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弓箭手後面,是數百名身騎巨大威猛獨角馬的騎兵,全身的重甲,手沖的丈長鋼槍閃爍著森冷的寒意,這麼多的重甲騎兵,即使是靈宗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夠堅硬如鋼,否則硬拼就是找死而已!

2021 年 1 月 9 日

再後面,則是手持大刀的輕兵,一個個身經百戰,身上散發出來的鐵血之氣衝上雲霄,攪動著漫天的風雲變色。

「好!既然諸葛城主要力保他們,我石驚天今天就給你個面子,莫辰,月大美女,希望你們不要出城,還有叫住你們的手下,也別出城,否則我見一個殺一個!對了,各小鎮的你們分行的人,我也會去招呼下他們,讓他們嘗嘗老子的厲害!一直就聽說夢軒商行的人都是嬌滴滴的美女,我這次可是有女人玩了!月大美女,我警告你,要麼你主動躺我床上來服侍老子,否則我就把你們夢軒商行的女人全部抓起來,玩膩了她們之後就送給手下干,最後干爛了她們的身子就把她們脫光吊在城外大樹下,讓全城的男人都去欣賞欣賞夢軒商行美女的迷人身子,相信你們夢軒一定會更加出名的!哈哈!」石驚天狂笑幾聲揮手帶人離去……

… 月靈飛奔到軒轅辰身邊,扶著他關心的上下看著他身子哪裡受了傷。

「沒事,就是一點內傷,養兩天就沒事了!快扶我起來,向諸葛城主道謝!」軒轅辰裝作很虛弱的樣子對月靈道。

月靈急忙把他扶起來站好,他歪心思一動,身子整個挨著月靈,肩膀緊壓在她胸前的渾圓飽滿上,暗中吃著她的豆腐。


月靈雖然嬌羞,但是見他這樣也沒有辦法,只好紅著臉扶他走到諸葛明的身前。

諸葛明看了看軒轅辰和月靈,冷聲道:「不用向我道謝,寒霜城是我的地盤,我自然不會允許私鬥!你們三大商行我都惹不起,也不會偏坦一方,我只是盡我自己的職責而已,我警告你們,在城內不要鬧事,有問題你們自己去城外解決,我也管不著!」

說完,他冷冷的收兵揚長而去,根本不給軒轅辰和月靈出聲道謝的機會。

軒轅辰看了看他的背影,暗道這個傢伙倒是挺酷的,居然辦事這麼公正嚴明,行事風格真是夠有個性的。

「你別怪諸葛城主,在蔚藍大地上就是這樣的,四大帝國之間是不會管我們三大商行之間發生的事情的,除非我們對帝國不利,但是我們都是做生意的,哪會和當地的官方作對呢?所以我們只要不在他們的地盤上鬧事,他們也不會管我們怎麼做生意,畢竟我們三大商行都有很多資源,蔚藍大地上也是沒有的,他們得靠我們提供資源的流通,所以你別放在心上。」月靈還怕軒轅辰誤會,急忙解釋道。

軒轅辰點了點頭,其實他很清楚蔚藍大地的情況,前世時他雖然沒出生在這裡,沒有呆多長的時間,但是他也很明白蔚藍大地的規矩,四大帝國都有靈聖顛峰級的強者坐鎮,三大商行雖然勢大,但是卻也和當地的官方保持著互不干擾,各行各事,倒也是相干無事,各有各的好處,數千年來倒也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衝突。

月靈攙扶著他回到庭院里,他倒也乾脆,整個身子就緊挨著她的身子,享受著溫軟在懷的滋味。

石驚天帶著人回到黑麒麟商行,一臉的怒氣,二話不說就來到許國聰的房裡,一把撕爛他女人的衣服,當著許國聰的面就發泄起來,他此時是憋著很旺的火氣啊,本來眼見著月靈就要到手了,自己就要享受到她美妙的身子了,卻沒有想到會橫地里插出諸葛明來阻止了他的計劃,讓他美夢落空。

