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山谷並不大,大概走了十多分鐘,便已經出了谷口。徹底出了山谷。尤科夫才鬆了口氣,得意地大笑起來。

2021 年 1 月 5 日

「靈竹這傢伙居然敢威脅我,哈哈,他不知道我還有另外的記號留下,等會攻陷了山谷,我要讓他嘗嘗人間最恐怖的刑罰!」

幾個手下也跟著一陣鬨笑。他們一行人迅速地穿出茂密的樹林,向遠處的一個山凹奔去。

就在他們離開山谷不久,大約數百米外的一堆茂密的灌木叢中,三個身影閃了出來,這三個人正是秦浪、林月兒和林吉棟。

「這群混蛋,果然是敵人的姦細,看來師傅判斷的很準確!」林吉棟啐了一口道:「還好師傅有心計,將大陣的死門臨時變成了生門,一會等他們回來。一定會後悔的!」

秦浪笑道:「看來這群邪靈一族的人頭腦還是沒有進化好,不過我們沒有機會看到這場好戲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就有靈竹真人對付吧!」

林吉棟點點頭,帶著秦浪和月兒沿著一條隱秘小道快速地離開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遠處的山凹中突然起了一陣煙塵,大群的飛鳥被驚飛,樹林中充滿了喧囂。

為首的正是幾隻巨大的嗜靈殭屍。每個殭屍背後,都帶著一個人。最前面的就是剛剛逃出來的尤科夫。

他們的後面則是大群的嗜靈殭屍,看上去起碼有上千隻,嗜靈殭屍的後面是上百名變異血族,拉成一溜縱隊向前緩緩推進。

尤科夫最是興奮,嘴裡還喃喃自語地道:「靈竹你給我等著,這次我不滅了你我就是豬!」邊說他還邊揮了揮拳頭。似乎他一個人就能把山谷給翻個底朝上。

山凹一帶離山谷的邊緣本來就近,他們走了沒有十分鐘,便已經來到了陣法的邊緣。

「尤里大人,入口就在這裡,我已經標下了暗記!」尤科夫指著谷口一棵碗口粗的大樹。對一個高大消瘦的血族諂媚地笑道。

「很好,你們前面帶路,我們現在就進去!」那位尤里大人顯然並不十分相信他說的話。

此時尤科夫的心裡突然有些恐慌,他對自己的暗記也有些不自信起來,不過事已至此,後悔也沒用了,他只好硬著頭皮頂上。

邁入第一道暗記後面的空地時,尤科夫滿頭是汗,一雙腿也不爭氣地哆嗦起來。

「怎麼,你怕了?」尤里大人語氣中帶著不耐煩。

「不,我不怕,我這就進去!」尤科夫如同被扎了一針,連忙擺手說道。隨後他深吸口氣,一咬牙沖了進去。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大陣似乎憑空消失了,根本沒有發動。

「我就說沒有事情!」尤科夫興奮得手舞足蹈,他指著自己剛才進入的地方,大聲喊道:「要挑我落腳的地方走,我沒走的地方千萬不要過去!」

尤里大人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他揮了揮手,向那群嗜靈殭屍發出了一道指令。

嗜靈殭屍的大隊一陣騷動,隨後便有數百殭屍跳了出來,排成一溜縱隊,向尤科夫落腳的地方趕來。

數百殭屍沉重的身體,在地面上激起一陣煙塵,連山谷內部都感覺到了震動。

尤科夫得意地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後,是一大群跳躍著的高大殭屍。

走過了一道山樑,尤科夫看到了下一個標記,那標記要越過數米寬的一個壕溝,跳到對面的空地上,出來的時候因為對面空地地勢較高,所以他們過來的十分輕鬆,但現在面對高出一截的平台,尤科夫突然感覺到沒有十足的把握。

「三米多寬,我能不能跳過去呢?」尤科夫咬了咬牙,後退兩步,緊接著一個縱越。

身子在空中騰起,又重重地砸在地面上,這一下摔得他眼冒金星,不過終於算是落到了實地。自己總算過來了,不過對後面的殭屍來說,三米的距離根本稱不上問題。尤科夫得意地笑了起來,他不顧手上被硌壞的傷痕,開心地拍了拍手。

