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想到這裡,端木雄微微吁了口氣。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時候,刁老已經走到了秦石身旁,他雙手抱拳,微笑說道:「黃小兄弟,別來無恙啊?」

這話一出,眾人眼中滿是驚訝。這刁老是魂塔二把手,平日里為人冷淡,就算那李一飛前來,也不見得他會如此客氣。這疤臉青年究竟是什麼人,能讓刁老如此客氣。

「刁老,好久不見。」秦石急忙也行了一個晚輩的禮,雖然他對這老狐狸也不太感冒,但是如今在對方地盤,自己還是客氣點好。

「發生了什麼事?能不能幫到你的忙?」刁老微笑詢問道。

秦石無奈的攤了攤手,「這端木大師丟了東西,卻一口咬定是我偷的,我上個月的今天可是明明和刁老出現在了梵天商會,怎麼可能會來河西城偷他的東西呢?」

刁老眉頭一皺,問道:「這事究竟是怎麼回事?」他轉頭一看,正好看到明輝便說道:「明輝,你給我說下事情來龍去脈。」

明輝不清楚之前的事,只看到了二人打賭之後的情節,便一五一十說了一通。

端木雄怕刁老發難,便提前說道:「刁老,您可要看清楚,這小子有什麼本事,竟然能畫出我獨有的熔炎魂紋,定是偷了我的秘方。就算不是他偷,難道他不能找人偷嗎?」

秦石一聽冷笑道:「少裝高大上,不過就是一種赤火之陣魂紋,你改頭換面想裝騙我姑父天炎脈的錢,如今賭輸了又想賴賬,竟然冤枉我偷你的秘方。」

端木雄一聽這話,老臉頓時一紅,「你這小子口出狂言,刁老,你今天定要為我做主,否則這魂塔,我是待不下去的。」

他拿出了最後的絕招,這話幾乎挑明,他拿著自己離開魂塔威脅刁老,定要整那黃品。

刁老眉頭一皺,顯然有些不悅,他目光一掃,從二人臉上掃過。

「端木雄,你可能不知道黃小兄弟的身份,這才會誤會他偷你的東西。」刁老的語氣還算平靜,可是一些熟悉他的弟子卻已經看出一些他慍怒的端倪。

「哼,身份?什麼身份?」端木雄冷笑道:「不就是一個臭小子么,今天他必須賠給我五塊魔玉,然後還要當面向我道歉。」

秦石聳了聳肩,看著刁老也不說話。

「刁老,這事你看著辦,反正我……」端木雄喋喋不休,還要說。正轉頭,卻剛好望到了刁老那如同隼鷹一樣犀利的眼神。

他猛的一個寒顫。

刁老沉聲開口,「端木雄,你定是誤會了吧,黃品小兄弟三階魂紋師,會覬覦你這種二階魂紋的做法?」

他聲音冰冷,語氣卻極重,顯然這端木雄讓他極為生氣。

這「三階魂紋師」五個字一出口,現場除了那明輝,其他人都生生愣在了那裡。端木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張大著嘴,看著這樣貌醜陋的秦石。

「這傢伙不過二十齣頭,卻已經是三階魂紋師,這到底有沒有搞錯啊?」端木雄張開嘴巴,想要爭辯,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怎樣?端木大師,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秦石饒有興緻的問道,如今有刁老撐腰,自己的口氣就可以硬起來了。

端木雄背後滿是冷汗,「怪不得刁老會如此奉承這少年,如此年輕的三階魂紋師,想必刁老也知道他的前途有多麼寬廣。」

此刻端木雄不停思索,越想越怕。自己之前還威脅刁老,說要離開這魂塔,如今對方可是三階魂紋師,刁老自然不會為了自己而得罪他。想到這裡,端木雄急忙說道:「誤會,這很有可能便是一種誤會。」

刁老倒也並不想多生事端,便轉頭看著秦石,想讓他開口平息。

只是秦石哪會這麼容易放過端木雄,他微笑湊了上去,笑道:「端木大師,那之前的賭約……」

端木雄會意,急忙翻遍了各個口袋,掏出五塊魔玉,遞了上去。五塊魔玉也是他好久才能賺到的錢財,此刻雙手奉上,他的掌心都在微微顫抖。

秦石樂呵呵的接過魔玉,想都沒想就揣進兜里。

端木雄微微吁了口氣,今日倒霉,權當是花錢消災。本以為這疤臉男子就這樣要走出屋去,沒想到他微微一笑,繼續說道:「我記得剛才端木大師說什麼要離開魂塔,不知是不是我聽錯。」

