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就象剛纔,一輛外型極爲炫酷、橘紅色的瑪莎拉蒂mc12就從齊格的寶馬x1身邊呼嘯而過,根據齊格的目測,時速至少達到了兩百多公里!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一千兩百萬的超跑! 悠閒小農女 酷!”張玉目光炯炯地看着那輛超跑迅速消失在了視野中。

“是很酷,這麼快的速度,鑽到大貨車底下會更酷!”齊格回了張玉一句。在高速路上飆車,不是害死別人就是害死自己,這種人還是早死早超生的好。

“齊叔叔!被你說中了!”張玉瞪大了眼睛指向了車窗外,前面幾百米處,那輛瑪莎拉蒂mc12果然鑽進了一輛大貨車的屁股後面,因爲車身太低,幾乎整個都鑽了進去。 億萬總裁 百里柔:「澤兒,你那弟弟回來嗎?這麼多年信也不來一封。」

慕容煜(安撫她)「肯定會回來的,別多想了。」

雪珊:「母后,二哥一定會回來的。」

澤:「我和雪兒在楚國京城的白府就已經吩咐暗衛去找了,也沒傳來消息」

【楚國銀山縣的小村子里】

辰(看著黑衣人)「你是什麼人?」

暗一:「你可以辰國辰王,慕容辰嗎?」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辰:「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暗一:「屬下是辰國國主的暗衛,奉命前來迎辰王回宮。」

辰:「你回去告訴皇兄,我還沒找到雪兒,我不回去。」

暗一:「辰王,主子已經找到公主了,這個時候應該回辰國了。」

辰:「當真?皇兄當真找到雪兒了?」

暗一:「回辰王,主子已經找到人了,屬下見過小姐。」

辰:「那你去備馬,我回房拿給雪兒準備好的禮物。」

暗一:「是,殿下。」(進城去準備馬匹)

辰(起身回到房裡,從不起眼的地方拿出一個錦盒,打開看著裡面躺著的一套紅玉首飾)「雪兒應該會喜歡的。」

暗一(準備好馬匹在院子外等候)

辰(合上錦盒收好,離開房裡出了院子)「啟程吧」

暗一:「是,主子」(翻身上馬,跟在一側)

辰(翻身上馬)「走吧,趕緊回去,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我們家的小公主了。」(勾唇一笑,策馬飛奔)

【辰國皇宮】

百里柔:「找不到就算了,他有心想回來就回來,不回來就算了。」

慕容煜:「肯定會回來的,乖,先回內室睡會吧,不然身子吃不消。」

百里柔:「好,我聽你的」(慢慢回了內室)

慕容煜:「澤兒,你妹妹都有夫婿了,你什麼時候給娶個兒媳婦回來。」

澤:「父皇,兒臣還有奏摺要處理(想要跑)」

慕容煜:「讓你娶個媳婦是要你命啊?」

澤:「父皇,主要是兒臣沒有遇上喜歡的人。再說了,您不也是娶的心上人嗎?」

雪珊:「父皇,兒臣先回房了。」

慕容煜:「好,去吧,別忘了過來你母后這邊用午膳。」

雪珊:「是,父皇」(行禮,退了出去,帶著宮女,趕緊回自己的寢宮,外面太熱了)

澤:「兒臣還沒遇上心上人,所以暫時不會成親的,奏摺父皇就幫個忙吧」(說完趕緊跑走了不想被抓回去批奏摺)

慕容煜(看到自家兒子跑走的身影,勾唇輕笑)「臭小子」(走進內室,給自家夫人蓋上毯子吩咐人不要打擾她休息,離開寢宮去御書房)

辰(和暗衛一道快馬加鞭出了城)「我們速度快些爭取今日就回去。」

暗衛:「應該可以。」

辰:「那就快走吧」

【御書房】

慕容煜(坐到桌案后打開奏摺處理)「寫的都是寫什麼東西?來人」

侍衛:「陛下。」

慕容煜:「把這些都給扔回去,寫的都是些什麼東西,讓他們重寫,寫不清楚就不用寫了,朕可沒那麼多時間看他們寫的這些東西。」

侍衛:「是,陛下」(去收拾奏摺)

慕容煜(站起身離開御書房回自家夫人的寢宮)

侍衛(收拾完奏摺送走)

慕容煜(回到自家夫人寢宮陪著她)

百里柔:「去哪裡了?」

慕容煜:「兒子跑了,讓我去處理奏摺。」

百里柔:「這麼快?」

慕容煜:「他們寫的亂七八糟的,我讓人送回去了」

百里柔:「好吧。」

慕容煜:「乖,趕緊休息吧,身子要緊。」

百里柔:「睡不著。」

慕容煜:「我陪你休息」

百里柔:「好」

慕容煜(脫了外衣和靴子躺在她身邊拿了扇子給她扇風)「睡吧」

百里柔(閉上眼睡著)

