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得到了華夏大地意志的認同,得到了神格種子,但秦朗還不是很真正的「神」,只有當可以運用這個世界本源力量的時候,才能算是真正的神,算是踏入了武神的修行之路。

2021 年 1 月 2 日

所以,秦朗的根本就在腳下的華夏大地,在這裡」得道」,才算是最大的收穫。

秦朗的心頭已經有了自身的「道」了。有道無術,術尚可求。所以他心頭並不迷茫,他知道如何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力量。

這一次,秦朗踏上了周遊華夏大地的旅程,上一次秦朗是沿著龍脈流經的地方旅行,而這一次則是要走遍整個華夏大地。

力量就在腳下!

秦朗在心頭提醒著自己,每經過一個地方,秦朗就用心地感悟著這個地方的風土人情和歷史記憶,他似乎並沒有刻意修行武功,但是身後默默跟著他的秦緲,卻感覺到秦朗的修為在不斷地提升,這讓她有些不解。

當兩人行走在一座大山的山路上時,秦朗才向秦緲道:「你的『無劍』之道,已經到了一定火候了,不過你的劍道修行不能僅限於劍之道,無劍之道,有容乃大,要容百道、千道於劍道之中,你的無劍之道才能大成。我現在所追求的武神之道,也是如此,就是要以容納天地萬道之心來壯大自身的修行,以神格之力融合,從而完全跟這一片大地的意志契合,這才能達到真正的天地合一。」

天地合一,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種力量。

以前秦朗簡單地以為天地合一就是保持自身和天地處於和諧、同樣的規律節奏之下,但是現在看來未免有些可笑;真正的天地合一,那是跟天地意志完全結合,從而可以動用天地本源的力量,這才是這正的天地合一。

前者跟後者的差別,簡直如同螢火和皓月之別!

秦朗將自己的感悟告訴給秦緲,秦緲若有所悟,它自然是不能感應到華夏大地的意志,但她至少可以感應到秦朗的意志,明白真正的天人合一究竟是什麼。

心有感悟,秦緲忽地消失了,似乎需要一個空間好好思考一下。

秦朗獨自前行,大霧瀰漫了山間小道,危險的氣息也開始從小路的前方散發過來。 ?儘管對方隱藏了自身的氣息和殺氣,但是他卻無法隱藏在天地間的存在感。所謂「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即是說這個世界上最隱秘的事情,也不可能隱瞞過天地。

你可以騙過任何對手,卻無法騙過天眼地聽。

而秦朗已經和華夏大地的意志進行溝通了,所以在這片土地上,能夠在他面前隱藏身形的人並不多,尤其是異族的修行者。

「出來吧,該死的吸血鬼!你一身屍臭,想不知道你的存在都難。」秦朗向著前方說道。

實際上,這個吸血鬼根本沒有屍臭,秦朗之所以發現了他的存在,僅僅是因為自身超強的感知而已。

「華夏的武者,竟然如此了得,也不枉費本王親自來一趟。你記住了本王奧德里奇,是來為諾菲勒家族討還一個公道的!你這華夏小子,竟然敢用血族的血液煉製靈丹,簡直是罪該萬死!」這個奧德里奇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冷酷無情,只聽其聲音,就知道他絕對是一個冷血怪物。

不過,作為吸血鬼之中的王爵,已經算是吸血鬼中血統極其高貴地存在了,吸血鬼一般不需要修行,他們的能力都來自於血統和時間的累計,血統越是純正,其力量必然越強。而作為王爵的吸血鬼,必然都是一些老不死的吸血鬼,這種吸血鬼數量不多,應該算是吸血鬼中最古老的前三代中的一員。

這樣的王爵吸血鬼,一般都是一個超級家族的頭目,只需要享受下面的供奉就行,這樣的人物,除非到了家族生死存亡,它們是不會出現的。甚至,就算是家族滅亡了,他們也未必會出動,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重建一個家族太容易了,只需要再出去多咬幾個人就行。

