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書陵一邊說一邊看著陳天秀,似乎是在徵詢能不能解開鳳靈兒體內的封靈印?

2022 年 4 月 12 日

陳天秀沉吟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張書陵微微皺眉,他總感覺陳天秀有什麼事瞞著他,「等之後一定要問個清楚!」

張書陵雙手不斷地結印,一道複雜的符文浮現在空中,隨即伴隨著滔天靈力湧入鳳靈兒體內。

鳳靈兒只感覺體內一道屏障被打破,靈力頓時遍布全身,她身上的氣息也正在慢慢增長。

地武二重!

地武三重!

地武四重!

一直增長到地武四重她的氣息才漸漸歸於平靜。

「多謝掌門賜道!」

鳳靈兒大喜,還以為這一切都是陳天秀的功勞,連忙道謝。

陳天秀有些懵,他知道這定是因為鳳靈兒腦海中那道神魔金光所導致,但他也沒法說破,只是尷尬的點頭笑道:「全憑你自身造化,我只是稍加指點罷了。」

張書陵卻是滿腹疑惑,「剛才掌門做了什麼?怎麼一下讓鳳靈兒突破到地武四重?」

地武境每一重突破都是不一樣的領悟,一口氣突破三重境界,當屬絕世天驕!

以鳳靈兒如今的實力,當屬年輕一代最強,哪怕是武清風也比不過她。

「此次化龍大會有她加入,我嶽麓定當如虎添翼,距離崛起的日子又近了一點!」

陳天秀神色複雜的看著鳳靈兒,低聲喃呢道。

。 許威這時也走出來對兩人道:「老祖宗,我們先進去坐吧。」

「對,對!」許志成恍然想起他們還在門口,於是忙道:「前輩,請。」

沒多久,就看到明月仙尊從虛空中出現,還邊輕笑道:「弟弟怎會有空來找姐姐呢?」「仙尊大人」許志成等人皆躬身相迎。許志成從未看到仙尊這樣笑過。

「明月大姐,小弟是碰巧經過碧玉星,和貴屬下的子弟有緣,所以才來到這天修城。」葉缺笑道。

「我也通知清風那像伙了。相信他很快就會過來了。」這時明月仙尊突然驚陳道:「咦?弟弟的修為,竟連我也看不透了。」

這時一聲長笑聲響起:「哈哈,葉老弟在哪裡。」清風仙尊也笑聲未落之際就出現在葉缺的眼前。

「見過仙尊老哥。」

「哈,葉老弟真的是你,太好了,我們可以好好的喝一杯了。」清風仙尊是個大酒鬼這在修鍊界已經不是新聞了。

「你這酒鬼,只要一有機會就想喝,早晚有一天喝死你。」明月仙尊白了他一眼。想要一個仙尊喝死,那不如找塊豆腐撞死還比較容易。

「嘿嘿!」清風一付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惹的明月仙尊又一陣白眼,看的一旁的許志成猛揉自己的眼睛心說,靠,這是那位平常不苟言笑的冰山仙尊嗎,是自己看錯了,還是這位是假冒的。