突然,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隨後,他便轉過身,發瘋地向後揮手。

「別過來,天哪,別過來,這裡危險!」

可身後的殭屍並不是人,除了尤里大人的指令,它們根本不聽任何人的話,於是一個個高大的殭屍,很容易地越過了三米寬的壕溝,落到了尤科夫站立的地方。

尤里大人也沒有看到前面的異常,他大手一揮,上千嗜靈殭屍快速地躍入了大陣。

可越過壕溝的殭屍,突然一個個變作了滾地葫蘆,打著轉向平地的另一邊滾去。

原來,地面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灑滿了黃豆,滿地的黃豆,使無數的殭屍在地上翻滾,一些殭屍掉下平台,跌入了下面的壕溝中。

「轟隆!」大陣的內部突然傳來一陣悶雷般的巨響,隨後大地便劇烈地震動起來。

尤科夫絕望地轉過身,望向谷內,尤里大人也收斂了笑容,驚訝地注視著聲響傳來的地方。而上千隻嗜靈殭屍,則依然在賣力地躍入大陣。(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

「意外吧!」見到秦浪和丁叔目瞪口呆的樣子,那老人睜開眼,對著他笑了笑。

「老人家,怎麼你不是天狼人?」

「為什麼我一定要是天狼人呢?」

「您也不可能是地球人,因為地球文明不過是五千年左右的歷史呀!」秦浪低聲說道。

「錯了,地球人的文明nwann書nロ巴,a♀nshub♀a.可不只是五千年,只能說我不是現代大陸人罷了,我太平洲!」

「太平洲!太平洲居然還有人活著!」秦浪失聲道。

智者深深地嘆了口氣,他的那聲嘆息悠長而綿遠,彷彿包含著對蹉跎歲月的無限慨嘆。

「自從一萬年前我們被邪靈的勢力襲擊,偉大的太平洲文明便就此沒落下去,當時倖存下來的只有幾百人,經過了上萬年的漫長歲月,我身邊的族人一個個死去,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了今天,我應該算是太平洲留下的最後一個活見證了,能夠活著見到你,我感覺到十分的高興,在我心底埋藏了一萬年的秘密,今天終於能夠得見天日了。」

他的一番話,使秦浪感覺到他似乎在專門等自己,但他們相隔萬里,而且從未謀面,他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存在?

似乎看到了秦浪的疑惑,智者微笑著道:「你是不是在納悶我為什麼好像知道你會來?」

秦浪點了點頭道:「當然,畢竟因果只是傳說中的東西,你不應該了解我的情況。」

智者道:「你很聰明,年輕人,我確實不能預知未來。不過卻有人告訴我外面發生的一切,也有人把你的一切告訴了我。」

「誰?」

「呵呵,年輕人,不必這麼緊張,我這就叫她出來。」智者轉過頭去,望著身後黑暗的空間道:「蘭雅。出來吧,見一見你極力向我推薦的人。」

秦浪好奇地向智者背後的黑暗空間望去,突然間,一道令人眩目的白色光華自智者身後泛起,將他的眼睛刺得無法睜開。丁叔警惕地站到了他的身前,戒備可能發生的突變。

「不要害怕,我們曾經見過面。」一個溫柔但又有些清冷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似乎在那裡聽過,不過一時間又記不起來。

秦浪疑惑地望著眩目光華出現的地方,看著一團白色光團飄然而至。那團光飄至智者的身後。便漸漸收斂了亮度,一個曼妙的身姿呈現在他們面前。

「天,原來是她!」秦浪心裡暗呼一聲,這個飄然而至的神秘光團,正是他剛剛到達上海那個晚上,在外灘附近的海灣世紀酒店遇到的那隻靈。秦浪當時只記得她的身姿,卻沒有看到她的長相,如今她刻意隱去了耀眼的光華。秦浪才知道她是如此的美麗。起伏有致的腰身、姣好的臉龐,尤其是那一雙美麗的眼睛。嫵媚中透射著冷傲,使人有一種想親近,卻又無從下手的感覺。

「秦浪,你幹什麼呢,怎麼又獃頭獃腦的!」蘭雅嗔怒道。

秦浪意識到自己又犯了花痴病,連忙一整姿態。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嘴上還不忘給自己的行為做出『科學』解釋。