「誰派你來這裡的?」秦朗平靜地問,」你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吸血鬼王爵的血液,很好,純度應該很高,適合煉製一些品質更好的靈丹。」

「找死——」奧德里奇大怒,隨著他一生怒吼,山路上的迷霧都被吹散了,他的身形終於顯現出來了。

奧德里奇,傳聞中的王爵吸血鬼,穿著漆黑的長袍,其體型很高大,竟然有三米高,就如同一個巨大的幽靈,渾身都釋放出邪惡的氣息。同樣是吸血鬼,但是奧德里奇給秦朗的感覺截然不同,秦朗甚至覺得他根本就不是人類變成的吸血鬼,而是另外一種生物,或者說是另外一種種族!

奧德里奇並未立即出手,而是用盯著羔羊的姿態盯著秦朗:「不錯,你的血液一定非常美味,等我飽餐之後,我也許會留下你的殘軀,為我效力!你,以後將會成為我忠實的僕人——噗!~」

奧德里奇這話還未說完,口中的鮮血噗一聲飛了出來。

這可是吸血鬼王爵的鮮血,自然是不能浪費的,所以秦朗眼疾手快地將其捲入了萬毒囊之中。

奧德里奇的身形不斷地變化了幾次,他的身法速度極快,不愧是吸血鬼的王爵,簡直就如同閃電一樣,但任憑他如何騰挪,卻始終無法擺脫胸口的那一柄長劍。

騰挪了幾次之後,奧德里奇的元氣損傷了不少,自然不能蹦躂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胸口這一柄長劍,然後回頭,他看到了一個美麗而恐怖的少女站在他的身後,表情淡然,古井不波。

這少女自然就是秦緲,她很悠然地抽出了插在奧德里奇胸口的長劍,然後回到了秦朗身旁,向秦朗請教道:「剛才這一劍如何?」

「不錯,深得無劍之道的精髓。」秦朗笑道,「看來論起潛行的工夫,你比這個吸血鬼高明太多了。不過,你的無劍之道雖然厲害,但是依然騙不過天視地聽,可見你並未達到這無劍境界。」

「避過天視地聽,誰能夠那麼變態!」秦緲哼了一聲,」不過,你的話不無道理,真正的『無』,不僅僅是在敵人面前變得虛無,的確應該是在天地面前也變得虛無,受教了。」

「既然是受教了,那就再刺一劍試試。難得七人商會給我們送來這麼一份大禮,自然不能白白浪費掉了。」秦朗笑道,吸血鬼的生命力都是很頑強的,尤其是吸血鬼王爵。

「你……你怎麼知道?七人商會跟我的協議?」這吸血鬼駭然地看著秦朗,他的確是通過七人商會的渠道進入華夏,一方面是為諾菲勒家族的後裔報仇,另外一方面是為一些利益所驅使,七人商會給他許諾了一些讓他不得不心動的條件。

「你以為呢?」

秦朗嘿嘿一笑,「你的年紀也不算小了,難道連兵不厭詐的道理都不懂么?七人商會是什麼人?他們是商人,曾經也是華夏人,他們為何會跟你做生意?你以為他們是活雷鋒么。他們跟你做生意的同時,也跟我做了生意,所以當你出現在華夏的時候,你的行蹤就已經被我知道了,所以我故意在這裡設計對付你,讓你主動走入了陷阱。一個吸血鬼王爵,很適合當成煉丹材料呢。」

原本,奧德里奇不會輕易相信秦朗這話,但是奧德里奇作為血族的十三個純種元老之一,他一向對自身的修為和速度很自負,根本沒有將華夏武者放在眼裡,所以當是秦朗發現他的行蹤,他就覺得很奇怪,不知道秦朗是怎樣發現他的存在,現在算是清楚了,他被七人商會這些該死的生意人給出賣了!

生意人,果然是奸詐!

