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從市中心坐了半個多小時的公共汔車,張若寒來到了他將要一待三年的地方——省工業濟學院。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看着學校門口掛着的歡迎新同學的橫副,張若寒不禁感慨道,

三年呀,多長的一段時間,要怎麼渡過呢?

……

哎~過一天算一天吧。

理了理混亂的思緒,張若寒輕嘆一聲,走進了校門。

酷熱的陽光毫不吝嗇地灑在張若寒身上,但張若寒心中卻只有那份屬於嚴冬的冰冷和痛苦!

……

與此同時,浙江萬馬隊訓練基地

方作生守着那份職業球員註冊表,苦等了張若寒整整二個半月。

那個讓他又恨又愛地張若寒,在給他帶來無盡驚喜後,就那麼憑空消失了。

方作生實在是很不甘心,這麼優秀的籃球苗子、天才少年,卻白白地從他手中溜走了,那個心痛啊!

……

諸天從遊戲開始 “張~若~寒!”

方作生狠狠地念道,把註冊表一把塞進了辦公桌裏,心想,好你個張若寒,竟然給我玩人間蒸發,有種就不要再摸籃球,只要你還在打球,我就一定要把你簽到手。

方作生的想法很正確,以張若寒的技術,只要還在打籃球,就必定會成爲一個名震四方的人物。然後他便以順藤摸瓜找到張若寒,把他簽下來。

不過呢,方作生沒想的是,張若寒已沒有了打籃球的動力,決定不再碰籃球了。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人算不如天算吧!

方作生的如意算盤會有打成的那麼一天嗎?

大概只有老天知道。

小鬱2007-11-5 明天才是正式報名的時間,整個校園裏空蕩蕩的,沒多少人。

辦完手續,領完生活用品,再拿了宿舍鑰匙,張若寒來到了將要一住三年的寢室——八號樓三零八寢室。

打開門鎖,張若寒推門而入。掃了一眼寢室,發現這是一間六人住的寢室,一邊三個牀位,中間走道兩米來寬,如果住在這裏,應該會蠻舒適的。

更讓張若寒意外的是,櫃子和牀竟然都是新的。隱約還能聞到一股木頭的清香。

不過滿屋的灰塵,卻讓張若寒眉頭一皺。哎,誰叫他是第一個住進來的,看來要好好辛苦一翻。

張若寒隨便挑了一張牀位,把自己的物品放上去。然後拿着新領的掃帚和拖把準備大幹一場

…..

忙活了半天,累得全身都是汗後,總算大功告成.

張若寒看着一塵不染的地面,鋪得整齊的牀鋪,覺得挺有成就感。

在家裏的時候,他可沒機會做這些.

這麼大熱的天出一身汗,真是難受死張若寒了,他把全身衣服一脫,隨手向牀上一扔,然後拿起臉盆毛巾殺向了寢室旁的水房,準備洗個涼水澡,清涼happy一下

……

**************

江娜是合工大機電工程系大二的學生。

她是合肥本地人,更是一名漂亮到極點的女孩。一張標準的瓜子臉上,生着細長的柳葉眉,迷人的丹鳳眼,再配上白嫩細滑的皮膚,纖瘦的身段,絕對是一個清純怡人的絕色少女.

每個看到江娜的人,都會忍不住生起一種想去呵護她的衝動,因爲在江娜絕色的外表下,更有一顆柔情似水的心。但江娜那股從骨子裏散發出的高貴和聖潔氣質,卻讓無數的男生望而卻步。

絕大多數的男生,都不約而同地認爲,他們自己連跟這宛如臨世仙子的江娜說話句話,都不配。

是真正的只可遠觀,不可近瀆

……..

江娜有個弟弟叫做江文,今年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大專,明天就是江文報到的日子!

合肥地處江淮之間,夏天的時候,經常時不時的來場暴雨。

江文站在陽臺上,看看外面的天空,天空中淡藍一片,一絲雲彩都沒有,真是一個豔陽高照,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於是江文便把江娜給拖到新學校來了,讓江娜陪他報名,還美名其約,在家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出去做走走,減減肥什麼的多好..

江娜拎江文地熱水瓶,和江文一起向他的寢室走去。

走到寢室門口,兩人意外地發現門是開着的,再進去一看,已經住上一個人了,還把寢室打掃的一乾二淨!

