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寧回到客棧中,剛要去吃飯,突然想到那天想到的包子,張寧就出門去,在街上尋找包子鋪,好像叫什麼小籠包。

2022 年 4 月 2 日

最終張寧在一個小街道里找到一家,張寧走進去,環視一圈,人還不少,張寧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后,小二迎上來:「嘿,這位爺,吃點什麼?」

張寧詢問道:「小籠包,我沒吃過,過來嘗嘗,你按兩個人的飯量來,在來一壺劍南春。」

小二應了一聲,跟后廚吆喝一聲,轉身去拿酒碗,給張寧送來,說了一聲「客官慢用」就又去忙了。

張寧打開泥封,到了一碗酒,邊喝邊等著小籠包,不一會,小籠包上桌,張寧一看,好傢夥,小包子小巧可愛,很是誘人,張寧用筷子夾起一個,一口一個,嗯,倒是跟大包子各有各的長處,小籠包肉餡大,並且蒸的也快,大包子大多數店家,是黑心的,恨不得一口咬不到餡都,不過遇到好的店家,皮薄餡大,兩個就能吃飽,還有最後的特點就是,小籠包貴!

張寧吃完了小籠包,心滿意足,倒上最後一碗酒,喝完就離開,這時人越來越多,沒有地方了,張寧就起身,拿着酒碗,喊到結賬,掏出碎銀子,交給掌柜的,是一個婦人,應該是老闆娘,而後一仰頭,幹了酒,把酒碗放在櫃枱上,就要出門,突然他看到后廚走出一人,因為人太多小二忙不過來,一個廚師裝扮的人出來送包子,最關鍵的是,張寧看着這人,這分明是昨天武林大會上第一個上台的那個妖族。

張寧走出店鋪,心裏震驚,居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買包子?真的沒人發現么?

張寧帶着心中的疑惑返回客棧,與大夥說了這個事情,大夥也都表示疑惑,華淵說道:「就這麼大搖大擺開這包子鋪?太猖狂了吧。」

張寧搖搖頭,「算了,不等了,今天結束武林大會後,跟上,柳蟬衣,我倆一個一個。」

柳蟬衣點點頭表示同意,張寧又吩咐其他人,都待在客棧,隨時待命。

時間很快,來到下午,張寧和柳蟬衣出發,其他人這回連客棧都不出,就張寧柳蟬衣倆人行動。

倆人來到樹枝上,看着下面擂台,不一會,那個張寧看見買包子的就上台了,聽他自我介紹道,名叫陸磊,他的對手是一個玄階中品的武夫,武器一把鉞,是一個小幫派的當家,當介紹到是玄機中品時候,台下觀眾沸騰了,雖然陸磊沒有介紹境界,但是上次可是一拳解決了黃金中品的對手,觀眾們自然期待他倆的對決,可是很快,觀眾門就愣住了,因為陸磊一個健步上前,又是一拳,就解決了對手。而後下台。

觀眾們反應過來,歡呼聲山呼海嘯,而張寧動身悄悄的跟上陸磊,張寧並沒有驚訝,這很正常,陸磊最起碼也是地階高手,解決個玄階中品,不足為奇。

張寧悄悄的跟在陸磊身後,陸磊下台後就離開了武林大會,沒有久留,慢慢的,陸磊走到一跳小巷,回到了那個包子鋪,包子鋪晚上是沒有生意的,應該是就住在這。

張寧一直跟到包子鋪,看着陸磊走進去,而後輕手輕腳的上了包子鋪的房頂,掀開一塊瓦,往裏邊觀看。

————

半夜,張寧回到客棧,眾人都沒有睡覺,等很久了,張寧一進屋就詢問怎麼樣?張寧坐下喝了口水,說道:「沒有任何異常,就像普通人一樣,回家了之後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跟正常人一樣。」張寧說到這,看着眾人瞪大了眼睛,自己突然意識到不對,放下手中茶杯,對呀,不是沒有收穫啊,陸磊實在是太像一個正常人了,以至於張寧都沒感覺到什麼不對,這一會回到客棧,一說,看到眾人的反應,他在意思到不對,他媽的一個妖族,還老婆孩子熱炕頭,老婆也就算了,孩子怎麼回事?這太不對了。

