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常治龍那個得意:「怎麼樣?你倆……賺了多少?」

2021 年 11 月 18 日

謝天:「我在一家糧油店找到了工作,月薪三兩銀子。」

常治龍像逗小孩一樣:「好好好,了不起,好好乾嗷!」

「那麼凌大小姐……」該輪到凌霜了,「我知道賺錢方面還是要看你的。說說吧,這兩天賺了多少?」

「我……在綢緞莊找到了工作……」凌霜很不甘心。

常治龍戲謔道:「當衣服架子啊?」

「是賬房先生啊!哼!」凌霜惱羞成怒,一跺腳出去了。

正好這時大山回來,見凌霜氣呼呼走了,用拇指向後點了兩下,問常治龍:「你又怎麼惹她了?」

「沒事……」常治龍給自己倒了杯茶,「可能是工作上有些不順心吧。」

大山知道這倆「冤家」沒事就互掐,他們之間的事它不打算管,現在有另一件事要說:「我帶了個客人來,出去看看吧。」

「客人?」常治龍放下茶杯,隨大山一同來到屋外。

只見門前的空地上站着一隻山鬼,體色烏綠,一隻單眼,身高同大山差不多,只是身材肥胖,挺著個大肚子。

大山介紹說:「這位是阿青,它是這裏的原住民。」

常治龍打招呼道:「你好,在下卧龍派掌門常治龍。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希望能夠互相照應,如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可以儘管指正。」

「掌門客氣了,我才要請您多指正才是,呵呵呵……」阿青摸著腦袋憨厚道,「其實我這次來,一方面是打個招呼,另一方面是想請貴門派高抬貴手,別傷害我的朋友們。」

「朋友?」常治龍不明所以。

大山代為解釋說:「其實就是山裏的小動物。阿青把它們視做朋友,它從來不殺生吃肉。我一個山鬼,出門捕獵竟然被同類打,你敢信呵呵……」

「你可別這麼說,大山哥。」阿青連連擺手,「是我不對,不應該上來就動手,我還要跟你說聲對不起!」

大山:「唉呀!說啥對不起?咱倆這叫不打不相識呵呵呵……」

大山算是找到自己兄弟了,常治龍很欣慰:「那麼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別計較之前的誤會了。我向你保證,今後要有誰敢動山裏的動物,先過我常治龍這一關!」

阿青萬分感激:「謝謝常掌門,我替我的朋友們謝謝你!」

賺到了錢又結交了新朋友,這一天收穫可是不小。

然而阿青臨走時,卻告訴了常治龍等人一個令人擔憂的情報,它說:「有一件事我必須提醒各位,雀鴻峰的背面千萬別去,因為那裏有一窩妖精!」陳萱萱待在顧家之後,那一個個的顧家人就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他們每一天都是喜氣洋洋的。高興的不行。

不過,有一個事情,一直讓他們煩心不已。

「娘,剛才三叔又過來了,說是要給咱們家兩個小妹做媒。」

今天在外面吃酒回來的顧大柱,面色發苦的對著陳萱萱說道。

《穿越農家養兒記》第314章讓閨女嫁個老實人 夜晚。

星星一點兩點,一點兩點的綴在夜的幕布上。

窗外有樹葉飄落,樹枝上沒有烏鴉。

丫丫在隔壁睡覺。

「澤~~」薇菈拽了拽林澤的袖子,輕聲開口道。

被子隨著胳膊上下動了動,有股輕香——香味輕輕柔柔似有似無。

「嗯?想聽童話故事嗎?」林澤轉過臉去,夜裡林澤看不清薇菈的臉,但那股來自心靈深處的悸動告訴林澤他們之間的距離。

林澤的手在被窩裡上下摸索了一下,薇菈那隻鬆開看著袖子的手還在原地,兩隻手極為自然的十指相扣。

「不想聽~」薇菈語氣慵懶的像一隻小貓。

「澤為什麼關心小鎮人口的事呢?」薇菈用食指點了點林澤的手背。

林澤思考了一下,如是說道:「按照我們老家的習俗,像我這樣穿越的都是主角,然後你是女主。女主身世肯定特別厲害,比如你哪位女親有可能就是一位特別厲害的女巫。」

薇菈聽不懂,小腦袋往前湊了湊,驚奇的說道:「澤~你的腦袋透光唉。」

林澤不明白這句話和上一句有什麼聯繫,腦袋往被窩裡縮了縮不說話。

薇菈跟著林澤往下縮,白色的頭髮和枕頭摩挲著,沙沙作響。

被窩裡暖烘烘的,枕頭軟軟的,有些涼的肩膀被溫暖包裹,薇菈下意識的往林澤那邊挪,挪,挪……

薇菈的小腦袋碰到了林澤的胸口。

Σ(|||▽|||)

然後,往後挪,挪,挪……

等了一會,薇菈悄咪咪的抬頭看了一眼林澤。但是星星的亮光不足以讓她看清林澤的表情。

「你在幹嘛呢?」林澤忍住笑,努力用正常的語氣說話。

Σ(|||▽|||)!

