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從來就沒聽說過本命武器締結關係還特碼能移交的!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所以這到底怎麼回事?

“妖刀,以後我就是一介凡人跟你再無瓜葛。從現在開始,你的主人是牧店主。”楊藝突然莫名其妙說了一句,隨後躺在沙發上開始呼呼大睡。

妖刀:0_0

唐牧北:0_0

其餘所有人和鬼:0_0

……

這是什麼操作?

本命武器說送人就送人,連締結都特喵可以送?

我了個大擦!

難道我們以前修的都是假鬼仙?

寒疆子前輩都陷入沉思,人世間黑科技發展到如此地步了嗎? 萬劫之花語 我堂堂七品鬼將,竟不知如此操作手段,實在太落伍了。

回去以後一定要向總部提議,多吸收些人世間的高科技人才啊!否則陰界要跟不上時代啦!

“他身上的氣息徹底消失了,等楊藝醒過來會成爲普普通通的人類,而且會喪失掉陰陽眼的能力。”三江居士檢查一遍說道。

曲鹿搖頭道:“他的不少記憶被抹去了。可能也是件好事,至少能安安穩穩做個普通人。”

妖刀內心糾結片刻才下了決定,“我去把他送回家吧,趁着……他還沒醒。雖然這個結局有點出乎意料,不過還是謝謝您!”

它起身衝唐牧北行個禮。

然後包裹住沉睡的楊藝消失了。

妖刀現在特別想靜靜,它得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楊藝想報恩,也絕不可能這麼輕鬆將本命武器締結節點送出去;更何況,牧店主看上去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確實,唐牧北還懵逼着呢。

直到三江居士等人告辭走了,他都沒弄明白啥情況。

不知道爲什麼妖刀老是拿異樣的眼光看自己。

他不由懷疑,難道所有人神識都在楊藝心竅中的時候,無瞳搞什麼惡作劇了?

日鬼哩!

妖刀不會真把自己當成盯襠貓了吧?!

尼.瑪!爲了安全起見,最近還是儘量躲着妖刀吧,否則它一時忍不住把自己給砍了,找誰說理去?

“牧店主,既然這邊的事情忙完了,你就查收一下證件吧。”識海中突然響起辦證先生的聲音。

唐牧北:……

喲,辦證先生你還沒走吶?

看看人家做生意的態度,必須等客戶確認收貨才離開,那就抓緊時間確認收貨吧,好讓人家也早點下班。

只是不知道辦證先生需不需要全五星好評?

回到自己臥室,唐牧北才從空間便利貼中拿出兩張證件、一張淺金色會員副卡以及一個特別高大上的卡包。

打開卡包一看,唐牧北頓時樂了。

可能因爲萬界所需的證件類型型號各不相同,所以這個卡包製作的非常有誠意。

用罕見的空間類材料打造而成,小小卡包打開以後裏面按照各界順序排列,空格涵蓋了辦證中心能辦理的所有證件。

“這是我們爲金卡會員特意提供的,此卡包有自動收納功能,支持語音查找,將來在萬界穿梭可以快速切換所需證件類型。

因爲非常簡單實用,所以一直備受好評,希望牧店主使用愉快。

另外,我是個童叟無欺恩怨分明的人。

剛纔跟隨牧店主的心竅之旅受益良多,爲表謝意再送你一張打折卡,以後不管辦理任何業務,都可享受優先辦理及打折優惠。”

辦證先生話音剛落,唐牧北面前就多了一張卡。

隨後這張卡自動插進卡包第一頁的特殊位置。

唐牧北翻開看看,第一頁上總共有八個空位,不包含在各界證件中,金卡就居於首位。

想來這八張卡屬於ssr級別,一般比較難抽到。

“話說,集齊ssr能召喚神龍嗎?”唐牧北哈哈一笑調侃道。

辦證先生依舊保持着職業態度,“召喚神龍估計是夠嗆,不過牧店主要是將整個卡包集齊,可能會有隱藏任務吧!

畢竟,所有證件真的辦理全了,那可不是氪金那麼簡單,有些很難得的證件或卡片,是要氣運逆天才能得到的。

牧店主還有其他疑問嗎?

沒有的話,我將結束這次服務,請按1爲我的服務打五星好評。謝謝!”

話音剛落,識海中還真出現一聲“嘟!請爲我的服務打分,1非常滿意;2一般滿意;3不滿意。”

唐牧北:0_0

按鍵在哪?識海里也會有按鍵嗎?我要怎麼操作?

