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心心念著,火靈兒說道:「今天最後一件拍賣之物,就是靈兒手中像石頭一樣的存在,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此物叫元石。」

2021 年 1 月 18 日

元石!

原來,那東西叫元石!

楚玄心裡波濤繼續洶湧著,火靈兒聲音回蕩,「元石,顧名思義就是蘊含有元力等能量的石頭!武者隨身攜帶元石,修鍊起元訣來,會事半功倍,體內元力增長速度也會加快!」

「而且,在體內元力不足的時候,還能煉化元石當中的能量,化為自身元力,堪比玄階丹藥。萬象樓的修鍊室裡面,就有元石存在!此外,元石還有種種妙用,等諸位拍下之後,可細細感覺。」

「此元石,為下品元石,無屬性,修鍊任何屬性元訣的武者都可使用。起拍價,二十萬白玉錢,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

火靈兒聲音剛落,一個光頭大漢便震吼出聲,「元石,這次居然還拍賣元石,來得太值了。這塊元石,我必定要拍到手,五十萬白玉錢!」

「六十萬!」

「八十萬!」

競價無比的激烈,比拍賣元竅丹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周建業也想拿下這塊元石,可惜他負債纍纍,根本沒有本錢去拼。

趙奇等人也是囊中羞澀,有心而無力。

但不管競拍的,還是沒有競拍的,所有人的目光,包括火靈兒,都盯在楚玄身上,坐等楚玄出價,最先出價的光頭大漢放言說道:「之前你用一百萬佔了那麼多便宜,這次,不管你出什麼價,我都跟你死磕到底,這塊元石,我一定要拍到手。」

「一千萬白玉錢!」

「兩百萬……」

在楚玄喊出一個數字之後,光頭大漢隨口就喊出「兩百萬」,可話還說完,光頭便意識到自己白痴了,他是陷入了固定思維,覺得楚玄之前十多次競拍,每一次喊的都是「一百萬」,這次肯定也不例外,所以條件反射地喊了出來。

想用兩百萬打一打楚玄的臉!

誰知,楚玄說的是「千」,不是「百」,光頭想打臉不成,反被啪啪啪打了臉,而且這巴掌,還是他自個兒甩的。

光頭臉上火辣辣的痛,看向楚玄的眼裡,卻是有著濃濃的恨意!

這恨意,趙奇、屠河等人看到了;周建業看到了;樓上的呂蓉更是看到了,呂蓉嘴角的笑容比夏天裡正午的驕陽都還要炙熱。

實在是楚玄比她想的,還要好之百倍千倍。布局之初,她以為楚玄能拉到三分之一人的仇恨就不錯了,卻不料,楚玄一開場,就拉了周建業這個身份、實力都很牛的大仇恨,接下來又橫掃拍賣場,幾乎將所有參與拍賣之人的仇恨都拉了。

恨楚玄的人越多,她的殺局就越成功。

這股恨越濃,楚玄就死得越慘。

眼下這恨,足以讓楚玄死無葬身之地。

呂蓉笑容燦爛之時,拍賣場卻是一片死寂!

一千萬枚白玉錢,直接封死了所有人競拍的衝動,一是他們絕大部分人沒有這麼多白玉錢,二是他們就是喊了一個價,以這人的性格,絕對會來個兩千萬,到時還繼續不繼續競價?萬一步了周建業的後塵怎麼辦?他們可沒有那麼牛的身份讓別人借錢!

最重要的是,他們心中有了其他想法。

是的,他們錢不多,他們沒有拍賣著東西,但是,他們還可以搶!

一股又一股的殺機,將楚玄鎖定。

這時,火靈兒親自將元石捧到了楚玄面前,她極盡誘惑之能,楚玄視而不見,掏出一千萬錢票將元石握在手中。

剎那之間,楚玄感覺到天地間有能量往手中下品元石聚集,雖然很微弱,但確實存在。

也因著此,他體內元力確實澎湃了一些,讓他彷彿置身於萬象樓修鍊室中。

只不過,略有不如。

但,時時刻刻積累下來,也會受益不少。


不過,如此下品元石,與亂石陣當中元石相比,能量的純度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打個比喻,亂石陣當中的元石,如同剛降臨天地間的神龍,雖然是初生,但神龍之威,神龍之血脈卻是高入九重天。

而手中的下品元石,最多就是一隻成年的狼。

狼與神龍,天差地別。

不知亂石陣中元石,又是何等品階,他覺得就是上品元石也不能相比擬。

此外,楚玄還想到,下品元石都能引動天地間能量匯聚,那亂石陣中元石更該可以,並且涌聚得更多更厲害才對,可為何昨晚取出來之時沒有感覺到?