“小文,你這個新室友挺勤勞的,把你們寢室打掃的不要太乾淨。”江娜看着一塵不染的寢室,隨口讚道。

“真是的,男孩子哪有這麼勤勞的。”江文挑中了靠陽臺的一張牀,一邊把自己的東西放在牀上,一邊憤憤不平的說道:“我可是費了半天口舌,才把姐你給拖來過,這下子,真是白費工會了”。

“好呀小文,有你的,敢情你是想把老姐我拖來當義工的。”江娜總算明白了江文爲什麼非要把她拖着一起來的原因。

“那是,要不然我幹嗎費半天勁把你拖來。”江文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看你是找打了。”江娜鳳眼上挑,作勢要開扁江文。

“姐,我的錯,放小弟一馬吧。”江文委曲求全的跑出寢室後,卻頭也不回的扔回一句話:“姐,那你就再順便幫我鋪鋪牀什麼的吧,總不能白來一趟吧,是不”

“你!”

BUG神瞳 江娜氣得說不出話,她從小就鬥不過這個活寶弟弟。

看着一溜煙跑得沒影的江文,江娜嘆口氣,自己真是命苦啊,只麼貪上這麼一個弟弟。

江娜走上陽臺,把江文嶄新的被褥展開,晾在欄杆上。這時,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江娜心道,算你還有良心,把身子轉了過去.

一個全身*,低頭正在擦身上水珠的男生,就這麼生生走進了屋裏。

無數顆晶瑩剔透水珠,順着鋼打鐵鑄的身軀一顆顆的往下劃落,頓時一股似乎比陽光還要強烈的男性魅力光輝,從這個男生的每一個動作中散發而出,重重地撞在江娜那顆從未被任何異性接觸過的青澀少女之心上。

那一瞬間的美好,竟產生了想要永恆地迷失!

江娜爲眼前的景象呆立了十秒開外,直到她的目光落在那讓她羞愧得恨不得鑽到地下的某件物事上,方纔醒過神,扯着嗓子叫道:“啊,~~~流氓!”

“哐當!”

張若寒手中的臉盆掉在了地上,他被這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了一大跳,心臟好象都被嚇停了幾秒鐘。

他滿是疑惑地擡頭向這個尖叫聲的來源看去。

一剎那間,張若寒覺得時間爲之暫停,自已的呼吸也驟然間停止,世上竟有如此清新可人的少女,漂亮,真是太漂亮了!

林思語長得已經很不錯了,但跟這女生比起來,簡直沒法比了,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的!

見張若寒發起愣,江娜不由一急,紅着臉,臉上比火燒得還要燙,邊轉身,邊罵道:“你滾出去啊。。流氓!!”

得?!在我的寢室中,竟叫我流氓,還要讓我滾出去,真是太好笑了。張若寒收回了初見江娜時的震驚,毫無顧忌地打量着江娜那無限美好的背影和曲線,冷聲道“這是我的寢室,我幹嗎要出去。”

“衣,衣服,那你把衣服穿上啊”江娜被刺激地都要哭了,她還從未見過這麼不害臊的人。

‘說我流氓,明明是你偷看我的,你纔是流氓。”張若寒從櫃中拿出乾淨衣服,向上身穿去。

“嗚…..”江娜長這麼大還從沒受過這等委屈,終於承受不住,蹲在地上握着臉痛哭起來。

張若寒穿好衣服,聽見漂亮女生哭的異常傷心,心下有點不忍,發生這種事,大概也不是這女生希望的吧,

哎~!

“拿着”也不管人家要不要,張若寒直接把一張紙巾塞到了江娜手中。

“你!”江娜梨花帶雨的粉臉上,盡是憤努的表情,滿臉怨恨地看着張若寒,心裏更是恨死他了。

江娜長這麼大,還從沒受過這種氣,就連江文也只是和她鬧着玩,從不捨得真讓她傷心落淚。

“對不起。”

張若寒自顧自地說道,也不管江娜作何反應,爬上chuang,便睡起覺來,他可真是累壞了。

張若寒這種霸道的形爲,讓江娜覺得他真是一個怪人,哪有這樣向女生道歉的,簡直就是一根大木頭,一點也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嘛。

這是第一個讓江娜受委屈、傷心落淚的男生,她永遠記住了那張板在一起的臭臉!

