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徐詩然聽到陸陽醒來的動靜,轉頭過來,發現陸陽的動作,俏臉紅彤彤的,像是一個熟透的櫻桃。

2022 年 2 月 4 日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是乾淨的,我夏天蓋的毯子。」

《重生之拼搏時代》第207章我們贏定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柳老闆很清晰的感覺到時間的流逝,足足有半分鐘的時間,車裡面都沒有什麼動靜。

什麼人?這麼豪橫?

一個能讓太子爺保持這個姿勢等待半分鐘的人,到底是誰?

柳老闆感覺渾身的細胞都處在一種緊張的狀態。這次來的,恐怕是比太子爺還爺的人。

「哎呦,催什麼催,我這局遊戲都差點輸了。」

一個輕靈的女聲傳來,柳老闆抬了抬眼皮,精明的雙眼一下子瞪直了。

這麼嬌嗔的聲音,莫非……是太子爺傳說中的女朋友?

「你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輸?」

太子爺伸出手,接過一隻黑色手機,順手放在自己的兜里,對著裡面的女孩,是半分脾氣也沒了。

「那是。」

女孩說了一聲,扶著太子爺的手下了車。

柳老闆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太子爺去錦城辦案,案子辦的如何猶未可知,在那裡找了個女朋友的消息卻早就傳的滿城皆知。

據說那是個鄉下土財主的女兒,一聲銅臭味,仗著家裡有幾個錢,是個作天作地的主,今年好像剛成年,連個正經大學都考不上,還是太子爺托關係,才上了一個末流大學,這樣一個劣跡斑斑的人,必然是長得好看。

沒內涵還沒臉,出身富貴窩的太子爺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她?

思索間,女孩已經從車上下來,嬌俏的倚在太子爺的肩膀,正朝著門口走來。

柳老闆獃滯了……

女孩給人的第一感覺是有些仙,身上的氣質別說不像是小地方來的,都不像是人間來的!

她一米七幾左右,站在一米八五的太子爺身旁,嬌俏可愛,般配的很。

女孩穿著一身藕粉色旗袍,柔順的黑髮混合著幾縷粉色的絲帶,簡單的編了兩個小辮子,剩餘的頭髮就這樣簡單的垂在耳後。

簡簡單單的裝扮,身上更沒有多餘的首飾,粉色的耳垂上,掛著兩顆飽滿的粉色珍珠,隨著女孩走動,泛著瑩潤的光澤。

這樣仙的女孩,說是天上的仙女也不為過。

更重要的是,她還是素麵朝天,純純的素顏!!!

僅是如此,五官精緻的優勢也完全擋不住。一雙桃花眼晶瑩透亮,帶著朦朧的水氣,鼻尖微微挺翹,鼻樑高度相宜,嘴唇顏色粉嫩,是好看的櫻桃唇,五官拼湊在一起,就像是古畫上的神,不似在人間。

太子爺好福氣!

饒是對女孩容貌有所猜測的柳老闆也不得不說,這女孩在外形上,和太子爺配的很。

「阿秋,今天真的是葉青的場?我聽說他可是名角,輕易不出場。」

女孩揪著太子爺的衣服,頗有一種你敢說不是我就不會放過你的氣勢。

柳老闆看的冷汗直冒。

這女孩,長得這麼好看,怎麼處事這麼霸道,哪怕現在正得寵,也不能這麼和太子爺說話啊。

然而,更讓柳老闆驚訝的,是太子爺的回答。

「必然是啊,我敢騙你嗎?我們家小姑娘這麼厲害,我哪裡有這個膽子。」

「那就好,真要騙了我,走著瞧~」

女孩的胳膊肘戳了一下太子爺的肚子,兩人就這樣說笑著走進去了。

留下柳老闆一個人在風中凌亂,太子爺談戀愛的時候,也是這樣式的嗎?

和我們凡人一樣? 夏妍同樣把剛才斕凝是如何應對的在群里說了,趙璧轉述給他哥。

小姑娘一點也沒慫,被針對回應時說話中氣十足,沉着冷靜。

既然她沒在意,那他就隨她吧。

「趙璧你去通知陳導一聲,斕凝的戲份該是怎樣的就必須是怎樣的,在劇組本該是什麼待遇就必須是什麼待遇,要是因為某些人的指使而有所改變,那就讓他不用再回盛皇了。」

商略辦公桌前的座椅被他往後一帶,他身體往後一靠,修長白皙的手指放在離唇邊不遠處,眼底藏着滲人的冰冷。

趙璧心領神會,他哥還是怕小姑娘在劇組受欺負,想暗地裏幫她鋪路。

「放心吧哥,全劇組都沒人敢受人挑唆欺負斕凝同學。」

*

化妝時間太長,斕凝也打開了那個微信群,看到了趙璧跟夏妍的聊天內容。

這個小助理超級擔心她在劇組會受欺負,在群里求助。

難怪哥哥會知道。

趙璧回復了讓她只管跟着斕凝拍戲就行,其餘的都不用管,他會解決。

斕凝心境平和,依然很佛,有事以後拍戲遇到再說吧!