「我發現靈之間的吸引確實是比較令人難以克服的問題,靈兒說得沒錯,不過我想我能夠克服。」

「哈哈哈……」,智者一陣狂笑。蘭雅咬著嘴唇強忍笑意向一邊扭過頭去,丁叔也是忍俊不止,連連搖頭。

秦浪不知所措地望著幾個人,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笑了一會,智者才伸手拭去了眼角笑出的眼淚,盯著他道:「年輕人,你還真是理直氣壯,要知道,這種互相吸引併發生進一步行為的事情只有在兩個幼體靈之間才會發生,而你和蘭雅的發育程度都已經過了那個時期。不過你的性格我很喜歡,我已經沉默了一萬年,想不到今天還是被你給激發出了年輕時的感覺,想當年,我也是一個獵艷高手呢。」

見智者的話題越扯越遠,蘭雅連忙發話打斷了他:「塔林,不要把話題談遠了,今天我們在這裡不是談論你們年輕時的風流經歷,是為了研究如何對付邪靈的。」

原來這智者叫塔林,秦浪心裡念叨著。

塔林這時候也收斂了笑容道:「話題是扯遠了,那些無聊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談,現在先談談邪靈的事情吧。哎,忘了請你們坐了,快坐到我身邊來,我這裡比較舒服。」

秦浪和丁叔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落座之處果然十分溫暖,感覺上有些像多年之前東北人的大炕,難怪這傢伙能在這裡一坐一萬年,原來這裡這麼舒服。

塔林往裡面靠了靠,給他們讓開更大的地方,然後開口道:「我想要告訴你的只有兩件事,一件事就是你們究竟在與誰為敵,另一件事情是你從哪裡能夠找到自己的幫手。」

這兩件事情確實是秦浪想當關心的,當下里拚命點頭,表示對這兩件事情的興趣。

他接著說道:「我想你對靈這種上古生物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那你應該知道四種靈體吧?」

秦浪答道:「前一陣子聽我的朋友介紹過,我知道靈有四種靈體,我們現在已知的是光靈體,對其他的認識都還停留在比較膚淺的階段。」

「不,你錯了,那是你們的研究水平,我所知道的靈體已經有三種,除了光之靈外,還有暗之靈和冥靈。」

「你是說你見過那兩種靈?」秦浪驚訝地道。

「是的,我確實見過,所以我說能夠告訴你從哪裡找到自己的幫手。靈其實是構成宇宙間智慧生物的基本要素,只有具有了靈體,才能夠擁有思維意識,即使是人類和各種生物。也都是屬於初級靈體。」

「人也是嗎,那這個世界上豈不是到處都是靈?」秦浪忍不住插嘴道。

「當然,你也許不知道,每個人的人體核心,都有一隻微弱的靈,這種靈的思維。便是人的思維。有的人思維能力相當強,甚至能夠用思維意識牽動周圍的物體,比如,有的人可能就會憑空-整理搬移物體,這就是靈的能力比較強,能夠產生較強的反映的緣故。」

「那就是特異功能吧?」

「特異功能?這名字很怪,不過倒比較貼切,當人的**遭到重創,無法再承載這隻靈體的時候。靈就會發生出逃現象,也就是人類的死亡。當然,人類是看不出來靈的減少的,因為它們的重量極小,也不會有人想到研究它。」

那就是死亡嗎?秦浪心裡突然想到,多年以前,也有人提出過人死亡后,體重會立即減輕六到八克的現象。但後來也一直沒有人深入研究這個發現,有研究人員便以人死後停止呼吸。肺內空氣自然排出體外草草做出了結論,不過想來這也並不是一個合理的解釋,看來這塔林的解釋倒是有些合理。

見他在發獃,塔林略微停了一下,直到他的注意力再次回到自己的身上,才又開始接著講了起來:「宇宙間的靈從能力上分共有四種。分別是光之靈、暗之靈、冥靈和聖靈,越往後能力越強,我們地球上已知的靈體主要有妖靈、冰靈和火靈這三種,其中妖靈屬於靈的初級階段,冰靈和火靈屬於光之靈這一層次。」

秦浪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我的助手跟我說過,不過她只知道妖靈、冰靈和火靈這三種靈體,對其他的情況就不太了解了。」

塔林笑道:「其實我也是接觸到蘭雅和其他一些靈之後,才對靈有所了解的,靈的世界本來就是神秘的,平常的人類根本就沒有機會見到他們。地球上的主要靈體就是光之靈,你所說的靈恐怕也只是光之靈中的高級靈體。真正的聖靈似乎沒有在地球上出現過。」

