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就這樣,眨眼間的功夫,庄橋已經測試了幾百塊原石,毫無反應。

2021 年 10 月 26 日

玄清門門主臉色鐵青,有種不好的預感。

太乙宗等人,似乎也有相同的預感。

說不出來,到底哪裏出現了問題。

柳無邪的確當着他們的面,切割出來五十縷鴻蒙紫氣,絕對不是假的。

他念咒語的樣子,眾人也盡收眼底。

賣給玄清門的時候,也是一臉痛苦之色。

柳無邪等人回到朱雀星,迅速踏入傳送陣。

「無邪,到底咒語是什麼?」

事已至此,天龍宗長老就算埋怨柳無邪也沒用了,只想知道,咒語到底是什麼。

「咒語?什麼咒語?」

柳無邪一臉無辜的樣子,聳了聳肩,哪有什麼咒語。

周圍那些長老一個個面面相覷,徹底被柳無邪搞糊塗了。

「就是你剛才賣給玄清門的咒語啊!」

又是一尊長老站起來,朝柳無邪問道。

「你們想知道嗎?」

柳無邪笑吟吟的說道。

「這門咒語太珍貴了,我們只是好奇而已,還是不要告訴我們了。」

好幾名長老阻止柳無邪,讓他不要說,賣了就賣了,天龍宗現在發展勢頭極好,不在乎這點。

「別,你們要是想知道,我告訴你們便是。」

柳無邪捂著肚子,快要憋不住了,裝的太辛苦了。

大家也看出來了,柳無邪出來之後,一直強忍着笑意。

「不能說,以防隔牆有耳!」

諸葛明出現在眾人面前,一股澎湃的窺天之勢,橫掃而出。

終於順利突破到窺天境。

「讓他說!」

華飛羽陰沉着臉,他對自己這個弟子,太了解不過了。

一場拍賣會,坑死丹神宗不算,還坑苦了太乙宗,坑哭了玄清門。

聽到宗主這樣說,大家一臉好奇之色看過來。

沐天黎等人也是一臉希冀之色,想要知道,咒語到底是什麼。

「你個大傻.逼,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柳無邪當眾爆了粗口,惹來很多憤怒之聲。

「柳無邪,你怎麼罵人。」

好幾名天龍宗長老站起來,柳無邪不告訴他們也無妨,為何要罵他們。

「這就是咒語啊!」

柳無邪攤了攤手。

「你不會告訴我們,你告訴庄橋的咒語就是這個。」

孫孝聽出話語中的意思,朝小師弟問道。

「那你以為呢?」

柳無邪白了孫孝一眼,這麼多年,他什麼時候吃過虧。

足足沉默了十秒鐘,整個傳送陣,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哈哈哈……」

眾人笑的前仰後合,笑的肚子都要抽筋了。

連華飛羽都忍不住乾笑幾聲,被自己這個弟子徹底逗樂了。

「柳無邪,你太壞了!」

一名長老豎起了大拇指,柳無邪這一招簡直是太狠了。

「我不行了,笑的我渾身都疼。」

天道會這邊笑的都抽筋了,阿奇爾聽到這門咒語,也是一臉懵逼,很快反應過了。

「妙啊,實在是妙啊!」

此刻回想起來,不少人拍手叫好,柳無邪這一招,簡直是妙到毫巔。

不僅賺取了大量的星晶,還坑了一把玄清門。

「太乙宗花費這麼多星晶,通過迂迴的方式,讓玄清門來購買咒語,我現在很想知道,庄橋說出咒語時的樣子。」

得知事情始末,諸葛明笑的前仰後合,臉上多出好幾道褶子。

他們猜的沒錯,此刻的庄橋,憋屈無比。

他已經買到十幾塊原石,切割之後,一縷鴻蒙之氣都沒有。

聚集在四周那些人滿頭霧水,庄橋在搞什麼鬼,你不是有咒語嗎,怎麼不能切割出來鴻蒙紫氣。

「庄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玄清門門主終於忍不住了,朝庄橋問道。

「我也不知道,咒語我一字不差的念出來,為何結果是這樣。」

庄橋堂堂巔峰窺天境,此刻竟然像是孩子一樣,一臉的委屈。

「咒語是什麼?」

玄清門門主出言問道。

「你這個大傻.逼,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庄橋附耳過來,以免被人聽到。青鳥飛魚開始蹙眉思索起來,半晌后搖搖頭:

