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從靈波城到天斗城真是很近,一個多小時的路程,遠處,寬厚的城牆就已映入眼帘。

2021 年 1 月 3 日

在斗羅大陸上早已經失去意義的城牆在斗靈帝國依然存在,厚重的城牆從遠處看上去,彷彿有種回歸遠古的味道。建築風格唯有在斗羅大陸的天斗城才能見到。而斗羅大陸的天斗城因為遭遇聖靈教襲擊,那些古樸的建築又被破壞了不少。

從外表目測,眼前這座天斗城氣象恢宏,不比斗羅大陸的天斗城小。作為斗靈帝國首都,看起來還是很有幾分氣勢的。

車輛到城門處,需要停下檢查,唐門的車檢查起來就容易多了,車前面擺放著的各種通行證,讓負責守城的士兵看了一眼后,很快放行。

唐舞麟注意到,天斗城的士兵配備還是很現代化的,現代的作戰服,魂導射線槍之類,一應俱全。看起來和斗羅大陸上普通士兵沒什麼區別。

想到這裡,唐舞麟不禁想起了龍雨雪的那個重離子射線槍,那玩意兒才是真正的高科技啊!無論是對付機甲還是都開始,都有著超強的殺傷力。幸好還不能大量的製作,否則的話,恐怕斗靈帝國和星羅帝國就更沒有還手之力了。

當他們的車輛駛入天斗城時,早已有天斗城官方的引導車來迎接,十幾輛車圍住了兩輛魂導大巴車,似乎是專門為他們的到來封路了,一路暢行。二十分鐘后,他們就來到了一座宮殿群的建筑前方,無疑,這句是斗靈帝國皇宮了。

寬達三十米的紅毯一直從皇宮正門前鋪到車前,紅毯兩側站著儀仗隊,和守城士兵不同的是,這些儀仗隊身穿古樸盔甲,明亮的甲胄反射著陽光,手持古樸武器,如果不是魂導汽車有些破壞氣氛,還真的像是回到了過去的皇宮一般。

紅毯最前方,身穿金色華麗長袍,頭戴冠冕的中年人站在最前面,身後是近百名斗靈帝國高層。

李雲喆率先下車,然後讓到一旁,恭敬的作出一個請的手勢。這時,唐舞麟才從車上走了下來。

黑色長發披散在肩膀,明亮的雙眸宛如朗星般閃耀,身穿古樸白色長袍,長袍右胸處有個類似於面具的金色圖案,面具頂部是一頂皇冠,一半為實體、一半為空心。正是唐門的標誌。象徵著陰陽平衡,一代王者。

唯有唐門門主和斗羅殿殿主才能穿上這帶有金色標記的衣服,唐舞麟本就十分英俊,在這古樸長袍的掩映下,就顯得更加俊逸十足了。

當薛雲天看到唐舞麟的那一瞬,他的精神突然有些恍惚,他只覺得自己面前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大山,對方明明沒有釋放出什麼氣勢,可卻依舊給他一種虛無縹緲的感受。

魂師從來都不是從外表能夠看出強弱和年齡的,唐舞麟身上顯現出的特異處越多,他心頭反而越是重視幾分。他需要的,是強大的盟友啊!

薛雲天帶著身後的文武百官迎了上來,李雲喆道:「門主,這位就是斗靈帝國皇帝陛下。」

唐舞麟微微頷首,「陛下,您好。我是唐門,唐舞麟。」

薛雲天伸手和唐舞麟相握,笑道:「心儀已久,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啊!門主閣下看上去真是好年輕。」

唐舞麟淡然一笑,如果說以前的他還能夠被人從氣息和骨齡上看出真實年紀,這次經過血龍變的蛻變之後,尤其是當他的精神領域覺醒之後,就再沒有人可能從外表看出他的實際年齡了。這就是實力上的變化。