「該死的華夏人,你們就只會這些陰謀詭計么?不過,你想要殺死一個吸血鬼王爵,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我發誓,一定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奧德里奇威脅的話還未說完,秦緲就再度出手了。作為劍靈,秦緲的身法施展開來,就如同利劍破空,頃刻間就已經到了奧德里奇面前。不過,秦緲的長劍剛刺到奧德里奇面前,這傢伙忽地化為一道血光,如同一隻巨大的血蝙蝠,急速飛退而走,連秦緲都追之不及。 再造登神之門 ?「不愧是吸血鬼王爵,逃命的速度果然一流啊!」

看著奧德里奇遁走,秦朗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吸血鬼能夠長出翅膀的不多,除非是血統很純正的吸血鬼,而奧德里奇顯然就是這樣的吸血鬼。

可惜的是,奧德里奇雖然是吸血鬼中的強橫存在,但這裡畢竟不是他的地盤,在華夏大地上,作為異族生物,他一直受到華夏大地的意志排斥,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但秦朗卻早就知道了。

至於奧德里奇試圖突襲秦朗,那就更是班門弄斧了,且不說秦朗就是華夏殺手集團的老大,只是秦緲的「無劍之道」,就可以成功地偷襲他了。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秦緲的無劍之道,完全達到了「手中無劍,心中也無劍」的劍道頂峰狀態,可以輕鬆地讓她自身的殺氣和氣息處於虛無的狀態,如果她想要偷襲別人,自然是很難被察覺,因為誰能防範一個「虛無的存在」呢?

若論偷襲暗殺之道,也許秦緲才算是登峰造極,而奧德里奇被秦緲給捅了一劍,自然也是活該他倒霉。

「如果你剛才出手的話,他一定跑不了,為什麼放了他?」秦緲對秦朗的行為顯得不解,她印象中的秦朗,好像很少對敵人手下留情,何況還是異族敵人。

「因為放走他之後,可以給七人商會製造一些麻煩。看起來,這位吸血鬼王爵被我們坑了之後,心頭應該對七人商會恨之入骨了。」秦朗淡然一笑,這就是他放走奧德里奇的目的。

吸血鬼,都有各自的勢力範圍,尤其是一些古老的吸血鬼,更是非常地看重領域的問題,輕易不會隨意離開自身的領地,除非七人商會給他開出了很豐厚的條件。而奧德里奇想要悄無聲息地進入華夏,必然是有人暗中協助的,協助他的人,正是七人商會。只不過,這一次奧德里奇剛現身就被秦緲重創,這讓他自己覺得對方似乎早就布置了陷阱等他,所以奧德里奇第一感覺就是他被人出賣了,而秦朗也證實了這一點。

奧德里奇應該會成功地逃脫回去,而一旦他成功地逃脫,必然會向」出賣」他的人發起瘋狂報復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既然可以演變成狗咬狗的局面,秦朗當然樂於如此。他沒有工夫滿世界去找七人商會的麻煩,奧德里奇願意當活雷鋒,那麼秦朗當然願意成全他了。

聽了秦朗的理由,連秦緲也笑了起來。

笑過之後,兩人繼續前行。

這一次,秦朗用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來完成他的徒步之旅。

通過這一次的徒步旅行,秦朗發現華夏的龍脈不僅完全疏通了,而且華夏大地的意志也越來愈強了,炎黃民族的凝聚力也在無聲無息之中增強了。

這才是秦朗完全疏通華夏龍脈的本意。國破山河在,華夏大地雖然經歷過無數的朝代更迭,但是山河依舊,龍之傳人的意志仍在。疏通了華夏龍脈,龍脈的龍靈變得更強,炎黃子孫的凝聚力自然也會增強,「一人成龍三人成蟲」的局面才會徹底改變。

喚醒一個民族的意志和凝聚力,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則的話,縱然秦朗一個人變成了神龍,只怕也很難力挽狂瀾。炎黃子孫,華夏兒女,必須走出弱勢文化的陰影,才可能在災難中屹立不倒。

