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心無限大,包容仇恨、理解仇恨,只是讓方堯不被仇恨迷惑內心,去無端的製造殺戮,並不代表方堯會放棄復仇。

2022 年 1 月 23 日

畢竟,個人的仇恨可以放下,但是族群、故鄉的仇恨,是不可磨滅的。

最終,方堯這位剛剛跨入域主的精神念師擊敗了域主級三階的武者莫蘭,而琳羅家族上萬人卻得以倖免。

「少爺。」

琳羅家族內,一名穿着灰袍的老者對着失魂落魄的莫斯說道。

這灰袍老者,是琳羅家族現存最強的武者,宇宙級九階。

莫蘭作為琳羅家族的主心骨,他死了,整個琳羅家族也就塌了。

「莫叔······」

莫斯張張嘴巴,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少爺,老爺死了,您現在就是琳羅家族的族長。」

灰袍老者神色間帶着悲痛。

莫斯點點頭,的確,父親死了,自己就是琳羅家族的族長,如果自己也振作不起來,那整個琳羅家族就真的完了!

「莫叔!」

莫斯臉色漸漸嚴肅起來,冷冷地說道:「傳令下去,家族在塔納帝國的產業全都低價出售掉,在臘蘭帝國,我們家族的勢力也要收縮······」

莫斯的表情鄭重無比,語氣中帶着一絲不可置疑。

在弱肉強食的宇宙,一個域主家族,若是沒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支撐,只會引起無數勢力的搶奪、瓜分。

莫斯此舉看似自斷一臂,卻是為琳羅家族保留了生機。

「對了!」

莫斯似想到什麼,冷冷地說道:「傳令下去,琳羅家族子弟今後不得再進行奴隸貿易,如有違令者,以叛族罪論處!」

。。。。。。

離開了卡斯蘭星,方堯歸鄉心切,直接從琳羅家族搶了一艘D級飛船,直奔自己的故鄉——山海界。

飛船主控室內。

方堯盤坐在冰冷的金屬地板上,眉頭緊緊皺着,身體不斷吸收著宇宙之中的能量。

「傷勢還是比想像中的嚴重啊!」

莫蘭不管怎麼說,也是先方堯一步跨入域主級的老牌強者,戰鬥技巧十分老道,更是有着諸多的域主級的寶物,而方堯連一件五階精神念力兵器都沒有。

最後勝了,也只是險勝,方堯自身也身受重傷。

飛船在暗宇宙中飛行了幾個月,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故鄉······我的故鄉!」

望着全息投影中的山海界,方堯竟然忍不住熱淚盈眶。

淪為奴隸,卧薪嘗膽五萬年,嘗盡世間疾苦,方堯又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嗖!

方堯直接飛出宇宙飛船,懸浮在外太空,看着眼前巨大的藍色星球,心中激蕩不已。

此時,山海界中屬於琳羅家族的人馬已經盡數退去。

劫後餘生的山海界人們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歡慶,儘管他們並不知道,為何奴役他們星球五萬年的琳羅家族突然退卻了。

「大人。」

山海界外的宇宙空間中,一道身影突然朝着方堯飛了過來。

方堯皺皺眉頭,那人藍色衣袍上的銀色徽章,正是琳羅家族的族徽。

「大人,家主有令,我們在山海界中的人馬全都已經撤退,留下來的飛船、物資便當贈送於這裏的人類。」

藍袍人誠惶誠恐地說道。

畢竟,這可是殺死他們前一任族長的超級強者。

「莫斯······」

方堯低頭,腦海中關於這位弟子的畫面一閃而逝。

「對了,這是家主讓我轉交給大人的。」

藍袍人恭敬地遞上一塊黑色的金屬板。

「這是我們家族在山海界上發現的一塊金屬板,上面有着一些神秘的文字,構造很奇特,比F級金屬還要堅硬。」

「家主有令,此物既然是山海界中發現的,如今自當物歸原主。」

方堯接過金屬板,只覺得這金屬板竟然給他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

塔納星域,臘蘭宇帝國,近日接連發生了幾件震動整個帝國的大事。

首先,便是稱霸整個帝國,幾乎和皇族平起平坐的超級家族,琳羅家族土崩瓦解,旗下的產業大半被蠶食、掠奪,琳羅家族淪為了宇宙級強者家族,不再有往日的風光。

而一代強者的隕落,同時也代表着一顆新星的崛起。

山海界,這顆藉藉無名的土著星球,竟然誕生了一名域主!