華淵緩緩說到:「寧,寧哥,妖和人能生孩子么?」

張寧也犯難了:「不知道啊,沒有這先例呀。」

秦羽皺眉道:「師弟啊,假設這孩子真的是內個陸磊的,我們怎麼辦?對我們來說,是除妖,對他妻子和孩子說,那就是失去丈夫,失去爸爸呀,咱們在咋滴也不能這麼干吧。」

張寧沒有說話,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那能想到一個妖族,在人族地方娶妻生子了,他在不是人,也的考慮考慮啊,憑啥讓人變成孤兒寡母,你說為了大義,在這行不通啊,張寧腦袋都要炸了,晃了晃腦袋說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在說,我們也根本打不過人家呀,倆地階,還是妖族,先別想那麼遠了。」

張寧看了一下,皺眉道:「柳蟬衣呢?還沒回來?」

眾人紛紛搖頭,也沒接到求救信號,曹知音一直在感應。

正說這,柳蟬衣推門進來,眾人望過去,柳蟬衣搖搖頭,太謹慎,沒敢跟太緊,最後跟到了他家,在一個陋室,不過這應該是他小心,我能看出來他有事,就多蹲了會,不過一直沒出來,我就回了。

張寧點點頭,把消息共享之後說道:「準備準備,下一步觀察觀察榜上有名的三人,看看人怎麼樣,能不能幫咱們,大家都留意一下,曹知音給李南尋寫信,問問他能不能幫上忙。先把實力強大起來。」

第二天大家就都各自忙碌起來了,張寧柳蟬衣繼續跟着倆妖族,張寧還是跟着那個買包子的陸磊,柳蟬衣跟着另一個,名叫康榮。

張寧又來到包子鋪,嗯,是為了觀察,絕對不是為了包子。這家包子鋪很火,多是附近的百姓來吃,江南的百姓都挺富有的,張寧來這個點還是跟昨天一樣,很多人,並且在持續增加,這不是因為陸磊在武林大會上的名氣,因為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後廚,大家看不到,由此可見就是包子真的好吃。

張寧在吃包子的時候,沒有刻意去觀察后廚的情況,而是仔細看着櫃枱里的老闆娘,就是一個普通婦人,在櫃枱里算賬,張寧吃完了包子,給別人騰出位置,自己拿着酒,走到櫃枱旁邊,拿出銀子付錢,邊掏錢邊搭話道:「這店客人這麼多,怎麼不多雇一下人啊?」

婦人身手接過錢后,笑道:「省錢唄,孩子要上學堂,花銷可不小,只能是這樣,累點就累點。」

張寧點點頭:「真辛苦啊,你丈夫也呢?」

婦人指了指后廚方向:「在廚房呢,他更忙,剁餡,包包子,蒸包子,燒火,什麼的都是他一個人,我要幫忙他都不幹,就讓我算算賬。」

張寧笑這誇讚道:「那你男人真好啊,這麼能幹,還疼你。」

婦人掩面而笑,滿臉的自豪,「是吧,街坊鄰居都說我找了個好人呢,本來找了一個陌生人還是個窮小子,我的朋友們都笑話我呢,現在都羨慕的緊嘞。」

張寧也是笑了笑,就告辭離去。

張寧離開之後,是越來越猶豫,最後自言自語道:「他媽的還是個好男人,更難辦了。」

張寧正在犯愁,迎面走過來一個人,正是康榮,張寧側過身,康榮走過去,進了包子鋪,隨後落下一人,是柳蟬衣。

柳蟬衣問道:「你說的包子鋪,就是這?」

張寧點點頭,「走吧,不用跟了,回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張寧和柳蟬衣回到客棧,看到曹知音正在桌前,嘴裏咬這筆,正在犯愁。

張寧走過去,一巴掌拍在曹知音的腦瓜上,說道:「幹什麼呢?」

曹知音回過頭,苦這臉:「不會寫信啊!」

張寧一個腦袋兩個大,把曹知音推開,自己做上去,給李南尋寫信。

剛寫到一半,剛才出去的曹知音又風風火火推門回來,「寧哥,寧哥,不用寫了。」

張寧回過頭,看着曹知音,曹知音也沒說話,拉着張寧就往外走,走到大廳,張寧知道為什麼不用寫了,她媽的李南尋這小子居然來了,正在樓下喝酒,身邊還站在老頭謝昭。

張寧趕緊走下樓,一屁股坐在李南尋對面,李南尋一抬頭,驚訝道:「哎,寧兄,我還說去找你呢,這麼巧。你也在這家客棧。」中午吃完飯的時間有很長,足夠李娟老師和陳安給王黨心進行開導的。

