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想著司厲霆以前對她所做的一切,這還真是他能做出來的事情。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不過顧錦的重點可不在這裡,她手指戳著司厲霆的胸膛。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她跑你房間做什麼?吃夜宵?司厲霆,你不給我解釋清楚,這件事我們沒完。」

司厲霆可憐兮兮,兩人的形象一個瞬間高大,一個則是縮小成一團在角落瑟瑟發抖。

「蘇蘇,天地良心,我連她的一根頭髮都沒有碰過!」

「那你說,她來找你做什麼?」顧錦索性抓住了他的衣領。

司厲霆支支吾吾、結結巴巴,「那個……不做什麼。」

「說!」顧錦吼上一吼,司厲霆嚇得身體顫了三顫。

嚶嚶嚶,這樣的蘇蘇好可怕,司厲霆就像是咬著小手絹被人欺負的小可憐。

「她想勾引我,不過蘇蘇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我,我根本就沒有正眼看她,天地可鑒,除你之外我對其她女人都沒有二心。」

顧錦顯然不滿意他的說法,「這種事情發生過多少次?」

「我,我不太記得了。」司厲霆都被逼到了床角。

「三叔,我記得你的記憶力很好的,給我說!一字不差的給我說清楚,要是隱瞞一點,休想我原諒你。」顧錦一手抓著他的浴袍,一手襯在床頭,以壁咚的姿勢按著司厲霆。 客廳中就只剩下司厲霆顧錦等人,顧錦心中輕快了不少。

「外公,今晚吃什麼?我好餓。」顧錦開始對老爺子撒嬌。

老爺子捏了捏她的鼻子,「這麼快就放鬆警惕了,你也看到了你那兩位舅舅和表姐,他們可是盯著你這個位子就等著你出錯。」

「她們要盯著我有什麼辦法,反正有外公你給我撐腰嘛。」

老爺子憐惜的看著抱著自己胳膊的小人兒,他錯過這個孫女成長的階段。

聽顧南滄說她回顧家之前吃了不少苦,他對顧錦才是放在心尖上的疼,想要將過去她失去的都彌補起來。

像這次顧錦忤逆他換做是顧明珠和顧苒,他肯定不會這麼快妥協。

「錦兒,外公撐不了一輩子,我沒多久的活頭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著你們兄妹兩好好的。」

顧錦看著這個滿頭白髮的老人,雖然她已經忘記了這一年多的具體經過。

顧南滄給她講得很細緻,顧錦知道他是真的疼愛自己,血緣關係讓她對老爺子有種親切感。

記憶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疼自己。

「不,外公一定會長命百歲,你要等到我們結婚生寶寶,還要等到我媽媽回來。」

老爺子眼中有淚光閃動,「她還能回來嗎?都這麼多年,如果沒有死的話她早就回家了。」

這也是他和外婆最遺憾的事情,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再見自己女兒一面。

她是生是死?這些年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也沒有找到她的蹤跡,十有八九是已經死了。

