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幻想了一下未來的美好之後,姜遠運用法力操控著圓球布下了十個十星陣,以此接引星辰之力。

2021 年 12 月 20 日

而後將一部分納米粒子懸在體外,開始吸收這些星辰之力充能。

自從第一次吞噬了星辰之力后,姜遠發現星辰的能量也能為恆星之核充能,而且還能提高其能量儲存上限。

於是每當夜晚降臨,姜遠都會布下十星陣以此提高恆星之核的上限。

當然,十星陣白天也可以布,不過白天的大日之力太強了。

與笑傲世界的星辰不同,笑傲世界的日月星辰更像是太古星辰的投影,而藍星世界的日月星則是真實不虛的。

笑傲世界的天體所散發著的是太陽,太陰與星辰之力,而現實世界接引下來的星辰之力,則是統一的星辰射線,並沒有屬性之分。

相對於夜間的星辰之力較為柔和,白天接引下來的星辰之力則極為爆裂。

姜遠嘗試過接引一次,不過結果就是恐怖的星辰之力直接讓其報銷了一套布陣工具,讓他把其他任何想法都壓回了腦海之中。

當然,要是拿納米粒子來布陣也可以,但姜遠並沒有這麼做。

納米粒子的本體恆星之核已經成了他的法寶,他操控納米粒子就跟操控自己身體一樣得心應手。

但這種情況下,會讓他忽略布陣之時出現的一些小問題。

而陣法這東西是姜遠準備要著書立說的,他怎麼可能留下各種問題讓別人批判?

不斷的記錄著陣法運行之時出現的各種問題,正當姜遠尋思著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識海,他的心中突然出現了一絲悸動。

起身離開座椅,放目看不遠處的好似永遠不會幹涸的小水潭,姜遠突然揉了揉腦袋。

要是不出意外,倚天屠龍記的世界門戶要開啟了,而且開啟的地方就是在那小水潭上空。

所以這算什麼事?

自己閉個關還能閉出個世界之門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小檸,東西都讓班長拿着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姜沫挽著蘇可檸的手臂,回頭看了眼兩手都沒閑下來的沈風,小聲的問道。

「哼,這傢伙有的是力氣,就讓他拿着好了。」

姜沫發現,自從剛剛遇到沈風后,自家閨蜜好像情緒一直不太穩定。

「沫沫,走慢些,靠在我身上吧,不然腳又要痛了。」

「小檸~你對我真好。」

姜沫含情脈脈的看着蘇可檸,頗為感動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你要是個男孩子該多好啊,不過小檸,這樣走的是不是太慢了…」

雖然這樣靠着真的很舒服,但當她看到一個小女孩抱着娃娃緩緩地從他們身邊走過…..

「那就走快點吧。」

蘇可檸感覺到一道人影出現在自己身邊,腳下漸漸加快了些速度。

「可檸同學剛剛是在等我嗎?」

蘇可檸目視着前方平淡道,「沒有,只是想讓姜沫腳好受些而已,班長需要幫忙嗎?」

沈風將包裝袋換了下手,「不用,東西又不多。」

「班長怎麼有空出來逛了?」

姜沫捏了捏她的手。

她本想着提醒一下閨蜜,話說的有些太直白了,沒想到沈風並沒有絲毫介意。

「遇到了些煩心事,想出來散散心,可不知不覺就逛到這來了,於是順便又買了些東西。」

「有什麼事能讓班長煩心呢?」

「沒什麼大事,只是中午和我爸在家裏吃了頓飯。」

這時,一位推銷員穿着玩偶服突然從旁邊跳出來。

姜沫明顯感覺到蘇可檸的身體出現了片刻停頓,她以為閨蜜受到了驚嚇,輕輕拍打着後背安撫她的情緒,待到蘇可檸呼吸變得平穩,扭頭面含怒氣的看着嚇到自家閨蜜的壞傢伙。

推銷員被她看得有些頭皮發麻,拿着宣傳單站在原地愣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經過片刻的沉默,蘇可檸首先打破平靜。

「那,班長買了些什麼?」

沈風抬手,用另一隻手把自己買的兩樣東西從眾多商品中抽了出來,然後在蘇可檸面前搖了搖,「買了包冰糖和山楂。」

蘇可檸看着他傻傻的舉動,心裏有些想笑,但還是保持着嚴肅,語氣卻不自覺的變得輕快了些。

「班長買這些做什麼?」

姜沫抬頭看了看蘇可檸,自家閨蜜今天變成一個好奇寶寶了?