這部戲宅門內的戲份免不了一群女人一群丫鬟僕人,需要的群眾演員非常多,第一場戲是全劇的開場,交代江南刺繡名門蘇家的背景,今晚拍的這場戲是整部劇需要群演最多的一場戲。

光是所有演員化妝就用了一整天,到晚上演員正式就位開拍。

「睿哥,你怎麼會接這部戲?」陳奕涵跟顧澤睿一人一張椅子躺着等導演喊拍戲,初出茅廬的陳奕涵問他的前輩。

「這還用說嗎?你看到沒有,好多美女!」顧澤睿眼睛早望在女演員那邊了。

蘇府的姨太太,小姐,丫鬟就沒一個長得丑的,陳導這不是在選演員,這是在選秀啊!

一個個穿着江南風韻的旗袍,走路婀娜多姿,那身段配上那媚到骨子裏的妝容。

就這畫風,明年華表電視節,這部劇肯定能拿最佳攝影獎和最佳美術獎。

群演中突然爆出一聲唏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池裳裳一身玫瑰色旗袍上面用金線綉了鳳尾牡丹,裁剪合身的旗袍勾勒出她身材傲人的曲線,她一出現人群自動變得黯然失色。

她一向自負美貌,對一院子的女人都不屑一顧。

陳導不自覺驚嘆,「秒啊~」

他想呈現給觀眾的就是一部給人視覺帶來極致享受的劇,他追求的是一種藝術美。

池裳裳被譽為娛樂圈第一美女,他的女主一定要讓娛樂圈最美的女演員來演。

因此,就算池裳裳演技不好也沒關係,只要她夠美就行了。

看到池裳裳的旗袍造型,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他的女主就是要自信,要美,要聰慧,要明媚動人!

陳導還沉浸在自己的完美設想中,周圍的空氣突然像是凝結了,聽不見一點聲響。

只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一處,有人甚至驚到張開了嘴。

驀然而至的女子,與院中其他女子的五彩繽紛奼紫嫣紅不同,她一身墨色旗袍上由肩向下點綴以金牡丹,身段同樣玲瓏有致,露在外面的肌膚更是白皙柔嫩的像能掐出水。 皮先生?!

這個背影和身高大長腿不會錯。

他居然坐在南南身邊,給南南找零件,兩個人安安靜靜地拼裝樂高,意外的和諧,而且她仔細觀察了,南南雖說沒有表現出喜歡或者接納對方的樣子,但也不排斥。至少剛剛湯米試圖討好南南是沒有任何效果的,他現在卻願意從皮先生的手上接過零件。

不是說怕光嗎?怎麼這會子不怕了?

難道之前是割了雙眼皮或者做了近視眼激光手術?

顧思瀾坐起來,身上的毯子瞬間滑落,她正準備說點什麼,其實她自己也不曉得說什麼,因為對方並無惡意,她是希望南南多接觸人。

皮先生好像後腦勺長了一雙眼睛似的,立即起身。

在如此清晰的自然光下,顧思瀾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身影和輪廓,真的好高,也瘦,甚至比藍嶼圖還要高個一二公分,但給人的感覺太冷太暗了。

「顧醫生困的話,可以去客房休息。」

他經過顧思瀾身邊的時候,冷不丁說道。

主要他的聲音和神態擺在那兒,所以什麼詞從他嘴裏出來,顯得都沒有那麼和善,讓顧思瀾頗感壓力。

「謝謝,不用麻煩了。」顧思瀾可不敢真的把自己當作重要的客人,他們越是對她和南南好,她越是心裏發虛,發慌。她始終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好。

就比如康復中心那麼多孩子,藍嶼圖為什麼偏偏對南南特殊,確實是與她有關。

畢竟人都是有私心的,可以理解。

那麼皮先生和湯米呢?他們圖什麼,有何種目的?

他留給顧思瀾一個漂亮的後腦勺:「隨便你。」

顧思瀾決定明天還是聯繫一下張玉,張玉應該出院了,小黑沒去上班的話也能順帶照看一下南南。她在南市的朋友不多,就連韓梅畢業之後去外地的醫院工作,很久沒有聯繫了,能信任的就更少了。

正在這時,一記清脆的女聲從大門傳來。

「Pete

,想不到吧,我來了!」

緊接着顧思瀾便看見一個漂亮優雅的女人走了進來,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她穿的是某國外品牌的經典款卡其色風衣,馬尾捲髮,裏面的穿搭時髦,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女明星,因為氣質非常出眾。

顧思瀾突然覺得這個女人很熟悉,記憶中似曾相似。

但是一時間,她怎麼也想不起來。

「容小姐,你來之前不提前說一聲,我好開車去接你啊!」湯米匆匆迎了上來,笑容堆了滿臉,十分殷勤。

「就是要給你們一個措手不及啊!看看你們背着我在南市偷偷摸摸做什麼壞事!」這位容小姐流露出幾分嬌俏的笑容來。

顧思瀾這會兒打算收回剛剛的推測,湯米對自己壓根兒談不上討好,這位容小姐才是『尊貴』和『特殊』的。

而且從湯米的稱呼中,可以知道,容小姐應該不是皮先生的親戚,倒像是紅顏知己或者女朋友之類。

連她自個兒都沒察覺到,心裏有一股酸溜溜的感覺。

皮先生上樓的腳步停在原地。

容小姐的視線在顧思瀾和南南身上掃了幾眼,某種略帶深意的頓了頓,便是三步並作兩步,站到了皮先生面前,伸手觸碰他的面具,「這是哪裏弄的,好醜啊,讓我看看!」

語氣很是熟稔,像是撒嬌。

兩人的外表亦是十分登對。

皮先生抓住了她的手腕,輕輕拂開,好脾氣地解釋道:「臉上長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