江娜在張若寒躺下不久後,便聽到了張若寒輕輕的鼾聲,沒想到這個男生的神經還真夠粗,在自己這麼漂亮的女生面前,竟能這麼快睡着

江娜用手中的紙巾,擦了擦眼眼睛,站起身子。把江文的生活用品都取出來後,一件一件替他擺放起來。

爬上chuang,鋪涼蓆時,江娜偷偷打量着張若寒,此時的張若寒已經徹底睡熟了,那張板在一起的臭臉也隨之放了開來。

江娜突然發現那張看上去很普通的面孔,竟有着刀削般的完美輪廓,而且臉上的肌膚雖然微黑,卻是如此地乾淨無暇,沒有一絲缺陷。給人一種乎比綢緞還要光滑地質感,讓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過去。

一種無法形容地舒適和滑嫩,順着女孩地手指印入了女孩心中。讓她生起了一種不捨放手的感覺。而且近距離看那張讓她傷心落淚的臭臉,竟給女孩帶來一許別樣的恬靜和溫柔,此時的男孩,像極了一個熟睡中的孩子。

女孩心中又是一陣驚奇,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男生啊,真是想不明白,有着這樣面孔的一個男生,怎會說出那種不害躁的話,把她生生給氣哭了。

女孩就這樣摸着男孩的臉,直到目光陷入了一種莫名的專注癡迷中。

男孩突然翻了個身,這才把女孩驚醒過來。



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的江娜,握着嘴吧,把即將衝出嗓子地尖叫強行握了回去。同時觸電般縮回了摸在張若寒臉上的手指,羞愧難當,真想給自己一巴掌。自己瘋了嗎?怎能去摸一個男生的臉,並且還是乘對方睡着後去偷摸對方。

狠狠瞪着張若寒,江娜痛苦地發現這個男生也許真是自己的剋星,自己竟然會兩次爲一個男生髮呆,竟然會主動去摸人家的臉,這還是原來那個從來只對男生,保持一定距離,不曾和弟弟外的男生,有過任何接觸的自己嗎?

江娜頭大起來,真的只想就此離開,再也不要見到這個讓她變得不正常地男生。

……

“姐我回來了”

江文的聲音大老遠就傳了過來。

“噓!”

一個人坐在江文牀前的板凳上,默默發呆的江娜,竟第一時間對走進寢室的弟弟,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然後指了指張若寒。

“哦,知道了。”江文看了看張若寒,然後小聲道,“姐,這個給你。”,說着,把一罐可樂扔給了江娜。

江娜接過可樂,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又做出了莫名其妙,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行爲,不由露出了一個自嘲的苦笑。看來,自己真的已不再正常。

“姐,你的眼睛怎麼這麼紅啊,”江文發現江娜的眼睛紅通通的,像個小免子。

“剛剛迷了一下眼晴,現在已經好了。”江娜可不想把剛剛羞人的種種事情,和自己似乎瘋掉了的事實,告訴江文聽。

“哦”

江文又看了看張若寒,發現這個男生睡得還真是香甜,不禁非常驚訝的說:“姐,這個男生挺有意思的,在姐這樣的大美女面前,也能有心思睡覺?!”

“去你的,”江娜給了江文一拳。

“哎,沒想到說姐漂亮也會被扁,下次還是說姐是個大丑女比較好吧。”江文一臉正經的說道。

“你個死小文。”江娜面對這個大活寶弟弟,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呵,跟你開個玩笑罷了!”江文笑着說:“誰說咱姐漂亮,我都抽他,是真他媽的漂亮纔對。”

“哪有這樣贊人的,我應該誇你還是罵你啊?”江娜哭笑不得望着江文。

“就是現在像極了小白免,嘿”江文指着江娜紅通通的眼睛:“你的兩隻眼睛真的和兔子的眼晴一樣紅”

不都是他害的!

江娜幽幽的地掃了張若寒一眼。算了,大女子不計小男人過,就不和他多計較了,反正想來以後也沒什麼機會他再見面了,就這樣算了吧。

感受到江娜絕不正常的怪異行爲,江文看了看江娜,又看了看張若寒,心道,看來這小子跟姐發生了點什麼,挺有一手的嗎。改日一定要找這小子問個清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也說不定啊,呵。

“都幫你收拾好了,我們趕快回家吧.”

