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尤其是賀章,更是高興的手舞足蹈。可待眾人品評一番后,卻不由得側目看向陳雪薇。

2021 年 1 月 4 日

這時只見,陳雪薇因為之前太過火大,竟不自覺的將盤子里蟹R戳的破碎不堪。之前夾的一些菜,也疊放在一起,顯然沒有了再動碗筷的意思。

而這一切,可不正對應那句,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嗎?!

陳雪薇當即面色漲紅,恨不得當即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過此時,在場的眾人已經沒人去關注她了。隨後眾人便又將視線落到那首詩上,賀章更是搖頭晃腦,反覆誦讀,滿足之意,溢於言表。

並且,這才是真正的應情應景,諷刺了陳家大小姐,當真字字如刀!

可就在這時,只聽一陣吵嚷聲,忽然從外面傳了進來。

在場的眾人一愣,唯有陳雪薇瞬間面色一喜,隨即猛的抬頭,狀似無意的開口說道:

「怎麼了?外面怎麼那麼吵?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聞言,眾人趕忙走到窗邊,順著臨街的窗戶往外看……隨即只見,一位身著粗衣的中年婦人,此時竟堵著天香閣門口,扯脖子的大罵道:

「……天殺的呀,怎麼能這麼狠毒啊?斷了我兒的路不算,還廢了我兒的腿,讓他成了殘廢……嗚嗚……葉夕瑤,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面,今天你要是給我們娘倆一個交代,我就一頭撞死在這裡啊……

嗚嗚……個該遭雷劈的……葉夕瑤,你出來!出來……」

那婦人一邊罵,一邊哭嚎,尖利的嗓音瞬間吸引了大街上過往的行人。一時間,整個天香閣門口,頓時被圍得水泄不通。

而且,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中年婦人謾罵的人,竟然是葉夕瑤。

所以當下,站在二樓順窗而望的眾人頓時愣住了。隨即紛紛轉頭看向始作俑者葉夕瑤。

而賀章更是瞬間眉頭緊皺,沉聲道:「大街之上,公然謾罵,言行於潑婦無異!不過……這婦人好像是沖著葉姑娘來的,葉姑娘可知是何事,與那婦人產生了矛盾?」

賀章是個老學究,更是個直脾氣。要不然,剛剛他也不會當眾給陳雪薇沒臉。可聞言,沒等葉夕瑤說話,一旁的陳雪薇便狀似擔憂的C口道: 「聽剛剛那婦人話里的意思,好像是來討理的。

不過這大庭廣眾的,怎可如此謾罵?

而且,我相信葉姑娘也並非狠毒之人,此間必有誤會……」

賀章沒聽出陳雪薇的言外之意,倒也點了點頭,道:

「想必定是如此,此等潑婦,葉姑娘怎會和她沾染?定然是污衊無疑!」

和陳雪薇不同,賀章是真心相信葉夕瑤,覺得那潑婦就是沒事找事來的。可其他人卻並非這麼想,尤其是樓下不明就裡,圍觀的百姓。一聽被謾罵者是葉夕瑤,更是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這時,天香閣的掌柜苦著臉,急匆匆的走上來,道:

「陳大小姐,門口來了惡婦,污言穢語,實在難以入耳。可她就堵著我們酒樓門口,這也……所以陳大小姐您看,是不是您出面,下去看看?」

天香閣身為金翼府有名的酒樓,也是要名聲的。如今被一個惡婦堵門,不管罵的是誰,影響都不好。傳出去,保不準被同行笑破肚皮。

而待話音一落,這掌柜更是微微側頭看了葉夕瑤一眼,雖然沒說什麼,但欲言又止的模樣,不言自明。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再次落到葉夕瑤身上。見此情形,陳雪薇瞬間低頭,嘴角再剋制不住的輕輕勾起,可待抬頭的瞬間,卻猛的神情一斂,狀似憤怒的對那天香閣的掌柜,喝道:

「崔掌柜,你這話何意?你都說是惡婦了,那還問我做什麼?難不成,你這天香閣,連這等小事都處理不好?那惡婦既然口出惡語,污衊葉姑娘,便直接打出去好了,你倒好,還特意跑上來說一聲……難道崔掌柜是想讓我去打?還是讓人看葉姑娘的笑話?」

崔掌柜被罵的心裡發苦。

高冷總裁來來來 若罵的是尋常人,他當然早就讓人把那惡婦轟走了。可人家罵的是葉夕瑤,他敢嗎?

要知道,葉夕瑤可是尊者天驕,全金翼府,甚至全晏國的驕傲。她一個惡婦堵門謾罵,這種事若是不說明白,這不是給葉天嬌臉上抹黑嗎?