薇菈正準備再往前挪挪的小身體一頓,小臉一下子紅粉紅粉的。

晶瑩的耳垂摩擦著枕頭,發燙到不自然。

「沒,沒幹嘛。」薇菈有些心虛,小腦袋瓜靈光一閃,問道:「澤關心小鎮的事,是不是想要知道我過去是什麼樣子的?」

林澤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那要不然呢?」

「唔……」薇菈的小臉更紅了。

「那,那……為什麼,不,不問我呢?」薇菈悄咪咪的看著林澤。

林澤捏了捏薇菈的手。

「嚶嚀~~」

薇菈猛的把手抽了回來。

「那,你自己生活的那幾年,是怎麼過的?」林澤輕聲問道。

薇菈害羞了,不想說了。

哼唧一聲別過臉不理林澤。

林澤自顧自的往下說:「我沒被貨車帶走的時候啊,一直在忙著學習,忙著考試,忙著賺錢。」

薇菈不理解:「這三件事有什麼聯繫嗎?」

「有啊。」林澤點了點頭,「學習好了考試才能合格,考試合格才能賺到錢。」

薇菈點了點頭。

實際上林澤想說的和薇菈理解的還是不一樣,但是也沒多大關係。

林澤繼續說道:「小時候看的小說裡面,那些穿越的主角全都是孤兒,但我不是。」

「我有個在我那邊很普通的家庭,我爸每天早上八點去工作,下午六點回到家。不會輔導孩子作業,但是會喝兩口小酒。」

「他一喝酒我媽就說他,他梗著脖子說:無酒不成席的樣子特別理直氣壯。」

「我媽就天天在家,和那一片的母親天天在一塊聊天。聊帶孩子,聊做菜。」

「我還有個表哥,我和你說過他。」

「印象最深的就是晚上的時候,月亮掛在外面,在那。」林澤用手朝窗外隨便一指,薇菈順著看過去。

天上看不到月亮,被雲擋住了。

林澤指的方向錯了但當他說的時候,那就有一個月亮。

「然後屋裡面點著燈,沒人往外邊看月亮。我爸坐在我對面,嗞嗞的嘬兩口小酒,我媽就說他。吃飯用的都是瓷器,叮叮蹦蹦響。」林澤頓了頓,「特別有人味……」

「澤以前很幸福。」薇菈眯著眼。

但是……現在澤的幸福沒有了。

薇菈想到。

「確實是以前。」林澤點了點頭。

「後來他倆離婚了。」林澤補充道。

「離婚?」薇菈不明白。

「我爸出軌了,然後發現我媽也出軌了。兩個人拉著我做親子鑒定,我確實是他倆親生的,但是他倆對這個結果都很失望。」林澤說道。

「我是想問,離婚是什麼意思,嗷,還有出軌。」薇菈說道。

林澤想了一下,說道:「就是一對夫妻。和情侶一樣,分手了。可以去找下一個另一半結婚了。出軌就是,在結婚以後和別人好了。」

薇菈征征的看著林澤,後面半句話全然沒聽見:「情侶,可以分手?」

「可以,在我們那挺隨便的。每個人都能有過好多個。」林澤沒過腦子就說出了口。

薇菈心裡不知道什麼東西被打翻了,裡面的苦味順著血液湧向全身。

發苦發澀。

猶豫了一下,薇菈還是試探著問道:「那……澤呢?」

「我?」林澤指了一下自己,「我才十八,還沒高考就被貨車帶走了,那有時間談戀愛。」

「談戀愛?」薇菈今天被林澤嘴裡的奇怪辭彙弄迷糊了好多次。

「就是情侶。」林澤解釋道。

「可是澤不是說……」薇菈忙著追問,這事問不清楚今天晚上估計都睡不著了。

「嗯,也有例外,我就是,例外。」林澤輕而易舉的說出了單身狗的痛苦。

薇菈向來是林澤說什麼都信的,包括這次。

氣氛一下子沉默下來。

薇菈回過了神,血液里苦澀的東西被甜蜜沖刷。

這感覺很奇怪,明明是回到了原點但是又好像向前了不少。

月亮還是被雲朵遮的嚴嚴實實,昏暗中看不清。

薇菈一眨不眨的看著林澤,在面毫無作用的星空當做會被下意識忽略的背景。

「澤要聽我的故事嗎?」薇菈輕聲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