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廣賢有些古怪的望著他,道:「僅僅是極陽之體和魔元之力,你真的覺得有這麼厲害嗎?帝夜此刻擁有兩極身體和幾份分身,似乎也不過如此吧?」

2021 年 1 月 16 日

李雲霄沉聲道:「那是因為帝夜未能完全吸收小紅的力量他們畢竟是兩道神識在內」

說到此處,李雲霄暮然的想起小紅那一道眼神,內心不由得一痛。

他繼續說道:「那位先輩既然可以破開封印,想必本身就是當代了不起的高手。加上八門俱開,還有魔元輔助,怕不是神境也離不遠了。」


他沉吟道:「不知這位前輩後來如何?莫非是四海聯手鎮壓了?」


廣賢雙眉緊鎖,露出沉思的樣子,喃喃自語道:「不知。」

「什麼?不知?」

這個答案讓李雲霄心中大震,驚道:「怎麼可能會不知呢?至少這虹石在此,那先輩定然是隕落了吧?」

廣賢搖了搖頭,道:「之前跟你的猜測一模一樣,那位先輩在當世已經罕有敵手。即便是那一代的海皇也遠不如他。那位先輩在煉化魔元后,的確是入邪了,引起了四海聯手鎮壓。但結果卻是失敗了。」

李雲霄皺眉道:「失敗了?莫非那位先輩也受了重傷,之後漸漸隕落了?」

廣賢嘆道:「據傳當年那一戰,那位先輩殺盡了四海強者,重創了那一代的海皇。之後……,之後就留下虹石,並且將魔元重新封印了,就此消失無蹤。」

大殿內一片寂靜,一陣都沒有任何聲音。

廣賢突然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他看著李雲霄似乎有些恍惚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問出之後,便啞然而笑了,一名如此年輕的四星武帝哪能知道這麼多。

只是兩人交談之間,他不知不覺的就有種將對方當做久未見面的老友那般感覺,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有這種奇異之感。

李雲霄動容道:「不知廣賢大人是否發現一個現象,這些歷代先賢,傳聞中的強者,最終下落好像都是不知所蹤

廣賢一愣,猛然臉色大變,開始沉思起來。

李雲霄道:「海族這邊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人族之中那些歷代有數的強者,最後都無人可以說清他們的下落去向,似乎就這般憑空消失在天地間,更是留下無數踏足神境的傳說。」

他想起了葉凡所說的遺失空間,莫非那些絕代強者都去尋找遺失空間了,那是否有人成功過?

他突然心中湧起一股熱血,似乎要踏著這些先輩的足跡,朝著那飄渺不可知的未來走去。

廣賢也是默然不語,李雲霄的話似乎引起了他極大沉思。

他緩緩開口道:「不知為何,我竟然覺得與你交談有些投緣?」

李雲霄笑道:「投緣就好,說不定你一開心就能放了我。」

廣賢冷哼一聲,同樣是笑道:「投緣你就麻煩了,說不定我一喜歡,就將你永留東海做客了。」

李雲霄輕笑道:「我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你真能困住我一輩子嗎?」

「哦?」

廣賢詫異起來,道:「難道你還有把握逃走?若非雨地之事太過重要,我還真想跟你賭上一賭。」

李雲霄吟聲道:「以後有機會的。那雨地到底是怎麼回事?」

廣賢凝視著他,道:「你很有自信,而且是極度,甚至是極端的自信,自信到讓人以為你是瘋子,或者以為你極度無知,愚蠢。 完美隱婚,律師老公不太壞 」 廣賢盯著李雲霄,一字字道:「你不僅不無知,不愚蠢,反而極度的聰明,極度的博學。所以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李雲霄直接迎向他質疑的目光,淡然道:「所見即所識,廣賢大人心中有何想,便是有何見。」

廣賢淡然道:「如此說來,反倒是我矯情了。」

李雲霄笑道:「正是。」

兩人一陣無言,整個大殿便寂靜了下來。

良久,廣賢才嘆道:「你的心性比我預想的還要高,原本我以為泊雨擎已經是你們人族中的天才佼佼者了,你更在他之上。」

李雲霄苦笑道:「那什麼雨地,也許他比我更合適。」

廣賢道:「我一開始便是考慮的他,現在發現你的實力並不弱他多少,其它方面甚至更強。」

他繼續說道:「所謂的雨地,便是萬雨匯聚之所,也是我東海龍族的聖地,歷代王者的墓地。」

李雲霄渾身大震,驚駭的無以復加,海族歷代龍族王者的墳墓,那絕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很難想象會允許外人進入。


廣賢道:「現在你知道為何會遭到所有人反對了吧。」

李雲霄震驚道:「為何要選我外人?」

廣賢道:「因為雨地只有歷代東海之王或者鎮守雨地的龍衛才能進入,其餘強者,即便是九星巔峰,也只有死後才有資格葬入其內。雨地對於任何一名族內人而言,都是不能侵犯的神聖之地。」

