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很久之前,愛月之城有一個超級強大家族,叫做慕斯家族,尤為擅長使用瞳力。其家族的高層和青年俊彥,一直負責著愛月之城的重要情報部門。不過他們一直都處於愛月之城的第一家族——奧月家族這個龐然大物的陰影之下。鼎盛時期,奧月家族的高階神靈數量甚至在整個銀月大陸上都可以排名前三。而慕斯家族,論實力,只是比奧月家族稍遜而已。有這兩個強大的家族坐鎮,愛月之城方能一直穩如泰山。

2021 年 12 月 4 日

奧月家族和慕斯家族能夠一直相安無事,在於這兩個家族的老族長乃是惺惺相惜的摯交。但隨著一次神魔大戰之後,兩位老族長隕落,愛月之城的氣氛頓時微妙了起來。

不久之後,不知道什麼原因,慕斯家族血液之中的不穩定因子最終爆發,時任族長的托爾·慕斯帶領家族成員發動政變。但事與願違,奧月家族一直隱藏實力的老族長的親弟弟奧納,帶領早有準備的家族成員和愛月之城的守備軍,將慕斯家族打的大敗。托爾帶著寥寥的家族精英狼狽逃竄,就此叛出了愛月之城,躲入了慕斯家族遠離愛月之城的秘密基地。但最終難逃厄運,被奧月家族最終尋得蹤跡斬殺殆盡。歲月變遷,滄海桑田,這裡從此成了慕斯家族怨魂滋生之所。

近期,就是在這個叛逆之族的秘密基地內,有強大的逆族怨魂出現的蹤跡。

這次的任務,就是前去這個逆族的秘地,擊殺其中的強大的神話中階怨魂,而且是尤為擅長精神力和瞳力的慕斯家族怨魂。

路程極為遙遠,而且隱蔽難尋,畢竟是千年之前的慕斯家族秘地,就算是乘坐虛空神鯤,羅瀚也是經過近2小時的飛行,才在一處叫做終厄之谷的地方,發現了這個逆族秘地。

逆族秘地,顧名思義,自然是隱藏在山谷之中一個極為隱秘之地。

四周山壁綿延,樹木茂密,羅瀚好不容易才在山谷終發現了只有一個兩米寬的山路。不過現在由於久無人煙,就連這個路口也被藤曼和樹枝給遮擋了大半。

從這個路口進入之後,入目便是一個方圓百里左右的盆地。盆地之內有一條已經乾涸已久的河道,如今卻是石礫滿地,雜草叢生。在盆地的深處,隱約可見一個個殘垣破壁的建築群,此刻,正有成千上萬灰色的幽魂在那破碎的建築和雜草中遊盪。看來,當初的大戰極為的殘酷,兩大家族都死傷無數啊。

而在它們的後方,矗立著一個就算是遠遠望去也甚為高大的黑色石碑。

那麼,此次任務的目標,必然與這個石碑有關。而想要到達這個石碑,卻要先行通過這萬餘幽魂。

不過,185級的逆戰幽魂嗎?那就是補品嘍?

