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師,您的意思是?”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好吧,我看也只有這樣

,如果

家還在一起,跟無頭蒼蠅一般亂撞,就算沒遇到危險,也是浪費時間。不如多管齊下,但凡有差錯退回來,從新選擇也是個辦法。阿彌陀佛……”

“既然已經有

決定,那麼我和阿浩一組,

師,您和衆家玄門高人一同前行吧。”

一陽道人說完,回頭看

看楊浩,師父倆衝着法塵等一行人施

一個抱拳禮後,朝着紅色的門走

過去。

法塵見兩人進

紅門之後,跟玄門衆家子弟說到:“此行吉凶莫知,

家不要亂,收攏內氣。小心行事”說完,打頭一個,走進

紫門。

詹森和凱瑞進

青門之後,一直沒怎麼說話。其實是各有心事,長老這次與一陽道人見面之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似敵似友,又好像他們之間會發生什麼重

的事情,卻又說不出來。一陽道人在洞口時回頭看自己的目光一直印在他腦子裏,久久散不去。越想越悶,越想心裏越不痛快。而凱瑞,則是另一番心思。她對一陽道人一直是有好感的,而在

戰綠芒的時候,自己飲血那醜陋的模樣被他看過之後,自己心裏極其難過。爲什麼她是血族?爲什麼不是人類?

就這樣兩個人越走,越快,越走心越煩。後面乾脆甩開步子,施展着血族獨有的步伐飛速向前跑動着。絲毫沒有心思留意當下的局面。就這樣

概跑

30分鐘,仍舊沒有任何發現。就在這個時候,血族的一個護法開口說話……

“長老,公主,我們是不是中計?”話一出口,詹森猛然的站住

身子。

“中計?中什麼計?”

“長老,我好像覺得我們一直在轉圈啊……這條路,好像永遠沒有盡頭啊”這話一出口,跟晴天霹靂也差不多少

,詹森心裏猛然的一驚。如果真讓護法說中

,我們豈不是要活活累死?沒有敵人,沒有陷阱,沒有機關,就是這麼一條路,漆黑壓抑的地下深處。悶熱乾燥的空氣,碰上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血族的死路。與其這樣自己跑死累死悶死到不如去跟綠芒拼上一拼,好歹痛快些。

“長老…長老……”凱瑞用手在詹森的眼前晃

晃,這才把胡思亂想的詹森拽回到

現實世界。

“護法說的也不盡然,我們自從進

這洞,就是一路向前,中途並沒有發現什麼岔路,彎路啊。怎麼會中計?而且他也是憑感覺說的這些話,世界上哪有永遠沒盡頭的路啊。”

詹森長老聽

凱瑞的話,心裏彷彿安定

一些。他也不明白這是怎麼

,平時一向冷靜老練的血族

長老,竟然會被道家高人的一個眼神不能釋懷。

想到這,詹森的表情立刻恢復

冷靜,眼神也回到

平時那深邃內斂的模樣。他沒有說話,而是四處打量着這條路的四周。

黃沙的地,橙色的天空,沒有日月星辰。只有一些稀疏的雲飄在空中,路兩旁分別是兩排槐樹。再往遠看去,黃色的一片,如同沙漠一般直與天際相連。而他們面前,只有這一條路,前沒有盡頭,後沒有盡頭,這兩排槐樹視乎提示着這是一條路……

衆護法見長老一臉的嚴肅,並沒有上前打擾,而是在下面竊竊私語的議論着。凱瑞也在四處打量想找出毛病所在……

“哎……你們說這是哪啊?咱們跑

這麼久,不會是真的中計

吧”

“能中什麼計啊,不過以咱們的步伐,跑

30多分鐘都不見頭,我想肯定超過500英里”

“對呀對呀……如果出來個什麼陷阱機關的,到也罷

,這什麼都沒有,真是讓人心煩。”

長老靜靜的聽着護法們的言論,忽然,他意識到

一個問題,他們是在中國,是在神州。並不是在其他國家,神州,自古就多奇人,多仙士。奇聞異法多不勝數,但是也多是陣法,咒法,風水擺出的陷阱。這……這……算什麼啊……

“等等,陣法……”詹森自言自語

一聲,對

,道家的陣法就是讓人不知不覺的鑽

全套。難道,我們真的中計?而這是什麼計啊?全世界都不會有這樣一條永遠沒有盡頭的路啊……

想到這,詹森忽然眼睛睜

,一臉的驚恐。汗珠順着臉頰流

下來。

“長老,您怎麼……”

