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若塵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痛苦,走過去,展開雙臂將她纖瘦柔軟的嬌軀擁入懷中,嗅着髮絲間的淡淡芳香。

2021 年 11 月 25 日

白卿兒沒有推拒,閉上雙眸,只留兩排纖長的睫毛,似很享受這樣寬闊而溫柔的懷抱。就像是在母親胎腹中一樣,安全,舒適,而又溫暖。

風吹白袖,星河燦爛,似一對神仙眷侶立在雲台上。

「張若塵,你會不會看輕我?覺得我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忽的,她低聲說道。

張若塵知道她這話所指。

以她淡漠世間一切的行事作風,以她強勢和大膽的性格,會問出這麼一個患得患失的問題,顯然是因為經歷了人生的大喜大悲,心境處於低谷。

也因為,她是真的對張若塵動了情,所以才在乎他的看法。

張若塵不想持續這種消沉的情緒,笑道:「只要你不對我不擇手段就行。」

白卿兒捏著粉拳,在他胸口,重重敲了一擊,隨後一把將他推開,收拾起自己的情緒,道:「第一神女城城主的位置,我想一併讓給你。」

「為什麼?」張若塵不解。

白卿兒眼神冷銳,鋒芒畢露,道:「我要專心修鍊,不想被俗世之事耽誤。否則,何時我才能追上玄一?」

其實還有一點,她沒有說。

神女十二坊終究是風月之地,白皇后雖然威名赫赫,美名遠播,但是,所有修士提到她名字的時候,卻沒有一絲敬畏,只有對她美貌的垂涎,和無邊的慾望。

以至於讓荒天也淪為無數人的笑柄。

她不想因為自己,讓張若塵也受嘲笑和非議。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對於我們來說,的確修鍊才是第一位。神女十二坊和星桓天的俗世事物,我會挑選出合適的人選出來,由她們打理。」

白卿兒道:「日晷現在只能支撐一位神靈修鍊?」

「目前是這樣,十萬年前,它受損嚴重,還沒有完全恢復。」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等星桓天的事,徹底穩定下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他或許可以修復日晷。到時候,我們可以開啟日晷,一起修鍊,修為必定突飛猛進。追上玄一,指日可待。」

「如此甚好。」

張若塵也早有閉關修鍊的想法,想了想,將一隻匣子取出,遞給白卿兒,道:「天尊寶紗,送你的!」

白卿兒在匣子上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道:「已經沒用了!」

「曾有人告訴我,送女子禮物,送寶衣最佳。這就當是娶你的聘禮吧!」張若塵道。

「如果做聘禮的話,卻是少了一些。」

白卿兒將匣子收下,看了一眼裏面的天尊寶紗,又將匣子還給張若塵,道:「等你決定要娶我那一天,再送給我,我要讓天下人知道,我在你張若塵心中的分量。」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已是開始難受。

這是一個坑!

畢竟他答應要娶的女子,可不止白卿兒一個。這讓他到哪裏去找,與天尊寶紗一樣珍貴的聘禮?

須知,每個女子,都有攀比之心。

而聰明的女子,卻不止白卿兒一個。

很快,張若塵就在天下神女樓中,見到了第二個。

羅乷是與羅剎族古神御英一起進入神女城,一見到張若塵,便是毫不客氣的開口,道:「一千萬!界尊大人,給我一千萬聖食,我便說服父皇,帶領羅剎族諸神離開。」

聖食,指的自然是天庭的聖境大軍。

張若塵道:「剛進城就知道我成為了界尊,看來天羅神國在星桓天也是佈置了人手的。」

羅乷很直接,道:「你到底答不答應?」

「我若將天庭各界一千萬聖境修士,交給你們羅剎族,星桓天必會遭到瘋狂報復。」張若塵道。

羅乷手持法杖,淺綠色神袍如水緞綢子一般,在身後拖了長長一地,徑直走到神女王殿最上方的位置坐下,加上她戴着銀白水晶皇冠,高貴典雅,看上去就像她才是星桓天的主人一般。

她盯着張若塵,煞有其事的問道:「你這個界尊不會只是一個傀儡吧?你要是做不了主,把白卿兒叫出來,本公主和她談。」

天庭十三界的大軍,總共也就數千萬聖境修士。

若真送給羅剎族一千萬做聖食,星桓天不被滅界才是怪事,真以為擁有了千星桓天陣,就能為所欲為?