顧錦卻帶著希望,「外公,你看你不是等來了我嗎?再耐心等等,說不定媽媽很快就回來。」

「要是真的有那一天該多好,我也好下去見你外婆。」

一時間氣氛突然變得很傷感,顧錦看著老人的臉色有些心疼。

她不知道作為一個子女如果活著為什麼這麼多年不回家,無視自己的爸爸媽媽,不管自己的孩子。

再狠心的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所以所有人都覺得她媽媽是死了。

只有顧錦心中仍舊存著一個希望,以前在蘇家沒有得到任何人的疼愛。

她本來對親人已經無感,那本漫畫書上面有好幾頁都是黑色漫畫。

光是看著就知道當時她的心情應該很絕望沉重,也就是那個時候司厲霆猶如一束光碟機散了她的黑暗給予她溫暖。

她以為這輩子什麼都可以不要,只要有司厲霆就好。

然而顧南滄的出現給了她一個莫大的驚喜,除了愛人意外她還可以有家人。

連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都發生了,說不定媽媽也沒有死呢。

「外公,你放心吧,媽媽只是有事情耽擱了,她肯定會回來的。」

顧南滄見氣氛越發變得悲傷,連忙開口轉移了話題,「妹妹一路上風塵僕僕的回來,瞧她臉色都差成什麼樣子了。

上去洗洗換身衣服解解乏,反正還有一會兒才吃飯。」

「好,我先上樓洗個澡。」顧錦在飛機上呆了十幾個小時,換做以前早就好好清洗,今天特殊情況還沒來得及。

她正要上樓,看了一眼司厲霆,這裡也不是在家裡,她總不能讓司厲霆進她的房間吧。

好歹人家老爺子還坐在這裡的,她臉皮再厚也不敢開口。

可是讓司厲霆獨自一人呆在這裡,顧錦又害怕老爺子苛待他。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見顧錦左顧右盼的模樣,老爺子也是有些無奈,「放心吧,我不會吃了他的,況且就算我想吃,他會乖乖讓我吃嗎?」

想想也是,司厲霆可不是讓人隨便捏的軟柿子,顧錦撓撓頭嬌俏一笑。

「厲霆哥哥原來是客人,哥你可要好好招待哦。」

臨走之前她還不忘給司厲霆找了個保鏢,這才放心離開。

顧錦一走老爺子也換了個表情,老爺子虎著一張臉,將那些花邊新聞的照片扔到了司厲霆面前。

「別以為我疼愛孫女就會跟著疼愛你,要進我們顧家的門可沒有這麼簡單。

你花言巧語可以騙騙錦兒,騙不了我,我顧家也絕對不會包容一個花花公子。」

司厲霆掃了一眼那些照片,當初他只想著要做戲給那個幕後黑手看。

沒想要自己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算了那麼多人,最後還是棋差一步敗給了自己,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

「老爺子,如果我說這些照片都是逢場作戲你肯定不會相信吧。」

老爺子生動形象的詮釋了吹鬍子瞪眼這個表情,「你以為我是傻子?

都是男人,尤其是商場混的男人,我這些年見過的事情比你吃的米還多。

你那些謊話拿去哄哄小女生可以,在我這沒用,最好如實告訴我。」

司厲霆將每張照片分開,「老爺子,既然來了我就做好了面對你的結果。

你放心,我不會將在商場上的那些手段用在你們身上。

我知道換成任何人看到這照片都會誤會,事實上我確實是為了讓人誤會才這麼做的。

當然我之前沒有算到將來還要過你們這一關,這是我的錯誤之處。

老爺子,你說你見過很多風流男人,那麼你可以仔細去看這裡面的每一張照片我可有碰女人一下?」

老爺子不信他的話,一一對比,大多都是女人笑顏如花的靠在他的懷中或者挽著他的胳膊。

他要麼雙手環胸,要麼雙手插兜,神情嚴肅,根本就沒有浪蕩的表情。

這麼看的確不像是那些猥瑣男人,更像是一個平面模特在拍照。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知道老爺子知不知道蘇蘇,也就是顧錦曾經墜海的事情。」

「南滄給我提過一下,這有什麼關聯?」

司厲霆便將事情原原本本給老爺子講了一遍,聽完老爺子也覺得十分驚訝。

沒想到兩人一路走來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所以你故作頹廢的姿態,就是給那人看的。」

「是的,那個人最終目的應該是為了讓我過得不好,越悲慘越好,所以才會對蘇蘇下手。

後來我營造出一副沉迷酒色,頹廢的姿態以後相安無事,直到蘇蘇回來前不久,我又發現那人開始活動。」

「像你這麼說那個人的目標是你,但卻會對你周圍的人下手,你讓我怎麼放心將錦兒交給你?」

「老爺子你放心,我將蘇蘇看得比我自己的命還重要,我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也不會讓她受一點傷。