「門主、請。」薛雲天作出一個請的手勢,身後的文武百官自然散開到兩旁。

這位皇帝陛下的心情確實是有些急切的,甚至都不加掩飾,沒有向唐舞麟介紹這些斗靈帝國高層,而是直接和他並肩而行,向皇宮內走去。 兩人都沒在第一時間開口,唐舞麟始終保持著風輕雲淡之色,但他能夠注意到,跟在薛雲天身邊的,至少有兩位超級斗羅層次的強者,他們一直都在打量著自己。但讓唐舞麟有些失望的是,斗靈帝國方面,並沒有一位極限斗羅存在。就算是那兩位修為不弱的超級斗羅,恐怕也就是和李雲喆差不多的層次,精神修為肯定沒有達到靈域境,也就是說,極限斗羅無望了。

人的精神修為一般來說在四十歲會達到巔峰,這是自然成長的結果,超過四十歲之後,精神力的自然成長就會結束,然後隨著年齡增長而逐漸衰退。

所以,想要將精神力突破到靈域境層次,最好的時機就是在四十歲之前完成。這也是為什麼那些極限斗羅都是年少成名的原因,如果不能夠在四十歲之前達到一定程度的話,那麼有可能一輩子就都無法達到了。

任由這些超級斗羅注視,他們看著唐舞麟的感覺只有震驚,只是看了幾眼之後,就自然而然的將目光轉移到他處。

靈域境精神修為無疑,在看不出修為的情況下,他們自然而然的就會默認唐舞麟是極限斗羅層次修為了。畢竟,靈域境一向都是極限斗羅的代表。

只有李雲喆才知道,這位門主實際上的修為應該是魂聖才對。他不知道的是,就是這麼短短几天時間,唐舞麟已經突破到了魂斗羅層次。只是因為精神領域的干擾,讓他也看不出變化了。

「門主閣下,此行可還順利?之前聽說您先是前往了靈波城。」薛雲天打破沉默,向身邊的唐舞麟說道。

唐舞麟微微頷首,「是的,因為接到一些消息,所以先去了一趟靈波城。事實讓人痛心疾首。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傳靈塔竟然真的和聖靈教勾結。想必陛下也已經知道,史萊克城遭遇了聖靈教的恐怖襲擊,導致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總部被炸毀。這等血海深仇,是我唐門必然要報償的。」

「當初我們就很奇怪,以史萊克城周邊的安檢能力,聖靈教那麼多人,乃至於那麼多超級定裝魂導炮彈是如何被運送到附近的,現在看來,答案已經十分明顯了。」唐舞麟淡淡的說道。

薛雲天顯然沒想到他的回答會如此直白,忍不住道:「那門主的意思,是真的要和傳靈塔開戰嗎?」

唐舞麟道:「不是我們要開戰,而是傳靈塔早在轟炸我們唐門總部的那一刻,就已經向我們宣戰了。他們要這樣做的原因,不知道陛下有沒有想過?」

薛雲天眉頭微蹙,「是什麼原因呢?」

唐舞麟扭頭看了他一眼,薛雲天只覺得唐舞麟的眸光宛如深談,然後耳邊就響起了一個聲音,「是什麼原因呢?」

這個聲音並不是唐舞麟的,而是他自己的。不只是他聽到了,周圍的文武百官自然也都聽到了。

跟隨在薛雲天身邊的兩名超級斗羅驟然色變,其中一人忍不住脫口而出道:「時光回溯?」

薛雲天心下駭然,剛剛那一瞬,他真的有種回到了前一刻的感受。

時間掌控?難道這位唐門門主的武魂,竟然和時間有關嗎?那可就太可怕了。這位巔頂大能在擁有時間扭曲類能力的情況下,別說自己身邊跟著兩名超級斗羅,就算再多幾個,恐怕他想要取自己性命也會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啊!

跟隨在後的李雲喆也同樣震撼,他也是超級斗羅,而且和唐舞麟在一起的時間較長,感受會更加深刻一些。在唐舞麟看向李雲喆的那一瞬,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周圍似乎有一個奇特的力場在變化,雖然只是扭曲了時間一瞬間,可就是那一瞬間,卻足以令他整個人產生出一種汗毛倒豎的感覺。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以他的修為,也同樣頓了一下,這不只是時間的問題,恐怕還有類似空間變換的味道存在。門主的精神領域究竟是什麼?