辰(和暗衛回到辰國)「帶路吧」

暗衛:「是」(帶王爺前往皇宮)

辰(跟著)

【皇宮外】

暗衛(出示了令牌)

侍衛:「大人,請。」

暗衛:「爺,您先請」

辰(點頭走了進去)「你家主子現在在什麼地方。」

暗衛:「應該在他寢宮。」

辰:「帶路吧」

暗衛:「是」

【甘泉宮】

暗衛(敲門)「主子」

澤:「進來」

暗衛(推開門走進去)「主子,辰王已經找到。」

澤(坐起身)「他人呢」

暗衛:「在門外」

澤:「趕緊讓人進來啊!」

暗衛:「是,主子」(退了出去)

辰(走了進去)

澤:「回來就好」(看著自家弟弟)

辰:「哥,小妹呢?」(四處看了看)

澤:「在她寢宮」

辰:「快帶我去」

澤:「急什麼?小妹又跑不了。」

辰:「我很久沒有見到小妹了。」

澤:「天氣熱,先坐下喝杯水,再說(把人按到椅子上)來人,上茶」

宮女(端來茶水擺放在桌上,退了出去)

澤(倒了一杯水遞給他)「喝口水」

辰(接過喝水)

澤:「你倒好,回來不先去拜見父皇母后,先去見妹妹。」

辰:「父皇母后回來了?不是去遊山玩水了嗎?」

澤:「應該是得知我找回雪兒了,所以就回來了。」

辰:「晚會再去吧,哥你趕緊帶我去見雪兒啊」

澤:「走吧,我怕你了」(帶他去冰泉宮)

辰(跟著)

澤(帶他到了冰泉宮外敲門)

雪珊:「進來」(躺在軟榻上不想動)

澤(推開門走進去,看到人)「你這樣子讓母后看到會說的。」

雪珊:「我熱,不想動,王兄有事嗎?」

澤:「有人要見你,你見不見?」

雪珊(急忙坐起身)「是天佑哥來了嗎?」

澤(讓到一旁)

辰:「天佑哥是誰啊?」

雪珊(看到人)「你是?」

澤:「這是你二哥。」

雪珊(站起身)「見過哥哥」(行禮)

辰:「終於見到你了,我們是兄妹,不需要這樣」(拿出錦盒遞給她)

雪珊(接過)「知道了二哥」

辰:「這是二哥送你的見面禮,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雪珊(打開盒子看到裡面的首飾)「好漂亮,謝謝二哥」

辰:「這是紅玉首飾,這是二哥好不容易找到的紅玉讓人打造的」

雪珊:「謝謝二哥」

辰:「那可以說說天佑哥是誰?」

澤:「你未來的妹夫」

辰:「不是那個楚國的那國主嗎?換人了?」

澤:「沒有,他在找他母后的時候用的化名叫楚天佑,雪兒奉她養母的遺命扈隨了三年也就叫習慣了。」

辰:「想娶我妹妹哪有那麼容易,哥你真是的,不考驗一番就答應。」

澤:「這樣吧,下個月你就同我一起去楚國,到時見了你去考驗。」

雪珊:「哥,我也要去。」

澤:「好,帶上我們家的小公主好不好。」

雪珊:「哥哥們都坐吧別站著了,春雨,上茶,再端些冰過的水果」

春雨:「是,公主。」

澤(坐在一旁)「雪兒,你遠嫁楚國到時候就讓春雨她們當陪嫁丫鬟和你一道去楚國。」

雪珊:「我還正想和哥哥你說呢,我習慣她們伺候我了,換了別人也不習慣。」

【夜晚】

慕容煜(給自家夫人綰好發)「好了,我們去外室等他們來」(扶著她到了外室讓她坐下)

百里柔:「好,爺,我們在宮裡住一段日子再去遊山玩水吧,看著澤兒成親了我也就放心了,辰兒找不到就算了,能看到澤兒成親我死也瞑目了。」

慕容煜:「不許胡說八道」

百里柔:「我不說了。」

【鳳鸞宮外】

澤:「趕緊走了,父皇母后應該等急了。」

辰(跟著)

雪珊(到了門外)「勞煩通報一聲」

宮女:「是,公主(走進去)陛下,娘娘,國主和公主他們到了」

慕容煜:「讓他們進來吧,傳膳。」

宮女:「是,陛下。」(退了出去)

澤(拖著自家二弟走進鳳鸞宮)「父皇母后」

慕容煜「坐吧」

雪珊:「女兒拜見父皇母后」

百里柔:「雪兒快坐吧」

雪珊:「謝母后」(用力推了自家二哥一把,躲到自家大哥身後)

辰:「臭丫頭」

澤:「母后,您看,二弟他回來了。」

百里柔(看到人激動的站起身)「爺,我是不是看錯了」

慕容煜(站起身扶著她)「慢點,你沒看錯,是辰兒」

百里柔:「辰兒,我的辰兒終於回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