“哈哈哈哈……給你開個玩笑活躍氣氛,不要當真!這次真的再見啦!記住:辦證請找最專業的辦證先生,再見!”

重生之天價影后 辦證先生大笑聲越來越遠。

唐牧北覺得心好累。

“呼! 本尊你們惹不起 終於能歇歇了,那些陣法果然太玄妙了,要不是有辦證先生的神識護着,估計看一眼就要暈死過去了,現在抓緊時間歇歇心神,然後回憶一下那些陣法,能學到不少東西哩!”

在牀上舒服的躺下,唐牧北剛準備眯一會兒,只聽識海中又傳來一句,“你不會真以爲我走了吧?牧店主,你這樣一點都沒有警覺性很不好啊,其實我還沒有走。

順便友情提示:你都一品巔峯了,是時候該學習些自控法門了。比如說給識海加個防護,以免被壞人趁虛而入!”

唐牧北:……

過分了啊!還不走是想湊字數還是想刷存在感?

你以爲我不想上鎖啊?

特喵的你這種伸根手指頭就能摁死我的大佬,我防的住嘛!

唐牧北還沒吐槽完,就聽辦證先生幽幽道:“我很忙的,不是故意賴在你識海里不走,其實,我剛纔真的準備走了,可一扭頭髮現我開的那條路不見了……”

想了想,還是做個說明吧。奶奶去世了,回老家奔喪。白天會很忙沒時間寫文,爲了不斷更只能趁晚上或者吃飯時間用手機碼幾個字,所以近期更新時間會不固定。但每天兩章量不會少,只是可能會晚些。最後希望大家的朋友親人都健康和美,長命百歲。 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盛寵一婚色纏綿 辦證先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在識海中,捏着肉下巴開始思索。

以前出差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就算客戶是掌握空間之力的九品鬼仙都沒發生過意外。

畢竟自己的天賦能力可是很bug的!

就連不少老牌鬼仙都將自己的天賦技能稱之爲“天道祝福過的能力”。

怎麼今天一點預兆都沒有的栽了?

難道……

他想起一個細節,時間祕寶中的死氣清除以後有股強大排斥力將附着在牧店主神識中的自己給踢出去了。

隨後牧店主也很快神識回覆,但是楊藝身上那股特殊氣息就沒了。

會不會是牧店主實際上在時間祕寶中逗留了片刻?

那裏面的時間幾乎接近靜止,從之前的效果來看無疑是將現世的時間無限拉長。那麼即便是在其中多待一陣子,意識迴歸也會跟其他人幾乎同一時間的。

若是不考慮修爲高低與能力問題,那枚時間祕寶不會是認主了吧?

此次修復時間祕寶可都是牧店主出的力。他跟個布袋精一樣把死氣全打包兜走了,所以祕寶一感動以身相許?

不!不對!

楊藝身上消失了祕寶氣息,牧店主身上也沒有出現,那就只有一個可能。

辦證先生一推黑框眼鏡,鏡片折射出智慧的光芒――真相只有一個!

時間祕寶被某位隱藏大能帶走了!

出手修補楊藝心竅、切斷自己開啓出來道路的肯定也是那位!否則以牧店主僅一品巔峯的修爲,碰觸到自己通道的瞬間,就會原地爆炸的。

等級差距太大了,就是這麼不講理。

牧店主的修爲差不多處於可以忽略掉的地步,所以絕對不可能是他做的。

能夠悄無聲息抹去通道的人,難道會是某些隱祕不出的主宰?

辦證先生想到這裏臉上的肥肉抖了抖,惹不起惹不起!

那種程度的存在太恐怖了,也不知道牧店主與神祕大能是什麼關係。

顯然對方並無惡意,見牧店主識海中有條陌生氣息通道,所以就隨手給抹去了;若是有什麼想法,自己現在早就涼了!

“趕緊撤!”辦證先生蹭地站起身來,他意識到自己居然剛躲過一次死劫!

這種機遇難得!

抓緊時間迴歸本體以後去賭兩把,肯定能贏!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嘛。

想到這兒他特別開心說道:“牧店主,請你放開識海權限,我用常規手段迴歸本體。神識離開本體時間太長,會造成一些損傷的。”

唐牧北:……

我的識海纔多大?防禦能力才幾級?

你不請自來剛還笑話過我的識海防禦哩,話說出去才一分鐘,你忘啦?

話說……我的識海有防禦嗎?

唐牧北抽抽嘴角,從開始修行到現在他還真沒刻意關注過精神力,因此識海的防禦都是基本款。

他將神識沉入識海,四處打量片刻,“艹!這是誰幹的?”