“黃……黃……黃泉……黃泉路……”詹森說完,一屁股坐到

地上。凱瑞看着長老泄氣的模樣,心裏有些着急,忙上前攙扶住

他。

“黃泉路??黃泉路是什麼?”幾位護法都莫名其妙的

眼瞪小眼,黃泉路,對於這些異國的來客自然很難理解,而深知中國文化的詹森,意識到

問題的嚴重性,纔會出現如此表情。

“怪我,都怪我……哎~~~我們中計。”

“長老既然事情已經如此

,您能不能詳細說一說,我們什麼時候中的計?中的什麼計?說出來

家一起想,或許能有辦法破解啊”凱瑞在一旁不死心的安慰着。

詹森露出

一絲苦笑說到,“當你們以爲沒有中計的時候,其實我們已經中計

,而這個計,我們無法破解……因爲,我們所有人都被帶上

黃泉路” 凱瑞聽詹森說到這,意識裏也隱約的感覺到了身邊的環境究竟有多糟,她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看着這條沒有盡頭的,詭異的路。一望無際,而奔跑,彷彿是一種動態的畫卷,不變的景色,不變的天氣,不會隨着距離而產生任何變化。

“黃泉路。。。。長老,這黃泉路是不是中國人認爲是人死之後要去的地方?”

詹森聽了凱瑞的話,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失意大家先坐下來休息休息,隨後給了凱瑞一個肯定的表情。

“可是這說不通啊?第一,我們不是人類,不會死。第二,就算我們被外力殺死了,也不會來到這中國的黃泉路啊。第三,我們並沒有死,又是怎麼來到這黃泉路的呢?”

詹森長老苦笑了一下,隨後說到。“不管說的通說不通,我們如今確實是到了這。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還是想一想該怎麼辦吧”

有的時候,知道了,比不知道更痛苦。比如現在,血族的護法們絲毫感覺不到這黃泉路有什麼可怕的。因爲他們什麼也不知道,而對中國文化非常瞭解的,詹森和凱瑞兩個人,心中的恐懼。無以言表。

“我記得,我們是在地下啊。對了,這地面也不是黃沙地,而是四處冒這岩漿的黑色地表,如此深的地方怎麼會看到天空?而這又是什麼天空?太陽月亮星星都跑哪去了。”凱瑞使勁的回憶着30分鐘前,他們進入青門時的景象,想努力找出中計的緣由。不過越想越亂。

“公主,如何中的計如今已經不重要了

。我看,接下來我們這樣辦,節省一下體力。所有人,勻速前行。如果這真是黃泉路,那麼,應該在這黃泉路上可以找到一個叫做酆都的地方。那是人死後,接受審判的第一站。我們如果找到了酆都應該有辦法離開這。”

“長老,您是說,找到東方的天使是麼?這下有救了。。”護法們聽來聽去,只能按照自己的慣性思維去理解黃泉路和人死後的世界。詹森沒有回答,也沒有否認,因爲,一個人絕望,總比一羣人絕望的好。

“所有人檢查一下身上的食物,集中起來,從現在開始,限量供應,大家都儘量的不要用靈力,好了,出發吧”

凱瑞統計了一下,現在,這羣人裏所有的血袋數量不超過10袋。而人數有7名。已經連續奔波多日,且經過綠芒那一戰,損耗嚴重又不曾得到休息的條件下,如果在10個小時之內還找不到出路,所有人會因爲血紅細胞缺乏而顯露出原貌,如果再過10個小時仍然找不到出路,那麼修爲尚淺的護法門,會陷入癲狂的狀態,到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凱瑞想到這,看了看護法門,用手摸了摸身上的刀。

一羣人,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後,就抱着這一絲希望,沒有目標的,朝着這條沒有盡頭的路向前走去。。。。。