於是羅瀚一臉笑意的,取出了攝魂珠。 第315章

陳天選關閉論壇,說:「回北疆。」

獵鷹號停在北疆天刀下,天刀里所有人此刻竟然沒有一絲怨言。

他們只知道,殺得爽。

陳天選筆直進冷無情的病房,冷無情的傷勢恢復得不錯,恢復只是時間問題。

……

江城裏,方糖的情況卻不太好。

江南賭/場的人可不是什麼善哉,他們在麓山別墅等到下午,方糖還沒想出來辦法。江南賭/場的人便直接帶着方糖離開,把方糖押到江南賭/場去。

「你們做什麼,我只是讓你們等我老公回來!放開我,放開我。」方糖拚命的掙扎,根本沒用。

劉春蘭也急忙說:「大不了這別墅我們不要了,不是六億嗎,我們把別墅抵押給你們還不行嗎?」

江南賭/場的人冷哼一聲,說:「六億,不行啊!現在你欠下的錢,已經是十二億了。你們這別墅可不值十二億,我們當然要把你女兒扣押起來。」

首發網址et

劉春蘭瞪大雙眼:「什麼?你們這也太黑了,這才一天不到就翻兩倍。我要舉報你們!」

江南賭/場的人呵呵一笑,其中一個個子高的人隨即用眼神暗示。

隨後兩個壯年男人朝劉春蘭走過去。

『啪』的一巴掌扇在劉春蘭臉上。

劉春蘭的牙齒都被打出來一顆。

「還舉報嗎?」

劉春蘭大聲喊道:「別欺負我女兒,有本事沖我來。我告訴你們,我女婿可是北疆的兵,他還是楚門中的人,你們敢動我女兒試試。」

哪怕是死,劉春蘭都不想讓他們傷害方糖。

『啪』。

可她剛說完,那壯漢又是一巴掌扇過來。

劉春蘭又掉了一顆牙齒!

「還你女婿?你下午是不是沒看新聞,昨晚天刀的人重新集結,犯下滔天大罪。現在開始,天刀的人都被解散了!不然,我們怎麼敢在下午價錢就翻倍!」

劉春蘭渾身一顫,一陣冷汗。

天刀被解散了?

陳天選重回去北疆,就是為了參與天刀的那次行動?

天刀被解散了,他們以後還住什麼別墅,他們還怎麼來對付江南賭/場。

這下,完蛋完蛋,全完蛋了!!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放過我女兒吧。讓我去,讓我去,要我的命別傷害我女兒行嗎?」劉春蘭不停的哭喊著,可這一刻,什麼多餘的話都沒用。

江南賭/場的人一腳踹開劉春蘭,罵道:「滾,你一把年紀了有什麼用。本來我們只想要錢,但後來我們少爺聽說陳天選被北疆解散。呵呵,方糖我們少爺也收下了!」

「這種被北疆解散的,基本都是人渣!是整個大夏的恥辱,他這種垃圾配不上方糖,相比之下如果方糖能討好我少爺,說不定就不用還錢了,哈哈哈!」

幾個人說完,抬着方糖就扔上車。

劉春蘭一路追趕,一路嘶喊,最後摔倒在地上,放聲痛哭着。

這時候,陳天選終於忙完,他的電話從北疆里打回來。

「陳天選,你這個廢物啊!!!你是不是回去參與了北疆昨晚的行動,好好江城的日子不過,你去參與那種行動做什麼。」劉春蘭大聲哭喊道。

陳天選沒太明白,說:「媽,怎麼了?方糖呢!!」「不可思議!」

趙恆不禁將頭探出窗外,望向靜海城,不顧一陣陣風撞在臉上。

他還不肯相信,直到看清城門上的靜海兩個字,方縮回身體,久久無言。

趙恆關注的是蒸汽機車的速度,糜妃則只是如同老母親一樣,對兒子取得的成就感到欣慰。

見趙恆和大臣們如同沒見過世面一樣,她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八百二十七章下餃子 「我跟你們說,我今天……」

話卡在了嗓子眼,因為摘了墨鏡的柯大明星終於發現了房間里的這位「不速之客」。

「他們是我妹妹的朋友。」顧琰向孟子詡笑了笑,繼續說完了因為剛剛顧希進門而中途打斷了的半句介紹,只不過由於柯允丞的出現,原本要單獨介紹祁煜用的「他」已經改口成了「他們」。

「你們好。」孟子詡點點頭,溫煦的打著招呼,外表看,他沒有外露出任何情緒,不過在看到口罩摘下的柯允丞后,心裡還是不免驚訝的,這不就是前一陣顧琰上熱搜的那位明星嗎?

