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很快又想到了斯特林發動機。

2022 年 2 月 23 日

這東西比蒸汽機結構更簡單。

但,秦川試着製造一個小型的,簡易的機器時,卻發現比自己想像中的難多了。

這東西的工作原理簡單講就是熱脹冷縮,秦川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密封問題,銅管必須要密封,否則氣體膨脹後會從縫隙溜走,無法推動活塞。

接着是潤滑問題,活塞和銅管內壁必須要吻合,不留空隙,這樣才能有效利用膨脹的氣體。

但沒有潤滑油,也沒有橡膠的情況下,活塞和銅管內壁的摩擦很大,所以會發出刺耳的難聽的聲音。

至於漏氣……就是密封沒做好,或者是材料質量有問題。

秦川造出來這台外燃機,密封做得很差,以至於有刺耳的聲響。

當然,他本來就沒想過要造出合格的外燃機,只是想造一台模型,給陳詹等人做參照而已。

他相信,自己底下這群能人,自然會找到生產外燃機的方法和原料。 觀眾席上,已經坐滿了觀眾,都翹首以盼得等著觀賞大四學長們在賽場上的風采。

陸南辛顯然是這籃球賽場的常客,掃了一下場下,不禁奇怪,「這回籃球賽竟然沒有籃球寶貝?」

沈安安想到沈若蘭那一行人摔的四仰八叉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什麼事兒啊,這麼興高采烈的?」陸南辛側目。

沈安安便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這一下也把陸南辛給逗樂了。

「哎呀,你怎麼沒錄下來呢?早知道我過去找你了,就可以看現場了!」陸南辛一個勁兒的可惜。

場地里,賽前準備的人忙碌的在場子里來回穿梭。

沈安安坐在靠前的位置,很快便發現了徐艾佳站在候補隊員的位置,一個教練模樣的人正在說著什麼,徐艾佳眼圈紅紅的直點頭。

又過了一會兒,那個訓人的走了,徐艾佳一臉的難色,在原地來回踱著步子。

陸南辛順著沈安安的眼神看過去,問道,「你認識那女孩兒?」

「嗯,今天有人議論我,她幫我說話來著。」

「這是咱們學校招的特困生,家裡挺困難的,父母離異,她跟著媽媽一起生活,好像還有個小兒麻痹症的弟弟,但是對設計方面挺有天分的,要說起來也奇怪,這樣的家庭出來的孩子,照理離著藝術門兒還有點兒遠,沒想到她還挺厲害的,是她們系的高材生,拿全額獎學金,你看這場子里的海報,都是她設計的。」陸南辛介紹道。

「你門兒清啊?」沈安安不得不又讚歎。

「碰巧知道,原來她給我們系一男生遞過情書,接過被拒了,據說傷心了好久,所以我才知道她。」陸南辛邊整理著藍色的假髮,邊說道。

沈安安點了點頭,心中不禁對這個女孩有些同情。

怪不得下午時候,那三個女孩兒奚落她什麼遞情書的事情,看來那幾個女孩兒是計算機系的。

「徐艾佳!」

沈安安站起身來,喊了一聲。

徐艾佳抬頭,看到沈安安,驚喜的一笑,趕緊跑了上來。

「安安,你也來看籃球賽啊?」雖然眼圈兒紅著,卻還是笑著。

沈安安問道,「你這是怎麼了?哭過?」

「哦,沒事。」徐艾佳搖頭。

沈安安瞭然笑道,「一般像你這樣紅著眼圈,一臉委屈的樣子說沒事的時候呢,那一定就是有事,而且事兒還不小!」

被看穿了的徐艾佳也不好意思再說謊,「我是籃球社的,剛剛得知有兩個籃球寶貝受傷了不能上場了,可我現在沒地方現抓人去,被理事訓了一頓,說是一會兒還有學校的大股東過來,還有捐贈儀式什麼的,挺重要的……」

這籃球社自從建校以來就有,慢慢完善至今,也算是海大的一個校園文化。

海大的籃球社從建校以來就一直存在,一步步完善至今,已經不是一個學校社團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具有一定規模與知名度的籃球隊。

不止是校內或者與友校比賽,有時候也會參加一些商業性的比賽。

今天這籃球賽,校方領導大部分都會來參加,而且還會有捐贈儀式,場面不小。

徐艾佳在這籃球社裡擔任一些外聯的工作,說白了就是打雜的,也是會有一定的傭金的。

而這籃球賽,與其說是比賽,倒不如說是一場秀。

既然是一場秀,那麼籃球寶貝不能上場的話,就會直接影響了這場秀的觀賞性。

這鍋誰來背?

