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希望沒事!”秦少羽搖搖頭,他不斷替小強祈禱。

2021 年 2 月 3 日

但他自己心裏很明白,從這麼高的地方墜落,即使以他的體質,也很難保證存活,更何況是大靈師境界的小強?

秦少羽繼續前行,他知道,小強會這麼拼命的登山,那也代表佛山淨土定不簡單,一定有足夠吸引人的地方。

前面的路越發艱難,秦少羽每走一步,他的骨骼都會卡擦作響,似要斷裂一般。

“應該沒多遠了!”秦少羽不斷安慰自己,走到了這一步,他不想就此放棄。

如果不是小強,他倒會考慮放棄,因爲他不知道前方到底是怎樣的一條險路。

好在小強堅持了數月,都沒有放棄的念頭,只是落了一身傷疤。

那似乎也代表,這條路,只是壓力巨大了一些,並不是一條死路。

這樣想着,秦少羽再次堅持了下來。

時間在流逝,此時天色已晚,四周漆黑一片。

還好黑夜對於修者來說,並沒有很大的阻礙。

秦少羽汗流浹背,他的衣物已全部溼透。

以他可摧毀五階道器的鐵手,現在竟然也磨了一層血泡。

“真的不行了麼?”秦少羽氣喘吁吁,他心臟跳越得厲害。

此時的臉色,比之小強墜崖之時還要恐怖,看來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殆盡。

“不行,一定要堅持到底!”秦少羽不甘屈服,如果連一座大山都征服不了,如何踏入葬天路?

有的毅力是無窮的,而身體潛力也是無盡無邊。

就在秦少羽拖着疲乏至極的身體奮勇向前時,他的身體再一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是男那枚種子,是世界樹種。

秦少羽將它栽種在自己體內之後,一直未曾生出感應。

而這回,那枚看似普通的世界樹種,在他體內的靈海深處,竟產生了大異變。

世界樹種在他體內生根發芽,瞬間長出千萬條枝條來。

它金光燦燦,熠熠生輝,比之佛山淨土的那棵菩提神樹,還要顯得光芒萬丈。

“怎麼回事?”秦少羽惶恐不安,這世界樹種根本不受他控制。

只是唯一感到欣慰的是,這世界樹種給他帶來了醇厚的靈力,他原本靈力枯竭的身體,彷彿天降甘露,不斷滋補他的肉身。

“我感覺到了用之不竭的力量!”秦少羽全身充滿力量,一下子變得生龍活虎,與剛纔相比,猶如換了個人似的。

“世界樹種不是能塑造第二具肉身嗎?爲何它會紮根在我體內?”秦少羽不解,而與此同時,他靈魂深處的金色小人再次出現。

那金色小人竟在吞吸世界樹上的祕力,金色小人被神祕符文包裹,異常神祕,它盤坐在葬天碑旁,神聖而**。

“不管了,先登臨佛山淨土之頂再說!”秦少羽沒有猶豫,他擔心異變,這樣想着,他立馬動身。這是佛門聖地,小強可是說過,他攀登多次,曾被其中高僧逮到,秦少羽不想重蹈覆轍,那樣只會功虧一簣。

他急需登臨佛山淨土,秦少羽有種感覺,這所謂的佛門聖地一定有重大機密存在。

那菩提神樹不簡單,傳言菩提神樹與燃燈古佛處於同個時代。

燃燈古佛早已通神,已是達到長生者之境。

而由此看來,菩提神樹也差不到哪裏去。 在世界樹種的相助之下,秦少羽行動起來,頓時輕鬆不少。

即使這樣,山崖之上壓力還是給他帶來非常大的麻煩。

好在靈力有所保障,已無後顧之憂。

只是,眼看子時已到,仍然望不到山頂的位置。

秦少羽的心境開始變得混亂不安,攀爬了一天有餘,按道理應該登頂佛山淨土之頂。


而現在看來,並不是想象中那般。

“難道是我迷路了?”秦少羽橫眉,讓他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山頂方向,那裏被濃霧包裹,即使以秦少羽的眼力,也只能有丈許長的視線。

“這一定有古怪!”秦少羽斷言,登山之行,比想象中還要艱難。

現在他只能靠着虛弱的光線,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攀巖。

“日你個仙人闆闆,這次佛山淨土之行,一定要撈點好處回來!”秦少羽暗下決心,廢了這麼多功夫,如果不能得到補償,那叫他怎能甘心?

體力與腦力的雙重摺磨,非常人能夠忍受。

雖然有世界樹種作爲後援,供給他源源不斷的靈力,但是山頂的威壓,也一重蓋過一重的落下,秦少羽有苦難言,這根本就是一條死路。

特別是眼前的濃霧,這非同一般的霧靄籠罩其上,對他的視線產生嚴重的阻礙,秦少羽不得不利用精神之力,去觸感山頂的方向。

這一切阻攔,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堅持住的。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整整一宿的艱難險阻,秦少羽終於看到了佛山淨土之頂的那棵菩提神樹。

只有臨近菩提神樹之時,才能切身體會到菩提神樹的**神聖。

菩提神樹無形之中散發出的神祕偉力,徹底化解了立於頂端的威壓,以及那些籠罩在秦少羽頭頂的神祕霧靄。

“了不得啊,難怪小強會拼了命的往上爬!”秦少羽也終於理解,爲什麼小強會堅持不懈的攀巖佛山淨土了。

感情這廝是爲這棵菩提神樹而來,試想,如果在菩提神樹之下修煉一年,定比外界苦練十年還強。

佛門聖地,得天獨厚,這是上天的恩賜,也難怪燃燈古佛會成就無上長生之道。

秦少羽感慨萬千,既然已經登臨山頂,那一定得好好窺探一番這神祕的佛山淨土。

天矇矇亮,東日被遠方的大山阻攔,露出大片朝霞。

霞光混雜着菩提神樹流淌的神祕光芒,兩者相輔相成,不仔細端詳,倒是很難分出。


咚咚咚!

