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玄說:「怎麼不敢,義父你快說吧,怎麼做?」

2021 年 1 月 10 日

張大壯說:「我倆分開,火狐如果看到你一個人的話,它一定會出現的,但火狐是一階八星靈獸,你才一階五星,要小心,只要你纏住它一會兒,我就能趕來,記得慢慢走,不要離我太遠。」

張玄點點頭,兩人慢慢分開一百多米。張玄在前面走著,張大壯後面跟著。

就這樣大約搜尋了半個時辰,就在張玄以為這個辦法不管用的時候,前方傳來微小的動靜。

張玄抖擻精神,慢慢向前走去,不一會兒就看到一隻火紅色的小狐狸趴在地上:「是火狐嗎?這麼小啊,這小東西能有一階八星的實力?是不是火狐的幼崽?還是火狐圈養的低級靈獸?」

張玄看到小東西后感覺非常可愛,張玄慢慢朝小東西走過去,這小東西也不認生,朝著張玄嗚嗚的叫了兩聲,張玄越看越喜歡,早就將張大壯的囑託忘得一乾二淨了。張玄準備過去抱起人畜無害的小東西。


火狐的叫聲張玄聽著感覺很可愛,但火狐嗚嗚的叫聲傳到張大壯的耳朵中不啻驚雷,張大壯悄無聲息的向張玄這邊奔來。

小東西眯起眼睛朝張玄搖搖尾巴,張玄說:「小東西,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張玄伸手準備抱起這隻小狐狸,正在這時,小狐狸一縱身,朝張玄撲了過來。

「玄兒小心。」原來張大壯已經悄無聲息的靠了過來,但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大叫提醒張玄。

好在張玄這十天每天都在跟靈獸搏殺,打鬥經驗早已今非昔比,危機時刻,張玄本能的運轉靈力向後躲去。

火狐朝張玄跳起之後慢慢漲大,一直漲到一米半多,一口咬在張玄胸口上,發出金鐵交錯的聲音,原來火狐咬在了張大壯給張玄的鎧甲上,也幸虧如此,否則張玄最起碼會受重傷。

張玄嚇出一身冷汗,一把抓住火狐的前爪,朝後面甩去,火狐反爪一抓,將張玄胳膊劃了三道深深的血痕。

火狐在空中扭動尾巴,想要控制身體平衡,但這時張大壯已經反應過來了,張大壯向前一步,靈力運轉到極致,抬手就是一拳,碗大的拳頭轟在了火狐的身上。

「嗚嗚嗚」火狐被擊飛十幾米遠,空中飄起幾片血花。

張大壯高階靈者的實力的確不是蓋的,火狐重重的摔在地上已然受了重傷,張大壯與張玄朝火狐走去,火狐掙扎兩下沒有爬起來,雙眼望向張玄,流露出乞求的眼神。

張玄摸了摸受傷的胳膊心有餘悸:「下輩子投胎做個好人。」


在火狐嗚咽乞憐之聲中,張玄一掌下去,聲音就此停止。張玄拿起青鋼劍將火狐剖腹取膽。

張玄取出火狐膽后,顧不得處理受傷的手臂,一把填到嘴裡,火狐膽一入口,洶湧的火靈力源源不斷的湧向張玄的四肢百骸。

張大壯打開一包止血散輕輕給張玄受傷的手臂敷上后,就去處理火狐的皮毛了。火狐皮毛鮮艷,又是火系靈獸,皮毛穿在身上暖暖的,最受城裡貴婦們喜愛,這張火狐皮毛比這些天張玄打到的所有靈獸皮毛加起來還要珍貴得多。

再看張玄,不一會兒張玄就突破六星靈徒了,畢竟上次張玄就突破五星巔峰了,很快突破也不奇怪,六星中期,後期,巔峰。

巔峰~巔峰~張玄卡在了六星巔峰。

達到六星靈徒巔峰后火狐膽靈力才消耗了一小半,但張玄卻一直卡在六星巔峰遲遲不得突破,一直到火狐膽靈力耗盡張玄也沒有突破七星。

張玄睜開眼,眼中充滿了疑惑。

張大壯趕緊安慰道:「玄兒不要著急,從六星靈徒到七星是很難突破的,突破了就是高階靈徒,我原來計劃兩個月內讓你突破七星的,現在才過了十幾天,不要急,慢慢來,我們繼續獵殺靈獸,一定會突破的。」