這兩年的時間我一直在找那人的蹤跡,心中也差不多有數是誰在暗中搞鬼。

上次在船上的事情也是由那人一手策劃,那人看不得我和蘇蘇幸福在一起,故意設計了華晴來破壞我和蘇蘇的感情。

只是那人沒有想到我和蘇蘇經過這麼多磨難,我們早就認定了彼此是怎樣的人。

蘇蘇並沒有中計,而是藉機宣布了我們的關係,我也驗證出那個人就是我心中想的人。」

「那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還不早點做措施,要是再傷著錦兒怎麼辦?」

「老爺子放心,我自有分寸,藏得再隱秘的老鼠也遲早會露面的,我已經準備好了捕鼠夾。」

「好吧,這件事你算是交代過去了,南宮熏那邊你是怎麼打算的?」老爺子從和司厲霆的談話中也發現了他並非池中之物。

怪不得顧錦會那麼喜歡他,他確實是一個心思慎密的人才。

「我知道我的家世不如南宮熏,但我有一顆比任何人都愛蘇蘇的心,我死也不會放手!老爺子你看中南宮熏的一點無非就是他能幫助蘇蘇穩定在顧家的地位,如果我說,我也可以呢?」 司厲霆這樣心思通透的人怎麼可能摸不到老爺子的心理,什麼顧家和南宮家交好,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他最看重的是顧家的利益以及顧錦的利益,南宮熏可以很好的扶持顧錦坐穩這個家主之位。不過才一會兒的功夫司厲霆親眼見證了顧錦的那兩位舅舅以及表姐,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就好像幾頭飢腸轆轆的狼死死的盯著顧錦,一旦她露出一點不濟的樣子馬上就

會被狼群給撲倒在地咬住咽喉。

老爺子沒想到司厲霆會主動提起這件事,便冷冷開口道:「你什麼意思?」

「也許你覺得我沒有南宮熏的背景,我怎麼能幫助蘇蘇?

既然你也去調查過我,那麼就該知道我做事的手段,不管是做生意還是經營顧家。

其實都是很簡單的一個道理,那就是把控人心,我從一個不受寵的私生子白手起家。

不過就幾年的功夫,我在國內的生意已經超越了唐家,在美國這邊被南宮熏折了翅膀。

看樣子我是輸了一籌,那是因為賭注是蘇蘇,我不願意用她去冒險。

否則以我的性子我不會輕易認輸,而南宮熏拿出接近兩百億,我要求的是現款。

就算是家底深厚的南宮家恐怕也並不會那麼輕鬆吧,我的公司是很值錢。

但那是以後的長遠價值,他南宮熏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馬上將這麼多的錢給賺回來。

而我手上有了這麼大一筆現款,不管蘇蘇出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成為她堅實的後盾。「

老爺子對司厲霆和南宮熏之間的爭鬥也略有耳聞,當時他只是匆匆了解了一個結果。

知道司厲霆是輸給了南宮熏,現在聽了具體過程,他也有些驚訝。

「你的意思是這接近兩百個億都可以拿出來輔助錦兒?」

司厲霆勾唇一笑:「是,這只是我賣出公司的錢,這些年我自己的公司也有一些積累。

不管是我的公司還是一些不動產權,房屋房產權等,我粗略估價市值不會低於五千億。

如果真的有一天蘇蘇發生了什麼大事,我的家產,股權,公司乃至所有一切不動產我都可以賣掉。

我有這樣的決心保護蘇蘇,老爺子還覺得不夠嗎?」

他說出這番話讓老爺子和顧南滄都驚訝了,一方面是驚訝司厲霆在短短几年時間就做到了這個地步。

知道他在國內經營的很不錯,各行各業也都產業,但也沒想到會發展的這麼好。

所有公司加起來能夠達到五千億,對於只花了幾年時間的人來說那是相當不錯了!