正在此時,山頂古寺中傳來悠揚的鐘聲,鐘聲深沉、洪亮、綿長,震撼人心。

秦少羽仔細觀察,那是一口年代久遠的青銅古鐘。

古鐘看似鏽跡斑斑,但秦少羽知道,能頂住歲月的侵蝕,而鐘聲不變,青銅古鐘定不是凡物。

晨鐘已響,有僧侶陸陸續續從八方而來。

菩提樹前,衆僧侶振振有詞,他們手捧古書,似在參悟經文。

秦少羽好奇,想要臨近。

因爲他發現那些僧侶口中有金色符文噴薄欲出,他仔細一看,那是禪文,夾雜着禪意。

秦少羽躲在暗處,他認真觀摩,雖然他沒有古經,但是秦少羽能從那些僧侶最終讀出經文的大意。

特別是僧侶口中吐出的金色字符,那樣更加彌補了他不懂的地方,以此加以推敲。

就這樣,秦少羽漸漸悟出了古經的大意。

古經是一套靜心咒,它能夠使人以極快的速度安靜下來,然後以理性的態度,去看待周邊的一切事物。

秦少羽起初對這套經文不怎麼感興趣,原因很簡單,他是一大修者,以提升戰力爲目標,更多的是希望能得到有用的寶術。

而靜心咒的作用只是輔助心裏,表面根本看不出他對戰力有何用處。

秦少羽遂放棄了研習靜心咒,他在等待機會,此刻越來越多的僧侶來到菩提樹下。

他們就地盤腿,端坐菩提神樹下的蒲團之上。

僧侶不走,他便不動,秦少羽知道,從這些僧侶研讀古經中可以看出,這都是一些實力強橫的高僧。

一旦被其抓住,那必然免不了一頓胖揍。

秦少羽可不真信這些僧侶擁有菩薩心腸,揍一頓事小,打殘打死才事大。

鐘聲悠揚,娓娓傳來,秦少羽聽在耳中,他突然一愣,這鐘聲鍾,似乎還夾雜着另一種聲音。


“鐘聲聞,煩惱輕,智慧長,菩提生,離地獄,出火炕,願成佛,度衆生。 ”秦少羽這回終於聽清,這鐘聲之中,竟然隱藏了佛音。

“這是誰所爲?難道是想要度化我麼?”秦少羽眉頭緊鎖,他環視四周,並沒有人察覺他的到來。

“到底怎麼回事?還有,那古鐘明明沒人敲擊,爲何會傳來悠揚深遠的聲音?”秦少羽不解,他疑惑的看向遠方的古鐘。

“願成佛,度衆生?”秦少羽陷入沉思,他突然猜到了什麼,心中暗道:“難道這鐘聲皆爲虛幻,那是前人留下的幻象?”

爲了證明自己的揣測,秦少羽開始跟隨衆僧侶研習靜心咒,果然,鐘聲消失不見。

“日你個仙人,我就是不信這個邪!”秦少羽不是迷信之人,爲了再次證明鐘聲屬於幻象,他遂放棄了研讀靜心咒。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五域八荒,九幽十地,輪迴路葬!南無阿尼陀佛……”

秦少羽聽在耳中,一陣心悸,古鐘裏的聲音,似在警告。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他難道是在提醒我?”秦少羽一陣頭疼,“五域八荒,九幽十地,輪迴路葬!”

“這到底又代表了什麼?”秦少羽陷入沉思。

“五域他是知道,而這八荒,又指哪八荒?”秦少羽苦思冥想,奈何一無所獲。

“還有這九幽十地,又在何方?”秦少羽不解,如果古鐘實是在向他透漏信息,那其中大祕一定是他將來所要遇到的。

“輪迴路葬!”秦少羽有所察覺,古鐘確實是在提醒他。

“輪迴路?哈哈……我秦少羽立志踏上葬天之路,區區輪迴路,也想葬我?”秦少羽意氣風發,即使古鐘好意提醒,但他仍然無懼。

他的路早已註定,不會由上天控制,如果單憑鐘聲警告而就此退卻,那以後如何踏上葬天之路? “是誰?”正在這時,菩提樹下,有人大聲喝道。


這是一個年輕僧侶,長得濃眉大眼,眼珠漆黑如墨,此刻綻放出道道精光,爆射向秦少羽的方向。

“不好!”秦少羽知道,他被人人發現了。

嗖!

秦少羽二話不說,當場踏出鯤鵬九步,他雙臂曲張,猶如大鵬展翅,瞬間向山下急奔而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長有濃眉大眼的僧侶當場緊追秦少羽而去。

而令人奇怪的是,盤坐在菩提神樹下的其他僧人並沒有因此慌亂,他們巋然不動,依然在誦讀詩經,不爲所動。

濃眉大眼的僧侶的速度也是奇快,即使秦少羽腳踏鯤鵬步,仍然不能甩脫對方的追擊。

“帝都龍族之人?”僧人疑惑,在追擊了一段距離之後,就此停住。

“日你個仙人,好險!”秦少羽捏了一把冷汗,如果被對方逮到,定免不了一番胖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