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從他的神情和語氣來看,顯然不怎麼喜歡這兩人。

2021 年 1 月 3 日

一來就害他家櫻美人變成這個樣子。

他能喜歡到哪裡去。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此刻被他摟在懷裡的女人情緒波動有多大。

他甚至能感覺到她的嬌軀輕輕顫抖著。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他家櫻美人好像認識對方,但對方看著櫻美人的目光,卻帶著陌生和困惑。

可能對方也很不解,為什麼有個女子會用那種眼神看著自己……

蕭楓雪確實如此,她輕輕皺起眉。

目光落在櫻的身上。

總覺得有些熟悉,卻說不上來。

尤其是她的那種眼神,似乎認識自己似的。

儘管櫻常年習慣帶著一副冰冷的面具,情緒不動聲色,已經能很好的掌控自己面部表情,但此時還是難免泄露一絲激動。 尤其是她對面的,還是蕭楓雪這種閱人無數的頂級殺手。

一眼看穿了她內心是如何的波濤洶湧。

蕭楓雪不由得疑惑更深,試探著輕聲開口:「你叫櫻?」

她總覺得,對方給她的感覺很熟悉啊。

是錯覺嗎?

櫻聽到她的聲音,早已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來。

身子激動得在顫抖著。

寒羽察覺到后,對蕭楓雪二人的敵意更深了。

看著他們的眼神簡直恨不得立刻殺了他們。

腦子裡已經腦補了各種他們傷害他媳婦的劇情。

萬般肯定,他們肯定是以前對櫻做了什麼,才會讓她這麼激動的。

連身子都在顫抖了。

想到櫻以前在凌家被毀的時候,寒羽渾身迸發出了殺意。

認為極有可能跟眼前這兩個人有關。

否則他想不出還有什麼事讓她如此在意了。

然而下一秒,他家媳婦就實力打臉了。

櫻捂著嘴,激動了一會兒,就掙開寒羽的懷抱,朝蕭楓雪走了過去。

深吸幾口氣,平復了下內心極致的喜悅。

點了點頭:「我叫櫻。」

接著,她看著蕭楓雪。

半響,顫了顫唇,補充了一句:「神組成員,代號心殤。」

神組,就是她們以前殺手組織里最高級的一個組合。

匯聚了整個地下殺手組織最厲害的殺手。

總共只有十個人。

而蕭楓雪,是裡面的老大,也是能力最突出的。

夜妖染聽到神組兩個字的時候,就知道她沒搞錯了。

她們兩個,準是上輩子認識的。

只不過,櫻是死了才穿越的,而蕭楓雪是或者穿過來的。

加上時間的偏差……

夜妖染在旁邊掐著指頭算算。

距離櫻死了的話,那邊世界應該只過去了六七年。

而櫻,早已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幾十年。

聽完櫻的話,蕭楓雪神情一怔,接著臉上原本一直存在的風輕雲淡,瞬間就破裂了。

她睫毛輕顫了兩下。

一張精緻絕美得挑不出瑕疵的臉龐,帶上了微微的震驚。

從她眼中的激動看來,她的情緒並不比櫻淡定到哪裡去。

對的,沒有什麼比見到一個原本應該一句死了好幾年的摯友來得更激動的了。

何況,他們不僅僅是摯友,還是戰友。

神組裡面的每個人都關係非凡。

不是一般的友情可以比擬的。

過了很久,蕭楓雪從震驚中抽身。

仍然不敢相信,開口,問她:「你說的……是真的?」

夜妖染終於看不下去她們兩個大美人在街上這樣含淚相望了。

不知道的以外她們的那什麼什麼關係呢。

尤其是不明真相的寒羽童鞋,這會兒隱約反應過來點什麼。

一張臉古怪得不行。

看著貌美如花的絕世美人蕭楓雪,嘴角狠狠抽動著。

一副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無語的臉。

