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很快,在葉問的召集之下,家人們又一次聚到了一起。

2021 年 1 月 1 日

見面之後,葉問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道:「父親、母親、老婆們,我馬上就要離開這一個小世界了,不知道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小天,我們離開了之後,還能經常回來嗎?」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世的父母立刻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要知道,經過這二十多年的思考,葉問這一世的父母,也慢慢接受了葉問,只不過葉問的身體始終都是『王天』的,所以這一世的父母,依然還是用『王天』來稱呼葉問,而對於這一個稱呼,葉問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葉問連『王天』的身體都給佔用了,又怎麼會去在意一個姓名呢!

「不能,如果順利的話,那麼三四十年就可以回來一次,反之,如果不順利的話,那麼數百年才能夠回來一次,所以父親、母親,你們離開之前,可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啊!」聽完了這一世父母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無奈的說道。(未完待續。) 眾人大氣不敢出一下,根本不用上前看好嗎,地上那麼多血,那一刀可是直接把身體都戳穿了,怎麼可能還有命活?

就在這時候,段卿曦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然後蹲下,倒出一顆小小的黑色藥丸放入老鴇的嘴裡。

點了她幾個穴道后,竟然真的吞咽了下去。

段卿曦剛站起來,那老鴇便呻吟了一聲,然後動了。

在場的人都被嚇壞了,這……這是詐屍啊,還是真的活了?!

段卿曦使了個眼神,玄一便讓其中一個龜公上前將老鴇扶起來。

那龜公也是個膽子大的,而且他也很好奇老鴇是否還活著,就上前去嘗試著將老鴇扶起來。

那老鴇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一時半會兒也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一會兒后,她嘶了一聲,皺著眉頭,蒼白著臉色問道:「我……我這是怎麼了?怎麼這般疼痛?」

低眸一看,竟看到自己的胸口上沾滿了血跡,這才恍然想起段卿曦捅了自己一刀的事情。

她猛地抬眸去看段卿曦,而後被龜公扶起來后,才道:「我這是……」

段卿曦將手中的瓶子遞給她道:「這是最後一顆還魂丹了,還有一顆已經用在你的身上,也證明了我這還魂丹不是假的,現在,我可否把人帶走了?」

老鴇一臉懵地將段卿曦手中的瓶子給接了過來,心裡也隱隱猜到了什麼。

只是不等她回過神來,段卿曦就已經帶著玄一和雪姑娘離開了。

而等到她走了之後,在場之人才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聰明的人趕緊追了出去,可是外面的街道到處都是人,男女老少,馬車驢車……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

不少人氣得直拍大腿!

美女算什麼呀!

要是能跟段卿曦結交上,那往後就不用擔心自己的性命問題了,這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

此後,段卿曦便在整個京城內火了。

只可惜,不會再有人知道她是誰!

為了不惹出其他的麻煩,段卿曦又利用小呆的法術,把自己那些人腦海中的印象給淡化了,就算是她再次以現在的面貌出現在他們面前,那些人定然也認不出!

而青樓內。

一偏僻的位置上,紗簾遮住了男子大半的面容,只能隱約看到那完美的下顎。

鮮艷紅唇微勾,男子冷笑地「呵」了一聲,聲音不帶一絲情緒道:「可真有意思。」

旁邊的下屬就道:「主上,那女子手上帶著空間手鐲,只怕那龍狐就藏身在其中,他們定然是來抓您,您看……要不要趁機殺了他們!」

男子道:「你以為龍狐是那麼容易就能殺死的嗎?一個鬧不好,九天玄雷一劈,你我都要魂飛魄散!」

下屬聞言,趕緊跪下請罪道:「是屬下愚昧!忘了這裡是凡間,不能隨便動用法術,尤其是害人的法術!」

男子沒再說話,修長白皙的手指玩弄著杯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許久之後,他才嘆了一口氣,道:「下去吧。」

「是!」

望著窗外的明月,男子忽然想起破開封印穿越來到這裡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月圓之夜。

等了許久,終究還是把她等來了……

那個,竟膽敢非禮他的可惡女子!

想到這裡,男子好看的手指撫上了自己的面容,竟生出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猶如迷迷糊糊間,被女子吧唧一口的時候。 因為這一個平行世界,只不過是葉問人生旅途當中的一個小插曲罷了……

而像這樣的『小插曲』,葉問以後還會經歷更多,所以葉問也不能保證,隨時都可以回來,畢竟有的小千世界,葉問也不能很快的征服它們….