如果一個民族缺少這樣的精神,那麼就算是救世主真的存在,那也無法拯救他們。

在曌城,秦朗擊敗了陳碩真之後,他才明白這個道理。因為陶若香的話,秦朗心有所悟,這才放下了他根本無法背負也無需背負的責任。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興盛和凋零,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民族的事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狀態下,誰也無法力挽狂瀾,誰也無法將萬民從水生火熱中拯救出來。

「秦朗,我明白你的想法,你希望每個華夏都還記得他們體內流淌著華夏神龍的血脈。但是,我心頭也有些疑問,華夏龍好像只是傳說之中的生物,在你看來,什麼是華夏的神龍?」秦緲問這個問題,不是因為好奇,而是因為她需要從中武道。

無劍之道,並非是完全什麼都不學,而是講究「得道而忘道」,但是要做到得道而忘道,就必須要先不斷地領悟各種道,領悟的道越多,忘記的道越多,無劍之道才能越強大。秦緲現在問的,就是華夏武者追求的神龍之道。

華夏民族,無論是普通人還是習武者,對於龍都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因為華夏神龍就是我們民族的圖騰象徵,這是任何一個民族都無法企及的高傲。但是,正如秦緲所說,很多人知道龍的象徵,但是對於龍是什麼,卻又無法言說。

「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

秦朗說出這一段話,並不是他原創的,而是三國曹操所說的,曹操以龍來比喻天下英雄,這個比喻算是比較貼切。不過,這段話似乎不合秦緲的胃口,於是秦朗接著說,「之前這些話,是一個叫曹操的梟雄所說的。其實,我們每個華夏人的身體中本流淌著龍之血脈,但為了生存,被迫忘記了於身俱來的傲氣,只能像豬狗一樣背脊朝天苟活著。所以,以我來看,真的龍,不在於出身的高貴,而在於能否在強權、惡人面前挺直脊樑!什麼是真的龍,一句話:只做老子,不做孫子!」

聽了秦朗這番話,秦緲手中忽地射出一道劍氣,劍氣破空,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這聲音直衝九霄之上。

「我領悟到了神龍之道,謝謝。」秦緲若有所悟。

秦朗沒想到秦緲如此迅速就領悟到了神龍之道的精髓,不禁發出一聲驚嘆:「看來,你不僅僅是劍道天才,也是一個修行天才!」

「相對於你領悟的神格之路,我領悟到的不過是滄海一粟。」秦緲雖然領悟了神龍之道,卻沒有半點自傲。 ?秦朗徒步旅行的行程大概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就不得不返回新維軍事第九區了,因為一件突然事故,讓他不得不提前結束行程。

現在,無論是華夏還是其它各國,百分之九十的電視媒體都在播報一件驚世變故:

非洲的蟲洞入口發生劇烈爆炸,整個軍事基地被夷為平地,而通向異界的蟲洞不斷擴大,並且發生了異界生物井噴的情況。這一次災難,比之南海地獄島的變故,強大了數百倍!整個非洲,在極短的時間內被異界生物變成了地獄一樣的場景。

隨後,接連有消息播報出來,並且透露出這一次的爆炸是因為米國和歐洲利用魔法世界的「魔法力量」進行危險實驗造成的。現在,在整個非洲各國和聯合國的譴責之下,米國和其同盟國不得不出兵鎮壓那些從魔法世界中來的異界生物,但是因為蟲洞的不斷擴大,情況已經失控了。終於,整個世界的人都不得不正視這些異界生物帶來的威脅了,就算是米國的人民也是如此。

秦朗雖然沒有前往非洲,但是他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甚至恐怕他是最清楚問題關鍵的人:蟲洞,這東西就是一把雙面刃。一些國家看到華夏從蟲洞當中獲取了好處,於是就有些眼紅,也想要分一杯羹。從華夏這裡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於是他們去了非洲,結果非洲的蟲洞通向的是一個魔法世界。魔法世界之中自然有不少讓人眼饞的神秘力量,但這些力量自然也不好控制,再加上米國和歐洲方面貌合神離,未必是真正的一條心,結果在試驗的時候造成蟲洞爆炸,產生了極其嚴重的後果。

不過,真正的問題嚴重性,普通人未必知道,一些國家的軍方也未必知道。但是,這個世界的頂級修行者一定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蟲洞爆炸,破壞了這個世界的一些空間節點,也就是說,地球世界的空間壁障瓦解的速度加快了!