楊浩跟師父兩個人剛一踏進紅門,就覺得不對勁,空氣中有一種束縛的感覺。

“等等。。。。”一陽道人把楊浩攔在了身後。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破”一陽道人在一瞬間掐齊了9字真言,大吼了一聲破。但是,四周彷彿什麼變化都沒有,還是死一般的寂靜。

“師父。。。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隱約的感覺到,這裏被下了某種詛咒,現在看來9字真言也破不了。”

“師父,我來試試。。。”楊浩走上前,掐了一個五雷決。

“天雷隱隱,神雷轟轟。龍雷大作,水雷翻波。。。。。。急急如律令。。”

詠唱完畢,四周依然是靜的出奇。

師徒倆對視了一眼,覺得奇怪

。方纔在洞外,還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玄術,咒語。怎麼就進了這才幾秒鐘的功夫就全都失靈了呢?

“再來。。。”楊浩掏出了身上的通幽令牌,忽然發現,這令牌無論怎麼呼喊也無濟於事。隨後又使了一連串的破邪咒,都是石沉大海,肉包子打狗。此時一陽道人,什麼也沒說一直在觀察着四周的情況,一如既往的冷靜。

“嗎的,師父。。。。。什麼咒都不靈了,這是怎麼回事啊?”楊浩心裏有些不痛快,因爲此時,想招一個火球出來照明都辦不到了。五味真火也施展不出來,彷彿變成了普通人一般。這種瞬間的變化,對於一般人來講,就好比一個孩子被搶了最心愛的玩具,一個男人被搶了最心愛的女人一樣,最重要的是,自己是被誰搶的都弄不清楚。

“別急。咒不靈,咱就用其他的方法”一陽道人隨即,在地上畫了一道風水追氣符。畫好了之後,沒有啓動內氣和靈力,而是單憑意念灌輸在這到符上。

這下符咒有了反應,地上符咒化成了一道金光,在空中團團打轉,呈螺旋狀下旋,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圈之後,忽然金光如同放炮仗一般爆開了,消散在空中。

“師父,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清楚,這風水追氣,按理說,是可以瞬間調查出周圍風水佈局和環境的,看着到符的指示,我們目前身處的這個洞穴,應該就是個盤旋而下的轉盤狀通道。。。”

“哦?那最後那一爆意味這什麼?”

“不好說,也許是無路可走了。也許是風水極差。也許是被什麼東西給破壞了。只有下去才能知道。。”

楊浩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忽然發現師父身上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了。

“師父,你。。。你這身體。。。。”一陽道人見徒弟這般表情,於是看了看自己,也是嚇了一跳。

陽神,極陽之體。常人可見,分身無數。這會,變的有些抖動,好像電視機上出現了雪花點,本來如同活人一般的陽神,此時竟變的有些透明瞭。。。

“不好。。。這個洞,在吞噬能量。。。阿浩,趕快把內氣鎖住。。” 一陽道人說完,楊浩這才察覺。丹田中竟然有了空虛的感覺。連忙閉上眼睛調勻內氣,鎖住了細胞能量。

“師父。。。那您怎麼辦??沒有肉身,會被吸光的。。。”

楊浩一臉的驚慌。

還算幸運,師父修爲高深,出體之後,是9sè霞光護體的陽神,不是yīn神,如果換做自己,用yīn神出體。恐怕一瞬間就被吸的什麼也省不下了。這後果,比死了還可怕,失去了yīn神的**,就是個植物人。活不成,死不了。還拖累家人。

不過這麼下去也不是長久之際。

“師父 我們退出去從長計議吧。。。。”說完,楊浩轉身就往回走,誰知道剛走了2步,一道石門從天而降。

“轟。。。。。”

“我靠。。。搞什麼飛機?還讓不讓人活了???”楊浩隨後運氣內力想把石門打碎,內氣剛剛解封,就如同流水一般的從汗毛孔,5門(所謂5門,就是天靈,勞工,跟涌泉)往外傾瀉。

“別費力了,沒等你內力灌輸到拳腳,已經被吸光了。。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師父。。。如果燈師兄在就好了,這他嗎的狗P石門,經不起他一拳半腳的。我現在有點懷念他了。師父,現在怎麼辦?”

