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夜被突如其來的質問弄的略有無措,因為他之前在說這話的時候,其實或多或少是有些認真的…

2021 年 1 月 5 日

無數事實表明,秦夢本來就是個人形意外製造機。

所以說實話,要是秦夢真又搞了什麼亂子,張夜還真是建議先拋下小屁孩,確保路雨安安全后再從長計議…

實際上,每當秦夢拉仇恨的時候,張夜的腦子裡都會有這樣一個念頭冒出來,誘惑他:

「張夜,放心吧,不滅源體,一般手段是玩不壞的…」

包括在萬鏡城礦坑,小屁孩引來妖靈的時候,張夜就突發奇想:要不幹脆把她先拋下給妖靈玩一會兒,等路雨安準備周全后,再回來撿?

「張夜?我問你呢!」

路雨安見張夜沉默,嗔怪之意更濃,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語氣神態,根本就是一種妻子抱怨丈夫的感覺。

「你怎麼這麼狠心啊…」

「狠心?」張夜看路雨安挺認真的,馬上醒悟,「不不不,那啥,怎麼可能呢,我是那種人嗎?什麼人會當拋下自己的女兒?那還能算人嗎?」

「不算!那是禽獸!是獸父!」

「是是是…」

「不!禽獸都不如!是鬼父!」

「是…是是…」

張夜在秦夢的事上一向都很附和,路雨安輕哼一聲后,加快了回客棧的腳步。

「等等雨安,別急,還有事辦呢…」

「什麼事?」

張夜一通解釋后,路雨安開始在街上快速轉悠起來。

她先是踩點,為秦夢尋找接下來一個月,合適的草料來源。

最終,一家名為萬草園的地方暫時落入張夜的法眼,等待之後他的檢驗。

接著,路雨安來到了安居閣。

「就是這裡么,規模倒是不小…」

張夜望著裡面來來往往的人群,對這風華城的「房地產交易中心」挺認可,至少看起來賣家和買家都不少。

路雨安一踏進去,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只是驚鴻一瞥,這些目光只在她身上短短停留了片刻又快速散去,人們的注意力很快就重新集中。

無論賣家還是買家,並不認為路雨安進來是來找生意的,因為一般來說,安家置業的事情很少會有女人親自負責。

但是他們不知道,路雨安偏偏就是來買宅子的。

「現在添了人丁,一家三口外帶一隻秦夢,還有一個月的修鍊,客棧可不夠用…」

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歐陽丘也是。

張夜不認為又能遇到第二個歐陽丘主動來送房子,因此還是自己來找。

於是,路雨安開始按張夜的要求挑選賣家。

路雨安一個個打量過去,有一個賣家主動上前,狐疑歸狐疑,但還是抱著試探的口吻開口了:

「這位姑娘,是要買商鋪還是住宅?」

「住宅。」

路雨安淡淡回應,卻是讓賣家一喜。

還真是來找生意的?

「那姑娘遇著我可算走運了。」

賣家喜笑顏開,然而,路雨安看了看黃袍人卻是道:「不好意思,我不和你做生意。」

賣家一呆,這什麼意思,我怎麼了?

「姑娘,你這話怎麼說的,我只是個人,你倒是問問我手裡的宅子怎麼樣啊?」

然而路雨安不理會,只是繼續尋找合適的賣家。

「這個不行…」

「這個嘛,不太嚴重啊…」

張夜的要求有點高,路雨安走過一大圈,還沒找到理想的賣家。

「咦?」

直到一個舉牌子的面黃肌瘦的青年出現,張夜終於喊住了路雨安。

「就他了。」

路雨安上前看了看牌子:「你是賣宅院的?」

青年眼睛一亮:「對,大中小,各種宅子我手裡都有!不知姑娘想要…」

「我要最好的!」

青年激動萬分:「行,我先給你介紹下…」

「不用了,就說多少錢吧。」

青年被路雨安的爽快震驚了:「一千五百萬玉碟…」

「太貴了…」

「這好說,您開個價吧…」

路雨安沉吟,然後伸出左手,比出一根手指。

青年臉色有些淡了:「一千萬?姑娘,您爽快是爽快,可也沒有一下子砍掉五百萬的吧…」

「我知道。」路雨安點點頭,「所以我出一百…」

「一百萬就想買最好的?」

青年本來就黃的臉一下子更黃了:「姑娘,這地方可不是給你找樂子的,現在的市價,一百萬在風華城能買什麼宅子?」

「什麼一百萬?」路雨安眉頭一皺,「我是出一百枚玉碟。」

青年人怒了。

「刀呢,誰拿我刀了!」

他兩個月沒生意了,本來就一肚子鬱悶,此時感覺被人戲耍,黃臉直接泛白,要跟這搗亂的人杠上。

一百玉碟,買紙房子呢?