比如等級比較高的小千世界,它的本源就比普通小千世界要雄厚許多…

簡言之,葉問想要煉化這一些本源雄厚的小千世界,光時間上面的消耗,就不止三五年了,所以葉問才不能保證,隨時都能夠回來。

「小天,既然你不能隨時回來,那我們還是留下來好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世的父母先是商量了一番,然後下定決心的說道。

畢竟這一個平行世界,再怎麼說…那也是自己的家鄉,而葉問所說的主空間,不管有多麼美好,那也不是生養自己的地方,也就是說,對於自己父母做出的這一個決定,葉問還是能夠理解的。

「也好,你們想留下來,那就留下來吧!只不過我會在你們居住的地方,布置一些陣法,這樣的話,你們的人身安全,我也不用擔心了。」

「還有,我會把『王天』的靈魂交給你們,相信母親經過十月懷胎之後,就可以和『王天』見面了,而除了這一件事情之外,我還會讓『小冰』配合你們管理好『大中華帝國』,這樣一來的話,你們就可以把多餘的時間用在修鍊上面了。」

「當然了,如果某一天你們想要離開的話,那麼你們只需要把自己的想法跟『信徒』說一遍就可以了,到時,只要我還沒有閉關或者遊歷的話,那我就會來接你們…」聽完了自己父母的話語之後,葉問最終也只能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了。

要知道,在這一件事情上面,葉問是不會替自己的父母拿定主意的,畢竟生活的開不開心,也只有當事人最清楚了,所以葉問的最終選擇,那就是『尊重』!

反正這一個平行世界的本源,已經被葉問給成功煉化了,而葉問想要回來的話,那麼葉問就能夠隨時回來。

並且這一個平行世界裡面的『信徒』,他們所產生的信仰之力,能夠直接被葉問的本尊吸收,所以讓自己的父母留在這裡,葉問可是一點兒都不擔心他們的人身安全的。

「小天,你就放心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世的父母立刻就表示肯定的說道。

「嗯嗯,這是我的一份心意,請你們務必要收下,畢竟我佔用『王天』的身體,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所以這一份因果,就讓我們來做一個了結吧!」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就從自己的『仙器』空間當中,拿出了一枚空間戒指,並且鄭重其事的交到了自己父母手中。

至於這一枚空間戒指有什麼,那自然就是海量的修仙資源了…

要知道,有因必有果,如果葉問不能把這一份因果給了結的話,那麼葉問修鍊的時候,就不能做到心無旁騖,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葉問修鍊的效率,將會變得事倍功半…..

畢竟修鍊都是分狀態的,如果狀態超水平發揮,那麼恭喜你,你已經進入到了傳說當中的『頓悟』狀態;

如果狀態能夠百分之百發揮,那麼恭喜你,你已經領先許多人了;

如果狀態發揮的效率只有百分之九十乃至更低,那麼很遺憾,你修鍊的時候,並不能做到心無旁騖,而這一種不完全狀態,也是『心魔』最喜歡的一種狀態。

也就是說,如果你的狀態,長期都是這一種不完全狀態的話,那麼你修鍊的時候,就得小心了,不然的話,若是被『心魔』給趁虛而入的話,那麼你絕對會『走火入魔』的,輕則半身不遂,重則灰飛煙滅啊!

由此可見,只要產生了因果,那麼葉問就會想盡辦法,來彌補這一段因果。

「老公,我也想留下來陪一陪父母,可以嗎?」沒想到葉問的父母竟然可以留下來,並且以後想要離開,也可以隨時離開,於是有一些小心思的趙曉梅,立刻就懇求的說道。

「呵呵,曉梅,你的情況跟我的父母有一些不同啊!也就是說,我的父母可以留下,但是你卻不能留下…因為你是我的女人….」聽完了趙曉梅的話語之後,葉問先是笑了笑,然後就一些霸道的說道。

「嗚嗚…老公,你愛我們嗎?如果真愛我們的話,那為什麼不讓我們陪一陪父母呢?畢竟我們這一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呢!」隨後,葉玉玲也把自己的意見給提了出來。

