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年辰卻又心有不甘!

2021 年 2 月 3 日

就這樣,身處冰火兩重天的年辰,不知不覺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

此時的少年,不覺到了物我兩忘,與天地融爲一體之境!

這種感覺,是那樣的奇妙!

似乎,很遙遠!

但年辰卻清淅地記得全部!

突然,年辰發現自己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一個陌生的地方!



整個身體姿勢未變,尚處於修煉狀態,但年辰不用睜眼,就已感知到了整個環境的不同!

他清淅地知道,自己是真的整個人到了一個不同的地方,而不僅僅是大腦意識。

年辰的茅屋門口,劉靖一正瞪大眼睛,四處地搜尋着。

但屋中,已突兀地失去了年辰的身影!

那房屋正中,年辰一直盤坐的蒲團之上,此時已經空無一物!

這一幕,讓見過多少大風大浪的劉靖一,整個呆在了那裏!

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方纔,劉靖一照例來到年辰茅屋前探視。

這短短几日,他已經記不清自己跑了年辰的房間多少趟了!

看着眼前端坐地上,身體已經有些發顫的少年,劉靖一已經被年辰如此堅韌的心志所深深震撼!

哎,真是可惜!

若是此子能自小就被發現身具靈根的話,以其堅韌如斯的心志,定能在修仙之路上,比尋常修士走得更遠!

呼…

還未等劉靖一心中感概完畢,更加讓其無法接受的一幕出現了!

正處於修煉狀態的年辰。

那個原本端坐於蒲團之上,甚至有些搖搖欲墜的少年。

就這樣一下子從劉靖一的眼皮底下消失無蹤!

突發的一幕,讓劉靖一心中不覺掀起了狂瀾。

無數的疑問瞬間浮於腦際。

怎麼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還是正處於衝關中的人,怎麼衝着衝着就忽然憑空消失了?

難道,這小子已經領悟了魏師叔的土遁之術…

身處異地的年辰,突然感覺到一股無邊的靈氣,突然透體而入,讓他正處於靈力枯竭狀態的身體,恰似枯木逢春,千萬個毛孔一齊舒張開來,拼命吸收着這突然而至的天地精華。

一股充沛的靈力,從四肢百骸深處,緩緩升起!

立即,那一直無限接近,卻又遲遲觸碰不到的關卡,在充沛靈力陡然升起之時,仿如摧枯拉朽般,瞬間衝得無影無蹤!

霎時,一種全新的感覺充斥年辰整個身體!

體內靈力像是隨時會爆體而出般的充盈無比!

不僅如此,這股靈力竟似無休無止,無窮無盡般,一路滾滾直下!

年辰只感到自己從還未鞏固的煉氣七層初期,飛一般攀升到了練氣七層巔峯境界,直到隱隱有一陣再次衝關的微妙感覺時,那忽如飛瀑直下的無盡靈力才告停歇。

睜開雙眼,年辰緩緩站了起來,無法置信地將自身看了又看。

充盈的靈力,讓他有一種想要放聲長嘯的慾望!

自己竟從煉氣六層,直接進階到了七層頂峯,離練氣八層,只有那最後的一線之隔啦!

再次閉上雙眼,緩緩盤坐地上,年辰將這一次衝關的整個過程及感悟,重溫了數遍,直到牢記得只要一閉眼,整個過程就歷歷在目,才滿意的站起身來。

此時的年辰,纔有暇顧及到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個望不到盡頭的地方!

一片獨特的所在!

向上看,一片的渾濁,昏暗的有如黑霧般,讓人有一種沉重的壓抑感,彷彿伸手就能觸碰天際。

而地上呢?

地上!!

低頭下顧的一瞬間,年辰不由嚇了一大跳!

原本以爲是站在地上的自己,腳下竟空無一物!

然而自己的身軀,卻是真實站立在地上的感覺!

絕對的真實!

自己很明顯就是站立在大地之上。

然而,年辰下顧的目光,看到自己腳下的景象,竟然和頭頂一般無二!

一樣的混混沌沌,四處模糊地看不清楚!

一陣陣濃得幾乎成粘稠狀的不知名物,充斥着整個空間。

這是一個什麼所在?

此時年辰的心中,是一個巨大的疑問!

如此神奇的地方,竟然不分上下清濁,天地八方混沌一片!

而年辰明顯感覺到,此地靈氣的濃密程度,竟然比上次玉龍山脈一線天峽谷爆發的靈氣化晶之時還更加濃密,甚至不下數十倍!

如此濃郁的靈氣,年辰雖不識那些所謂的靈脈,但自己估計,此地靈氣之濃,絕對絲毫不遜於任何大型靈脈!

自己一次呼吸所吸收的靈氣,就像是實質性吃進數顆靈晶的感覺,堪稱妙不可言,看來自己方纔成功的衝關,也是拜這裏濃密的靈氣所賜!

年辰想,如果長期在此地修練的話,絕對比其它地方快上數倍不止。

這將是一個讓所有修士都夢寐以求的絕佳修煉之地!

這一刻,年辰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驚喜充斥了整個心頭!

然而,此地畢竟是一處陌生的地方,自己甚至連東西南北上下也無法分得清楚!

帶着些許慌亂,一絲警惕浮上了年辰心頭。

必須儘快弄清楚,此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所在!

試探性地跨出一步。

咦,能動!

竟然像是在地上行走般、可以往前移動!

再度向前幾步…

依然沒有問題!

當年辰四下跑動了一炷香時間後,他終於確認了,這看似混沌不分的地方,其實也有着天與地的區別。只是這腳下的“大地”,太過另類了一些!也是混混沌沌。

年辰心念一動,穿雲舟出現腳下,載着年辰,緩緩向上方飛去…

隨着“穿雲舟”越飛越高,年辰沒發現什麼不妥之處,於是將飛舟驅使得越來越快,四下急馳了足足有一個時辰!

終於,年辰停下了法器。

這個神奇的地方,彷彿自成一界,而且非常廣闊,似乎無邊無際的樣子!

此時,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浮上年辰心頭!

如此闊大無垠的地方,何處是盡頭?

自己如何才能出去?

這個問題升起時,年辰這一驚,端的非同小可!

想了許久,年辰看準了一個方向,將法器縱起,疾馳而去…

半日後,年辰不由泄氣了。


他發現,無論飛出去多遠,自己就像是站在原地從沒移動過一樣!

四周還是一模一樣的景色,上下一體、混混沌沌,四處充斥着那無盡的粘稠物體,靈氣無比充沛!

停住飛舟,年辰不由得暗暗着急起來。

難道,自己就要一直困在這鬼地方嗎?

那樣的話,豈不活活地餓死!


自己的修爲還沒到避谷期,還是需得吃飯的,最起碼也得吃點丹藥什麼的才能維持生命。

再說這鬼地方,如此壓抑憋屈,年辰想,就算不餓死,悶也悶死人了!

現在想想,就算是藥園,也比這裏強多了!

起碼還有劉師叔聊天,還有一間小屋可以睡覺,休息!

年辰腦海中,不覺浮起了那簡陋至極的小茅屋形象。心中倍感親切!

小屋…

年辰腦際想起小屋的瞬間,突然,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那座簡陋的小茅屋中間!

腳下,是那隻用來修煉打坐的蒲團…

年辰不由揉了下眼睛,將四周的景象再度細看了一遍!

不錯!

自己真的已經回到了小茅屋裏!

伸手摸了一下小茶几,是真的!


再摸一下那張小牀,不錯,自己真的回來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