基因大時代 江娜真的不想在這裏繼續呆下去了,推着江文離開了這個她必將一生不願再來的寢室。

出門時,江娜順手輕輕帶上了房門

……

*****************

張若寒這一覺睡得真是香甜,睜開眼後已是萬家燈火。

看着眼前的天花板,張若寒突然想起了林思語,心口處,不由又是一陣巨痛。

“思語,你現在過得好嗎?”張若寒近似於夢囈的喃喃道,明知林思語已不再屬於他,卻還是會在無數個睡夢中夢到,林思語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邊。

林思語已成爲張若寒心中一個永遠的痛。他不知道自己要用多少時間,才能淡化和忘卻對林思語的感情,也許要用一生吧。

雲煙畔見煙雲色 張若寒現在只想認真地完成學業,找份一普通的工作,然後過着一生沒林思語,沒有有籃球的生活。

然後,在每個午夜夢醒時分,默默爲林思語送上福。

“思語,祝你一生平安,一定要幸福。”……這是張若寒欠林思語的,但他真的不想再欠林思語什麼,所有他只能默默送上祝福,只有這樣纔會讓張若寒覺得,他是在償還着林思語曾經爲他付出的一切!

…..

同一時刻,安慶路上的一座公寓裏,江娜也正躺在牀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江娜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瘋了。她失眠了,只要一閉上眼,腦海裏就會浮現出張若寒那張熟中的恬靜面孔。

在她19年的生命中,還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是因爲非常恨,非常怕這個不害躁的壞人嗎?

不,

不是!

這個念頭剛剛出現便被江娜否定了。

江娜清楚地知道自己無法恨張若寒,她絕不相信在睡眠中有着那種表情的張若寒會是壞人。也同樣知道,自己那種種不像自己的表現和行爲,其實也並不能怪他

可他爲什麼在和自己之間發生那種讓人策難堪的事後,態度卻如此地霸道,如此地不進道理呢,而且更是一點也不知道什麼叫害臊!

江娜思緒轉到這裏,心頭一陣狂跳,因爲她想起了張若寒赤條條,一動不動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時的樣子,甚至還能清晰得記得,還未擦拭乾淨的晶瀅水珠,順着張若寒全身沒有一絲脂肪的流線型身體向下劃落時,從張若寒身上散發出的那種讓自己目光癡迷的完美男性光輝。

現在用心幻想一下,如此完美迷人的男性身軀,比緞子還要光滑地肌膚,配上那張恬靜的面孔,的確有夠讓江娜着迷的,更何況,這個男人還讓江娜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至於異性的美好與動人。

一抹豔麗的彩霞,飄在江娜絕世美神的漂亮臉蛋上,江娜在極度害羞中,細細的品味着張若寒給她留下的每一點印象!

雖然此時的江娜,還並沒有弄清自己對張若寒到底有着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但卻知道那羞人的場面,那刀削般的恬靜面孔,會讓自己變得心跳加速,面紅耳燙起來。

讓江娜在自己生平第一個失眠的夜晚中,一次再一次,強忍羞澀的少女之心,偷偷回味着張若寒留在她心中,絕對永生不滅的記憶。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怎一個情字了得呀,



…………..

今天半改半重寫了整整一天,才搞定了六章,也許有人說太慢了吧,但小鬱改的很用心,不妥和語句不太順的地方,都有了變動,詞語和句了也儘量做了一潤色,不敢說以後改寫的速度有多快,但想來一天幾章還是不成問題,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小鬱,給小鬱一點動力,再耐心的等一等,直到小鬱練好手,重新找到感覺,開始續寫新章爲止。

畢竟一年多的空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恢復的。.

此致敬禮!

小鬱2007-11-5 男生個子挺高,身材適中,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一張娃娃臉,看上去很是帥氣,絕對是一個一笑生風,二笑燦爛的陽光大男孩。

陽光大男孩先是掃了一眼寢室,見已有一個人睡在那裏了。便張嘴把口裏咬得,手裏拎的,懷裏夾着的n件物品全部放在了地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