天地劫難,降臨的時間縮短了!

原本還有一年半的時間,現在還剩下多少?

一年時間應該不到,也許半年吧。

空間節點一旦崩壞,空間壁障瓦解,幾乎任何人都無力挽回。神話傳說之中,有關於女蝸補天的傳說,秦朗推測所謂補天應該就是修復這個世界被損壞的空間節點和空間壁障。但是,秦朗自問沒有補天的本事,何況這一次空間壁障破碎,是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力挽回,米國人的蟲洞爆炸不過是加速了這個過程而已。

就在所有人都考慮著如何支援非洲,將異界生物全部剿滅的時候,秦朗第一時間返回了新維軍事第九區,並且邀請了葆老爺子和閆上將等軍方將領參加會議,秦朗稱這個會議是「天地劫難降臨前的最後一個會議」。

秦朗表明的立場很堅定,就是這個會議之後,天地劫難降臨之前,他不會再舉行或者參加類似的會議了,因為他已經沒有時間揮霍了,而且天地劫難的過程被加速了,如今誰也不知道究竟還有多少時間。

本以為可以準備得更加充分一點,但是誰知道原本就很寶貴的時間再度被縮短,所以這一次秦朗準備將想要說的話統統都說出來,至於這些人能夠聽進去多少,那就是他們各人的事情了。

葆老爺子和閆上將感覺到秦朗的語氣透著前所有為的嚴峻和凝重,所以兩位重量級人物親自趕到了新維軍事第九區。

除了他們兩位,還有五位軍方大將,全都是軍方的實權人物。

龍蛇部隊,武彩雲和武明侯同時出席。

華夏江湖方面,秦朗代表毒宗,任無法、傑布活佛、玄機道人等代表各自的江湖勢力出席。

「各位,非洲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這是秦朗說的第一句話。

「秦朗,你開這個會,難道是準備讓我們去非洲分一杯羹?」葆老爺子最近顯然有些樂觀,還以為秦朗開這個會議,是想要帶著一群人去非洲見識一下魔法世界的生物力量。

「老爺子,您太樂觀了。」秦朗一聲嘆息,「感謝米國人,他們縮短了災難降臨的時間,所以分一杯羹的事情,恐怕是沒時間去做了。兩位老爺子,我請大家來這裡,就是慎重地告訴各位,這個世界空間壁障崩潰的時間縮短了,少則半年時間,天地劫難就會降臨,各位最好在這之前做好充分地準備。否則,我們華夏民族可能會因此而滅絕。」

「什麼!這話……不是危言聳聽?」一個老將軍駭然道,他不是不相信秦朗,只是覺得時間太快了。之前他們已經攻下了幾個亡靈城市,部隊的作戰能力不斷提升,原本以為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誰知道秦朗這一句話,讓所有人如墜冰窖。

不過,秦朗的話得到了任無法、傑布活佛和玄機道人的認同,作為武聖層次的高手,對於天地變化、危險降臨都會有敏銳的感知,他們這兩天已經有心神不寧的感覺了,但是卻不知道究竟什麼地方出了問題,經過秦朗這一提醒,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

如果真是天地劫難降臨的話,誰也沒有把握可以撐住。

但是,天道無情,偏偏這個天道卻沒有給他們足夠的準備時間。或者說,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秦朗等人想要拚命地抓緊時間提升自身實力,但是天道卻不給他們這個時間。