李雲霄不解道:「那我外人就可以侵犯了?」

廣賢搖頭道:「當然不能但是雨地之中有專門針對龍之後裔的禁制,凡是流著始龍血脈的後裔進去,都會受到極大壓制。還有關鍵的一點,你是九階術鍊師,這也是你和泊雨擎完全不同於他人的地方。整個東海,王族之外,能夠術武雙道兼修,並且達到你們這個層次的,根本找不出來。」

李雲霄道:「難道一定要術鍊師才行?」

廣賢點了點頭,道:「正是。因為我要你去雨地取出兩件東西,之前也有所談到。便是始龍血精和撼龍槌,那撼龍槌便是雨地之中壓制龍族之物此二物都是東海至寶,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會讓你冒然入先祖安息之地。」

李雲霄道:「此二物怕是於繫到東海大事吧?始龍血精我明白,應該是龍子之血,世上真的還有這種神物存在嗎

廣賢道:「我也不瞞你。始龍精血是否存在我也並不確定。但你可知為何龍祖墓地要選在萬雨匯聚之地?」

李雲霄本就是術鍊師,見識極廣,一點之下便明白過來了,驚駭萬分道:「萬雨匯聚,為了保存屍身不朽」

廣賢眼中閃光一道厲芒,凝聲道:「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疑惑,你身為術鍊師應該懂得比我多,萬雨匯聚之地,真的能夠讓屍身萬年不朽嗎?」

他的目光直盯著李雲霄,似乎也迫切想知道答案。

李雲霄苦笑道:「那些都只是記載,是否真有那般效果誰也不知道。但如果是真的……」

他的話突然停了下來,兩人對視了一眼。

李雲霄眼中是一片震駭,而廣賢卻是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李雲霄舔了下於渴的嘴唇,艱難道:「如果是真的,那豈非有一俱,甚至一俱以上真靈級別的完整屍身?」

這個推論把他嚇了一條,若是為真的話,這絕對是整個天武界最為重大的財富,價值甚至不在超品玄器之下

廣賢凝聲道:「此事就待你去證實了。」

李雲霄額頭上滲出冷汗,道:「難道你身為東海之主,也不能進入雨地?」

廣賢緩緩道:「東海之主一生中只有一次進去的機會,那便是臨死之前。不僅是我,龍族內凡是九星武帝以上的強者,臨死前都要去雨地安息,那是我們命運的歸宿。但有一個例外,那便是重傷不治之時,也可以祈求開啟雨地。

李雲霄眉頭一皺,似乎聽出了問題,道:「祈求開啟?」

廣賢點頭道:「對雨地雖然是我族聖地,卻不歸我族統管,可以說不歸任何人統管。雨地有著專門的守護龍衛。每位九星武帝以上的龍族強者,若是重傷不治之時,可以祈求龍衛開啟雨地,一生中也只有一次這樣的機會,我也不例外。在雨地內有極強的龍息之力,只要不死進去,幾乎能夠治好任何傷勢。」

他隨手一揮,一道光芒射向李雲霄。

李雲霄抬起手來輕輕一抓,那道光芒立即在手中散開,化作一副光圖,盡數展現在眼前。

廣賢道:「這是我當年進入雨地之時的一點記憶,希望能夠幫上你。」

李雲霄驚道:「你進過雨地?那你……」

廣賢道:「當年我的確受過極重之傷,在裡面養了兩年。當我傷勢完全好了后,本想一探雨地之秘,卻被龍衛直接趕了出來。」

李雲霄臉色沉了下來,道:「連你都不能進去,我憑藉什麼進入?」

廣賢望著他,道:「當年我出來之時留了個空間印記,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還在。那地方我後來嘗試了很多次都無法進入,但你可以。」

李雲霄道:「你真是太高看我了。」

廣賢輕微笑道:「不是高看你,而是人族超品玄器諾亞之舟。」

李雲霄臉色大變,寒聲道:「這也是泊雨擎告訴你的?」

廣賢雙手負於身後,一副盡掌乾坤的樣子,淡然道:「我如何得知的你就不用曉得了。要知道這是你離開的機會,況且那始龍血精也是為了彌補虹石丟失之缺。」

李雲霄皺眉道:「虹石到底有何重要?竟能關係到東海生死存亡?」

廣賢道:「此地的靈氣你覺得如何?」

「強大,不是一般的強大」

李雲霄羨慕道:「此地本身的靈脈就非同一般,再加上聚靈類的大型陣法,堪比天下任何一處修鍊聖地」

廣賢道:「你就沒有感受到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不對的地方?」

李雲霄眼皮一跳,開始閉上雙目感受起來。

幾個呼吸之下,他睜開眼來,露出一絲異色,道:「這靈氣中蘊含著一些陰氣?」

「不錯」

廣賢贊道:「不愧是九階術鍊師,如此細微的靈氣變化也能感受出來。此地靈脈乃是陰寒之脈,若是久了,對身體將會造成難以估量的傷害。而我們並非術鍊師,當初第一代遷徙到此地的先輩們,都是中了陰寒之毒,難以化解。