秦浪忙介面道:「那我就不是靈體嘍?」

塔林搖搖頭道:「這個還不好說,我只知道地球上出現過的最高級的靈體就是冥靈,而且只出現過一次。我們所面對的敵人,是一種外來靈體,我們管它叫邪靈,從它的能力上看,其中最高級的靈體應該屬於暗之靈這一個檔次,它的到來,使地球上的高級靈體組織發生了巨大的動蕩,靈體的勢力也分為兩派,一派支持地球上的原始靈體——原靈;一派支持邪靈,當初大西洲和太平洲的衝突,其實就是因為原靈和邪靈的衝突。地球上的原靈一直以這一帶蘊藏豐富的流體晶石礦作為能量的來源,後來邪靈不知什麼原因找到了這裡,並開始尋找流體晶石的產地,希望奪到它並以此作為一個遠征基地。」

秦浪不解地問塔林:「靈都靠這些東西來維持生存嗎?」

蘭雅介面道:「不,地球上的原靈主要靠兩種能量來源,一種是這裡的流體晶石,另外還有一種地心的固體液能,也就是你身上的聖靈之牌所蘊含的能量。這兩種能量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能量來源,其能源蘊含量要遠比人類現在利用的核能要強大得多。當然,沒有這兩種能量靈也能生存,不過一旦擁有了這兩種能量,那麼靈就可以更加的強大,甚至可以向外層空間進發。」

秦浪點了點頭,心裡才恍然大悟,看來智慧生命無論進化到什麼地步,還是離不開一個貪念。

「所以說,你們的敵人就是邪靈,你們的幫手就是原靈,原靈就是你需要團結的力量。」塔林說道。

秦浪心裡暗道:「這不是什麼都沒說,原靈我到哪裡找去?」

他剛想到這一點,沒料到蘭雅居然摸清了他的心思,笑著道:「我就是原靈,塔林也和其他一些原靈有聯繫,所以我們要爭取早日團結起來,同侵入地球的邪靈作鬥爭,把他們徹底的趕出去!」

「那個,你不會連我想什麼都一清二楚吧?」秦浪緊盯著她的雙眼問道。

「當然,無恥,你這傢伙再敢亂想小心我燒了你!」蘭雅怒視著他。

秦浪也是剛剛想起來如果靈之間都能夠直接靠意識交流。那追求異性豈不是直接了許多?沒想到蘭雅馬上就做出了反映。

看到她如此反映,秦浪不由得想起了靈兒和小嬌,看來還是自己的女人好,都知道順著自己的意思說話,他一想到這裡,就恨不能在背上插上一對翅膀。飛回到上海,飛到我的愛人身邊。

「靈兒安然無恙,我也同她交流了,你現在暫時不能離開,需要幫我們完成一個任務再走。」蘭雅沉著臉道。

「完成什麼任務?」秦浪顫聲說道,現在的他一聽到任務這兩個字心裡就發毛。

「擊退敵人的襲擊!」

「敵人?哪裡來的敵人?」秦浪問道。

「你應該知道,相當強大的一股邪靈勢力混了進來,它們的目的一定就是巨大的流體晶石礦,我們要同它們作戰。但需要一個人來壓制他們的強大思維力場……」蘭雅的話還沒說完,秦浪就一下子蹦了起來:「又要我壓制思維力場,老天,我好幾次腦子都快裂了,拜託,我只是個普通人,和你們這些厲害的靈不一樣,這樣幾次下去我不用對敵。自己就先完蛋了。」

蘭雅也有些生氣,她瞪著秦浪道:「要不是你把我們的聖靈之牌吞進去了。我們才不稀罕同你合作,而且你因為有了聖靈之牌,才能夠多次對抗敵人的邪靈之母發出的思維力場。嚴格說來你也算是地球的原靈,你難道就看著地球文明這樣滅亡嗎?」

秦浪苦著臉,滿腹牢騷地道:「這是要命的事情呀,如果我躲到城市裡。也不見得有什麼危險,幹嗎非要出來送死呢?總這樣面對強敵可是死得快呀,畢竟敵人不是吃素的,都是些幾乎能夠移山填海的傢伙。我有什麼呀,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有一點微弱的可憐的腦電波,嚇唬老百姓還可以,對你們來說,我的作用哪有那麼大的,幹嗎非得犧牲我呢?」

「你不幹也得干,要不然大家就都死在這裡,海底三千米深處!」蘭雅氣得身子微微發抖,偏過頭去不再理他。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你們都冷靜冷靜吧。」塔林捂著耳朵道。