沈風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打算做冰糖葫蘆,就是不知道家裏那位喜不喜歡。」

「班長談戀愛啦?」

姜沫像是知道了什麼大秘密一樣,腦袋從蘇可檸腦袋上離開,眼裏閃著詭異的光。

沈風從學弟學妹們眼中也見過這種光。

然後他們就會問一些與當時情景完全無關的問題。

還沒等沈風說話,蘇可檸搶先回答道:「人家談不談戀愛和你有什麼關係,萬一是普通的朋友呢?」

「普通的朋友能住一塊?」

蘇可檸嫌棄的將她往外推了推,「起來自己多走走,有利於傷口癒合。」

「???」

姜沫看着絕情的閨蜜,她剛剛可不是怎麼說的。

剛剛的嚴肅早已完全不在,蘇可檸輕聲的詢問道,「班長為什麼這麼說?」

沈風看着手裏比例嚴重失衡的兩樣東西,「因為我有些不太會做冰糖葫蘆。」

這是沈風對自己的廚藝第一次不自信,還是如此簡單的冰糖葫蘆。

蘇可檸有些驚訝,應該說是有些震驚。完全下意識的問道,「為什麼?」

「我不知道一個山楂到底該放多少糖。」

「這不應該完全迎合自己的口味嗎?」

「是這樣,但人與人的口感不一樣,有些人喜歡吃酸的,那樣就需要少放些糖,可些人卻特別喜歡甜,需要裹上一層厚厚的糖皮,甚至還有人完全不喜歡這種味道,你呢,可檸同學?」

「我…」

「喂,你們倆就沒發現身邊少了個人嗎?」

姜沫正一瘸一拐的往前挪,她的腳剛剛疼來一下,本想着休息一下,可一抬頭兩人早就不見了蹤影。

看着兩人邊走邊聊,她甚至喊了一聲,可惜沒人搭理自己。

姜沫感覺自己就像個局外人。

蘇可檸回頭看着滿臉委屈的閨蜜,趕緊走過去抱起了她的手。

「沫沫,對不起啊。」

姜沫滿臉堅定與決然道,「沒事小檸,不用顧忌我,我就是你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去吧,去尋找你的真愛吧。」

「待會兒賠你一套化妝品。」

「好嘞。」

姜沫又不是真的生氣,當然不會為一件小事而破壞閨蜜之間的感情。

不過化妝品嘛,好閨蜜說送給自己的,當然不會拒絕咯。

沈風就駐留在原地,他好像出現了幻覺。

眼前的場景突然快速的轉換,一位年輕的少婦抱着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女孩好像因為車騎的不夠熟練而摔了一跤,抱着自己的媽媽哭了起來,媽媽就揉着她的頭溫柔的輕聲安慰著。

她長得好面熟啊,好像在哪見過一樣…

少婦像是感受到了沈風的目光,抬起了頭望着他的方向,頗為埋怨的說道:「老公,別笑了,過來看看女兒。」

沈風雖然不確定,但心中生卻出一股她就是在喊自己的感覺。

沈風剛想詢問一下,可到嘴邊卻變了味道。

「老婆,你笑一個好不好?」

為什麼自己會說這種話?

「這麼突然說這個?」少婦雖然詢問了一聲,不過還是挑動了耳邊的一縷髮絲,嘴角揚起一個甜美的弧度。

綉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說的就是這個笑容吧。

「老公,好不好看?」

還沒等沈風回答,太陽突然閃爍,刺眼的陽光讓他不得不閉上了眼睛。

「沈風,沈風?」

等到沈風重新睜開眼,蘇可檸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她的身影慢慢的與夢中那道身影漸漸的重合。

「你剛剛不會睡著了吧?」

連聲音都好像…

「好看。」

「什麼?」蘇可檸沒太聽清,歪著頭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沒什麼。」

沈風甩了甩頭,讓自己盡量清醒過來。

看來自己中午喝的有點多啊,都出現幻覺了。「龍龍,那個于飛還有陸辰龍給我留著。」打開對講機,凌天將自己的想法傳達過去。

「收到。」對於隊長說的那兩個人龍龍也是有影響的,之前隊長讓他負責這次選拔時,教導員就將選拔成員的資料單全部給了龍龍。

其他人也將他們各自看中的人員給標註了出來,零零總總下來也有個五十多號人,再加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