強憋著一口氣回來,他當然要先拿許國聰的女人來當成月靈狠狠的享受一下了。

許國聰現在也已經習慣了,反正女人嘛,自己有的是女人,這個此時被石驚天壓著的女人雖然是他最喜歡的,但是他現在也懶得在乎,反而像欣賞好戲一樣的看著曾經屬於自己的女人在另一個男人的身下嬌喘求饒感覺十分的刺激。

一個多小時后,石驚天才發泄完畢,對許國聰明問道:「那諸葛明到底是什麼意思?居然敢公然幫助盛世和夢軒,是不是不想活了?」

許國聰嚇了一跳,急忙解釋起來,把官方和三大商行之間的協議說了一遍,叫石驚天千萬別去招惹到城主。

石驚天這才消了怒氣,暗道幸好自己忍了下來,如果真和諸葛明幹上了,自己也不好脫身啊。

「好!既然如此,那就走著瞧,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夠躲到什麼時候?對了許國聰你馬上命令下去,叫所有人到各鎮上去,收集名貴藥材,我要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我感覺到培氣草的藥力還沒有完全的消失,需要大量的靈藥來牽引出來,我相信只要消化完畢,肯定能夠達到靈宗顛峰,到時候就可以去總部了!」石驚天得意的道。

許國聰急忙答應,退身出去下達命令去了,石驚天看著床上昏迷的女人,身體又衝動起來,抱住女人又壓了上去,嘴裡憤怒的罵道:「月靈,老子一定要得到你!」

盛世商行里,月靈照顧著軒轅辰,此時已是晚上,軒轅辰一身大大汗,對月靈道:「我想洗個澡。」他此時裝作身子不能動彈,要洗澡當然要人幫忙了!

月靈嬌羞的看了看,點了點頭,走到浴室里放滿熱水,然後嬌媚的攙扶著他走進浴室里,並主動幫他脫起衣服來。

軒轅辰的身子一露出來,她就見到令她臉紅心跳的一幕,嬌羞的別過頭去。

軒轅辰撇了撇嘴,忙說:「你不看著我我怎麼洗啊?幫幫忙行不?把我扶進浴缸里。」

月靈只好把臉轉過來,目光不由自主的瞥著他的身下,滿臉通紅的扶他到水裡。

哪知道她忽然腳下一滑,自己也跟著栽進了浴缸里,使得她的衣服全部都被打濕了,緊緊的帖服在她凹凸的身子上,曲線畢露,性感誘人。

軒轅辰看得反應更強,直楞楞的指著她的俏臉,嚇得她又慌忙的閉上了眼睛。

軒轅辰欣賞著她濕身的樣子,雙眼冒光,說:「你也打濕了,不如一起洗吧!」

月靈嬌羞的搖頭,但是他已經開始動手了,幫她三兩下就脫去了濕衣,頓時一具飽含迷人體香的雪白身子出現在室內,春意盈然啊!


月靈羞澀的捂住自己的胸脯,但是卻忘了捂雙腿,使得軒轅辰猛吃豆腐,樂得合不攏嘴來。

「你能夠自己洗嗎?要不要我幫你啊?」月靈適應了一下,嬌羞的看著他道。

軒轅辰心念一動,忙說:「全身都疼,洗不了,你幫我吧!」

「嗯,好!」

月靈點了點頭,抬手幫他清洗起身子來,但是就是不敢去碰那個最恐怖的地方。

軒轅辰火都快燒起來了,但是他不敢亂動,因為此時自己裝的可是個病人啊,怎麼敢現形呢?