“嗯。。。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啊?”沒等楊浩反映過來,只見一陽道人朝着楊浩的身體向前一衝, 頓時,楊浩覺得眼前滿眼金光,一股強大灼熱的暖流同時遍佈全身,然後迅速的歸聚丹田,腦中的金光漸漸的淡了下去。慢慢的,楊浩的視覺恢復了。一切回覆了常態。

“師父??”

“我在呢。。。”

“啊!!! ”楊浩忽然發現,腦中有另一個思維。而且可以和自己對話,如果此時有個外人,肯定以爲楊浩神經病,自己跟自己說話。只有他自己清楚,腦中的兩個思維,一個是他自己的,一個是一陽道人的。單憑這一點,就已經斷定師父的修爲,真的是無法衡量了。

如果是普通的yīn神,或者是鬼神,想要佔據一個肉身,要麼,肉身的主人會被擠出自己的身體,要麼,就是要找一個已經是植物人的肉身。沒有人甚至鬼神可以做到,進入他人身體,還可以和平共處,互不干擾的狀態的)

“嚇了我一跳,嘿嘿。。。師父你這招也忒厲害了,要是進了一個女人的身體,那這輩子想當男人還是女人,就憑一念了。哈哈。。”

“別胡說。。。爲師也是迫不得已。你小子內心還需要清靜啊,爲師送你一句話,美女既骷髏。”

“不是吧?我心裏想啥師父都知道?完了。。。這下毀大了。。。。師父 啥叫美女即骷髏啊?”

“以後你自己慢慢想吧,走。。。我們下去看看。。。”

“哦。。。。”楊浩這下子可尷尬了,其實,自從上次在婦產醫院,跟紫淚發生過那些事情之後,自己的心也亂了不少,也許是陽氣過盛,**總是很強,看到美女心裏會癢癢的,浮想聯翩,不過一直剋制着,只在腦子裏想一想。這下,師父進了他的身體,這些祕密全都被暴露在外了。所以一陽道人才送了他一句話,美女即骷髏。

楊浩心裏雖然有些尷尬,可是動作卻沒有停留,此時正順着前面這條路,小心翼翼的往下走着。這裏,已經跟外面不同了,沒有灼熱的地面和跳動的岩漿,一片漆黑,周圍都是比花崗岩還要堅硬的石壁,也不知道是什麼石頭。這原本封閉的空間就是黑的,再加上地面和石壁也都是黑的。走在這樣的空間裏,才應該算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完美詮釋吧。

這個洞,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一般,正在不斷的吞噬能量,楊浩此時,一點內力也不敢用,凝神不能用,火球照明自然也是招不出來,甚至連八卦游龍步都不能使了。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如果遇到點什麼事情,打不打的過是一回事,跑都跑不了的話,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恐懼的。

“現在知道練功的重要xìng了吧?後悔也沒用。。。等出去了,加強體術練習吧”

一陽道人半帶着安慰的說了一句。

“是有些後悔,如果我能跟燈師兄一樣,有強橫的身體,跟拳術,這個時候或許就不會這麼爲難了。”

師徒倆正這麼聊着天呢。忽然聽見了一些細小的聲音。。。

“師父,什麼聲音???”楊浩立刻停下了腳步,有些心虛的問到。

“不知道,一切小心。。。。”

平時,什麼妖魔鬼怪都不放在心上,因爲自己符咒陣法都能熟練使用,再加上自己的五味真火。就算是牛魔王來了,他也敢鬥上一鬥,可此時這些靈力玄術都用不出來,心裏難免空虛。

聽了師父的話,楊浩頓了一頓。

繼續朝前面走着。。。

“咯~~咯~~咯~~咯~~~”

當楊浩轉了3圈,下到第三層的時候,這些細微的聲音越來越明顯。。。

“師父,這聲音好熟啊。。。好像以前在哪裏聽過。。。。”

“我也覺得熟悉。。。。”

見師父這麼說了一句之後,楊浩的步子放的更慢了,耳朵仔細的辨別着聲音的來源和距離。又走了幾米之後,忽然聲音消失了。

楊浩的心這個時候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努力的定了定神,又想前走了2步,忽然整個人撞上了什麼東西,一下子撞的自己身形不穩,連忙後退了幾步,與此同時雙手在前面胡亂一抓,竟然抓到了一團黏糊糊的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