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徐凌緊盯着墨憐的眼睛,面帶遲疑的問道:「憐兒,暫且不論你是為了什麼,可我要是這麼做,你不會介意嗎?」

2022 年 3 月 28 日

「不會的。」

墨憐搖了搖頭,蘇莫愁都鬧自殺了,她還有心情在意這個?

況且玄幻世界沒有太多一夫一妻的觀念,雖然墨憐還沒去過玄宇宙,但她知道徐凌這種男人身邊肯定會有很多女人,自然不介意徐凌也收下蘇莫。

如果徐凌真的能收下蘇莫愁,墨憐反而還要感到開心才是。

徐凌猶豫了很久,很是艱難的點頭說道:「那…那我儘力而為吧。」

「阿凌哥哥,那你快去追師妹吧,她獨自離開說不定又要做傻事。」

墨憐暗暗鬆了口氣,以蘇莫愁對徐凌的情意,只要徐凌願意給機會,兩人的好事絕對是水到渠成。 瞬間周陽笑噴,這人是誰,是專門來賣茶葉的么?

他還想用小號質疑一下,沒想到群里有人立即買了,下了單。

周陽大寶貝:「周陽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買!」

非周陽不嫁(萬湘):「我也來一單」

周陽對我想入非非(疑似葛清霏):「一噸!」

周陽大老婆:「賤人,你要一噸,我上哪買去?」

……

周陽安心做着吃瓜群眾,他突然想到王乾讓保鏢阿米給自己送過「紫筍」的茶葉。

想到這,他立即拿出兩個禮盒,並且打開一個,裏面確實有兩罐茶葉。

周陽優哉游哉給自己泡好茶。

然後一邊刷群一邊品茶。他決定暫時還是不出面,等裏面爭鬥差不多了再出面挑撥離間。

瓦解敵人對他的搜尋才是目的,最好是讓群里的人都找個好人嫁了,那樣自己就真的解脫了。

雜貨鋪里,時常響起周陽賤賤的笑聲。

三小強無奈聳聳肩,在小洋樓樓頂練習著輕柔的音樂。

他們知道,這時候最好是輕柔舒緩的音樂,否則老闆和大老闆都會不高興,那樣他們就要扣工資了。

哦,對哦,三小強漲工資了,一塊蛋糕變成一塊大蛋糕。對此,他們非常滿意。

此時,樂語已經上班,小夜還在睡覺,雜貨鋪里也沒有其他人。

周陽從新城回來之後,將李巧芸和馬滿的異能種子雕塑和荒魔3號放在一個柜子裏。

至於那頭從天幕外面進來的劣魔嘶吼留下的晶體周陽吸收了。

他問了旭爺,這個叫魂晶,充實靈魂能量的,具體體現就是精神力對異能的操縱更加輕鬆。

吸收時,魂晶里殘留的精神力直接被周陽抹去,這東西普通人吸收估計會直接劣化。

另外,新城事件讓周陽發現不少問題。

第一:系統不靠譜。

必須打造自己實打實的實力,萬一哪天系統徹底不靈光了,那就只能靠自己。

目前靠自己的路線有兩條,一條發展科技,一條提升自己實力。

發展科技不用說,周陽一有空就動手消化科技知識,包括前兩天李索送來的空間摺疊技術,周陽已經徹底消化,回頭就可以運用。

不過這方面要有一個統一的規劃。

提升自己的實力,周陽想到兩種方式,一種是繼續用無限強化異能強化肉體,雖然困難,但是也是一種方式;另一種方式就是學習武道!

現成的武道大師就有,找李青衣學習武道,這樣即便沒有系統,沒有異能也可以戰鬥。

不過話說回來,系統應該不算異能吧?系統正常的情況下自己應該也能修鍊武道,回頭找李青衣試驗一下就好了。

第二:善良和受難兩個異能周陽用不出來,雖然他已經解析了。

當初就是用不出來所以由陳彩秋施展的。經過系統分析,周陽確定了兩個異能的使用條件。

異能善良:心靈系神秘側異能,心懷至誠至善犧牲自我的覺悟方可施展。可以祛除負面狀態,對劣能有強烈的剋製作用。

異能受難:概念系神秘側異能,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以己受難代替他人受難。只有犧牲自我的覺悟方可施展。

瞧瞧,這兩個異能的使用一定要有犧牲精神,所以周陽算是沒法子施展的,即便是系統已經解析了出來。

叮咚~

「歡迎光臨!」

有客人來了,三小強第一時間鞠躬行禮。

柳冰冰和助理以及攝影師三人走進雜貨鋪,立即被三小強吸引。

「蟑螂?」柳冰冰奇道。

「請叫我們小強王子!」強大保持微笑,禮貌道,「我叫強大。」

「我叫強二。」

「我叫強三。」

「歡迎光臨陽陽雜貨鋪!」三小強齊聲道。

「好可愛!」柳冰冰眉眼眯成了一彎月兒,「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天生的。」強大說。

「媽生的。」強二道。

「自生的。」強三回答。

「你們好有個性啊!你們是地底的蟑螂族么?」柳冰冰這是打算打探他們仨的虛實了。

「輝煌已成過去。」強大說。

「過去已成流水。」強二說。

「流水一去不返。」強三回答。

「你們越看越惹人愛了,你們為什麼在這裏呢?」柳冰冰繼續追問。

「工作!」

「賺錢!」

「活着!」

柳冰冰覺得這三小強很有趣,可以多問問內容,沒想到邊上的助力驚呼出聲,「天吶!我沒看錯吧,荒魔3號!」

柳冰冰順着看過去,兩米一高的機身的荒魔3號散發着金色的光芒,強壯有力協調堪稱完美!