張玄點點頭有點無奈的道:「義父,我聽你的。」

張大壯說:「好,玄兒不要著急,如果到了牛頭山你還沒突破的話,我們將靈獸皮毛賣掉,給你換個一階中品丹藥破障丹。」

張玄問:「破障丹?是可以輔助突破的丹藥嗎?」

張大壯說:「恩,破障丹是很特殊的丹藥,一階破障丹用同樣的靈藥煉製,但會煉成不同等級的丹藥,有一階初品的,有中品的,有高品的,都是用來突破四星屏障和七星屏障的,但高品破障丹極為稀少基本上沒有,低品只能增加兩成突破率,中品的破障丹也只能提高到五成,如果用高品的話可以提高到九成。同樣還有二階破障丹,上次我們得到的那顆就是二階中品的,你將來突破七星靈者時可以使用。」

張玄聽張大壯這麼一說馬上整理精神:「義父,我們快點走吧,唉,有資源真好啊,有義父你幫助我,我就可以這麼快的突破,真不知道宗派中是什麼樣子啊。」

張大壯說:「聽說出生在宗派里的孩子,只要有一點資質,就可以憑藉丹藥很快突破,宗派里還有輔助突破靈師的丹藥呢,甚至還有更高級的,所以玄兒一定要進入宗派啊。」

張玄流露出堅定的眼神:「義父放心,我一定拜入宗派,早日突破靈師為義父分憂。」兩人有說有笑的朝牛頭山方向走去。< 鳥兒也一路跟隨,啼鳴吟唱,喜氣洋洋。

這時,又一輪的煙花在天空熄滅,整個天空一片黑暗,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星星點點,密密麻麻的飛了過去。

眾人只覺得遠處一陣陣的光亮,好似還是那些未熄滅的煙花,點點綠光耀眼的壓了下來。

那光亮團直接飛往了花轎那邊,瞬間分散開來,分散在花轎的邊緣和頂部。

這花轎四周就好似裝上了一個長條的彩燈,閃閃發光,把整個花轎襯托的跟夢幻中的場景一樣。

「是螢火蟲!」

「天,這麼多螢火蟲!」

「太美了,這樣的花轎獨一無二啊。」

「是啊,快看,天上還有!」

眾人一人一句,這時,皆是抬頭看向天空。


成群的螢火蟲竟是直接拼湊起一個字,正是一個大大的「柒」字。

它們飛的很高,而且字體很大,遠遠的方圓幾里地的人都能看到天空憑空出現了一個七字。

本來百姓們還以為煙花放完了,看到竟然還有一個字體的煙花,不由得一個震驚,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字體的煙花呢。

外面的人不知道是螢火蟲,還以為是煙花。

這煙花甭說普通百姓了,就是達官權貴也沒見過。

不過,這煙花持續很久了,竟是一直在移動,卻沒有像普通煙花那樣,迅速消散。

天,太驚奇了!

眾人感到不可思議,竟是有人也是激動的向煙花的方向奔去,他們也想看看這神奇的煙花到底是什麼造出來的。

這一場絢麗的煙花,直到多少年以後還被津津樂道著。

而且從此之後,再也沒出現過成排列成字的煙花。


彷彿就是曇花一現,沒看到的甚至不相信會是真的。

煙花成字形,這是如今大陸上的造煙花技術還達不到的水平,也不知道這煙花到底是從哪兒來的,似乎成了個謎團。

也唯有在場的那些人才知道,這根本不是煙花,而是螢火蟲。

可是若說是螢火蟲,怕是更不會有人相信。

所以,世人還是只以為是煙花。

這個七字一直延續到七七的花轎到了君北冥的院子里,一路跟著移動,亮閃閃的,再加上鳥鳴聲,這簡直是人間奇聞。

女人一輩子若是有一個這樣的婚禮,那也是值得了。

到了院子,快到了院子,沒等七七下花轎,又是一輪的煙花,這一次的煙花更加的絢爛,更加的持久,漂亮的幾乎璀璨了整個星空。

而這些侍衛放煙花的時候也特意避開了那些螢火蟲,所以,天空彷彿巨大的花朵圍繞著那個七字,美不勝收,實在壯觀。

可惜,眾人只能感嘆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留下這美麗的一幕。

不然的話,也能保存起來。

不對,可以作畫。

事實上,楚玉還有一干畫畫愛好者,面對這樣的星空已經忍不住了。

雖然煙花已逝,可是這場景已經留在他們腦海,他們開始作畫,想要留住腦海中的景象。

但是也有少數人聯想到這個七字,猜想這個字代表著什麼意思。 尤其是知道這個地方是雲霄的地盤的那些人,更是納悶了,雲霄大喜的日子為什麼弄個煙花寫個七字,而不是其他。

難不成新娘子的名字帶「七」字?