難怪、難怪他能秒殺傳靈塔那位斗靈帝國的塔主。難道之前自己感受到他只是魂聖也是錯誤的嗎?

唐舞麟道:「野心。」

他給出了薛雲天問話的答案,而之前那瞬間的時光回溯卻如同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淡淡的微笑在面龐上一閃而過,唐舞麟沉聲道:「總是有些人不甘心啊!」

「是。」薛雲天附和道。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在說出這一個字的時候,身為一國皇帝,自己竟然有了些謙卑的感覺。

唐舞麟道:「但他們的妄想終究不能得逞。當年,靈冰斗羅創立傳靈塔的目的,是為了讓人類和魂獸能夠和平共處。讓瀕臨滅絕的魂獸能夠休養生息。可是,隨著時代的變化,現在的傳靈塔已經完全扭曲了當初靈冰斗羅的意願。他們以圈養魂獸,給它們生存空間為名,不知道抓捕了多少魂獸,在斗羅大陸上,幾乎已經看不到魂獸的身影了。現在他們竟然還膽敢和聖靈教合作。唐門不是世界警察,但我們卻永遠會站在正義一方,絕不允許任何魑魅魍魎興風作浪。」

他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每個人都有種聲音在自己耳邊的感覺,同時又有心悅誠服的認同感。

精神震懾!

封號斗羅層次以上的強者都能感受到這份強大的精神波動,雖然不是攻擊方式,但卻很自然的影響人心。

文武百官中,除了少數修為高深者之外,大部分人在聽了這番話之後,都不禁微微頷首。

「那門主認為,應該如何來糾正傳靈塔呢?」薛雲天畢竟是一國之君,短暫的失態之後已經回復了正常。

唐舞麟道:「有病要治,任何一個組織出現了問題,也需要治療。」

此時已經走進了皇宮正門,繼續向內就不需要走路了,前面的一切只是形式。斗靈帝國皇宮內部的擺渡車早已等候,薛雲天和唐舞麟上了一輛,其他人則分別坐在其他車輛上。

薛雲天很大方的沒有人讓強者跟隨自己,因為他很清楚,以唐舞麟表現出的修為,真想要對自己不利,自己這邊恐怕沒人能夠阻止,與其如此,還不如大方一點。

「真沒想到,傳靈塔竟會如此啊!難道說,他們想要重複數萬年前武魂殿的情況嗎?這對他們有什麼好處。那樣的話,就算他們隱藏的再深,早晚也會成為眾矢之的。」薛雲天有些不解的說道。

對於這一點他是真的不明白,傳靈塔作為當世最大的組織,無論是財富、地位,都已經達到了頂點,他們如此對付唐門和史萊克學院,還能做什麼呢?難道說,還有其他的目的不成?

「為了超脫。」唐舞麟輕嘆一聲。

「超脫?」薛雲天驚訝的看向唐舞麟,腦海中隱隱有了答案,但正因為有了這個答案,他的心跳也不禁隨之加快了幾分。

—————————————

求月票、推薦票。感謝大家的支持,不知道看到唐三出現,你們有沒有激動!激動的請舉手。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任何人都是怕死的,任何人都曾想過長生不老這種事情。身為帝王,他怎能沒有這個念頭呢?

「是的,為了追求那份渺茫。」唐舞麟道:「我也是這次的事情之後才想明白的,」

「想必陛下對於傳靈塔那段歷史一定很清楚吧。畢竟,斗靈帝國前身的天斗帝國是曾經經歷過那一段歷史的。最終的決鬥,是在唐門門主唐三和武魂殿殿主比比東之間進行的,而那時候的他們,都已經超越了人類的範疇,進入到了神詆的層次。最終,比比東被擊敗,神詆之位被毀,戰死。而唐三卻成神,升入神界。」