「傻妞…難道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無情的人嗎?」沒想到這兩個女人,竟然在這一件事情上面看不明白,於是葉問頓時就有一些好笑的說道。

「老公,你是不是同意我們留下來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趙曉梅頓時就有一些不確定的說道。

「嘿嘿….雖然留下來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們卻可以把家人一起接過來啊!並且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一個承諾,只要你們的家人來了,那麼不管多少人,我都會帶他們一起離開的,並且我還會在主世界,給你們的家人建造一座城池,而這一座城池的樣貌,將完全由你們做主,所以你們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看到趙曉梅和葉玉玲兩人,還有一些依依不捨,於是葉問就把自己的終極『殺手鐧』給祭了出來,而趙曉梅和葉玉玲兩人聽到這一個回答之後,面部的表情,一下子就由『陰』轉『晴』了。

畢竟主世界當中的奇妙,葉問早就跟她們說過,所以家人們能夠一起加入,趙曉梅她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就這樣,在葉問的授意之下,趙曉梅和葉玉玲兩人立刻就離開了別墅,然後各自去說服自己的家人們去了。

而葉問的父母,在跟葉問了結了因果之後,就提前離開了別墅,畢竟葉問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所以葉問的父母,自然就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未完待續。) 一天之後,趙曉梅最先帶著家人來到了葉問跟前,而葉玉玲卻什麼消息都沒有傳來…

於是,有一些等不及的葉問,直接就利用『仙識』掃描了一下,而得出的結果,卻讓葉問有一些為難,畢竟這種事情,可是葉玉玲的家事,自己若是冒然插手的話,那麼葉玉玲的心中肯定會有一些想法的,而自己若是不聞不問的話,那麼自己想要離開,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所以葉問考慮了一會兒之後,直接就『仙識』傳音的說道:「玉玲,凡事都講求一個機緣,如果你家人不同意離開的話,那麼你就不要強求了,畢竟有一些機緣,錯過了…那也就錯過了…」

「老公…他們可都是我的親人啊!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過得不好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玉玲立刻就在心中默念的回應道。

「唉…也罷!你這樣跟你的家人說,『大中華帝國』將會劃出一塊區域,專門用來安置他們,並且『大中華帝國』還會提供一些援助,以幫助他們建設好那一塊區域….」

「當然了,我還有一個底線,那就是你的家人,必須要遵紀守法,不然的話,『大中華帝國』的國法可是不會容情的哦!」聽完了葉玉玲的話語之後,葉問腦中靈光一閃,立刻就想出了一個辦法。

「老公,我能不能教他們修鍊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玉玲的心中還是有一些感激的,畢竟葉問這一次可是為了自己的家人破例了一回啊!所以葉玉玲的心中自然就有一些感激了。

只不過自己的家人實在是有一些不爭氣,所以葉玉玲也只能繼續厚著臉皮,請求的說道了。

「玉玲,法不傳六耳….你還是早點回來吧!如果你家人貢獻度足夠多的話,那麼修鍊的大門,自然是向他們敞開的,反之,若是你的家人貢獻度不足的話,那麼一切也只能憑機緣了,畢竟無規矩不成方圓啊!」聽完了葉玉玲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無語的回應道。

「好吧!老公…我馬上就回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玉玲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

畢竟葉問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一切都憑機緣,如果葉玉玲執意還不回來的話,那麼葉玉玲在葉問心中的地位肯定會下降的,所以有一些後知後覺的葉玉玲,自然就要著急的趕回來了。

要知道,葉問可是一位『大男子主義』比較嚴重的男人哦!所以有一些事情,葉問可以依著女人們,但是有一些事情,女人們就必須要依著葉問了。

不然的話,若是把葉問給惹生氣了,那麼這一個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啊!至於有多嚴重,相信以後就會見分曉了。

所以葉玉玲的家人,能跟著一起走,那自然就是皆大歡喜的好事了,若是想留下來,那麼葉玉玲也不會強求,但是會給他們一個富足的人生。

於是,在葉問的催促之下,葉玉玲就帶著十多名家人,來到了葉問的跟前。

而看到人數都來齊了之後,葉問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道:「各位親朋好友們,等下我會帶你們去一個美麗的世界……」

「到了之後,你們不必驚慌,因為會有專人來接待你們,所以你們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靜靜的等待就可以了,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在場的人全部都異口同聲的回應道。