這在整個臘蘭帝國乃至塔納帝國都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尤其是方堯是從五萬年奴隸突破成就域主,更是成為了一段流傳塔納星域的佳話。

甚至,連不少塔納帝國的不朽神明,在聽說了方堯的故事之後,都有收其為弟子的打算。

而這樣的一則消息,最後自然也端上了吳潛的案頭。

乾巫秘境,恢弘的大殿之中。

「哦,山海界竟然誕生了一名域主?」

吳潛眉頭微微一翹,心中頗有些驚訝。

要知道,山海界人的修鍊天賦可是奇差無比,不要說域主強者了,連恆星級武者,都可以說是億萬中無一的存在。

很快,吳潛便迅速閱讀完宇宙國情報系統遞上來的資料,心中漸漸有了一絲疑惑。

「難不成,這方堯就是地球一脈的第一位候選者?」

吳潛心中已經基本確定了。

第一位候選者認主星辰塔的時候,修為才是界主,但是心境卻已經達到了「心無限大、包容一切」的境界。

這資料中的方堯,心境已經符合,再修鍊個一段時間,突破到界主也絕非問題。

不過,星辰塔乃是域外戰場無比兇險之地,基本上都是各族封王不朽混跡的地方。

這位候選者能以界主之身前往星辰塔,估計也有着了不得的機遇,甚至有可能被人類某位超級存在收為弟子。

至少,這位候選者能像羅峰一樣,在界主時期便擁有了媲美封王的戰鬥力。

「是個不錯的天才啊。」

吳潛點點頭稱讚道。

在界主時期便擁有封王戰力,哪怕是修鍊了《九劫秘典》,也絕非一般天才可以做到的。

「說不準,我可以截了坐山客的胡呢······」

吳潛盤坐在恢弘的大殿之內,氤氳的氣流環繞,露出一似笑非笑的表情來。 隨着蕭凡的話音落下,懸頂框架上方的倖存者們紛紛激動了起來,一個個順着框架開始往兩邊移動,移動到邊緣后便踩着裝飾用的一排排鋼架爬了下來。

等到所有人都下來后,蕭凡大略的數了一下,一共是十三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眾人雖然都有些疲憊,但是身處一群喪屍屍體和頭顱中間,而且面前還有着一個殺神一樣的男人,都不敢輕易放鬆警惕,一個個目光中透露著未知的意味,站的離蕭凡遠遠的。

生怕蕭凡一個不爽,像殺王總一樣把他們給殺了。

等所有人都慢慢平靜下來之後,蕭凡指著滿地的喪屍屍體頭顱開始說話了。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么?你們應該看過一些末世危機類的電影吧?沒錯,這就是喪屍,世界末日來了。」

「什麼?」

「不可能!」

「為什麼會這樣?」

眾人紛紛驚呼起來,看着周圍的屍體頭顱,滿地渲染的鮮血,破碎橫陳的屍塊,一個個都開始驚慌了起來,比之在懸頂框架上更加的驚慌。

「小哥,那外面的世界?」

有人略顯遲疑的向蕭凡問道,顯然,他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

「外面?」蕭凡冷笑一聲,說道:「諸位,莫要忘了這是什麼地方,這是魔都市,常駐人口兩千五百多萬,外面比之這裏,更加的恐怖!」

蕭凡的話音剛剛落下,眾人便亂了起來,他們之前一直以為這些喪屍怪物只是被恐怖分子投了什麼先進病毒,雖然心中也有懷疑末世降臨的想法,但是當真正的得知末世降臨的時候,他們反而更難以接受了。

「小兄弟,小兄弟,你好,我是烤魚直播的副總裁李亮,還沒請教小兄弟尊姓大名?」

一個身穿西裝,打着領帶,頭髮噴得發亮的中年男人滿臉笑容的走到蕭凡身邊,笑呵呵的開始攀起了關係。

蕭凡冷眼以對,心中冷笑,我需要認識你么?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對對對,高手兄弟,我是知名主播嘿嘿嘿,你應該知道我吧?我是跟李總混的。」

另外一個身穿休閑服飾,丑的蕭凡不忍直視的男人也跟着諂媚了起來。

「我我我,高手兄弟,我是知名主播那什麼風,我打遊戲很厲害的,你肯定知道我吧?」

「小兄弟…」

「小哥…」

「高手…」

「帥哥…」

「……」

「都閉嘴!」

蕭凡煩躁的皺起了眉頭,冷聲說道。

蕭凡的聲音如同冬日裏的寒風,冷的刺骨。也如同凶獸的咆哮,殺氣四溢!

眾人紛紛想起了蕭凡殺王總時的狠辣,殺喪屍時的冷漠,戰異種喪屍時的霸氣。隨着蕭凡的聲音落下后,整個會議室中再次安靜了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