從他扭曲又糾結的面容看來,他顯然已經把蕭楓雪當成情敵了。

只是這個情敵的性別讓他有點兒……沒能反應過來。

夜妖染輕咳了兩聲,走出來,朝蕭楓雪指了指櫻。

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眼神:「我說了,她也是穿越過來的。」

一句話,蕭楓雪就什麼都懂了。

她心中震撼之餘,望著櫻那張陌生的臉龐,也莫名的熟悉了起來。

雖然重生讓櫻換了一張臉一副身軀。

但上輩子的一些習慣和一些舉動仍然是保留至今的。

是這些經歷湊成了如今的這個她。

她身上的氣質和習慣,也很多是從上輩子就帶來的。

所以,其實只要知道了是她這個人,再從她身上找熟悉感並不難。

夜妖染打斷他們含情脈脈的對視:「好了,我們找個地方先坐下,你們倆才可以慢慢聊,慢慢敘舊。」

末了,給一旁躁動不安,生怕自己媳婦被搶了的寒羽童鞋,一個讓他安心的眼神。

奈何寒羽已經沒心思去看懂她眼神的意思了。

看著櫻的反應,他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個人是情敵!

一個戰鬥力強悍的情敵!

並且,肯定跟他媳婦兒有一段很長很曲折的故事!

在他家櫻美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地位!

怪不得。

他一直不曾聽說他家櫻美人跟什麼男人有瓜葛的緋聞。

沒有什麼前男友。

原來,是因為有前女友……

茶館里,夜妖染開了個包廂。

幾人坐在裡邊。

只有櫻和蕭楓雪二人坐得最近。

她們兩人身邊,就分別坐著寒羽和帝涼尋。

寒羽一臉的不爽和一臉的防備警惕看著蕭楓雪。

盯著兩人的一舉一動,生怕自己媳婦被拐走了。

也生怕她們當著自己的面舊情復燃。

而帝涼尋,則是看著櫻,眉心微微皺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夜妖染和墨蒼穹以及兩隻小奶包,一家四口坐在對面,一邊喝茶一邊看戲。

看到帝涼尋的神情時,夜妖染微微挑起眉來。

想起來滄冥和蕭楓雪似乎也有一段故事。

看來,帝涼尋是因為看到櫻而想起冥了?

當初那段故事,在現在看來,可真夠神奇的啊。

她聽聞櫻前世為了滄冥殉葬。

而滄冥是為了蕭楓雪而死。

隨隨便便,便是生與死的感情。

不用想都知道有多深刻。

而如今,彼此都有了好的歸宿。

櫻和滄冥,也成為了另外一種意義上,有著非常高默契的朋友。

甚至比朋友更加親切。

卻絕對不是戀人,也絕對沒有曖昧。

看寒羽那副一無所知的樣子就知道,連把櫻看得這麼緊的寒羽都沒看出來,以前櫻是喜歡滄冥的呢。

蕭楓雪和櫻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相見顯然都很激動。

尤其是蕭楓雪,一直以為已經死了的人突然活生生站在眼前,那種欣喜不是用語言能夠表達的。

兩人聊到一般,蕭楓雪的目光就暗了暗。

夜妖染看著在喝茶,但其實一直偷偷分出眼角的餘光在看戲。

看到蕭楓雪的眼神時,稍微頓了頓。

眸光流轉間,大概也猜得到,她也是因為櫻的出現,而想起了滄冥。

果然下一秒,蕭楓雪極美的眉眼便帶了淡淡的愁緒。

「如果冥也還在……該多好。」

話一出,她身邊的男人,立馬沉下眼眸。

一股醋味席捲了整個包間。 夜妖染搖了搖頭。

對一個死了幾年的情敵還能這麼在意。

顯然不是一般的情敵啊。

沒看出來啊,滄冥那低情商的呆木頭樣兒,以前居然還有這本事兒。

蕭楓雪還在那邊感傷。

櫻就輕咳了兩聲,看了一眼夜妖染,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