「沒聽說過。」

「你呢?」林洛看了一眼天火。

後者早就被林洛搞得有心理陰影了,都不敢直視他,搖頭道:

「老大,沒有聽說過。」

幾人對視一眼,最後天水走出來道:

「林隊,我好像聽說過這個人。」

《這個箭神有億點強》第一三三章:是的,我很有錢 馬車在辰王府前停下。

值夜的家丁,開門才迎上前,尚未來得及問安,便見蕭奕辰已經抱着黎素,從車上一躍而下。

馬車之內,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味順着空氣瀰漫而開。

蕭奕辰抱着黎素,一路匆匆,一邊往自己院中狂奔,一邊還不忘高聲叮囑:「去請府醫來!」

蕭奕辰前腳將黎素放在榻上,後腳府醫便趕到了。

那根利箭依舊扎在黎素的心口,鮮血還在不住向外涌動。

黎素的面色蒼白閉着雙眼,唇瓣失去了血色,呈現藕青之色。

府醫匆匆上前為她號了脈,面色也凝重起來。

「怎麼樣?」眼看府醫如此,蕭奕辰匆忙問道。

府醫擰著眉頭,面露為難之色,卻久久未曾回話。

蕭奕辰心中本就煩躁不安,瞧到府醫這副樣子,更是惱怒不已:「說話啊!」

「王爺。」哪知道,府醫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為難地抬起眼望着蕭奕辰,眉頭緊皺,「是屬下無能。這箭上有劇毒啊。」

聞言,蕭奕辰向後退了兩步,好在身後家丁及時扶住,才不至於跌倒。

他盯着府醫唇角抽搐了兩下,心口發悶,呼吸逐漸濃重起來:「劇毒?你能解嗎?」

府醫大著膽子抬起眼,望着蕭奕辰,緩緩搖頭:「屬下無能。此毒恐怕要醫術高明之人才能解。」

蕭奕辰閉着雙眼,做了幾個深長的呼吸,才算是堪堪穩住了情緒。

他再度睜開眼,猛地望向府醫,沉聲道:「先為她拔劍。解毒之事本王來想法子。」

府醫膽戰心驚地睨了睨蕭奕辰,見他已經打定主意,這才匆匆上前吩咐徒弟準備好一切,為黎素拔劍。

蕭奕辰站在榻邊雙眼緊蹙,盯着黎素蒼白的面頰,耳邊還迴響着府醫的話。

那箭上怎麼會有劇毒呢?

方才那個黑衣人的言語之中,似乎恨透了尚書府。若是真的如此,他定然想要置黎素於死地。

劇毒……劇毒……

蕭奕辰心下煩躁不寧,還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卻見眼前一道血柱猛地噴射而出。

鮮紅的血液,向上噴涌落在潔白的床單上。

榻上的黎素身子抽動兩下,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音,雙眼輕閉,再度昏迷不醒。

「黎素。」蕭奕辰幾步衝上前,握住黎素的手腕,緊張地盯着她,高聲道,「黎素!」

黎素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王爺。」府醫拱手行禮,打量了兩眼黎素,又小心翼翼地睨了睨蕭奕辰,「這箭只沒入皮下三寸,黎小姐性命暫時無憂。可若是不能及時解毒,恐怕還是……」

蕭奕辰抬手,打斷了府醫的話頭,依舊凝視着黎素,緩緩點頭:「先去開藥吧。」

府醫無奈搖頭,又瞥了兩眼黎素,隨着家丁快步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