端木雄心裡猛的一沉,看到對面這疤臉男子忽然亮出獠牙,他都快哭出來了。

轉頭看去,卻看到這黃品冷笑著,笑容里似乎有什麼陰謀。

端木雄可憐兮兮的望向刁老,希望他能說句好話。誰知刁老一瞥頭,連看都不看端木雄一眼。


三階魂紋師,又是如此年輕,誰都知道應該站在哪一邊。此刻眾弟子紛紛都不說話,有些甚至直接偷偷溜走了,免得和自己的師父一起受難。

「刁老,我錯了,你能不能……」端木雄知道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此刻口氣也軟了下來。

刁老冷哼了一聲,「冤枉黃小兄弟的人又不是我,況且之前是你自己說要離開魂塔的,今天這事你自己擺平,擺不平就給我滾蛋。」

一聽這話,端木雄心裡猛的一緊。之前說要離開魂塔也是為了威脅一下刁老,沒想到現在成了人家的把柄。

端木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來到秦石面前,「黃兄弟,哦不,黃大爺,小人知錯了,能不能給個機會。」他哭的猶如死了親人一般,聲淚俱下。

秦石也訝異於這端木雄的演技,只是這種哭法卻不能讓他軟下心來。

「其實你在不在魂塔與我無關,如今我錢也拿了,你只消做兩件事,我便不提這茬了。」

一聽這話,端木雄簡直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他猛的站了起來,「別說兩件,就算兩百……」他忽然覺得這話一出,自己又是挖了個大坑,便急忙閉嘴。

「第一、限你一個月內繪製二十片赤火之陣魂紋送來天炎脈,以後每個月五片,按時送到。至於錢,按照以前說的便可。」

「這個好說,這個真的好說。」若只是繪製魂紋,端木雄自然是一百個願意。雖然一個月二十片有些困難,但是咬咬牙,還是能趕製出來的。

「第二,你剛才打了明輝一個耳光,他是我好朋友,現在我要讓他還回來,你可願意。」 端木雄大驚,頓時有些為難。在場好些可都是他的弟子,若是自己公然被打了耳光,那今後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怎麼你不願意?」秦石冷笑道。

端木雄大驚,急忙說道:「願意,自然願意。」為了留在魂塔,他也豁出去了。

明輝站在門口,瞠目結舌。他看到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便急忙搖頭,示意自己不想打別人耳光。

「黃大師,如今明輝不願意打,你看怎辦?」端木雄問道。

「他不願意打,你就滾蛋吧,除非你求他,求到他打你位置。」

一旁的凌夢嵐都快笑出來了,沒想到這其貌不揚的表弟竟然有如此手段,將這向來都不可一世的端木大師都玩弄於股掌之間。

「求你了,明輝,你就打我吧。」端木雄已經求了起來。

明輝有些緊張,「可是魂塔向來長幼有序,我若打了師叔,豈不是大不敬?「

端木雄簡直要跪下來求他,「明輝啊,這樣吧,你就當我臉上有隻蒼蠅,現在我不能動,求你幫我拍死它。」

他急忙弄了點黑顏色抹在臉上,「快,打死這隻蒼蠅。」

明輝求救似的看了一眼刁老,可刁老半閉著雙眼,似乎不想理會。

「那我……打咯?」

「打,狠狠的打,快打死那隻蒼蠅。」

明輝心裡一橫,伸手用力就打了出去。那手勢哪裡是在打蒼蠅,分明就是要把人往死里打。

「啪……」端木雄被抽的頭暈眼花,卻又不敢發作。

「師叔,蒼蠅死了沒有?」明輝裝傻問道。

端木雄愁眉苦臉,卻又裝出一臉興奮,「黃大師,他打了,他打了。」


凌夢嵐終於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也惹的秦石差點要笑。

「既然這樣,那之前的事情也就一筆勾銷,記住今天你說的話吧。」

秦石強忍住笑意,看著那端木雄微微腫起的臉頰,心裡忖度,「明輝這臭小子裝的挺厚道,下手可真夠狠的,估計平時被欺負的也是挺慘,好不容易找到這個機會,肯定要用力一點。」