他痛苦的道:「你怎麼只洗上面啊?我全身都是汗呢!」

月靈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好蹲下身去,幫他擦拭著雙腿,逐漸的接近最令她心顫的地方。

當她終於雙手接觸時,軒轅辰再也忍不住發出喘息聲,月靈嚇了一跳,不明所以的看著他說:「我弄疼你了嗎?」

「沒有,只是很難受,你得幫幫我!」軒轅辰心裡壞笑不已。

月靈天真的餓看著他說:「怎麼幫你?」

「用手和嘴幫我一把,否則一直這樣會很傷身體的!」軒轅辰越來越過分的道。

月靈嬌媚的看了一眼,嘆息一聲,低下頭去,埋首進了他的雙腿間……

這個澡洗了近兩個小時,出來時,月靈擦了擦嘴角,滿臉春意的看著他,嬌羞道:「你好討厭哦,讓人家幫你這麼久,嘴和手都酸麻了,以後都不幫你了!」

軒轅辰很滿足的說:「對不起,等我傷好了,一定幫你也這樣做,保證還是兩個小時,這樣大家都不吃虧,你看怎麼樣?」

月靈沒有多想,點了點頭說:「好!那可是你說的,你快點躺床上去休息,我要回去一趟,處理下商行里的事情!」

軒轅辰雖然很想今天晚上就吃掉她,但是也知道不能著急,自己現在正病著呢,怎麼能夠有力氣呢?只好點了點頭,讓她小心一些,。

在她走後,他還是不放心,用感應一直跟著她,直到她成功的回到了商行,這才鬆了口氣,然後從床上爬起來,來到林成的房間里,再次幫他治療起來,林成完全不知道此時軒轅辰正在救他,等到明天,他應該就能夠醒過來,然後休養兩天,就能夠恢復自如了!

第二天,天剛亮,月靈就趕了過來,服侍他起床,軒轅辰早上正處於男人的興奮之中,那恐怖的樣子嚇得她渾身都在顫抖,她回憶起昨天晚上幫他的情景,感覺全身都在發麻,暗道他真是太壞了,這才過了一晚上,怎麼又想了?

軒轅辰被她服侍著穿衣,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迷人體香,再看著她動作之間偶爾暴露出來的春光,自然是越來越興奮激動,最後忍住住說自己想上廁所。

當然是月靈扶他來到廁所里,他故意抬了抬手說,沒法動手,叫她幫他拿出來,她嬌羞的扶著他,眼睛注視著他,他卻是太興奮,根本沒有想出來的感覺,反而變得更加的堅硬起來。

「你到底上不上啊?不上就出去嘛!」月靈奇怪的看著他道。

軒轅辰搖了搖頭,說:「不行啊,漲得慌,但是就是不能出來,要不你再幫幫我嘛!」


月靈白了他一眼,知道他說的幫是什麼意思了,還不是昨天晚上的那種幫忙么?

事到如今,她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反正這輩子都是他的女人,無論他叫自己幹什麼她都是願意的。

於是她點了點頭,嬌媚的蹲下身,抬眼瞥了他一眼,然後張開了櫻桃小嘴,埋首下去……

軒轅辰上廁所就上了近一個小時才和月靈出來,月靈臉紅得像潑了血一樣,嬌羞的看著他,不時的擦擦嘴角,回味著剛才驚險的一幕。

她沒有想到,在自己的幫助下,軒轅辰居然到最後實在忍不住,全部的讓她喝了下去,讓她初感很是噁心,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是覺得很幸福,很快樂,自己喜歡的男人給自己的,她當然是樂意接受了!

軒轅辰幸福而滿意的笑著任由她給自己穿著衣服,暗爽著剛才的一幕,覺得月靈真是個好女人,自己一定要她成為自己的女人,真是太銷-魂了,她肯為自己做任何事情,真是一個大膽而可愛的女人啊!

穿戴好衣服,兩人來到林成的房裡,見到林成已經醒了過來,正盤坐在床上運轉著靈氣。

「林哥,你沒事了吧?」軒轅辰關心的看著他道。

林成欣喜的笑了起來,說:「不但沒事,反而還精進了一步,我被石驚天打傷,因禍得福,居然突破了靈王後期,達到了顛峰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達到靈宗了!到時候我們也不用怕他了!」

軒轅辰急忙祝賀他修為大進,心裡卻是暗樂,這都是他的功勞,他故意留下一股氣在林成的體內,只要他運轉五日,就可以成功的突破到靈宗,到時候由他出面對付石驚天,這就天衣無縫了!