更讓人驚訝的是司厲霆為了顧錦竟然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你是說,如果錦兒出事,你願意傾家蕩產來幫她?」

「是,我從不輕易許諾,只要我許諾就一定會做到。

總裁的天價小妻子 也許你們會覺得誇張,但如果你們也真心愛過一個人就會明白我的這種感覺。

愛一個人到了極限,連生命都可以付出,又怎麼會管這些身外之物。

此生我別無所求,只希望和蘇蘇相伴到老,至於其他的我一點都不在意。

以前努力經營事業是為了出人頭地,後來蘇蘇出現,我仍舊繼續努力。

這時的我只是為了給蘇蘇創造一個良好的條件,讓她可以站在所有人頭上,不必受任何委屈。

蘇蘇就是我的一切,我不能沒有她,為了她,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司厲霆擲地有聲的宣告讓兩人徹底放下了心,他們能輕易辨別司厲霆話中的真假。

他在提到顧錦的時候眼中會有一種很特別的光芒,那是在看到心愛的人才會有的。

他對顧錦的愛遠遠比自己想象中還要更深,已經到了情深入骨。

老爺子閉上雙眼,「好,你贏了。」

司厲霆對顧錦對感情絕對要比南宮熏深,他這個做長輩的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夠得到幸福嗎?

願意為這個男人只是巧舌如簧的花花公子,現在看來是他錯了,他遠比想象中更優秀和有魄力。

「如果老爺子覺得我只是口頭上說說,這裡是兩百億的支票。」

司厲霆從錢夾里拿出一張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這才是真正的見面禮,聊表心意,請笑納。」

饒是顧家這樣的大家族,也沒有誰隨隨便便拿上百億出來玩的啊!

顧家不管是嫁女兒還是迎娶別人,給出的彩禮或者嫁妝一個億或者幾個億,甚至十億幾十億的股份算是很豐厚。

還從來沒有一個人給出的見面禮是兩百個億的,每個人都說錢財很庸俗。

在這個複雜的社會,有時候錢財才是檢驗一個人的標準,如果一個人嘴上說得天花亂墜,連你想要的東西都無法給你那樣還是真愛嗎?

就算是南宮家,你讓南宮熏拿兩百億當彩禮,恐怕對方也覺得你是不是瘋了,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

司厲霆為了證明自己對顧錦的真心,毫不吝嗇就拿出了一個天文數字。

小醫仙:似水流年 老爺子哪裡還敢質疑他什麼,一個花花公子或許給相好買幾十上百萬的禮物已經算是貴重。

但你見過哪個花花公子會拿兩百億出來討人歡心的?兩百億可以拿去投資賺多少回來了?

司厲霆的眼中並無半點心疼之色,彷彿他拿出的不是兩百億,而是兩百塊小費。

老爺子將支票遞給顧南滄,「你替錦兒收著。」

顧家不缺錢,老爺子也會為顧錦考慮,現在的司厲霆是表現得很深情。

誰能保證他的深情是一時還是一世,萬一沒幾年就變心了呢。

這世上什麼都可以變,唯獨錢是不會欺騙你的,既然他捨得給,自己也就要為顧錦謀一份福利。

她是顧家家主,顧家還有一堆豺狼虎豹,有這麼多錢傍身也是一張底牌。

即便是有天司厲霆不會再喜歡顧錦,顧錦也不會落得人財兩空的下場。

顧錦本人也許不會在意這些,他們當家人的自然是為了顧錦好。

兇獸飼養手冊 「好得外公。」顧南滄明白老爺子的心思,他們不像是顧錦那麼對司厲霆是百分百的信任。

在商場混過來的人又有幾人不奸?司厲霆也恰好捕捉到他們的心思。

光是嘴上說得再好也不會讓人完全信服,想要人信服也很簡單。

那就是拿出你的誠意來,兩百個億夠誠意吧?

如果對方不是顧錦,司厲霆怎麼會這麼捨得,也就是因為她。

錢沒有可以再賺,人沒了他該找誰去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