們真的很神奇啊、」

抱拳躬身,「受教了。」

老道士抱拳,「你沒懂,請再三思。」

憑空一聲驚雷。

老道士乾咳數聲,「只能到此了,天機不可泄露。」轉身疾走。

關再興再次抱拳行禮,「仙師留下名諱住址,我好日後重禮酬謝。」

「我受姑祖遺訓,在此恭候,此間事了,我也離去也。」

「仙師受我一拜,再請名諱,以待日後恩主降福。」

老道士扭頭道,「言午之後,綠林山野老叟。」

老道士哈哈大笑,「好自為之,切莫逞強。」在大路上狂走狂舞,彈劍清歌,「劍光燦燦兮生清風,仰天長歌兮震長空。」

邊歌邊舞,歌聲響徹雲霄,華髮輕舞飛揚。

老道士走遠了,庫艾伯慶和鮑泰勸解關再興。

關再興笑笑,「哪有沒有風險的事情,所謂風險與機遇並存,不妨事,不妨事。」

關再興生性豁達,翻身上馬,「走,去熊家。」

關再興連續多日走訪南陽各豪族,一一拜會,無病一直跟着,眾人對這義子高看一眼,前途不可限量。

這些年眾多豪族得到關家公孫家鮑家的照拂,生意興隆,財源廣進,關再興將各家族邀請在一起,計議大事,龐大的南陽商工聯盟秘密成立,同榮辱共進退。

關再興的大計走出了重大的一步。

入夜了,無病和無忌哥兩個在榻上聊天,無病已經從身世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義父舐犢情深,情深意切,凡是四目六耳無不嘆服。

無病想通了,便灑脫如舊,哪管窗外颳風下雨,自得怡然其樂,依舊讀書練武孝敬愛護家人。

人總得朝前看,努力過好每一天不是?不留遺憾的人生才是完美的人生,自然要過好每一天。

守護這個家,熱愛這個家,無病的奢望如此而已。

無病無忌哥兩個還沒有從考校通過的喜悅中恢復過來,聊著聊著武功就開始聊起了男人間永恆的話題。

無忌笑嘻嘻地,「今天怎麼不陪小師妹了?」

「哎,這不義父回來了,說有一些大號的珠寶,讓玥兒去動刀動劍,給切割加工一下,這兩天我就安排她做這個事了。」

「二哥厲害,幾天功夫,終於被你得手了。」

「別瞎說,我倆清清白白,再說我聽義父的話,等二十五歲武功大成,再考慮婚娶。」

「哎,二哥,是不是師父又要娶個小妾啊?」

「大人的事,別問別管。」

「得了,咱們聊點開心的,二哥,你知道嗎,那天余家千金主動登門找爹了,娘就差跟人家罵大街了。」

「哈哈,這叫開心的,娘生氣,你就開心,你真欠揍。不過我要是娘,也得罵姓余的。」

「我倒是希望余家千金嫁進來,這樣我就可以和她妹妹做親戚,多好的理由,沒事找她聊聊天。」

「咦咦,大哥你是不是看上余小妹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