「那是模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三小強不屑道。

「模型?」柳冰冰疑惑地走上前,伸手撫摸荒魔3號的機身,「這怎麼可能是模型呢?明明是真的啊!」

「切!你動動腦子好不好?」三小強搖搖頭,「如果是真的誰敢把他拿出來放在展柜上展覽呢?如果是真的,荒魔不早就派大部隊來轟炸我們雜貨鋪了?」

這是早就統一的口徑,就說這是模擬模型。反正荒魔不來,誰又能知道這個的真偽呢?

「說的也是啊!」

柳冰冰點點頭,雖然心裏還是有疑惑,這種金屬觸感以及模擬度真的是假的么?但是如果是真的,荒魔早就來了。所以她就不再懷疑。

「這是什麼?……滅銀?」柳冰冰驚訝地合不攏嘴,這滅銀怎麼回事?兩個罐子,一個寫着毒,有一個寫着黑暗之心。

柳冰冰曾經在總台呆過,知道滅銀的珍貴,她沒想到這家不起眼的雜貨鋪竟然有滅銀,而且販賣的不是滅銀,而是滅銀裝的東西!

要知道,滅銀這東西可是S級才可以勉強損毀的啊!

這樣子的話,那這些滅銀裏面裝的是什麼?可想而知。

「這是什麼毒?」柳冰冰問道。

強大張開翅膀飛到她身邊,攤攤手,「不知道,這你得問我們老闆。」

「那這個黑暗之心呢,是什麼?」柳冰冰又問。

「不清楚,你還得問我們老闆。」強大聳聳肩。

「你怎麼什麼都不清楚?」

「喂,你別這樣的眼神看我,我只是一個迎賓,不是導購,你要買東西你問導購啊!」

「你問我一個迎賓,那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啦!」

柳冰冰一時語塞,還有這樣強詞奪理的解釋?偏偏還不能反駁。

「咦,這個鞭子是拿來賣的么?」柳冰冰又問。鞭子的鞭柄也是滅銀,這家雜貨鋪怎麼能這樣暴殄天物!

「不,是拿來紀念的。」

「紀念?」柳冰冰奇道。

「紀念我們的亡父。」強大鄭重道,「因為這鞭子是我們父親的觸鬚做的。」

「你們父親的遺體……」柳冰冰一時愣住了。

「不,是我們父親活着的時候掰下來了。」強大平靜道,「不過掰下來我父就死了。」

「你們……還真是孝子。」柳冰冰不敢想像。

「謝謝您的讚譽,我很喜歡。」

柳冰冰看向其他地方,不想和強大說了,這樣的大孝子,惹不起。

於是她看到了花褲衩人字拖白背心的周陽坐在沙發里哈哈傻笑。

「他是?」柳冰冰問強大。

「我們老闆周陽。」強大說着飛回小洋樓。

柳冰冰見此,主動走上前。他看到周陽拍著大腿,笑得前俯後仰。

「您好,請問是周陽老闆么?」柳冰冰問道。

「嘿!美女好!」周陽抬起頭,笑道,「怎麼,是找我呢還是找我家的燒烤小王子?」

柳冰冰沒見過這麼直白的,恍惚了一下,微笑道,「先叨嘮您吧。」

「哦,說吧,什麼事?」周陽將手機收起,往沙發上一靠,揮揮手,「強大強二強三,家裏來客人了,還不上茶!」

周陽微笑地對柳冰冰示意,「坐!」

柳冰冰鬆了口氣,看來這家老闆還蠻容易溝通的,雖然說話直接了點。

誰知,周陽又來了句,「強大,白開水,不要放茶葉,紫筍我自己還沒有喝夠呢!」

說着,看向柳冰冰,笑道,「咱們不熟,還是喝白開水,清清白白點好。」

「你這人怎麼這麼小氣?」助手忍不住了。

「我小氣么?」周陽搖搖頭,「我和這位小姐清白一點不好么?」

「我可不想因此玷污了我自己的名聲。」

說着,周陽端起紫筍茶呷了口。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助理氣炸了。

攝影師默默開啟攝像機,他覺得這夥計自帶熱點,就給他錄個像吧。

「哈哈,周老闆真有趣,沒事,我就是想問周老闆幾個問題。」柳冰冰經過最初的錯愕,瞬間調整過來。

「問完你就走?」周陽乜了一眼,不動聲色地屏蔽了攝像機鏡頭,「不會以退為進想留這兒吃飯吧?」

「哈哈,周老闆多慮了。」柳冰冰哈哈大笑,「我只是問您簡單的幾個問題。」

「說吧,啥問題?」

「周老闆,容我先介紹一下自己,我是……」

「柳冰冰么,我知道。」

周陽不在意道,他昨晚回頭查了一下,這姑娘還真是厲害,才25歲就已經是聯盟電視台駐12區分部記者,不是一般的記者,而是特派記者。

說白了下去鍛煉,積累閱歷的。

而且,要知道,她特派的時間不足兩個月,也就是說,是在浮空堡壘出現之後特意派過來的。

這說明,要麼上面對她有信心,要麼就是特意讓她來鍍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