之前識海只是被一層淡淡熒光包裹着,與他自身實力匹配。

所以辦證先生才能很隨意的出入。

然而現在唐牧北眼前的保護層簡直就是銅牆鐵壁!赤金色能量緩緩流動着,上面還不時閃現出複雜陣法紋路,氣勢磅礴將識海包裹住。

還好,那股赤金色能量聽從使喚。

否則就該輪到唐牧北哭了,自己的識海被別人罩了層護盾,自己還沒密碼,這事兒說出去誰信吶!

“我能感受到一股磅礴能量在流動,但是什麼也看不到;我的通道也不見了,現在被困在這裏。

牧店主,你這識海好進不好出啊。現在能否將我放出去?”

辦證先生依舊保持職業微笑。

“我這就打開權限。”唐牧北乾笑着控制赤金能量打開一道小門。

“這次真的再見啦!”辦證先生唯恐生變不敢再多說,神識瞬間消失。

這次是真的清淨了,說起來我還沒顧上看手機後臺消息哩。不會是有什麼任務更新吧?

唐牧北想着淨化厲鬼掙積分的事,剛要從識海中退出去,突然覺得哪裏不太對!

“這些陣法花紋……我見過!”擡頭凝視片刻,他驚奇的發現赤金流轉的花紋跟時間碎片中的一樣!

日鬼哩!

果然是扶桑宗主的手筆!

這算不算贈送福利?靠譜的扶桑宗主太給力了!

有了這層護盾,自己識海絕對安全。

即便是強烈的精神力攻擊都可以免疫掉,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有大佬會突然闖進來了!

唐牧北正想的美滋滋,突然發現流轉陣法花紋中似乎還隱藏着什麼東西。

“看上去有點像一條路!”瞄了許久,他從一片紋路中看到一條滿是臺階的寬闊大路。

有意思嘿!

這個紋路特別像前些年流行的亂碼裏藏3D圖效果。

要找到適當角度距離和對的方法,才能看出真正的內容。

“真是個調皮大佬,居然還藏着……”唐牧北看着那條逼真的大路笑着搖搖頭,剛準備撤就覺得整個神識都被那條路吸進去了!

直到他站在一個純白空間中,才把最後四個字喊出來,“哎喲我擦!”

“你要擦什麼呀?我這兒挺乾淨的不用擦。”

扶桑的身影緩緩凝聚,只是這次更透明瞭。

唐牧北:……

宗主大人啊,你這個行爲不太好吧?剛纔還覺得你幫我的識海加了個護盾挺好的哩,你的畫風突然就歪了呀。

這是在我識海里開了個後門吧?

我有句桔麻麥皮不知當槳不當槳,前一秒還覺得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有大佬突然闖進來,現在倒好,直接住進來了呀!

“我剛要閉關,你怎麼還追過來了呢?有什麼要緊事嗎?”扶桑儘量讓自己保持微笑,實際上他已經很困很想好好睡一覺了。

現在已經是典型的臉上笑眯眯心裏mmp。

要是這位小朋友說不出什麼要緊事,哪怕是洛水的繼承人,也要讓他享受一下特殊懲罰,當然是威力縮小無數倍版本的。

“前輩,你在我識海里……”

不等他說完,扶桑一揮手道:“不用謝,看你防禦值太低給你加了層盾,以後七品以下的常規精神力攻擊可以直接免疫。”

唐牧北:……

“我的識海里赤金色能量……”

“都說了是我加持的,維持個百八十年不成問題。你不用維護管理。如果單純道謝就不用了,你回去吧!”扶桑打個呵欠臉上有些不耐煩。

“聽我把話說完!”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我的識海外面那層赤金色能量上有許多複雜的陣法花紋我從一張紋路圖中看到一條隱藏的階梯路然後不知道爲什麼就被拽到這片空間裏來了!”

扶桑:0_0

“說話不帶標點符號,你累不累?什麼陣法花紋什麼隱藏的……”他猛地睜大眼睛睡意全無,“艹!居然藏着一條路?嗶嗶嗶嗶,又是你乾的好事!” 唐牧北:……

嗶嗶嗶嗶是誰?

難不成大佬也有會被消音的時候?

還是說扶桑宗主特意屏蔽了那個名字?

看起來他好像被坑了的樣子,不會一生氣把我的防禦罩給卸了吧?

“幸好我只是隨手複製粘貼到你的識海防禦上,別處沒亂貼過,否則我被人把老窩端了都不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