李雲霄道:「原來如此後來定是有高人指點,讓你們用虹石堵住靈脈之眼,虹石乃是極陽之石,可以將陰寒之氣化去。」

廣賢道:「你的才智實在是太讓人不安心了」

李雲霄苦笑道:「才智高有何用?還不是成了你的階下囚?我現在終於明白小紅為什麼可以化形而出了,因為長年堵在靈脈之眼上,得到的滋潤,就算是再普通的石頭也能成精了。」

廣賢道:「我想了許久,當今世上,唯有始龍血精乃是極陽之物,可以消除此地寒氣。至於那撼龍槌,也是傳說之物,我敢肯定此寶一定在雨地之中。因為撼龍槌便是在雨地內禁制我族之力的聖物」

李雲霄道:「廣賢大人的意思是想讓我取走撼龍槌,從而你們龍族便可以輕易進入雨地,不受禁制桎梏?」

廣賢道:「此事非你想的那樣簡單,你取來給我便可。其餘的不需多問。撼龍槌一旦到手,必然會驚動龍衛,你要有心理準備。」

李雲霄道:「那龍衛的實力?」

廣賢道:「我沒怎麼接觸過,當時有撼龍槌的禁制,無法感知他們的力量。但至少也在九星武帝之上。每次都有四名龍衛值守,一共有多少人我也不清楚。」

李雲霄沉著臉道:「你覺得我能從四名九星武帝手裡逃掉嗎?」

廣賢道:「戰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所以只能取了後用諾亞之舟逃走。」

李雲霄道:「你確定我能逃走?」

「當然不。」

廣賢淡淡道:「就算是我也沒把握,一切得看你自己了。不過你這麼聰明,我對你還是有信心的。」

李雲霄罵道:「你妹的」

廣賢一笑,似乎難得有好心情,道:「讓那位諾亞之舟的擁有者出來吧。」

李雲霄道:「現在就走?」

廣賢道:「當然,你的實力不是已經全部恢復了嗎,難道還想喝杯茶?「

李雲霄點頭道:「行,來幾杯星空古茶吧。」

廣賢道:「若是你能活著回來,我一定請你喝。」

他凌空打出一道符文,在空中不斷放大,變得恍惚不定起來。

「這便是那一道坐標,你自己感受下。」

廣賢不緊不慢的說道。


李雲霄眉心白光一閃,葉凡便出現在兩人身前。

李雲霄稍稍講解之後,道:「你感受下這空間坐標,是否有把握過去。」

葉凡點了點頭,雙手打出一道訣印,身上飄起道道金光,他的神識好像有跡可循一般,將金芒推開,往那空間坐標上探去。 葉凡臉上浮現出疑惑的神色來,隨後雙眉越鎖越緊。

那道金光在空間坐標前恍惚了一下,立即飛回了葉凡體內,他睜開雙眼。

「好奇怪的地方,並非遺失空間,卻也在天武界內。」

葉凡道:「我試試吧。」

廣賢眉頭一皺,道:「試試?若是無把握穿梭過去,引動龍衛出手,計劃就徹底失敗了。」

葉凡自信的笑道:「即便不能過去,我也可以全身而退,絕不會被發覺。」

「哦?諾亞之舟如雷貫耳,今日終有機會一見其威了。」

廣賢臉上閃過異色,淡然說道。

李雲霄心中暗嘆一聲,葉凡還是太年輕,一下就將諾亞之舟的神奇暴露了出來。他們展現出來的力量越強,怕是越危險。

葉凡並沒有意識到這些,單手掐了個印訣,戰艦從體內緩緩駛出,從虛化實,通體金色,光芒璀璨。

金色戰艦在那空間坐標前不斷旋轉,散發出千萬符文在漫天飛舞,組成一個個巨大的陣符,似乎在連接那通道。

李雲霄和廣賢都是一眨不眨的仔細看著葉凡的每一個動作和諾亞之舟的每一次變化。

根據資料記載,當年戰艦煉製成功后,葉南天曾信心十足的想要帶著一群強者穿梭進去須彌山,結果還是以失敗告終。

所以諾亞之舟雖然有穿梭空間的莫大威能,但李雲霄一直都不抱太大希望,加上葉凡之能比葉南天是天差地別,在深淵囚牢的時候也不敢冒然嘗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