薛雲天點了點頭,「是的,這段歷史在皇室的資料庫中有非常詳細的資料。」

唐舞麟道:「那您就一定注意到了,無論是唐三還是比比東,都到了神界的那個層次。那麼,身為武魂殿殿主的比比東,為什麼能夠達到那個層次呢?而在他們之後,就只有萬年前的靈冰斗羅霍雨浩才有突破成功的案例。傳靈塔已經站在大陸巔峰,他們還想要更進一步,那麼,唯一的目標就是掌控聯邦,乃至於掌控整個斗羅星了。想要這麼多,目的除了要向那一步邁進之外,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原因。至於怎麼邁出這一步,我也猜不到,但想必他們是有什麼要嘗試的方法。」

「還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訴陛下。不知道陛下有沒有聽說過斗羅大陸的血神軍團。」唐舞麟說道。

略微有些茫然的搖搖頭,「斗羅聯邦還有這麼個軍團么?他們很強?」

唐舞麟道:「很強。他們的存在,已經超過了六千年。而您之所以不知道,是因為他們一直守護著一個秘密。在斗羅大陸上,有一條空間通道,讓我們和另外一個位面相連,而那個位面的強大,甚至超越了我們。他們不斷向我們發起攻擊,想要將我們毀滅和吞噬。而血神軍團正是為了抵禦他們而存在的。六千年前,由史萊克學院、唐門、戰神殿和傳靈塔共同派遣強者組成,經歷了多代英雄的守護,總算是封印住了那條連接兩個位面的通道。」

「還有這麼個存在?」薛雲天一臉震驚的看著唐舞麟。

唐舞麟微微頷首,「是的。這個秘密之所以我會告訴您,是因為現在深淵位面對我們的威脅正在變得越來越大,不是因為深淵變得強大了,而是因為,在我們這個世界中,已經有些力量要和他們聯手,要將深淵位面的吞噬與毀滅帶到我們這個世界中來。而這些人,就是聖靈教!」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聖靈教之所以這麼做必然是對自己有好處的,所以,他們的目的也只會有一個,那就是和傳靈塔一樣的,想要超脫於這個世界。」

「如果按照規律來看,如果每隔萬年,就能有人超脫的話,現在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傳靈塔又和聖靈教勾結的話,那麼,我有理由相信,他們想要追求的超脫成神之法,恐怕會和毀滅整個斗羅星有關。」

「不是這次在傳靈塔內發現聖靈教的人,我也還沒想通這一點,但現在看來,這個可能是非常大的。之前一次強烈的深淵潮汐被血神軍團費勁千辛萬苦才好不容易擊退,但下一次呢?如果傳靈塔和聖靈教聯手想要將深淵位面放進來,那麼,我們將要面對的,就是毀滅的可能。」

說到這裡,唐舞麟眉頭緊蹙,「他們無疑已經走上了邪路。因為史萊克學院被炸毀,唐門總部被毀,逼迫我們在斗羅大陸上收縮。導致傳靈塔一家獨大,鷹派更是在聯邦佔據上風。所以才會有戰爭的發生。戰爭如果降臨,最有利的無疑是聖靈教,死亡是他們所渴望的,也只有他們能夠在死亡中得到好處。所以,我有理由相信,無論是在斗靈大陸還是在星羅大陸上,一定都有聖靈教的人在潛伏。」

「因此,阻止這場戰爭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不讓聖靈教再繼續壯大,同時,我們也希望聯合更多的正義力量,在必要的時刻一起為了守護我們的家園而努力。」

薛雲天看著唐舞麟,久久不語。

事實上,他想過很多種唐舞麟說服自己、提出條件的設想,可是卻從未想到過他會說出如今這一番話。

以他唐門門主的身份,這深淵位面的事情肯定不會是無的放矢。而如果真的如同他所說的這樣,那麼,對於斗靈帝國萊說,那無疑隨時都將會面臨滅頂之災啊!