「秦朗,你確定?」葆老爺子的臉上再也沒有半點興奮之色了。

秦朗慎重地點了點頭:「半年時間,大概就是這樣。甚至,可能會更短,因為不排除異界生物可能會進一步破壞我們這個世界的空間壁障。畢竟,在我們這個世界,可以很容易地建立到別的世界的通道,也可以說是蟲洞。我們的世界,就是一個最好的跳板。」

最好的跳板,聽起來好聽,實際上就是誰都可以踩幾腳,這實在是悲哀之極。參加會議的這些人,雖然都是人類當中的佼佼者,但是在諸天萬界的強者面前,又能算得了什麼,在天道面前,又能算得了什麼! ?會議室當中,所有人的神情都變得異常地嚴峻,沒有一絲喜悅,每個人心頭都能夠感覺到那種即將到來的窒息感,誰也無法想象那一刻會發生怎樣恐怖的事情。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必將是一場恐怖的災難,讓人不想面對的災難。

如果時間再多一點的話,也許可以準備得更加充分一點,但是現在看來,時間只會越來越少,不可能再多了。

「要不然,我們通過蟲洞,轉移到另外的世界,避開這一次衝擊?」有人提出了一個建議,既然現在可以通過蟲洞前往亡靈世界、地獄世界,也許可以考慮通過蟲洞去另外的世界,適合人類居住的世界。

當然,這個想法是好的,不過顯然不可能實現。

「衛將軍,你的提議不錯,但卻不太現實。」秦朗平靜地說,「我們可以通過蟲洞前往別的世界,但是在別的世界中,我們是什麼?我們同樣是原住民眼中的異界生物,您覺得對方會鼓掌歡迎我們?還是用刀劍、槍炮來迎接我們呢?」

秦朗這個問題很實際,地球上的這些人類,是如何面對異界生物的?自然是刀劍和槍炮一起上了。同樣,如果地球人類進入其他異世界,那裡的土著自然不可能雙手歡迎,必然是刀劍侍候。

這個叫衛將軍的被秦朗這麼一問,感覺有些騎虎難下,於是他接著說:「我也知道對方肯定不會歡迎我們,但是,如果為了民族的延續和發展,我不在乎做一個征服者!哪怕,讓我背負戰爭販子的罵名也無所謂!」

「衛將軍,你能夠為了民族的延續而背負戰爭販子罵名,關於這一點我很佩服。沒錯,仁義道德的確是應該繼承,但如果一個民族都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那還用得著跟人將仁義道德么。我們是軍人,不是文人,所以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際,我們不在乎罵名!關於這一點,衛將軍,我很佩服你。 從神蹟走出的強者 不過,衛將軍將您還有一點沒有想到,關於這一點,我必須要慎重提醒你——所謂征服者,開疆拓土,那是弱肉強食才行,而我們不是強者,如何做征服者?」

「你是說,我們的軍隊不能在異界開疆拓土?」衛將軍道,「我們在下面的亡靈世界中,已經有好幾個城市了!」

「如果沒有龍蛇部隊和江湖高手的配合,衛將軍認為勝算幾何?槍炮在這個世界上算是無堅不摧的利器,但是在異世界,也許只是微不足道的玩具而已,就算是核彈,也並非無堅不摧。」秦朗平靜地繼續說著,「如果將諸天世界劃分等級的話,很遺憾的是,我們處於最底層。」

秦朗這話無疑是非常地打擊人,但真相往往就是如此——殘忍而讓人絕望!

衛將軍沉默了,他知道秦朗是龍蛇部隊的參謀,也知道他是一個頂尖武道高手,所以他相信秦朗在這個時候說的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他知道的一些事實。

其餘人也沉默了,這個事實的確很讓人沮喪。

沉默片刻之後,倒是任無法打破了沉默:「最底層又如何,老子當年還是魔宗最底層的弟子,現在一樣成為了魔宗的宗主。最底層,才有挑戰性,如果都他.媽最強了,強得沒有對手了,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呢。」

「呵,任宗主這話不錯。」傑布活佛呵呵一笑,「何況,今日秦宗主主持了這個會議,應該是有一些安排了吧?」

「安排?談不上。」秦朗道,「應該算是群策群力吧,我只是告訴大家這樣一個事實,讓你們都知道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至於如何去準備,如何保證我們挺過這一關,老實說我沒有更好地辦法。不過,我相信我們這些人,都不會坐以待斃,所以我相信大家都有自己應付的辦法。」

什麼?沒辦法?