本來瞬間就可以讓林成突破的,但是為了不引人懷疑,他才故意放緩慢了一些,讓事情看起來自然一些。

看著月靈和軒轅辰親熱的重要,林成也發現了二人的親密關係,笑道:「月靈姑娘,真是幸虧了你,莫辰小弟你的傷沒事吧?」

軒轅辰搖頭道:「應該沒事,我也有你一樣的感覺,似乎受傷之後,體內有了一絲變化,感覺也要突破了!」


「哦!看來我猜測的沒有錯,這石驚天因為吞了培氣草,體內的藥力還沒有揮發掉,使得他的攻擊里自然就帶有培氣草的藥力,我們受了他的攻擊,體內自然就留下了一絲氣息,難怪會讓我們修為大進呢,看來還得感謝這個混蛋啊!」林成笑道。

軒轅辰點頭,就是要讓他這樣誤會,以後解釋起來也更加的容易一些。

剛想到這裡,林成又幫他找了個借口:「對了!大眼虎的血液在你體內應該也還沒有消散,這次你如果運氣,甚至能夠突破很多追述行老哥也說不準呢,你努力修鍊,爭取早日把石驚天打敗!」

軒轅辰一楞,沒有想到林成居然會聯想到大眼虎的身上去,他自然要隨著林成的話,說:「是啊!我就是感覺大眼虎的血液也在發揮作用,現在就有要突破的跡象呢!」

「要突破了?那你快修鍊,我幫你護法!月靈姑娘幫我們看著門外,別讓任何人近來打擾到莫辰兄弟!」

月靈乖巧的走出門,幫自己的男人護法,林成則是站在房裡,看著軒轅辰修鍊。

軒轅辰心裡那個樂啊,暗道林成還真是可愛啊,居然幫自己想出來借口了,真是個好人啊!

既然如此,他當然不能令他失望了,修鍊了近一個小時后,一股滔天的氣息瀰漫,他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居然達到了靈王顛峰,令林成欣喜萬分。、

門外的月靈感覺到房內的氣息,更是歡喜不已,美目不斷的朝著房內看來,心驚自己心愛的男人居然發生著如此劇烈的變化!

軒轅辰睜開了眼睛,結束了修鍊,目光炯炯的道:「林哥,我突破了!真沒有想到石驚天這次不但沒有害到我們,反而令我們增加了修為!」

他將修為境界控制在靈王顛峰就停止了,他可不想引起太大的轟動,林成能夠達到靈王顛峰,這是人家的本來境界就在靈王後期了,而自己先前只是中期,即使有了大眼虎的精血相助,也不能比林成更惹眼吧?所以他考慮了一下,將自己的修為控制在靈王顛峰,林成也想得通,並且其他人也能夠解釋得清楚。

林成關心的問著他:「莫兄弟,怎麼樣?達到顛峰了嗎?」

軒轅辰點了點頭,說:「還好,終於達到了,但是距離突破到靈宗似乎還差很遠!」

「嗯,這是正常的,畢竟你先前就修為要低上一些,肯定不會這麼快就突破靈宗的,現在好了,我們只要再堅持修鍊,相信很快就不用那石驚天了!這兩天我們都安心修鍊,爭取早日和石驚天一戰!把他趕出寒霜城!」林成滿意的點頭道,他覺得軒轅辰如今的境界很正常,倒是沒有絲毫的懷疑,反而安慰著軒轅辰。