然而,路雨安卻是慢條斯理地問了青年一個問題:

「兄台,你腦子可好啊?」

外人看來,這是耍了人還罵人,但青年卻愣了。

路雨安繼續道:「這幾十年靠狂吃丹藥緩解頭疼的日子,不好過吧?」

「你…你怎麼…」

青年身體開始顫抖,路雨安則是風輕雲淡,將青年邀到一處寂靜角落坐下,一開口就把青年震住了。

「你,聽說過逆天噬心丹毒嗎?」

「聞…所未聞!」

「你,明白一逢雨天腦袋就飆血的感覺嗎?」

「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那好,其實我有一丹…」

「仙子救我!」



半個時辰后,路雨安揣著一張地契和房契,走出了安居閣。

「雨安,咱們這些錢花完以後,乾脆就賣聖水丹來換秦夢的草料你覺得怎麼樣,也算讓她自力更生。」

路雨安覺得不妥:「物極必反,這種事做多了肯定被大肆傳播,然後露餡,非必要還是別吧…」

張夜同意,他自然想到了這一點,但還是忍不住心生嚮往。

「能成的話,人形意外製造機就有望成為人形玉碟製造機了!小屁孩…看在你頗有開發前景的份上,回去后,公主的事情就暫時不跟你計較了…」

除了在礦坑一怒為蘿莉以外,張夜難得這麼「溺愛」秦夢,談笑間和路雨安回到了客棧。

但是,就在路雨安離房門還有幾步之遙的時候,很不妙的對話傳了出來。

「你好,請問…」

「你怎麼又醒了…你別亂動啊…」

「誒?熙月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

「不不不…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叫秦夢,也不認識什麼張夜路雨安…」

「啊,秦夢你好…」

「你別動…我拍!」

屋內一聲悶響,路雨安俏臉一抽,破門而入,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小仙女和正在抹汗的秦夢。

「呼,好險啊,皇家女人真是心機,一醒來就想打探消息…幸好有本掌門及時阻止…」

(請問有票嗎?沒有的話,我下一章再問一遍)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風華城有一座宅子。

這座宅子比當初歐陽凌風送給張夜的那座,還要大,還要好。

「自己花錢買的,就是要比別人送的住著踏實啊…」

張夜如是說,他們今天,包括不省人事的熙月公主在內,已經集體搬到了這裡。

而其中一間卧房,稍微有些不和諧。

「張夜!本掌門不要住這裡!」

「幹嘛,這裡不是挺好的嗎,比客棧好了不知道多少。」

秦夢四處比劃著:「這些床單被褥都是最普通的,桌椅板凳也那麼簡陋…」

「普通?簡陋?小屁孩,你知不知道有的小孩連這些都沒有!小小年紀整天就想著驕奢淫逸…」

「那憑什麼皇家女人明明都昏過去了,還睡的是蠶絲被,用的是紫檀木,甚至有香薰伺候!」

「因為人家是公主,而你是謀害公主的兇手…」

「雨安姐姐你看他…」

秦夢低聲下氣地求助,但這次路雨安並沒有心軟。

「秦夢,這一個月,你就在這好好反省吧…」

「唔…」

秦夢雙手摟住肩膀,開始自抱自泣。

「不過你要是表現好的話,也是可以爭取減刑,提前搬到更好的房間…」

秦夢眼睛亮起小星星:「願聞其詳!」

「每天給你做的飯,你必須按時按量吃完!」

「誒…」秦夢有些不明白,「我不和你們一起吃嗎…」

路雨安解釋道:「我們的確是一起上桌,但你的飯菜是我根據張夜的安排特製的。」

秦夢本來還有些抗拒,但在路雨安說明這是為她設計的修鍊后,她還是接受了。

「話說雨安姐姐,你還會做飯啊…」

「嗯…嗯…」

路雨安回答得有些含糊,隨即耳朵一動,聽到了門口有動靜。

「萬草園的人送貨來了。」

路雨安離開,來到了門口,一位黑臉大漢正推著一張小車停在那裡,見路雨安出來立刻詢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