是還沒有將其恢復到一定程度的原因嗎?

就好比一塊磁石,磁性太弱,也吸引不了鐵!

雖然不敢肯定,但楚玄下定決心,要盡全力去恢復亂石陣元石,讓其浴火新生。

楚玄沉浸在自己的思索當中,旁邊的火靈兒卻是無語透頂,她自信就算是太監,看到她現在的媚惑,也會動心動血,可眼前這個隨隨便便拿出幾千萬的人,卻完完全全將她忽視,彷彿她是空氣一般!

這簡直是前所未有之事!

他的心志是何等的堅韌,居然能視美色為無物。

火靈兒心中震驚著,卻是不信邪地再次說道:「公子,您覺得靈兒怎樣?」

楚玄終於轉過頭,看著火靈兒。

當即,火靈兒讓胸前的宏偉山峰若隱若現,還讓其微微顫抖,要多誘惑有多誘惑,楚玄目光掃去,火靈兒抬頭挺胸,心裡念道:「本姑娘就不信,誘惑不了你這個小男人。」

「叫你們掌柜出來吧!拍賣結束了,咱們該算算債了!」

楚玄淡淡說來,火靈兒狂暈,他明明看著她最得意的,無數男人慾陷進去的地方,說的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話,她真心懷疑,這人是男人嗎?

「公子,靈兒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們掌柜會聽得懂,或者,一個叫呂蓉的女人能聽得懂。」

「……」

火靈兒不知道呂蓉是誰,卻知道這陣子萬象樓來了個極漂亮的,連祝東海掌柜都要事事請令的夫人,難道此人說的呂蓉就是她。

終於,火靈兒變了顏色,不再誘惑,乖乖退去,她預感接下來會發生大事。

臉色大變的,可不止火靈兒。

趙奇、屠河等白馬城的人都變了,白天里楚玄所做的事,他們是如雷貫耳,雖然看到楚玄趕著魔獸到萬象樓,他們也猜測到萬象樓出了手,楚玄拿著證據找上門報復。

可想一想,又覺得不可能。

畢竟萬象樓的勢力太龐大了,趙萬屠白四大家族也就在白馬城裡名聲顯赫,出了白馬城,誰知道?但萬象樓不一樣啊,他遍布大秦帝國各大城市!

也是這個原因,萬象樓定下打敗福地一重境武者才能進入的要求,他們沒有半點脾氣地接受下來。


可現在,已經將四大家族,將神風學院,將白馬城各大勢力全都得罪的楚玄,卻要找萬象樓算賬,這不是自尋死路是什麼?

驚訝過後,趙奇等人笑了,楚玄絕對是在自尋死路。

就算他有一百條命,也活不了。

陶澤總算明了,他之前的預感是對的,萬象樓將拍賣會提前,定下特殊要求,全都是為了——殺楚玄。

雖然不知道楚玄是怎麼和萬象樓結的仇,但是,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今晚,楚玄十死無生。

周建業察覺到了異樣,看著楚玄的眼裡滿是冷笑。而一百多拍賣者,也沒有一個人離開,他們仍然鎖定著楚玄,心裡越來越激動。

無形風暴,已在肆虐。

與此同時,樓上的呂蓉已經走向拍賣台,祝東海和萬象樓一幫高手跟隨在後,周建業等人看到呂蓉,眼裡光芒大放,這呂蓉太美了。

特別是那股難言的氣質,讓不少人心生臣服之感,周建業心中燃起了一股慾火,「這樣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若是能與她風流,少活十年也心甘啊。」

呂蓉察覺到眾人貪慾目光,卻毫無惱怒之狀,她站在了拍賣台正中央,居高臨下地看著楚玄,「原本想等你走出萬象樓才殺你,本想到你竟然狂妄到極點,既然你這麼急著去死,本夫人成全你。」


「我來討債,就是狂妄?莫非我要忍下你給我下的毒,忍下你派人殺我,任由你砍殺,才不是狂妄?」

「今天,由不得你放肆。」

「如果這算放肆,那我會放肆到底。」

「哼,不管你身後站著誰,今晚,你都將死!」

呂蓉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這番話說得趙奇等人激動不已,楚玄就是最大的變數,楚玄一死,白馬學院再無翻身機會。

周建業等一幫人也激動了,楚玄死了,那他身上的寶貝,他那數千萬的錢票,不就是他們的嗎?

正想著,呂蓉舉起拍賣錘,「今晚,本夫人親自拍賣最後一件東西!」

還要拍賣?

拍賣什麼東西?