月靈這時進來,欣喜的看著軒轅辰,道:「莫先生,你突破了!」

軒轅辰笑著說道:「突破了!月靈姑娘,不如你這段時間就呆在我們這裡,別回去了,免得石驚天再對你下手!有我們在也好保護到你!」

林成還不知道月靈差點被石驚天帶走的事情,驚訝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軒轅辰就將事情說了一遍,當提到諸葛明時,林成笑了笑,說:「看來我這老友還是挺關照我的,不過他也只能這樣做了,他是帝國的人,不能參與進三大商行的相互鬥爭中來,我們只要在沒有突破的時候別出城,。那石驚天就拿我們沒有絲毫的辦法!」

接著他又看向月靈道:「月靈姑娘就留在這裡吧!不過我覺得你們的稱呼應該變一變了,瞧你們兩個親熱的樣子,應該不用相互之間這麼生疏吧!」

他怪怪的笑了起來,軒轅辰和月靈這才發現到,由於過於激動兩人都快摟成一團了,難怪林成一眼就看出他們親熱的關係了呢。

軒轅辰尷尬的笑了笑,月靈則是羞紅了臉,顯得更加的好看了!

「好吧!以後我就叫你靈兒,你怎麼叫我是你的事!」軒轅辰臉皮夠厚,聳了聳肩膀道。

月靈也釋然的笑了起來說:「那我以後叫你辰哥吧1林老那您休息我們先下去了!」

「還叫林老,莫兄弟和我是兄弟,你應該叫我林哥吧!」林成翻了翻白眼道。

月靈見他搞笑的樣子,不禁嫣然一笑,說了聲林哥,然後就和軒轅辰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的人,不能參與進三大商行的相互鬥爭中來,我們只要在沒有突破的時候別出城,。那石驚天就拿我們沒有絲毫的辦法!」

接著他又看向月靈道:「月靈姑娘就留在這裡吧!不過我覺得你們的稱呼應該變一變了,瞧你們兩個親熱的樣子,應該不用相互之間這麼生疏吧!」

他怪怪的笑了起來,軒轅辰和月靈這才發現到,由於過於激動兩人都快摟成一團了,難怪林成一眼就看出他們親熱的關係了呢。

軒轅辰尷尬的笑了笑,月靈則是羞紅了臉,顯得更加的好看了!

「好吧!以後我就叫你靈兒,你怎麼叫我是你的事!」軒轅辰臉皮夠厚,聳了聳肩膀道。

月靈也釋然的笑了起來說:「那我以後叫你辰哥吧1林老那您休息我們先下去了!」

「還叫林老,莫兄弟和我是兄弟,你應該叫我林哥吧!」林成翻了翻白眼道。


月靈見他搞笑的樣子,不禁嫣然一笑,說了聲林哥,然後就和軒轅辰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 一連三日,軒轅辰閉門不出,林成也是安心的修鍊著,臨東街現在就剩下了黑麒麟一家商行做著生意,十分的火爆。

「主上!這三天只有我們一家商行,賺大了!如果堅持這樣下去,我們必定能夠成為商行第一家銷售業績最好的分店!」許國聰興沖沖的跑進房間里,對著裡面的石驚天說道。

這個房間曾經是他的房間,花了大價錢裝修,十分的奢華寬敞,高檔之極。

但是現在卻是已經成了石驚天的住處,他只能搬到別處去住了,但是他並不恨石驚天,反而很是貼心的為石驚天辦事。

因為他知道自己即使想反抗,也根本沒有反抗的本錢,石驚天現在可是靈宗啊,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靈王,在石驚天的面前,自己根本就是個渣,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無法反抗的事情自己也就完全的放棄了,全心全意的給石驚天跑起腿來,為他辦事。

此時的房間里,曾經屬於他的那張大床上,石驚天正摟著他曾經最喜愛的女人親熱著,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反而頗有興趣的看著曾經屬於自己的女人像蛇一樣的糾纏在石驚天身上,承受著石驚天猛烈的攻擊。