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中,這邊君北冥已經下了馬,一個踏步走到花轎邊緣。

作為男方這邊的人,容宸等人則是剛剛看到這花轎,各個是瞠目結舌。

不過片刻時間,花轎周圍的螢火蟲突然飛起,盤旋於花轎的上方,美輪美奐。

有的飛到了君北冥跟前,圍著君北冥翩翩起舞,好似給君北冥渡上了一層金色的外衣。

君北冥已經開始踢轎門了,連踢三下,並沒有多用力,他害怕裡面的七七震得慌。

三下踢腳,螢火蟲也是四散開來,卻依舊沒有離開。

君北冥親自掀起簾紗,裡面的七七坐的中規中矩的,也沒動彈,雙手自然放在膝蓋,看得出也有些緊張。

「別怕,七七,是我,走,我們拜堂去。」

君北冥輕語一句,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七七的手。

「我沒怕,九叔叔,我就是緊張,害怕出錯。」

雲七七爭辯一句,嬌羞的低下了頭,卻也跟著九叔叔的牽引,往外輕輕探出身子。

接著,君北冥直接抱起了雲七七,抱出轎子外,這才放她下來。

外面盤旋著的螢火蟲見狀,立馬又飛了過去,在二人中間圍繞,直接圍成了一個大大的心形狀。

一根紅綢被塞了過來,一人牽著一頭,中間是絢爛的紅色花朵,看起來十分的妖艷。

七七被安小蠻攙扶著,也不知道規矩,只知道跟著走就行了。

這邊君北冥卻是一直扭著臉,看著七七。

倆人一起跨步,向喜堂走去。

君北冥還是嫌繁瑣似的,真想直接抱著七七去拜堂。

可是已經夠精簡了,他也只好跟著做。

還好,這一段路並不很長,也省去了一些過程,直接走過去就行了。

牽著七七一路走過,君北冥心中溢滿了幸福。

正堂大廳也已經全部準備妥當,那些螢火蟲們等七七和君北冥進了屋,便飛走了,彷彿剛剛一切都只是夢幻而已。

鳥兒們也停止了啼唱,外面的一切似乎歸於沉靜。

可是屋內卻是一片喜氣洋洋。

太后坐在高堂之上,望著一對新人走來,滿目含笑,十分的慈祥。

待七七和君北冥走到正中央,喜婆立馬走上前去,幾乎笑成了一朵花。

眾人圍在了四周,也是開心的望著,不願錯過任何的情節。

這場婚禮實在是太美妙,讓他們大開眼界。

「一拜天地。」

喜婆已經開始叫了,君北冥和七七同時轉身向後,俯下身去跪拜。

七七的心裡又忐忑又激動,聽著四周的喜氣聲,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

頭也懵懵的,不知道要怎麼做,只知道安小蠻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腦袋一片空白。

心中,只有九叔叔。

還有溢滿出來的幸福和喜悅。

她忽然覺得,哪怕讓她真的永遠醒不過來,她也值得了。

哪怕只做九叔叔一天的媳婦,她也心甘情願。 「二拜高堂!」

二人轉身,高堂上坐著的是太后,她已經高興的幾乎想要落淚,事實上,她的眼睛真的已經濕潤了,忍不住擦了一下淚水。

小九終於娶親了。

看一對新人向自己下跪磕頭,太后更是激動的一塌糊塗,從來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她能夠作為小九的高堂來接受他們的叩拜。

「好好,快起來吧,小九,以後要好好對待七七,七七若受什麼委屈,哀家可不饒你。」

高堂訓話,沒想到卻是訓斥新郎的,為七七撐腰。

這也是普天之下頭一遭了。

「希望你們二人和和美美,恩愛到白頭。」

太后又祝福一句,一旁的嬤嬤立馬拿兩個大紅包發過去,一旁的容宸和安小蠻先代為收下了。

看到這一幕,不知為何,一旁一直沉默著的凌傲心裡卻一個咯噔,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可是又不知道是哪裡錯了。

婚禮儀式繼續,下一個就是夫妻對拜了。

當喜婆婆喊出這四個字,君北冥幾乎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七七更是一陣嬌羞。

夫妻二人對面而立,輕輕俯下身。

二人離得很近,這一俯身,幾乎腦袋挨著腦袋,再加上容宸和安小蠻故意拉著二人更近了一些,這一下,二人的頭直接撞在了一起。

還好君北冥有準確,並沒有撞多很,可還是一聲響,眾人一片喜氣。

據說這樣的話,夫妻二人會更加的恩愛。

會心的發出了笑聲,整個喜堂泛著喜悅的氣氛。

而這時,別院外頭卻是聚集了一大批人,紛紛表示來恭賀雲霄大婚之禮,可惜魅影閣的人一個都沒讓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