怎麼會……竟然認識。

和孟子詡眼神交匯了幾秒,祁煜偏過頭,不輕不淡的說了一句:「你好。」

他本應該避開和孟子詡在現實中見面的,可既然已經碰上了,他能做的也就是發信息提醒一下柯允丞不要來醫院,只不過……手上信息剛發出去,柯允丞已經進門兒了。

柯大明星根本沒看著簡訊。

不過也不重要了,因為就算他看到了也還真不一定能明白惜字如金的祁大少爺到底什麼意思,因為信息里只有短短兩個字。

——別來

柯允丞撇了撇嘴,原本不太想說話,但看祁煜都配合了,他也沒法對這個一無所知的孟子詡擺什麼臉色,更何況還是當著現在這個對夢境場一無所知的顧琰的面。

於是,他也跟在祁煜的話後面十分不情願的嘟囔了一句:「……你好。」

不情願歸不情願,事情不妙也是真的啊,他和祁煜這算是和孟子詡在現實撞了個正著,等孟子詡回夢境場想起這一切,肯定會對他們在現實中有所交集的事產生懷疑的。

畢竟,夢境場里的孟子詡已經知道顧琰是雙記憶的事,如今又撞破他們在現實相聚……

雖然他也有可能會猜測是顧琰主動接觸認識了現實中的祁煜和自己,但也無法排除孟子詡會疑心他和祁煜有了雙記憶的可能性。

之後的路,怕是更難走了。

屋內的空氣凝結了下來,窗外的夕陽漸漸西落,隱去了今日的最後一點紅光。

柯允丞愣著,顧希傻著,孟子詡懵著,祁煜一動不動……這小小一間病房裡,要說狀態最坦然的恐怕就是顧琰了。

他笑著和孟子詡說不用擔心,自己也沒什麼事兒,還問了問她媽媽的情況怎麼樣了。

兩人就這麼聊了幾句,顧琰轉頭髮現……病床另一側,妹妹看起來有點奇怪。

「小希,你怎麼了?」

「我……」顧希放下抓耳撓腮的手,為自己行為的不自然隨口亂扯出理由:「我臉痒痒。」

「啊?吃什麼東西過敏了嗎……」顧琰沒聽出開玩笑,他仔細一看,妹妹的臉確實泛紅了,不禁有些擔心:「要不叫醫生看看吧。」

「不,不用了……」顧希下意識的擺擺手,可眼珠子一轉,又連忙改口反悔:「沒錯!哥,醫生,我肯定得去看看醫生!」

說著,她跑到孟子詡身旁一手拽住了他的校服:「子詡哥,我自己害怕,你陪我去吧。」

突然被拽住袖子,孟子詡愣了愣,不過還是很快點頭回應了:「哦好,那,顧琰你就先休息,我陪小希去看看。」

「那就麻煩你了。」

「沒事沒事,走吧小希。」

小希點點頭,跟著孟子詡出去了,臨出門之前,還回頭給二丞和祁煜使了一個眼色。

二丞毫不吝嗇的豎起了大拇指。

既然以這個為借口拉著孟子詡出來了,那甭管有病沒病也都得去看看病了,顧希英勇就義般的踏入了皮膚科,經過好一頓檢查之後,醫生託了托鼻樑上800度的近視鏡看著這倆人,表示不用擔心,顧希的臉並沒什麼事。

當然沒事,因為她臉上這點兒紅不過是剛剛在病房過於尷尬自己抓紅的而已,其實過不了多久就會褪色恢復了,所以為了維持住這副模樣,就剛剛來皮膚科的路上,她還在趁人不注意的空隙偷偷補了兩爪子。

不過聽到醫生說沒事,孟子詡還是一副放了心的樣子,出了診室后還囑咐小希說:「幸好沒什麼大事,不過還是要小心點,覺得癢也盡量不要再用手去抓了。」

停住腳步,顧希乖巧的點頭應答道:「我知道了,謝謝子詡哥。」

孟子詡笑了笑,也沒有再說什麼,兩人一路往住院部走,不過這次孟子詡只是把顧希送到了電梯口,自己沒有再踏上電梯。

「小希,時間也不早了,我就直接回去了,你幫我和顧琰說一聲。」

「哦,好,行。」顧希也是鬆了一口氣。

這樣當然是最好的,她用隨便找的借口拉著他出來本也是這個目的,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看到電梯門漸漸合上,把孟子詡隔開在外,她突然又覺得心裡一陣彆扭。

她和孟子詡認識時間不長也不算短,她知道,哥哥轉學到城陽之後,子詡哥一直很關照哥哥,大概是哥哥僅有的朋友吧。

現在這種情況,連她都會覺得為難。

所以才更加難以想象,夾在夢境與現實中間,哥哥又是怎麼處理這些的呢……

又會不會,其實就像現在這樣忘記,自然而然的脫離夢境場才是一種幸福呢?

他可以斂去那些非必要的苦惱,畢竟,那裡是因為不得已而抵達的夢境,而最終,他們每個人還是要在這現實中真真實實的生活著啊。

.

.

電梯門關上,孟子詡許久沒能挪動腳步。

其實,如果不是顧希叫他出來,他可能也沒辦法在那個病房裡停留太久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