久了之後,許國聰發現到,曾經屬於自己的女人變得更有魅力了,讓他每次看著她與石驚天的親熱,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強烈的反應,然後興沖沖的去找手下的女僕發泄出來。

石驚天壓在女人雪白的身子上,並沒有因為許國聰的進來而停止自己瘋狂的動作,他雙手使勁的揉捏著女人胸前的豐滿,邊扭頭看著許國聰道:「這個當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臨東街本來就是寒霜城最熱鬧的街道,來往的人都是有錢人或者是附近山裡的獵戶,是寒霜城內最繁華的地方,現在沒有了盛世商行和夢軒商行的競爭,我們的生意如果不好那才見鬼了呢!我要求你馬上把收購各種物品的價格全部降兩成,然後將售賣的物品普遍提高兩成的價格。」

「可是主上,這樣一來會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意啊?畢竟在這寒霜城裡,除了臨東街還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售賣啊!」許國聰擔心道,眼睛直盯著女人胸前的飽滿被石驚天揉捏著變幻不同的形狀。

「你傻啊?不知道把他們全部趕走么?」石驚天使勁的頂了幾下,不悅的說道。

許國聰猶豫道:「可是主上,諸葛城主可是明文規定,不許商戶之間惡性競爭的!我們如果趕他們必定會惹起官府的注意啊!」

石驚天皺了皺眉頭,沉吟了一下,使得動作停了下來,那女人本來沉浸在歡樂之中,忽然他不動了,身體主動的往上湊,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這樣!去收購!和其他商戶老闆談價錢!我們高價收購,只要把他們的店收購到手了,我們就統一價格,這樣那些傻客必須得在我們的商店裡買賣,我們不是一樣賺嗎!」石驚天想出了一個辦法!

許國聰眼睛一亮,對啊,只要黑麒麟把所有的散商戶都收購了,到時候就是自己一家獨大,想怎麼定價就怎麼定價了,誰也管不著啊!

他急忙拍著石驚天的馬屁道:「主上英明,小的怎麼就沒有想到這麼好的辦法呢?我這就去辦!」

說完他趕緊退了出去,因為他此時火氣大著呢,急於想找個女僕來下下火去去邪。

石驚天得意的笑了起來,摟住女人瘋狂起來。他自己也在納悶,以前咋就沒有發現到自己有經商的潛力呢?自從做了管事,自己的思想活躍了很多,什麼商業點子都能夠想到,連他自己都開始佩服起自己來,果真是一個天生的聰明人啊,終於派上用場了……

待得他和女人玩夠了,這才出了房間,來到大廳里,數名黑衣人靜靜的等待著他的到來,見到他進來,慌忙恭敬的跪在地上。

石驚天很滿意這些人對自己的態度,他暗嘆曾幾何時,自己見到一名最普通的修行者,那也得卑躬屈膝的像狗一樣的奉承著,像眼前這幾人,都是靈師顛峰境界的高手,以前自己遇上他們,人家肯定連瞧都不會瞧自己一眼,把自己當螞蟻一般看待,但是現在不同了,角色合格地位已經完全的反了過來,現在是他們見到自己膽顫心驚,怕得要死,生死都掌握在了他的手裡,再也不像以前一樣需要仰望他們了!

「怎麼樣?他們可有什麼表現?」石驚天意氣風發的坐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幾名黑衣人道。

「回主上!莫辰和月靈都躲在盛世商行的分部里,一連三天都沒有出過門!甚至是他們的手下,也都安分得很,像是要準備躲在裡面一輩子似的!他們真像是縮頭烏龜啊!」一領頭的人說道。

「哼!我倒是希望他們出來,最好出城去,到時候老子就好一併解決了他們!月靈也就是我的了!你們馬上下去傳達命令,不許任何人接近盛世商行,斷了他們的食物資源,我看他們能夠在裡面躲上幾天!到時候他們逼得無路可走,要麼就來求我,要麼就滾出城去,到時候也就是他們的死期了!」石驚天陰冷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