刁老白了一旁端木雄一眼,說道:「既然黃大師說算了,這次也不為難你了,下次莫要再犯,否則這魂塔絕不容你。」

端木雄對著秦石千謝萬謝,猶如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

刁老轉頭道:「黃小兄弟,不如去我那處坐坐吧,上次你那魔焰獵犬魂紋我有些地方想要討教一下。」

秦石心忖,「這老狐狸幫了我,定是要討點便宜去的。」他急忙道:「這次出來的倉促,不能久敘,我拿點材料就要回去,姑父還在等著我。」

「這……」刁老被駁了面子,有些難看。

「這樣吧,等我這一段的事情忙完,我專程來拜訪一下刁老,我們好好討論一下魂紋的事情。」

一聽秦石這話,刁老頓時露出一絲喜色。他看了人群一眼,開口道:「明輝,你帶著黃大師去挑選材料,順便幫他搬到天炎脈。」

秦石大喜,口上卻說道:「刁老,這怎麼好意思呢,我看這樣吧,這些材料我花錢買吧。」

刁老急忙道:「今天多有得罪,這些材料便當做是魂塔對小兄弟的一些補償,你能拿多少拿多少,魂塔有的是材料。」

秦石也不推脫,笑道:「既然這樣,那就多些刁老了。」

這話說完,二人道了個別,明輝領著秦石朝著塔底走去。

塔的底層,全是刻魂的材料,有著許許多多的礦石、藥草等等。


秦石走進那房間,簡直被堆積如山的藥草被驚呆了,那些材料分的非常仔細,刻制一階魂紋的放一邊,刻制二階的放另一邊。

秦石直接繞開這兩堆,來到三階魂紋的材料處。


三階魂紋的材料顯然沒有一階二階那樣的多,但是數量也是不少。眼前全是紫金礦石和血蓮花等較為稀有的礦石和藥草,還有一些三階凶獸的魔核等等。

「那老鬼既然說我能拿多少拿多少,那我也就不客氣了。」秦石微微一笑,朝著材料堆走去。

他不知道哪裡找來了一個大口袋,大把大把的朝著裡頭塞著這些礦石藥草,猶如塞著大白菜一般。凌夢嵐有些尷尬,急忙說道:「表弟,意思一下就行了吧,拿太多怕不好意思吧。」

「怕他個鳥!」秦石正忙著隨口罵了一聲。凌夢嵐有些詫異,之前溫文爾雅的表弟怎麼忽然變得如此粗魯。

秦石也反應了過來,急忙說道:「是這樣的,刁老一片誠意,我們若不多拿一些,那豈不是不給他面子。」

凌夢嵐一聽這話,也覺得有些道理,卻聽秦石喚道:「快些,幫我一起來裝這些東西。」

二人歡天喜地一陣忙活,好不容易裝完了一袋,卻見秦石又變出了一個大袋子。


正裝著,藥草堆里一片五顏六色的東西忽然吸引了秦石的視線。

他急忙伸手去撿,將那東西拿在手上。只見那東西不管是樣子還是材質,都像極了一片羽毛,只是上頭的顏色卻是七彩,看上去十分的神秘。

「石頭,快收起來,這是好東西。」墨凌霄的聲音忽然傳來,秦石下意識的就將那羽毛塞進懷裡。

「師父,這到底是什麼?」秦石問道。

「還記得你在武塔三層見到過的那個裝龍魂的箱子嗎?」

「嗯!」

「你這羽毛就可以用來繪製一種解開符篆的魂紋,它叫鳳凰尾,非常稀有。」

秦石大喜,「是不是有了這東西我就能解開那上面詭異的字元,拿到龍魂了?」

墨凌霄道:「那魂紋一共有三種稀有的材料,這鳳凰尾算是一種,其餘兩種一種叫,龍睛石,一種叫噬魂珠,都是萬分難找,特別是那噬魂珠,市面上根本沒有,只有一些詭異的幻境才有可能找的到,比如天眼魔窟。」

要拿到龍魂似乎也並不是那麼的容易,只是這天眼魔窟到底是什麼,這些日子老是聽到它的名字,看來自己也要好好研究一番。若是真能在裡頭得到龍睛石和噬魂珠,那這一趟也不虛此行。

墨凌霄似乎看出了秦石的心思,笑道:「石頭,若是符篆能被輕易解開,只怕那松鶴也不會用它來封印箱子了。如今你花點時間和精力就能搞到東西,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秦石點了點頭,他暗下決心,一定收集齊材料,將那龍魂拿到手。

忙碌了幾個時辰,這才裝了滿滿四大袋子的藥草和礦石。之前猶如小山一般的材料堆,此刻被削去了大半,只剩下寥寥無幾的一些。

明輝睜大了眼睛,看著身前帶著幾分「客氣」的秦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