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想的不錯,只是特麼的一個女僕咖啡廳,這就很引人注目了好吧!

2021 年 2 月 2 日

秦澤嘆了口氣。

不過看上去好像也不會發生什麼,就隨她們去吧,反正她們厲害起來比我還厲害。

也就在秦澤詢問着她們這祕密基地準備幹啥的時候。

門口走進了幾個牛逼哄哄的富二代。

一進門,這幾個富二代就不停地臥槽,眼睛都色眯眯的。

“臥槽!聽說這新開的女僕店妹子長得很漂亮,可特麼也不至於這麼漂亮吧!”

“來來來,今天我請客!黃少!您一定玩好!您看上哪個跟我說!我一定想辦法幫您搞下來!”

幾個人也不多說就坐在了一旁。

其中一個留着山羊鬍的直接朝着幾個妹子揮手招呼。

“來!你們幾個!都有些什麼項目!都給我上上來!”

只是根本沒人理他們。

宮秋雙還在和秦澤眼神飄忽。

其他的妹子要不是慵懶地靠在窗口無聊地看風景,要不就是在開黑玩手機。

“哎!我跟你們說話你們聽到沒有?”那山羊鬍富二代站了起來,皺着眉頭看着周圍這些女孩兒們。


可一幫人還是不鳥他。

秦澤指了指身後。

“你們……那啥……有人來了……”

就算裝,但你來人了至少接待一下吧?

宮秋雙看了一眼:“哦,好,我現在就把他們趕出去!” “趕出去?”秦澤一聽不禁愣了一下,“你下手輕點,別把人弄出事情來了……”

“我儘量。”

轉眼,宮秋雙就走上前了。

一看終於有個妹子過來了,這山羊鬍的男人這才坐了下來,翹着二郎腿,一邊晃還一邊罵。

“草,真他嗎的慢!趕緊的!你們這兒有什麼服務!趕緊給老子弄上來!別讓我們黃少等久了!讓我們黃少等不耐煩了!連你們這破地方一起給拆了!”

坐在這幾個人中間的這二筆青年名字叫黃浩,是東海四家族之一,黃家的大少爺。


最近剛從國外回來。

和已經被秦澤幹掉的那位王家大少一起被稱爲東海二少。

也是個花花公子。

黃浩這貨更是急不可耐了。

他在國內外也算是玩過不少女人了。

可像這裏這麼漂亮的女人,他還真沒接觸到過。

一個小小的東海市,竟然也藏着這麼多的美女?

尤其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宮秋雙。

雖說這女人的臉頰上有那麼一道刀傷。

可這刀傷絲毫不影響她的顏值,反而讓她整個人看上去變得更加冷豔了。

當然,她的話也更冷。

她直接朝着黃浩冷冷道:“不好意思,我們還沒開張,還請你們出去。”

“沒開張?你他媽樓下不是寫着開張了嗎!難道是要我們黃少白跑一趟?”那山羊鬍的男人怒道,“你知道你面前的這位是誰嗎!黃家的大少爺!黃少!老子知道你們這幫女僕是幹嘛的!不就一幫賣身的嗎!趕緊的!有什麼項目直接說!我們黃少不缺錢!”

黃浩也冷笑了一聲,然後把自己法拉利的車鑰匙甩在了桌上。

“美女,我剛從國外回來,這是我回東海來的第一家店,能來就是賞識你們,你們可要好自爲之啊,錢,我有的是。”

可宮秋雙像是看得上錢的人嗎?

就算看得上,那也只會用搶的手段。

她繼續冷冷一句:“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三遍,這是最後一遍,麻煩你們出去。”

宮秋雙的語氣已經變得帶着點殺意了。

可這幫貨竟然絲毫都感覺不到。

尤其是這山羊鬍的小弟。

刷的一聲就站起來了,速度很快啊,直接抓住了宮秋雙脖子前的蝴蝶結。

“媽個比!老子跟你說話不好使是吧!你知道我們黃少是什麼人嗎!讓你們趕快點就趕快點!”

這山羊鬍的男人這舉動直接讓一旁本來還在看風景玩遊戲的妹子們眼睛都看了過來。

每個都是眼神兇狠,充滿殺氣。

和剛剛那慵懶的模樣簡直就不是同一幫人。

敢動她們師姐,必殺之!

秦澤深怕她們一起出手直接把這幫人給剁成肉醬。

他也聽出來了,這人是黃家的大少爺。

黃家大少爺什麼概念,和龍含香是統一等級的人。

這特麼可不好惹啊!

於是他趕緊上前。

“我說,兄弟,算了吧,今天不營業就是不營業,你們還是請回吧,實在不行我給你們幾張劵你們去那邊海底撈?”

秦澤這話已經說得比較委婉了甚至連兄弟兩個字都說出來了。

說實話,和這種社會殘渣稱兄道弟,秦澤都覺得恥辱。

尤其是把這珍藏了大半個月的海底撈的劵都拿出來給這種爛仔了。

說實話,是很心疼的。

可沒辦法,能不讓她們惹出事情來還是不要讓她們惹出事情來比較好的。

只是讓秦澤沒想到的是。

他不屑於和這山羊鬍二筆青年做兄弟。

重生九零做大佬

直接把他手裏海底撈的劵給撕了,然後開罵。

“你他媽是個什麼玩意兒?誰是你兄弟!等等!老子在樓下看到的牌子上就是你是吧!原來你他嗎的就是老闆啊!你的這些人怎麼挑教的!讓她們給我們黃少服務竟然這種態度!信不信老子他媽的把你這店給拆了……”

他這話還沒說完。

秦澤就忍不住了,直接給了他一記大嘴巴子。

一句一個他媽的?

你特麼這麼裝逼?

海底撈的劵老子自己都沒捨得用!你他媽的給老子撕了?!

老子弄不死你!


秦澤前天剛剛裝上了麒麟臂,下手一下子沒注意。

直接把這傢伙給打踉蹌摔倒了,他的鼻樑都被直接打歪了。

“草!你他媽敢動手!”

絕色師尊

奶奶個腿兒,明明是讓這幫妹子們不要惹事的,怎麼到頭來反而是自己惹事了。

秦澤撓了撓頭,友好地一笑。

“那個兄弟……實在不好意思……剛剛是你是在太欠了,我一下子沒忍住……這可不能全怪我啊……”

可他這麼友好地一笑。

讓這貨的主人黃浩更加生氣了。

他直接拍案而起。

本來他就已經急着要點兩個妹子做骯髒的事情了。

可特麼一直磨磨唧唧到現在,甚至還把他的人給打了!

這是瞧不起他黃家嗎?

“草!老子的人你都敢動!你他媽的不想活了!來人!”

這貨一吼。

大門口竟然衝出來了十來個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鏢。

畢竟他作爲東海四大家族之一的黃家的大少爺,安全問題他還是很在意的,經常隨身帶着很多人。

“黃少。”

一幫人湊到了他的面前,恭恭敬敬。

秦澤一見這場景,也有點慌了。


當然,他並不是害怕這麼多人不好對付。

而是害怕這幫妹子一出手,這十幾個人一起gg了怎麼辦?

這殺生會不會殺得有點狠?

“不是,大家都冷靜一下,能好好說話的就好好說話嘛,何必打打殺殺呢……”秦澤慌忙說道。

就是他這有點慌張的態度,更是長了這幫人氣焰。


“好好說話?呵呵!可以!我直說了吧!我看上你這裏的妹子了!這樣!我給你五千萬!這店和裏面的人都歸我!怎麼樣?” 總裁的天價寶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