聖靈教和傳靈塔竟然要毀滅整個大陸作為自己的墊腳石么?這件事只要想一想,他都覺得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唐舞麟的話雖然只是猜測,可是,卻具備著相當強的合理性。

只是那一句為什麼傳靈塔還要讓自己變得更強,為什麼他們會和聖靈教聯手,就足以產生眾多疑問了。

對於那天傳靈塔斗靈帝國總部被毀,他早就派人進行了深入調查。從廢墟中挖出來的一些東西,還是帶來了不少線索的。而這些線索,對於傳靈塔的指控就變得有了證據。

傳靈塔殘存不多的成員提出了抗議,提出由官方保護他們重建傳靈塔,並且將所有一切還給他們。本來薛雲天是已經答應了他們的,但在唐門正式宣布對這次襲擊負責之後,他就不得不派人封鎖了現場,暫時是不會還給傳靈塔那邊的。

唐舞麟沒有再開口,只是坐在擺渡車上,打量著皇宮內的景物。

斗靈帝國這座皇宮的建造可謂獨具匠心,幾乎可以做到一步一景的程度。所過之處,亭台樓閣,花鳥魚蟲。每一處都經過獨特的設計,可謂美輪美奐、鳥語花香。

相比於鋼筋混凝土的世界,唐舞麟更喜歡這種古樸而親近自然的感覺,清新的空氣尤其讓人喜愛。

薛雲天的思緒很亂,這些天他本來就思考了很多、很多。今天聽了唐舞麟這些話,再加上唐門這麼多年來的口碑與合作習慣,他知道,這番話的可信度非常之高。

更重要的是,傳靈塔斗靈帝國總部被毀之後,事實上他現在已經變得別無選擇了。

尤其是,相比於傳靈塔,唐門給出的條件顯然是更符合斗靈帝國利益的。

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斗靈帝國能夠避免戰爭,能夠傳承下去。然後才是其他。

擺渡車行駛了足足十幾分鐘,才停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前面。

薛雲天率先下車,然後主動來到唐舞麟這一邊,作出一個請的手勢。身為一國之君,他如此之舉已經能夠表明很多事情了。

唐舞麟微笑頷首,就在他剛剛走下車的那一瞬,薛雲天突然毅然決然的道:「唐門主,我決定了,代表斗靈帝國,我們願意和唐門進行全方位的合作。你們之前提出的條件和方案,我們全盤接受了。」 唐舞麟愣了一下,這似乎還沒有進入到談判環節,而之前唐門給出的方案,相對來說是有討價還價餘地的。他也沒想到,在還沒有走入這座明顯是用來談判的宮殿之前,薛雲天竟然就答應了下來,而且是如此的斬釘截鐵。

薛雲天苦笑一聲,「唐門主,我們現在別無選擇。所以,我們願意支持唐門的同時,也希望唐門能夠毫無保留的支持我們。我可以保證的是,斗靈永遠都是唐門堅實的合作者。」

「好。」唐舞麟點了下頭,向面前這位皇帝陛下伸出手。

薛雲天伸手和他相握,「門主一定會奇怪,為什麼我會答應的這麼快。除了別無選擇之外,還有一點是因為,在聽了你剛剛那段分析之後,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無論是唐門,還是史萊克學院,從來都不是野心家。而這一點,傳靈塔所表現出來的卻並非如此。我們願意和正能量的盟友合作。」

唐舞麟微微一笑,「謝謝陛下。我也相信,這必然是斗靈帝國的明智選擇。我這次來,不只是代表著唐門,同時也代表史萊克學院,共同感謝陛下的這份善意。史萊克並沒有消失,不久的將來,它必將重建。」

「史萊克學院並沒有消失?」薛雲天驚訝的說道。

唐舞麟點了點頭,「是的。史萊克一直都存在著,作為大陸第一學院,作為有著兩萬年歷史的學院,它都不是那麼容易消失的。除了唐門門主這個身份之外,我也是史萊克學院這一代的海神閣閣主。」