其餘人都不由得一愣,一直以來無論是武明侯還是葆老爺子等人都認為秦朗就是鬼點子最多的人,連江湖這些宗門高手對秦朗也是十分佩服,因為秦朗所作所為的確讓他們佩服。誰知道,到了這當口,秦朗居然都沒辦法了。

「秦朗,這個時候,不太適合開玩笑吧。」武明侯輕咳一聲道。

「我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事實上,到了這個時候,我真的什麼辦法都沒有了,我希望可以擁有更多時間,讓我們準備得稍微充分一點,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希望變成了奢望,感謝米國佬,他們讓我們的時間變得更少了。今天,我將這些告訴大家,不是因為我有什麼主意,而是要提醒大家,如果準備拚死一搏的話,那麼最好從現在開始!」秦朗的語氣顯得非常堅決。

沒錯,這才是秦朗要傳遞給眾人的東西:「天地劫難,生靈塗炭,任何人都不能倖免,任何人都無法置身事外。有人願意醉生夢死,有人願意得過且過,有人願意任命……這都是各自的選擇,誰也不能拯救誰,誰也不是誰的救世主。我將這個信息傳遞給大家,不是要帶領大家如何如何,也不是要指導大家如何,我沒有這個本事和責任,既然事態已經惡化了,我也不可能力挽狂瀾,我只能告訴大家,如果不想死、不甘心就這麼死的話,那麼就從現在開始,順應自己的本心,全力抗爭!你我一同抗爭,或者,還有別的人,整個華夏民族,不想死的人,一同抗爭!想要活命,就只能靠自己!」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稍微琢磨一下,也就明白秦朗的意思了。其實,秦朗的話也很好理解,簡而言之:

自助者天助!自救者,天救之!

誰也沒有拯救誰的義務和責任,天地大劫,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還有人指望著被人拯救的話,那麼就等著去死吧。這一次天地浩劫,國外的宗教稱之為」末世審判」,其實也未嘗不可,但是在秦朗看來,這一次審判的不是什麼道德和宗教虔誠度,縱然你是一個虔誠的信徒,神靈也可能伸手救助你,原因也很簡單,縱然是有神靈,這一次劫難也會讓神靈自顧不暇! ?在很多人看來,這一次在新維軍事第九區的舉行的會議很重要,但是這一次會議持續了不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雖然會議上也沒有傳遞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但是當這個會議結束之後,幾乎每個人的神情都變得異常地凝重,也是異常地堅定。

這似乎是一個非常重要地會議,因為無論是軍方巨頭還是江湖巨頭,都是暢所欲言,就算是六扇門的人也參加了這個會議,但是這個會議卻並未形成任何的文件,甚至連任何記錄都沒有,除了在場參與的人,誰也不知道在這個會議上究竟說了一些什麼內容。

不過,這個會議產生的影響卻是極其深遠和重大的,這個會議直接導致了華夏軍方和各個江湖勢力都開始改變自身的部署和決定,以便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中準備充分,迎接滅世災難的降臨。

最有趣的是,自從非洲的蟲洞發生爆炸之後,米國和其同盟國就擔心華夏會找借口插手其中,因此他們特意召開了幾次會議,專門商議如何應付華夏軍方,甚至專門在聯合國會議上指出非洲蟲洞爆炸的後果依然在他們的掌控之下,要求華夏等國勿以任何借口派遣士兵進入非洲境內。不過,這一次華夏軍方的決定讓米國佬大跌眼鏡,華夏軍方居然明確地表示不會插手此事,並且宣布即日起,華夏軍方會封鎖海岸線和邊境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