李娟老師和陳安很欣慰王黨心能夠聽進去,也希望王黨新從此以後就能夠繼續把自己的成績回歸正常。

畢竟三月的回歸考試過去以後,一模很快就要到來,一模的時候往往就可以大概,給孩子一個信心,留個底兒了。

所以幾乎

《春雨夏花》第168章異鄉徘徊「嘆為觀止,真是嘆為觀止!」

「世上竟然真的存在純粹的領域空間!」

藤虎一出來,臉上就洋溢著極度滿足的笑容,見識過重力空間之後,他跟青雉一樣感覺找到了前方的路。

完全不知道這就是一個局,什麼法則空間,領域神國全是假的。

余歡將之稱為善意的謊言,多少給他們一個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二十二章:酒缸!他們很快全滅,但是接下來才是最慘烈的戰鬥。

羅飛等人將要面對的是上千人的部隊,雖然他們都是步行,但是一旦交火,那他們就會面對上千把槍。

「現在我們要將他們全部吸引過來,你們怕不怕。」

駕駛著雪車向後倒退,羅飛為了緩解情緒隨口說了一句。

「不怕,為了舞萌大人。」眾人臉上全是朝聖般的表情。

而羅飛見此情景卻是臉色一沉。

這種可怕的能力對他們異能者來說還不夠格,但是對於普通人的威力實在是……

《重裝廢土》第一百八十二章:以一當千 長樂侯慌忙否認:「沒有,秋兒說和他只是朋友。」

老祖宗放心下來,說:「秋兒又沒有承認,是你們倆想象成他與男子有苟且。」

長樂侯:慈安堂沒法待了,明明是母親你想象成的。

老祖宗說:「路遇朋友,用馬匹捎一段路沒什麼不妥。」

清陽公主開口了:「同乘一匹馬,的確沒什麼不妥,只是,只是靖遠侯夫人還說,秋兒坐在那少年身後,一直用充滿愛慕的目光盯著那少年看,看的眼睛都直了,嘴角還噙著笑,面帶紅暈。」

清陽公主說不下去了,當著夫君和婆婆的面她都覺得難堪,更別說靖遠侯夫人朝她描述時她的火氣,何況以靖遠侯夫人的脾氣,這件事她肯定會到處宣傳。

老祖宗說:「這個靖遠侯夫人,也太過分了。」

清陽公主趕緊說:「是很過分。」話一出口就愣了,婆婆只說靖遠侯夫人過分,為何對秋兒的事無動於衷?

老祖宗鼻子里出了一口冷氣:「敢造我孫子的謠,我先打她個措手不及。」

說罷高聲喊:「呂嬤嬤。」

侯在外面的呂嬤嬤聞言走進來,問:「老祖宗有何吩咐?」

老祖宗招她進前,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呂嬤嬤聽后恭敬道:「老奴這就去安排。」說完匆匆離去。

長樂侯不知道母親安排了什麼下去,但看這架勢,指定是和靖遠侯夫人有關。他有點著急,母親什麼時候變成這麼不靠譜的了?

老祖宗彷彿看出他在想什麼,給他個白眼,說:「老娘我還沒有糊塗,倒是你們,腦子漿糊的很。」

清陽公主:「母親此話怎講?」

老祖宗伸出手指頭點著他們:「自己的兒子不相信,相信外人,這不是糊塗是什麼?」

「可是……」長樂侯還想解釋。

「住嘴,」老祖宗喝住他,道:「秋兒已經說了只是朋友,你們不光不信,還打了他,哪有這麼做父母的!」

清陽公主拒絕著婆婆的那句「你們」,這是連她一起罵了呢。

她心裡憋屈還不能出言頂撞,不然婆婆拿住她出言不遜的錯處,肯定要給夫君納妾來氣她。她又不是沒聽說過,婆婆整天在背後嚷嚷要給長樂侯納小妾。

可憐她貴為公主之尊,卻要屈居在一介民婦之下。公公原先只是個兵部小吏,婆婆的地位不就相當於民婦。後來公公跟隨先帝打天下,立下戰功,穆家才發達起來,不過婆婆這小門小戶出身的寒酸,就算封了誥命也遮掩不住。所以說擇偶還是要看家世,穆秋將來找媳婦,一定不能找小門小戶的。

想到穆秋的婚事她更加頭疼起來,原先她只以為這小子開竅晚,現在看來他喜不喜歡女子都是問題。

天,要真是這樣,她在金陵的貴婦圈子裡可沒法待了。

清陽公主內心苦澀,只要穆秋能領回來個女孩子,甭管人家什麼出身,她都會興高采烈接納人家。

老祖宗繼續威嚴地說:「這件事我自有安排,我不會讓任何人給穆家抹黑,也不會由著秋兒胡來。但是,我可以拿性命和人品保證,秋兒不會做下這等荒唐事,你們不可以再就此為難秋兒,以後,你們誰敢再打秋兒,我第一個不答應,你們兩個大人,聽到了嗎。」

