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就連趙嬋琳手下的六名女子,儘管沒有孝敬魚弘琛的壓力,也都毫無例外的利用權力之便吸過血氣。

2021 年 1 月 7 日

雖然她們是趙嬋琳的人,千信還是直接將她們剔除在執法隊之外。自己都站不正,怎麼監管別人?

千信將她們叫到面前訓斥道:「相對那些被脅迫的人來說,你們是自主作惡,更應受到處罰。念在你們還要替趙嬋琳做事,先不罰你們。若你們以後不規矩做事,數罪併罰,直接處死。明白了嗎?」

「謝公子饒命!」六名女子嚇得臉色灰敗,被帶了下去。

一上午的調查,終於收集完了現場所有人的舉報。

趙嬋琳遞過記錄罪狀的玉簡,戰戰兢兢猶猶豫豫的。

這玉簡里記錄了每個人的舉報神念。這些舉報神念是無主的,等同不記名統計。其中自然就有許多趙嬋琳的罪狀。

千信看著趙嬋琳的畏縮模樣,心中暗想:「公認罪大惡極的,不會就是趙嬋琳吧?趙嬋琳現在還殺不得。我這打土豪分田地,爭取民心可就不徹底了。」

千信接過玉簡一看,果然,舉報趙嬋琳的神念特別多。至少八成的舉報神念里,都提到了趙嬋琳騙拐、毆打、囚禁、殺人……

尤其是殺人這條!落到她手裡的人命,居然就有23條。其中9人因逃跑,被她抓回來殺死。4人因反抗,被她帶人處死。剩下的人多是被她逼去陪寢老禽獸,拒不服從自殺,或者不堪羞辱而自殺。

要論罪大惡極,毫無疑問,趙嬋琳該立刻拖出去槍斃五分鐘。

「趙嬋琳,你進老寒齋多久了?」千信問道。

趙嬋琳嚇得跪倒在地:「我……我16歲進來的,已經8年了。」

千信嘆了口氣:「差不多每年禍害三條人命啊!」

趙嬋琳趴在地上哭了起來:「我該死!我該死!公子饒了我吧!」

「既然你都知道你該死,我又憑什麼饒你呢?」千信拖著聲音說道。

趙嬋琳茫然的望著他。

千信拍拍她的臉:「這筆賬,我先給你記著。老實做事,我可以讓你善終。」

絕望的趙嬋琳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額頭重重的磕在地上:「謝公子饒命!」

千信統計了一遍她的罪行,詫異的問:「你為什麼不吸人血氣呢?以你的權勢,該是想吸誰的,就吸誰的吧。為什麼最後只落得五星力士的修為?」

趙嬋琳羞愧的說道:「吸人血氣要交歡……這裡沒有我看得上的人。況且我名義上是老鬼的女兒,老鬼已經張羅著要把我嫁給顧家的某個公子,我不想壞了自己名節。」

「哦!想攀高枝!我懂了!」千信點點頭。

這個女人夠狠夠辣,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從騙魚弘琛認她是女兒,到保住名節預謀高嫁……她非常聰明,很懂的利用自己的優勢,很懂得待價而沽。

千信笑了笑。懂得惜身就好,這樣的人用起來才放心。

對殺人、虐待之類的暴力行為,千信還不準備徹底追究。畢竟身處這樣的環境,隨大流就作惡了。只要是情有可原,不是本性兇殘的,都可以從輕發落。

他準備從重處罰的,是對魚弘琛最殷勤,對同門最殘暴,尤其是吸血氣最多的人。那種本性扭曲了的傢伙,一定要揪出來處理掉。他可不相信自己有把鬼變成人的本事。

千信原本以為,吸血氣最多的應該是女弟子。但讓他傻眼的是,最兇殘的一個居然是老寒齋大師兄,修為在六星武者的40多歲漢子余峰。

舉報余峰的苦主有40多人,而且男人居多。

「我靠!」千信覺得自己的三觀都快要碎了:「這個傢伙是專門挑男人下手嗎?魚弘琛的吸命術是在雙修過程中施展的,難不成這傢伙好男風?」

就在他納悶的時候,廣場中混亂起來。

這次確定了27多個公憤最大的人。趙嬋琳排名第一。其次就是余峰。此外,還有25人是靠暴力脅迫而吸取他人血氣的惡霸級人物。

趙嬋琳安排的執法隊員去抓人。這些人就不服了。

「趙嬋琳那個賤人憑什麼抓我們?」

「她才是罪大惡極的人!」

「反了!殺了趙嬋琳,讓峰哥繼承老寒齋!」

那25人有多半是余峰的手下,立刻將修為低下的執法隊員打得落花流水。

尤其是領頭的余峰,一拳打飛前來抓他的執法隊員,咆哮道:「誰敢抓我?」

余峰在老寒齋修為最高,經營時間最久,手下實力也最強,居然無人能拿下他。

「弟兄們,跟我抓了趙嬋琳那臭娘們,咱們自己管老寒齋,吃香的喝辣的!」

余峰振臂一呼,25個自知必死的男女弟子一起圍在他身邊。居然就這樣開始造反了!< 面對余峰的造反,先前還歡呼勝利的圍觀群眾,立刻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閃開,讓路!