秦浪和蘭雅互不相讓,面對面剛要繼續爭執,突然間,腳下的大地發生了劇烈的震蕩。

「怎、怎麼啦?」秦浪結結巴巴地問道。

蘭雅愣了片刻,突然臉色一變道:「不好,敵人提前發動了!我要出去幫助他們!」說完,一閃身邊沖了出去。

塔林突然也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雙眼猛地精芒一射,身形也變得挺拔了起來,他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小的法杖,嘴裡念著什麼,然後用力一抖,只聽見清脆的一聲爆響,那小法杖快速地延伸,居然化作了一隻兩米多長的怪異兵刃。

他扭過頭望著秦浪道:「我也要出去禦敵了,你們來嗎?」

「我、我來!」秦浪用力點了點頭,他的話音未落,丁叔已經閃身沖了出去。

「好身手!」塔林讚許地點了點頭,對他笑了笑,也跟著沖了出去,秦浪只好咬著牙跟在他們後面。

大地一直在顫抖,還不時地發出一兩聲悶響,他們上到了礦區,發現大批的採礦工人正驚恐地縮成一團,一些戰士模樣的人,從各個方向彙集過來,向地面上衝去。秦浪跟在人群後面,也拚命地嚮往前跑。

「大家快點,拿好武器,到地面后找地方掩護,盡量掩護廣場中央的異能戰士和原靈,讓他們集中力量對付破壞能量罩的敵人,同時還要注意混進來的姦細,一旦發現,格殺勿論。」一個指揮官模樣的人喊道。

一些沒有裝備的人員連忙向一個巨大的武裝車跑去,到那裡領取一種長棍狀的東西,秦浪也氣喘吁吁地跑了過去。

「也給我一隻,我也要上去!」秦浪用思維和他傳遞信息。

「你?」那發武器的人疑惑地望著他,「你能行嗎?」

「我為什麼不能行,是智者他們找我來幫忙的!」秦浪大喊道。

也許是智者的名頭嚇到了那人,他乖乖地遞給秦浪了一把武器。秦浪伸手接過就要跑,沒想到一個趔趄差點把他摔倒,想不到這隻小小的兵器居然相當沉。難怪那人剛才會用那種眼神。

不過秦浪還是咬著牙扛起了那東西,艱難地邁著小步沖向出口。

劇烈的震動越來越厲害,巨大礦洞的頂部開始向下掉落石屑,一些膽小的人已經開始驚叫起來。

秦浪終於跟著一群戰士衝到了地面上,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在他的眼前,海底城地表巨大的中心廣場上此刻已經站了數百名異能戰士和各類奇形怪狀的生物。而在周圍的街道和樓房頂部,更是到處都有荷槍實彈的戰士。海底城的能量罩外,數只巨大的大型章魚正在張牙舞爪,看到那巨大的腕足,秦浪一眼便認出,這些傢伙正是當時在南浦大橋上襲擊車隊的那種怪物。

「該死的混蛋!」他狠狠地罵了一句,然後端著槍,爬上了實驗室的屋頂。

目前的對抗,主要還集中在能量罩上。在廣場中部的幾百名異能戰士和那些奇形怪狀的生物,正全力推動著一道強大的能量力場,這股能量力場目前正支撐著海底城上空的能量罩。

在能量罩以外,有數百個一樣怪異的生物,他們正對著能量罩發出一道道耀眼的光團,那些光團每擊中能量罩一下,能量罩便輕微地震動一下,有些比較大的光團。擊中能量罩后,連海底城的大地都感覺到了震動。看來發出這些比較強悍的光團的,一定是些比較強悍的靈體。通過塔林和蘭雅的介紹,秦浪意識到了不管這些靈體的外形如何,他們基本上都是屬於光之靈或暗之靈,這些傢伙的力量都相當強大,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幫助。身邊的大多數天狼戰士也都是如此,一個個手拿武器手足無措地望著防護罩。

突然,遠處角落裡一道閃光射出,擊中了在廣場中間的一個異能戰士,那異能戰士晃了晃。一頭栽倒在地面上。

「那邊有尖細!」一些人高喊著,幾個人迅速地向發出閃光的角落射擊,幾道光束過去,一個人影跳了出來,每走幾步,被後面的波束槍擊中了身體,那人影只發出了一聲嚎叫,便化成了飛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