當然得找個沒權沒勢的小打雜來背,不但會被嚴肅批評,還會面臨著傭金被扣。

也難怪徐艾佳一臉愁容,忍不住掉眼淚。

剛剛不過是想看看沈若蘭的笑話,沒想到卻間接讓徐艾佳倒了霉,沈安安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正在這時候,走過來一個人。

好像是剛剛訓斥徐艾佳的那個籃球社的理事。

「徐艾佳你在這兒幹什麼?馬上就開賽了!人找著了沒?」理事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

「理事,我……」

那理事說完,轉頭看了看沈安安,感覺有些面熟。

「這是你找的人?還不錯,趕緊再找一個,比賽馬上開始了!」理事看了看沈安安,滿意的點頭。

徐艾佳急忙解釋,「理事,她不是,她是我朋友,過來看比賽的!」

「什麼?不是?那你還在這兒扯什麼?還不快去找人?」

徐艾佳一臉難色,她能去哪裡找人啊。

那邊能來的籃球寶貝都已經準備就緒了,可偏偏摔倒的是兩個主要角色,有一些高難動作需要完成,根本不是隨便抓一個人就成的。

沈安安心中一嘆,她最不願意欠人家人情,更何況徐艾佳的處境又這麼困難……

「沒關係,我上吧!」

「安安?你,你可以嗎?這需要很多高難動作的。」

沈安安有一身格鬥本領,上輩子也學過舞蹈,柔韌性還是不錯的,照貓畫虎應該可以應付下來。

「應該沒問題,總比你被刺兒強!」

徐艾佳感激的看她,「謝謝你安安!」

旁邊的陸南辛豎起大拇指,「姐妹兒,仗義!」

沈安安斜過來一眼,言道,「你以為沒有你的事兒呢?沒聽人家說缺兩個人么?」

陸南辛一直自己的鼻尖兒,「還有我的事兒?」

沈安安拉起陸南辛,「走吧,就當玩兒了!」

「我這一身精心準備的行頭啊!」陸南辛哀嚎著被沈安安拉走。

陸南辛的身手,沈安安是見識過的,應對一個表演應該不算什麼大問題。

試試證明,陸南辛不但沒問題,而且是做的非常好,反倒是沈安安需要熟悉了一會兒,才知道動作。

「我說你可以啊,剛剛還一副完全不行的樣子!」沈安安不禁對陸南辛又是一陣的佩服。

陸南辛換去了一身彩虹衣服,換上了拉拉隊服,完全是變成了一個正常人的形象。

嘿嘿一笑,「看得多了自然就會了,其實就那麼幾個套路動作而已!」

沈安安熟悉以後,也覺得動作不難,只是需要靠團隊的精誠配合才能達到效果,畢竟裡面有很多托舉的動作,有些難度。

籃球寶貝一共是十個人,其中有幾個就是剛剛和沈若蘭在一起的。

竟然沒想到新加入的人裡面有沈安安。

。 污衊,這是純屬是污衊。

旁邊鐵牛聽到大叔的話,差點跳起來。

他以為自己之前哄了大叔開心,大叔現在能給自己美言幾句呢,然後自己就能入了基地長的眼。

誰知道他上來就說自己壞話。

這人一定是擔心自己被基地長看重,到時候搶了他的位置,真是太心機了。

「是嗎?那看來這個人不是個好的,我還以為從鄉下來的,得老實呢。」

旁邊李元配合著,搖了搖頭,一臉的嫌棄。

「誰說不是呢,虧我還免費給他安排了個住處,我今天去見他,連個表示都沒有,連口水都沒給喝。」

大叔在旁邊繼續添油加醋。

「算了,大叔,不要想了,人家從鄉下來的,可能不懂規矩,打不了以後不來往就是了。」

旁邊戚雲憋著笑,故作大氣的勸阻。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基地長,你可要注意,那人今天還問起你呢,才剛來我們基地,就打聽你的事,一定沒安好心,說不定他就是想探聽我們基地的機密。」

大叔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即又拉著李元叮囑。

他們基地是沒有基地長的,其實大家更想讓陸靈來,但是她太小了,所以對外就是李元是基地長。

「多謝大叔提醒,我會注意的。」

李元點了點頭,在鐵牛看來,他顯然是把大叔說的話記在心裡了。

放屁,自己是沒安好心,但是最起碼對他還算恭敬吧,當時說的也是害怕衝撞貴人,怎麼到他嘴裡就變成自己想要探聽機密了。

鐵牛就站著大叔面前,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要不是他還有任務在身,不能暴露,他都想抓著他的衣領問問,自己什麼時候探聽機密了。

鐵牛指著大叔的鼻子,張牙舞爪,無聲的罵了半天,隨後把視線轉向了李元。

你不是怕我搶了你的位置嘛,那我就搶給你看。

哼,不就是靠伺候人混了個小小的隊長,我也可以。

鐵牛悄悄的挪了挪位置,走到了李元面前。

他要好好觀察一下,這個基地長的喜好,等他跟基地長做了朋友,到時候就把那個編排自己的老傢伙趕出去。

李元嘴角一抽,他雖然看不到人,但是他知道屋裡有人啊,尤其剛剛陸果給了消息,那人現在就在自己面前,李元感覺渾身不自在。

好想直接伸拳,把這個人給打出去啊。

李元想了想,以一種非常怪異的姿勢,伸手出去,然後……從桌上拿了一個堅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