他們第一時間就發現趙嬋琳一方很不靠譜。

趙嬋琳這邊都是修為低的人,這群人除了趙嬋琳以外,在以前都是被人欺負的料。而余峰等人修為都很高,大部分是武者,而且平時就積威頗重。

此消彼長,大家都知道該怎麼選擇。趙嬋琳沒有實力,說的話再好聽又有啥用?況且,趙嬋琳你以前禍害的人還少了?現在才要做好人,誰信你?

於是廣場上100多號人,呼啦一起鬨,就退開一個大圈,為余峰等人讓出路來。一點都沒有翻身當家做主人,捍衛勝利果實的覺悟。

千信苦笑:「果然沒打掉大幫凶,不得人心啊!」

然而更蛋疼的是,他發現余峰等人居然都不怕他。除了趙嬋琳、玉玲、林雙以及另外六個女子,居然就沒人把他當回事。

「怎麼的?還當我是病貓啊?」千信傻眼了。

千信到現在還不明白他在人類眼裡有多廢柴。

他只是藉助靈力將魂體顯形,凝為酷似實體的存在。當他靜止的時候,靈力波動非常微弱,又沒有一點血氣涌動的跡象。他在煉體士的感知里,就比死人稍微強一點點:還能動。

因此,就算趙嬋琳一直圍著他轉,也沒人把他當什麼人物。都覺得他頂多就是長得好看點的小白臉,是趙嬋琳的面首而已。

余峰等人見大勢可為,呼喝著朝趙嬋琳衝來:「趙嬋琳小賤人!以為繼承了老寒齋,就可以殺老子嗎?老子就先拿下你這個賤人,將你蹂躪而死!」


趙嬋琳臉色大變。這個余峰之前就一直垂涎她的美色,多次向魚老鬼求娶她。而她得知余峰喜歡虐女人堅決不肯。兩人由此結怨,明爭暗鬥了多年。

此時余峰要做魚死破的掙扎,而她只是五星力士,根本不是余峰的對手。

見余峰朝她撲來, 誘愛名流總裁

余峰發現千信擋在趙嬋琳面前,囂張的罵道:「小白臉,識相的就快滾開!不然老子連你也不放過。」

千信被余峰這麼喝斥,都忘記了憤怒。見過作死的,沒見過人這麼作死……

他有些無語的看著余峰。這傢伙腦袋是怎麼長的?到現在還不清楚到底誰才是控制老寒齋的人?

老子只是變得帥了一點嘛,就成了小白臉?

唉,裝b的下場就是這樣凄慘。本來以為靠容貌就可以征服世界的,沒想到最後還是要靠實力。

千信沒有動作,趙嬋琳卻嚇壞了。她在後面抓住千信幻化出來的衣衫,哀求道:「公子,救我!他是六星武者!」

千信這才回過神來。也對,這裡除了自己,還真沒人能收拾得了余峰。

於是他抬手給了余峰一記淬魂術。

余峰立刻倒在地上抽搐起來,滾來滾去的說著夢話,如同做噩夢一般。此時,淬魂術正在將他的意識剝離身體。

「啊?」

所有人都驚呆了。最厲害的余峰大師兄,居然被這個看上去沒有一點血氣的年輕人一招丟翻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先前趁機鬧事的人,突然覺得這形勢不太妙。峰哥一個照面就被丟翻了,那我們……

千信身形狂閃,留下一串幻影。等他回到原地的時候,那25個跟著余峰作亂的傢伙,都躺在地上打滾了。每個人都中了一招淬魂術。

「自作孽,不可活!」

千信搖搖頭。

看了一眼倒在面前的一堆人,千信從劍體里吸收了一股靈力,激活才學的「吸命術」。

在這段時間裡,他已經根據魚弘琛在玉簡中所述,將吸命術從「雙修術」里分離出來,改回原本的樣子。

反正這些人都該死,殺了他們還浪費了一身血氣。不如廢物利用,將他們的血氣吸收起來。嗯,顧湄那個丫頭耽誤了修鍊時間,正好用這些血氣給她補上。

魚弘琛將吸命術隱藏在雙修術里,就不得不削弱其威能。如今千信將其分離出來,威能大幅提升。

只用了一分鐘不到,就將余峰的血氣吸收乾淨。

武者階段,血氣主要積累在經脈和骨膜,在千信吸收其血氣的時候,余峰不住的抽搐痙攣。

這劇烈的疼痛,使其當場就昏死過去。

由此可見生生吸收人的血氣,會有多折磨人。魚弘琛的邪惡雙修術,雖然只吸收人兩成的血氣,同樣會造成極大的痛苦。也難怪這些人如此痛恨他了。

花了約半小時,將剩下25人的血氣吸收乾淨。

看著半死不活的26人,千信揮揮手:「給他們一個痛快!」

執法隊員都是修為低下的人,先前在老寒齋飽受欺凌。剛才又被拚命反抗的余峰一眾所傷,舊恨新仇,早就讓她們一肚子火。現在有千信撐腰,她們立刻一擁而上,將26人拖到高台一劍斃命。

廣場上的人看得渾身直抖。這才明白,原來趙嬋琳有高手幫忙。先前那個小白臉一樣的傢伙,才是趙嬋琳的靠山!