畢竟來之前,趙曉梅和葉玉玲兩人,就分別跟他們的家人說過,這一次離開只是為了更好的回來,所以現場的親朋好友們,對於葉問的叮囑,自然都表示明白了。

「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直接就把自己的『仙器』祭了出來,而祭出來之後『仙器』,直接就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觀其大小,最少也超過了千米。

緊接著,當『仙器』的變化停止了之後,葉問直接就掐動法訣,然後默念了一句『收!』

霎時,站在葉問面前的數百人,全部都被空中的那一件『仙器』給收了,而這一些人當中,自然就包括了趙曉梅和葉玉玲兩人了。

隨後,把人都收走之後的『仙器』,立刻就變了回來,而葉問則帶著這一件『仙器』,離開了這一個平行世界,至於目的地,自然就是外界的大千世界了。

畢竟葉問的實力,也只能遊歷那一些小千世界,至於中千世界,葉問還沒有發現呢!而大千世界,就是葉問所在的這一片宇宙,只不過在這裡,葉問也只能夾起尾巴做人了。

因為這一方宇宙,人類可是十足的弱勢群體,所以在沒有準備好之前,葉問還是覺得默默的發展實力比較好一些,不然的話,若是被強大的勢力給盯住了,那麼葉問遊歷的那一些小千世界,將會逐一的遭受滅頂之災…..

所以為了避免這一種情況的發生,葉問也只能努力的煉化本源,來提升自己了。

很快,出來之後的葉問,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本尊——葉冷麵。

當然了,葉冷麵只不過是葉問最理智的一面,而葉問的本尊,依然還是屬於『葉問』的。

「本尊,我等你很久了…」當葉問一出來的時候,葉冷麵冷不丁就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嚯….冷麵,我不是說過,不需要你等我的嗎?難道你找到了許多本源物品,不然的話,你怎麼會有閑情專門來等我呢?」聽完了葉冷麵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本尊,並不是我專門來等你,而是你出來的日子,我已經推算出來了,不然的話,我又怎麼會守在這裡,專門的等你出來呢?」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冷麵立刻就把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說了出來。

「嗯?難道你的修為又有精進?不然的話,你怎麼會連我出關的時間,都能夠推算出來呢?」聽完了葉冷麵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不確定的詢問道。

「本尊,等我們融為了一體之後,你就會明白此事的來龍去脈了,現在,就讓我們一起融合吧!」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葉冷麵立刻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未完待續。) 段卿曦把雪姑娘偷偷摸摸帶回了自己的院子,彼時,巧雲還沒有睡。

好不容易等到段卿曦回來后,正要訓斥她一頓,結果看到雪姑娘后就愣住了。

天啊!

好美的女子!

段卿曦可不管他們,擔心等下段宏和段司瑾會過來檢查,趕緊脫去了身上的外袍,換上了一身寬鬆的褻衣。

雪姑娘被巧雲和玄二一直盯著,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低著眸子站在那裡,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方才段卿曦是帶著她從後門進來的,但她卻清楚,這裡的確是將軍府。

想到這裡,雪姑娘越發緊張了。

她想起段卿曦說,之所以買下她是因為要送給段司瑾,心裡竟生出一股莫名的羞澀感。

自她懂事以來,便一直被人轉手販賣,後來被百花樓的老鴇看中后,便精心培養呵護,就等著有朝一日把她培養成花魁,伺候那些貴人。

本以為此生就這般了了,卻沒想到自己竟然能來伺候段公子。

那般英俊如神祗般的人物,往日也只能活在她夢裡……

就在雪姑娘心裡各種心思的時候,段卿曦走了出來。

墨發披在身後,身上穿著寬大的褻衣長袍,雖然稚嫩了些,但胸前還是有點弧度的。

巧雲看了看雪姑娘的柚子,又看了看段卿曦的蘋果,表情難以言喻。

嗯……大概是小姐以前經常受苦,所以營養跟不上,才平了些?

段卿曦一瞧巧雲的臉色,便知道她在想些什麼,臉色惱紅,一巴掌拍了過去。

「看什麼看!老娘這叫小巧玲瓏!」

巧雲委屈巴巴地摸著被打的地方,「可是奴婢也沒說什麼呀……」

段卿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