「咦,天生的木靈之體。」明月突然見到許佳佳那天生的木靈之體而打量著,而見明月仙尊一直往自己身上打量著,許佳佳覺得全身不自在不住的往後躲。

看到明月不住的打量許佳佳,許志成眼睛一亮心裡想著如果可以讓明月仙尊收做弟子,那許家也許就會更上一層樓。就在他心裡不住幻想之下,卻讓一個聲音給淋上一盆冷水。

「你想幹什麼?這是我的弟子。」瞭然老道把許佳佳拉到身後,然後充滿敵意的道。

「哈哈,老哥,你太緊張了。」葉缺拍拍瞭然老道的肩笑著道。然後另一方面也是在對明月仙尊道,這人是我朋友。

明月仙尊卻像沒聽到瞭然老道不敬的話似的,依舊在看著許佳佳,連清風仙尊也是同樣在思考著什麼,突然他靈光一閃,抬頭看著明月仙尊道:「明月,你是想…」

看到明月微微的點了點頭,清風恍然大悟的笑著,接著對許志成道:「小成子,你們許家要發達了。」在一旁的葉缺一聽差點就要大笑出聲,小成子,這清風大哥也太惡搞了吧。

「明月大姐,你們到底在打什麼啞?」葉缺搞不懂這兩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清風在葉缺耳邊低聲解釋著,葉缺才知道這對許佳佳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所以他對許佳佳招手道:「佳佳,過來,沒事的。」

兩人的談話沒有刻意不讓人聽到,所以許志成在聽到了原因后,徹底成現獃滯狀,不應該說是白痴樣。

原來明月仙尊在神界之時,在一次探險之中,進入一位遠古神尊級的強者之墓,得到了一部木屬性的功法,而那麼多年來並沒有人可以修鍊的好,這位遠古神尊俱墓志銘得知,是遠古時期五大神尊之一的巨木神尊。

這巨木神尊據說和神界現存的四大神尊的師尊也就是上一任的四大神尊在遠古時期是同時期的強者並列五大神尊,而且據說是五大神尊之首,是這一位面的掌控者或是稱創世者天幻的五大弟子。

而在百萬年前同四大神尊追隨天幻加入位面戰爭之中,殺敵無數,在最終戰中以一人獨戰四位與他同級的高手與敵俱亡,也因巨木神尊的強悍使得天幻這方得到了實貴的時間等到援軍的到來逆轉了敗局,後來天幻想其大弟子的功法繼續傳世,卻都一直找不到天生木靈之體,只能著手改造後天的木靈之體但是卻使得修法之人達不到最強的境界,所以目前神界並沒有木屬性的神尊,只有木屬性的神帝。

葉缺聽完清風的敘述之後,嘆了口氣心中景仰著巨木神尊殺敵的風采,他實在是想見上一見這個一代位面戰爭中的強者。

在他們兩人說話間,明月仙尊已把巨木神尊的功法印在了許佳佳的識海之中,並且吩付許志成好好守護許佳佳,因為她已經陷入了自我修鍊之中。而瞭然老道在聽到了清風仙尊的話時,就知道自己師門的功法差人家差太遠了。

一部神尊級別的頂級功法,豈是他師門的功法能比的。

「小傢伙,你也可以參考一下巨木神尊的功法來改善自己的功法。而且你徒弟還須要你的照顧呢。」明月仙尊同樣把功法印在也瞭然的識海之中。

而葉缺隨後就被清風拉去喝酒去了,當然也明月仙尊也陪著他們,地點當然就在天修城為了論道大會所興建的的超大超豪華的主殿明月殿。

論道大會每百年一屆,在明月仙尊的領地之內已經舉行了三十多屆了,無數的天才修鍊者在大會上發光發熱悶名修鍊甲,就算在其他仙尊的領地,也是聞名遐邇的大會。

同時明月仙尊也是最熱心於領地內的傳道,每百年一次論道大會的傳道,在大會中的前三名都將得到明月仙尊親自指導一次,並且可到明月仙界之中修鍊百年,不論你是修仙者,或是已經成仙之人。