薛雲天怔怔的看著面前的青年,足足沉默了半晌之後,他笑了,這是這麼多天以來,在他臉上首次出現如釋重負的笑容。

「如果史萊克願意,那麼,斗靈帝國隨時可以成為重建的地點。哪怕是您想要的是我這做皇宮當做史萊克學院的重建地址也沒問題。」

這一刻,唐舞麟甚至從他眼中看到了狂熱。

作為對於傳統最尊崇的過度,在薛雲天心中,沒有什麼比渴望魂師強者更加強烈的念頭了。

唐舞麟微笑道:「我答應您,未來重建的史萊克,必然會有一個分部設立在斗靈帝國。」

……

潛艇悄無聲息的離開斗靈帝國已經有三天的時間了。

當李雲喆將唐舞麟等人送上潛艇的時候,臉上的不可思議都還沒有消失。他們都不知道唐舞麟和薛雲天說了些什麼,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唐舞麟用領域封鎖了兩人的聲音。

可是,斗靈帝國居然全盤答應了唐門的一切要求,甚至在答應這些要求之後,還在協議上籤署了願意隨時派遣軍隊支持唐門的一切決定這種根本無法想像的條款。

這就相當於是將斗靈帝國和唐門完全綁到一起而對唐門還沒有任何約束。

如果說之前的李雲喆是對唐舞麟的修為已經心悅誠服的話,那麼,這一次,他對唐舞麟的能力也是佩服的一塌糊塗。雖說唐舞麟談判的時機和最早自己所說的不一樣,但這變化也太大了吧。之前的薛雲天可是態度模稜兩可的,在唐門和傳靈塔之間搖擺,沒想到這傳靈塔斗靈帝國總部被毀之後,能讓他有這麼大的態度變化。

後續事宜就簡單多了,唐門所承諾的東西,並沒有在潛艇上,而是唐舞麟隨身帶著。所以,當薛雲天目瞪口呆的看著唐舞麟在一座諾大的倉庫之中不斷釋放出成噸、成噸的物資時,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簡直就是一座人形武器庫,而且還是最恐怖的那種。簡單來說,如果唐舞麟帶著的這些東西爆炸,恐怕就不只是一個天斗城沒有了……

斗靈帝國出使任務順利完成,雖然在靈波城有所耽誤,但後面的過程卻太順利了,以至於整體時間比之前判斷的還要快上幾分。

接下來才是此行的重中之重,星羅帝國!

和斗靈帝國不同的是,星羅帝國本身要強大的多。對於聯邦所要才去的軍事行動他們也要有自信的多。至少天時地利人和都在他們這邊,而星羅帝國軍方對於戰爭的自信心也不是斗靈帝國所能相比的。

當然,唐門在星羅帝國的地位實際上也要比在斗靈帝國高,傳靈塔在星羅帝國地位不低,但和唐門比還有差距。

唐舞麟和夥伴們都曾經來過星羅帝國,也曾經見到過那位皇帝陛下。可正因如此,就讓他們此行變得會更加困難一些。

薛雲天心中認為唐舞麟是那種強大了不知多少年的存在,只是駐顏有術。但星羅帝國皇帝可是見過唐舞麟的,熟人也是相當不少。甚至那位陛下心愛的公主殿下甚至還在史萊克學院向唐舞麟求過愛。這些在此次談判過程中都不是幫助,而會成為障礙。

所以,此次行動之前,多情斗羅和唐舞麟溝通更多的,一直都是有關於星羅帝國的情況,對於斗靈帝國,可以威壓,可以用各種手段。那麼,對於星羅帝國就沒那麼簡單了。

星羅帝國相信的,是絕對的實力。想要讓他們同意那些條件,就必須要展現更強的實力才行。這一次,對於唐舞麟和他的夥伴們來說,也將會是真正的考驗。

一上船,唐舞麟就開始了閉關。將自己關在房間之中。在閉關之前,他告訴葉星瀾和原恩夜輝,請她們幫自己全力打造斗鎧。他的三字斗鎧還差幾個部件就能夠完成了。而全套的三字斗鎧將會讓他的實力再有一個跳躍式的提升。

在斗靈帝國可能不需要,但在星羅帝國,就一定會需要了。

當初,他們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曾經參與過星羅帝國青年魂師大賽,並且獲得了最終的冠軍,而事實上,當時他們的對手,整體實力要比他們更加強大。而現在他們又一次到來,和當初相比,他們已經完成了蛻變,但他們曾經的對手也已經必然成長到了全新的高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