「你要的數量太大了,我還想多做幾年界尊呢!」張若塵道。

羅乷道:「你應該明白,若非羅剎族諸神趕到,天庭的那些神靈怎麼可能退走?但,調動神靈,總得給他們足夠的好處吧?一千萬聖食,不算多!白卿兒呢,讓她出來,她才是神女十二坊和星桓天未來的主人,躲在一個男人後面算什麼本事?」 不確定黎夏有沒有聽到他們在大廳里的談話,顧筠夜直接說明來蘇宅的目的,「過來拜訪一下蘇老。」

「啊,這樣啊,那你拜訪完了嗎?」黎夏看着顧筠夜問,眼底帶着明顯的詢問。

「嗯。」顧筠夜點頭。

「你能送我回家嗎?」她忘記回家的路了,黎夏看着顧筠夜問,眼底一片澄澈。

這般的黎夏,把所有情緒都放在明面上。

顧筠夜愣了一下,沒想到,黎夏居然會主動提出讓他送她回去。

「好。」

黎夏聞言,笑了,依舊是乾淨明媚的笑。

太過乾淨明媚了,終於讓顧筠夜覺得有些不對勁。

「你就在這兒等著,我去開車。」顧筠夜對着黎夏道。

「我和你一起。」黎夏開口道。

顧筠夜愣了一下,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心下有些複雜。

他是很希望黎夏對自己不要那麼疏離。

可是,現在,他希望黎夏對他疏離一些。

因為……那樣的黎夏,才是最正常的。

「好。」顧筠夜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對着黎夏道。

黎夏伸手,抓着顧筠夜的衣角,「我拉着你的衣角,這樣,就不會走丟了。」

顧筠夜腳步頓了頓,好半晌,才低聲擠出一個字,「好。」

顧筠夜帶着黎夏,又回到了蘇家門口。

這時,蘇漠和蘇圓也出來了。

看着抓着顧筠夜衣角,吊在他身後的黎夏,蘇漠和蘇圓都是愣了一下。

「這是?」

顧筠夜對着兩人搖搖頭,「我先帶夏夏回去了,勞煩蘇醫生,多想想辦法。」

蘇圓對着顧筠夜點頭,然後道,「若是有異常之處,記得與我說,就像……她現在這般。」

之前不是說,只有兩個人格嗎?

怎麼忽然,又多出來一個?

顧筠夜對着蘇圓點點頭。

「走吧。」顧筠夜回過頭,看着黎夏道。

黎夏沒開口,而是眨眨眼,看着顧筠夜,「清韻草。」

「嗯?」顧筠夜一時間,沒弄懂黎夏什麼意思。

「你送我的清韻草,還在車裏。」黎夏用乾淨澄澈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顧筠夜。

顧筠夜聞言,懂了。

路明說,今天把清韻草給她送去了,沒想到,她帶過來了。

「夏夏來時,是不是帶了一盆草?」

「帶了,帶了,這兒呢。」風助理的的聲音響起,然後,抱着清韻草,出現在門口。

顧筠夜見此,伸手接過了,「那我和夏夏先走了。」

蘇漠看着像個小孩兒一樣黎夏,陷入了沉默,「師姐,你慢走啊。」

黎夏聽到蘇漠的聲音,躲到顧筠夜身後,沒回蘇漠。

蘇漠「……」

顧筠夜對着蘇漠三人頷首,然後一手牽着黎夏,一手抱着清韻草,上車了。

臨開車前,蘇圓對着顧筠夜說了一句,「要是可以,這些天,就和師伯一起住吧,她……現在很依賴你。」

顧筠夜對着蘇圓點點頭,道了一聲謝,然後發動了車子。

上車裏,黎夏就抱着清韻草,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上,十分乖巧。

只是坐了沒一會兒,就靠在座上睡著了。

聽着耳邊傳來呼吸的綿長聲,顧筠夜有些寵溺笑了笑。

。第二天,雨過天晴。

蘇朝歌走出房門后,就見到昨天風雨欲來山滿樓的氣候,已經恢復到了正常。

迴轉到房間里,他準備去將昨日換洗下來的衣物,晾曬起來。

雖然今日天晴,可是過幾日未必不會繼續颱風席捲。

他不敢去賭,今天得將前兩天積壓換洗的衣服,都得晾曬乾,否則可能因

《不過是美少女的任務罷了》第四十四章私闖民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被德累斯頓石板選中的王權者,與屬性力量一定有相對的共鳴性。

當然身為王權者的力量穩定度很重要,比那些其他無法控管的超能力者還要重要,畢竟一個不小心就是幾十千萬人的性命。

初希身為無色之王,體內擁有的力量都是互相壓制並且處於平衡的狀態,當然,最主要的是她意志強大,但矛盾的是,一旦抑鬱症發作,很快就會被這些力量影響。

初希選擇融合力量,被力量侵蝕,再度融合,過了這幾年後,力量平衡也差不多了。

於是那些被強制性壓住的病症就這麼上來了--

初希是個精神病患者。

從以前就是了,看起來正常的她,也裝的很正常。

雖說將PTSD(創傷后壓力症候群)稱為心理疾病,但實際上就是精神疾病,只是最初初希心中挂念著母親澤田奈奈,當時的PTSD還未那麼嚴重,至少沒有自殘的傾向,甚至憂鬱與抑鬱都沒那麼嚴重,所以後來Reborn過來日本打算教導初希成為新一代彭哥列十代目時,即使緩慢也確實順利的將初希自己所畫的圈子裡拉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