千信對這群「勞苦大眾」剛才的表現很不滿意,覺得還是應該再給他們一些警告,於是不得不耗費靈力對所有人傳音:「從今以後,只有問罪之人,才可以剝奪血氣。而且剝奪血氣之事,唯有我可以實行。其他人若有僭越,定將重處!」

「多謝公子!」活下來的眾人大喜,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多謝公子」,全場人都跟著喊了起來。雖然誰也不知道這個「公子」是誰。

有的人還以為千信是顧家派來的人呢。

「老子當然英明了,老子連你們終身大事都考慮好了!」

千信嘀咕著,又對眾人傳音:「你們可以在莊園內挑選道侶,學正規的雙修術!一人只能選一個道侶,只要兩情相悅,確定了人選,就找執法隊的人登記。道侶一經確定,十年內不得更改。解除道侶關係,必須得雙方自願。如有為非作歹者,定有重處!至於具體有什麼處罰,稍後會由趙嬋琳公布。」

說完,千信就將細則傳音給趙嬋琳,讓她安排人去頒布。

出乎千信的預料,全場居然沒人歡呼。

分老婆誒!你們一點都不激動?千信感到自己一番好意被狗叼走了。

趙嬋琳等人也大惑不解,交換了一下眼神,趙嬋琳來到千信面前:「公子此舉,有何深意呢?」

千信甩甩手說道:「莊園里的人以前人人自危互相迫害,留下的仇怨太多。反正大家都不清白,不如湊合著過日子。有道侶之情化解仇恨,想必以後的莊園會安靜一點吧。」

「那……我們隨便選誰都可以嗎?」趙嬋琳、玉玲、林雙三人一起說道。

極品小中醫 ,翻了一下白眼,對她們說道:「除了我,你們愛選誰就選誰。」

三人立刻眼觀鼻鼻觀心,作淡定狀。

現在有美女投懷送抱,千信卻很鬱悶。如今他的魂體,摟著美女就如同左手牽右手,啥感覺都沒有。

唉,魂體就是那麼悲劇呀!

看著奔忙的眾人,千信蛋疼的皺著眉頭。

莊園里的情況,暫時是穩定了下來。接著,就該是去接顧湄了。

千信原本想的是直接半路劫人。但目前有了這個莊園的人做籌碼,他完全可以和顧家討價還價了。

能夠讓顧湄沒有危險的得到自由,那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尋思了一會兒,他招來趙嬋琳:「現在,你可以去顧家報喪了。你可以代表整個莊園的人,向顧家宣誓效忠,以此來換取他們對你的承認。當然,能證明你身份的那些證據,你也別忘了帶上。」

「公子……那你能得到什麼?」


趙嬋琳並不相信千信幹掉老禽獸只為讓她繼承莊園。

千信仰著頭,想著那個蠢萌蠢萌的丫頭,突然笑了:「我要顧湄。」

「她?」

趙嬋琳身體一震,眼睛閃出異樣的神采。她終於明白,這個「公子」鳩佔鵲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顧湄只是顧家一個丫鬟的女兒,值得他那麼惦記嗎?趙嬋琳心裡突然堵了一團亂麻,隱隱有悵然若失的感覺。好像本來該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突然搶走了。

但是,老禽獸已經死了,顧家還會願意讓顧湄來這個莊園嗎?

「公子, 絕品高手 。」

趙嬋琳才繼承莊園,雖然是二號人物。卻也不想有個「后媽」。

千信臉上的笑意消失了:「我不是讓顧湄以魚弘琛遺孀身份來這裡。我不想讓她的名聲有絲毫的污損,哪怕是名義上與魚弘琛有任何關聯都不可以。」

「那你準備怎麼做呢?」

趙嬋琳喉嚨里好似梗著一根刺,想爭辯,又說不出口。

千信眼裡閃動狂熱的神情:「顧家既然樂意拿她來聯姻,那肯定也會找下一個娶她的人。你就順便替我求聘顧湄好了。至於我的身份,你就說我是你的表弟吧。嗯,就說我去試劍鎮回來的路上與顧湄相遇,正好對她一往情深。」

「表弟……」

趙嬋琳感覺渾身的血都凍住了。她對千信做她的表弟很抵觸。雖然表姐弟成婚的也有,但總是多了太多隔閡。本來她在老寒齋是二號人物,如果千信娶了別人,那她就直接降為三號。要是自己成了他的表姐,甚至可能被嫁出去。

怎麼算都虧大了!

野心勃勃的她,曾經也想過嫁給顧家的什麼公子。但私生女的身份,使得她很難得到顧家才俊的青睞。至於那些普通的顧家子弟……現在她自己掌管一個莊園多自在的,可不想嫁給那種沒出息的大家族子弟天天受氣……

雖然才與千信相遇一天,但這個男人無論是俊秀的外表還是自身的實力,都讓她心動。尤其是他那傲視天下,又不失人情味,甚至偶爾還有點純真發獃的神情,讓她格外著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