這次跟隨明月仙尊來到論道大會的,是她的幾個親信,也是親傳弟子,一共七個,修鍊界稱之為明月七子。

現在葉缺正在明月宮內的武煉場中看著葉缺和清風仙尊的較量,明月七子和許志成也在一旁觀看,同時易天也在一旁觀戰,畢竟仙尊級別的戰鬥是萬年難得一見的。

半空中兩道身影交錯著,無數狂亂的氣勁不停的爆炸著。陣陣的氣勁對撞餘波不停的考驗著明月仙尊所布下的結界的結實結界被溢散的氣勁給轟的震還不已。

這場戰鬥對於明月仙尊也頗有領悟,因為葉缺的功法和招式也不只識清風仙尊有所提升,就連在一旁的明月仙尊都有所得。

「仙尊,這是葉…」明月七子的老大,也就是明月的大弟子憐星真人眼睛放光的看著場中的兩人,這一戰對她的啟發很大。

「憐星,先別說話,好好看著,或許這是你突破的機緣,」明月仙尊淡淡的道。

「哈哈,你個小子又進步了,看來我已經比不上你了。」清風仙尊本飄忽不定的身形,定在半空之中笑道:「來,最後這一招是,我最得意的招式,看你小子接不接的住。」

「好,那小弟我就來試試大哥的最強招式。」葉缺也停住身形,一臉輕鬆的道。

「注意了,這一招是我師門中最強大的一招」清風手捏起無數劍印,身旁瞬間出現百道貫通天地的巨大龍捲風圍繞在他身旁,突然間手中劍印一停,口中大喝:「龍捲破天擊。」百道龍捲風化為百條怒吼風龍呼嘯的襲向葉缺。

明月仙尊看到這一擊也清楚此招的威力,不禁暗怪起清風仙尊:「這個白痴,又不是要分生死,況且…唉!」右手一揮數百道禁止加入原先的結界之內,同時手不停的捏著印訣打入虛空之中。

就在清風仙尊打出他最強一擊之時,明月仙尊的禁制也剛好完成:「神月封天陣。」一個半月形蘭罩整個武煉場的淡藍色結界瞬問出現。明月仙尊布下這道陣法之後,也不禁深吸口氣,平復因消耗過大引起的喘氣。

葉缺看到清風仙尊所招喚的百道龍捲風時,就知道他這招不可小看,雖然因為清風仙尊的修為所致無法發揮此招真正實力,但是葉缺也不敢大意,於是他深吸口氣,運起全力,引動天地間靈氣瘋狂涌動聚於周身形成一團龐大的能量團,雙手虛合胸前猛力揮出:「天地訣,霸龍開天!」

葉缺身形逐漸淡化,化為紫金色巨龍咆哮而出,龍吟聲震動天地,葉缺所發出的巨形龍勁沖向了百道風龍,兩股最強的力量相遇。「轟!」發出震動天地之威,兩股力量對撞引發了虛空中出現了道道的裂痕,引起了空間破碎。

剎時間出現空間風爆,把兩股力量吸進暗黑的空縫之中,清風仙尊發出這招后些脫力,身體止不住被吸往裂縫之中。那裂縫中噴涌的能量,可以使被吸入的人瞬間被絞殺。

葉缺身形一閃出現在清風仙尊的身旁一手抓起他,把他帶往結界外,結界也被爆亂的空間風暴破壞的暗淡了不少,似乎有要崩壞的跡象。空間裂縫漸漸的合上,最終消失不見,眾人才鬆了口氣。

清風仙尊在接下來的三個月都在閉關恢復中,而明月仙尊也在論道大會中講授天道,明月七子理所當然的坐於明月仙尊下首,每一次講道都要花去百日的時間,台下眾人聚精會神的不放過明月仙尊所說的每一句話,仔細的參詳思慮。

易天也參加了論道大會的比武決技,一鳴驚人,一手玄冰凍氣令多少高手敗下擂台,也令多少修鍊界中的武煉者指名要和易天較技。也使得易天贏得了冰帝的稱號。

。 穿過後殿,一片桃源地暴露眼前,真正的白若,也未曾到過這裡。

桃花開的甚美,花瓣紛紛揚揚,幾塊蒲團,一個小方桌,上面只添置了一壺清茶。

「坐!」

這,,,難道,,,

「不知閣下奪舍小女身軀有何用意,我見閣下似乎對仙門並無多大敵意。」

果然,重黎的確探查到了,好在,只是告訴一個人。

「既然掌門已經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在隱瞞,我叫蓮,來自另一個小世界,因為一些意外,被主神派到各個世界做任務,能解釋的我都解釋了,至於信不信,就看你們了。」

白若也不客氣,既然人家添了茶,自己哪有不喝的道理?