「聽到了。」長樂侯說。

清陽公主沒反應。

她在心裡說:「還拿性命和人品保證,你都這把歲數了,隨時去閻王殿報到的人,誰稀罕你的性命,至於人品,你有嗎?」

「我知道你們不服氣,」老祖宗看了看清陽公主,冷幽幽地說:「作為當家主母,就應該有主母的氣度,外人挑唆一句,就率先沉不住氣發難自己的孩子,不就正中那小人下懷讓惡人得意去,在自個家,怎麼作威作福都成,但當著外人的面,就應該毫無保留毫不遲疑地維護自己人,不能讓親者痛外人看笑話。那靖遠侯夫人巴巴地跑來,嘴裡說的話不三不四,清陽,你說說你當時怎麼回應的。」

「我……」清陽公主支支吾吾說不上來。她當時一聽就氣炸了,臉漲成紫肝色,從頭到尾一言不發,就等著將靖遠侯夫人送走收拾秋兒。

現在想想靖遠侯夫人得意洋洋的嘴臉,她的反應,不就是讓那賤人看著開懷嗎。

「兒媳愚蠢。」清陽公主羞愧地說。

「你就是蠢,」老祖宗在心裡說:「要不我怎麼看不上你呢。」

「我應該把她趕出去才對。」清陽後悔地說。

老祖宗嘆氣,後知後覺有什麼用,可惜那倆孫媳婦也沒個厲害的角色,比她當年的英勇差了去了,只盼望秋兒給她娶個有能耐的孫媳婦來。

提起三孫媳婦,老祖宗心裡很不踏實,她剛才信誓旦旦地說相信秋兒,相信個鳥,兒大不由娘,還能由她這個當祖母的不成,他別真整個男人回來給她做孫媳婦……

老祖宗咳咳兩聲掩飾慌亂,說:「時候不早,你們下去吧。」

趕走兒子兒媳,老祖宗趕緊招丫鬟過來:「快去把秋兒給我叫來。」

丫鬟剛想走,她又交待一句:「小心著點,別讓那倆人看見。」

她心裡沒底,親自問一問秋兒才放心。

清陽公主在婆婆這裡受了一肚子氣,出來慈安堂,她顧不得扭著長樂侯的耳朵質問,而是先說出心裡的疑惑:「看母親的架勢,是要找靖遠侯夫人算賬嘍?」

長樂侯:「也許……應該是吧。」

「母親當真有這麼厲害?」

其實清陽公主想問婆婆當真有這個手段?她印象里的婆婆,就知道百般挑剔兒媳婦的不是,不過是個小門小戶出身的事多老太太。

長樂侯想起一些往事。

他幼年的時候,父親只是個小吏,養活他和幾個姐姐很是吃力,家裡生活時常拮据,還好母親勤儉懂持家,他們的生活還算過的去。那個時候,他就覺得母親很能幹。後來父親跟隨先帝打天下,忽的就發達了還封了侯,母親也一躍成為侯門夫人。

畢竟家裡根基不厚,母親從一個家庭主婦變成侯門夫人,他原以為母親駕馭不了,在京城貴婦圈子裡混不開。

沒想到母親與那些人打交道遊刃有餘,還助父親一臂之力,到後來,父親想納幾房美妾,母親還將他打的滿地找牙。

總之,母親是能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打的了渣父,能收拾一切惹她不快的人。

「母親能做的到。」長樂侯說。

清陽公主不解,以前她與靖遠侯夫人諸多不對付,老祖宗只是聽聽,有時候還諷刺她沒用,怎麼這次就輕易出手了。

很快她就想明白了,因為這次靖遠侯夫人惹到她三孫子了。

看來兒媳婦還是不如孫子重要。

婆婆幫她收拾靖遠侯夫人,清陽公主心裡半是感激半是酸澀。

「兒媳婦就是個外人,在你母親心裡我就是外人。」清陽公主氣鼓鼓地說完扔下長樂侯走了。

長樂侯覺得莫名其妙。

哎,這女人的心真是難以捉摸。

。 「師兄,小妹認為師兄講的《青雲經》甚是深奧,怕一時不能領悟其中深意,因而留影以待日後仔細琢磨!」

「我白日讀《青雲經》時,融入了自身的感悟,你這留影石只能收錄影像和聲音,你錄了對參悟《青雲經》也並無用處,師妹可還有其它要說的?」

白瑧眼看他將這枚留影石收入袖中,眼神忍不住瞟向他的衣袖,面上不敢有絲毫不滿,沒見初玉大美人已經生氣了,又是她自己理虧,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