面對眾人疑問,呂蓉一指楚玄,「拍賣之物,就是此人性命!殺他者,賞一億白玉錢!並且,他身上的寶貝,誰搶到,就是誰的!」 誰也沒想到,這個氣場強大,容顏精緻的女人,出來拍賣的最後一件物品,竟是楚玄之性命!

眾人震驚之後,欣喜不已。

一百多人的呼吸瞬間急促起來,那雙看向楚玄的眼睛,湧出了比看到絕世美女寬衣之時還要濃郁的渴求之光。

此刻,在眾人眼裡,楚玄根本不是一個人。

污污的三生

是萬馬奔騰元訣。

是三葉青璃芝。

是元石。

……

就是周建業也心動不已,殺死楚玄,那他立馬就能將債還清不說,還能賺上一大筆,那他的白痴之名既可以用楚玄之血洗刷,更可以殺雞儆猴,為他當周家第一人造勢。

真可謂好處多多。

一片殺機狂涌當中,楚玄紮根於立,沒有絲毫波動,還看著呂蓉,冷聲說道:「果然是最毒婦人心!不過,姓呂的,你今天所做所為,傳揚出去,就將是你萬象樓滅絕之始!」

呂蓉臉色一變。

楚玄繼續說道:「我是前來參加拍賣的,只要我還沒有走出去,我沒有向萬象樓動手,你萬象樓就得護衛我安全。現在,你不但不護住我這個顧客的安全,還設計圍殺於我!」

「今天,你與我有仇,可這樣殺我!那日後,與你結仇之人,與萬象樓有怨之人,你是不是都要以此方法圍殺於他?我倒要看看,此舉若是傳出去,還有多少人來你萬象樓拍賣!」

楚玄一針見血,這也是呂蓉之前想等著楚玄離開萬象樓,再由她早就安排在拍賣者當中的內應蠱惑眾人殺楚玄,搶寶貝。

可是楚玄當場討債,她一怒之下,便當眾喊打喊殺。

此舉若傳出去,萬象樓名聲確實會大損,老爺子肯定會勃然大怒,甚至可能影響到她的夫君繼承萬象樓。

但正因為如此,今天必殺楚玄,不讓消息遺漏分毫。

呂蓉冷道:「你看不了,今晚,你必死!只要你死了,誰會傳出去?」呂蓉一眼掃過,一百多武者俱沒有表示,他們只想著一億白玉錢,想著楚玄身上的寶貝,誰管萬象樓以後怎樣。

「你就那麼確定能殺了我嗎?」

「呵呵!」呂蓉冷笑凜然,「在場一百多人,實力至少與福地二重境武者相當,更有五名福地七重境武者,近二十名福地六重境武者,五重、四重修為之人,數不勝數。你一雙拳,如何打得過?你一個人,豈能不死?」

「殺我者,先做好死的準備!呂蓉,包括你!」

「放肆!本夫人之名,豈是你一個賤民所能喚?諸位,不趕緊殺他搶寶、領賞,還在等什麼?」

呂蓉一語落下,四周眾人圍殺上來,就在這時,那名光頭大漢越眾而出,手持砍刀,面向眾人,厲聲喝道:「你們這一群見利忘義之人!我們與此人無怨無仇,就因為一些拍賣就要殺人家?而且,他說得很對好不好,今天萬象樓可用此計殺他,他日,就能用此計殺我們當中的每一個人!」

眾人愣了,這光頭之前不是被楚玄打了臉嗎?

現在怎麼幫楚玄?

他發瘋了嗎?

光頭轉身朝楚玄點了一下頭,又回身說道:「不錯,之前他搶了我不少看中的寶貝,更是用一千萬打了我的臉,我心裡確實很不爽!可不爽是一回事,道理正義又是另外一回事,今天,誰想殺他,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大義凜然中,光頭揚刀,刀威赫赫如滾滾江水向東流,就在那砍刀向外,要威懾眾人之時,光頭突然反手一刀,刀威瞬間將楚玄籠罩,刀鋒犀利地砍向楚玄脖子。

眾人再愣,心裡大罵開來。

靠!

還以為這人真的要幫楚玄。

原來都是假的,他是要以此得到楚玄的信任,就算得不到,也能讓楚玄心生好感,心裡有所鬆懈。

然後,在最後關頭,反戈一擊。

真的是令人防不勝防。

太陰險了。

楚玄都這麼虛弱了,隨便一刀都能砍死,光頭還又玩陰謀又出全力的,肯定能殺死楚玄。

不行,不能讓光頭獨拿一億白玉錢。

他們趕緊衝上,去搶殺楚玄之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