「重黎,你怎麼看?」

重黎挑起右眉:

「我能怎麼看?坐著看唄!」

「哈哈哈哈」

白若實在不能理解老頭的笑點。

「所有人都知道除自己所在的大陸,還有其他三千世界,只不過,奈何沒有能力,如果閣下日後還記得玄冥大陸,記得回來看一看,說說外面的樂趣罷。」

「你就不想知道真正的白若,現在什麼情況?」

掌門苦笑:

「我知道白若要去為百里策尋玄蛇膽,而且,她的修為定然打不過,所以,她出發的前一夜,我找她談心,她很堅定,我說不動她,便多拿了幾件防身的靈器,一顆暫時提升修為的丹藥,但是我沒想到的是,竟然讓沈妙那孩子撿了便宜,你回宗的那一日,人人都傳你性情大變,我就猜到了。」

蓮沒有父母,她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只知道七歲被她師傅拎回師門,從此開始修鍊生涯。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師傅也好忙,老是找不到去向,數來數去,好像也沒人可以陪著她。

她不太懂親情,更不懂,一個失去女兒的父親的難過。

她現在能做的,也許就是讓掌門每次看到自己用白若的皮囊,心裡稍微好受一些。

「這是白若命里的劫數,下輩子,她會成為一個像她父親一樣優秀的人。」

「不是會,是一定。」

白若與重黎的視線交織在一起。

白若覺得,重黎說的一定帶著底氣,就好像,所有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白若埋下頭:

「我不知道我會在這個世界待多久,想必任務結束,我就該走了,」

地上突然多了一副冰棺。

蓮有一個秘密,就連她師傅都不曾告訴的秘密:

她有一個隨身空間。

這種天賜的空間,稍不留神,就會引來殺生之禍,她信不過別人,也不敢信別人。

「借用你女兒的身體,這就算是給您的報酬,如果哪天我去了另一個世界,您將白若的身體放進這冰棺,可保屍首不朽,也算留下一份寄託。」

冰棺的出處,掌門自然不會多問,「多謝閣下。」

「從現在起,還得多委屈掌門,把蓮當做白若使喚?」

「自然。」

回到房中,白若甚至覺得離譜,明明是自己掌握了所有人動向,除了重黎。

但現在又好像,有人在控制這一切,所有人都被丟到一副棋局裡。

[主人,想不到的事,就不要想了嘛,剛剛主神給我傳信說,讓你和重黎打好交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你覺得呢?主神真奇怪……]

果不其然,小賤賤背後的那尊就是主神。

只不過,她也想不透為什麼要和重黎打好交道。

莫不成,那重黎和神界有淵源?……

白若覺得自己接近真像。

沈妙關禁閉。

百里策也不常遇到。

白若照常在弟子面前刷友好度。

時不時再去後山,和重黎掌門嘮嘮嗑,講講外邊的世界。

一晃眼,沈妙禁閉結束。

仙門也開始為了琉璃秘境做籌備,選三十名弟子前往尋找修鍊資源。

琉璃秘境是仙門獨一份的秘境,各個大門派,都有一個秘境碎片。

而仙門的秘境碎片則是三世鏡,通往琉璃秘境。

沉寂幾個月的系統,終於發來了第二個任務:

[把沈妙灑在自己身上的引獸粉,一一奉還,成為隊長,想辦法把沈妙和百里策甩掉]

小賤賤依稀可以看出兩眼放光。

它對那個自以為聰慧不可一世的沈妙十分嫌棄。

沒有沈妙,空氣都是香的。

白若已經成功晉級為仙門弟子心中的女神兼大師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