崔掌柜沒那麼蠢,這才特意說一聲。結果沒想到……算了,這話他是傳到了,既然如此,那也無話可說。

崔掌柜自認也是仁至義盡了,隨後轉身欲走,可就在這時,葉夕瑤卻叫住了他。

「崔掌柜留步。」

崔掌柜腳下一頓,而這時,陳雪薇卻忍不住拉著葉夕瑤的手,低聲勸道:

「葉姑娘,那惡婦行徑粗鄙,滿口胡言,直接讓崔掌柜打出去便是了。葉姑娘又何必理會呢?壞了興緻也就罷了,若是在意,免不得受些火氣,何必呢?」

陳雪薇狀似好心,聞言,葉夕瑤不禁側眸瞥了她一眼,道:

「陳大小姐都說了,那惡婦是胡言,我又有何火氣可受?再說,人家難得來一趟,又罵了這麼久,總歸要給些面子,下去看看吧!」

說罷,葉夕瑤也不理會陳雪薇,隨即便示意崔掌柜,一同下樓看看。

花好孕圓:少爺,偷偷預借你的種 而眼見著葉夕瑤離開,站在原地的陳雪薇眼底瞬間劃過一抹得意,隨後也快步跟了過去。 當葉夕瑤一行來到天香閣門口的時候,周圍的百姓已然圍得里三層外三層了。

那中年婦人更是直接撒潑一般,坐靠在天香閣的門檻上,一邊捶打著門檻,一邊哭嚎。

「個喪天良的呀……葉夕瑤,你還我兒的腿呀!我都這麼大年歲了,就這麼一個兒子,還被你毀了……

嗚嗚……還什麼尊者天驕,我呸!怎麼就這麼狠毒啊……」

這中年婦人也算哭嚎出了新境界。

而就在她旁邊,果然拖著一輛破舊的平板車,上面歪歪的躺著一個年輕人。

那年輕人臉色灰白,身形消瘦。待一細看,果然發現,他的右腿,有些詭異的扭曲。

所以當下,原本還有些不相信的百姓,頓時低聲議論了起來。

「哎呦,這腿正的折了呀……」

「可不嘛,看著挺嚴重啊……說是兇手是葉夕瑤?」

「葉天嬌啊……哎呦,怎麼是她呀?」

「誰說不是呢!前幾天聽人說,那葉夕瑤狂妄的很,可是個厲害的主兒,一言不合,上手就大人!當然我還不信呢,嘖嘖……」

「是啊。要真是這樣,還真是夠……之前還以為是個好的……」

「就是。聽說還是葛掌院親自請回來的。沒想到請回來一個煞星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聲音不算大,卻也不算小。並且隱隱有向外蔓延的趨勢。

見此情形,那中年婦人叫的更起勁了。當下啪啪啪將天香閣的門檻拍的亂響,同時扯脖子嚎道:

「天殺的葉夕瑤,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面,你出來!給我出來呀——」

「我出來了,你要如何?」

那中年婦人嚎的正起勁兒,忽然被一道清冷悅耳的嗓音打斷了。中年婦人一愣,反S性的抬頭一看,隨即便看到一位身著素裙,薄紗遮面的漂亮姑娘,站在自己的身後。

中年婦人的臉上有片刻怔忪。隨後起身上下打量了葉夕瑤一番,然後抬手一抹頭上披散下來的亂髮,梗著脖子叫道:

「你,你誰啊?」

「那你剛剛罵的是誰啊?」

「我罵的是葉夕瑤!」

「呵,你就是葉夕瑤!」

葉夕瑤的臉上始終沒有一絲波動,平靜的聲音,更是聽不出一絲喜怒。

那中年婦人不懂什麼是氣勢,但卻沒由來的被葉夕瑤壓了半頭。

可轉念一想對方答應的好處。那中年婦人便瞬間回過神來,當下惡向膽邊生,破口大罵道:

「好你個天殺的賤人!原來你就是那個害了我兒子的葉夕瑤呀!還什麼尊者天驕,我呸!你害的我兒子成了廢人,今天我就和你拼了!」

說著,那中年婦人便忽然如同發瘋一般,猛的向葉夕瑤撲了過去。

在場的眾人也沒想到,這中年婦人竟然會如此,頓時反應不及,都有些愣住了。

可就在這時,卻見葉夕瑤忽然冷笑一聲,接著就在那中年婦人靠近的瞬間,抬腿就是一腳!

那中年婦人再威猛,也不過是尋常人。就算葉夕瑤沒用力,也被瞬間踹個仰倒,一下子摔了出去。 「啊——」

中年婦人一聲慘叫,整個人頓時成了翻殼的王八。

當下,這中年婦人便不幹了。

心知自己不是葉夕瑤的對手,隨即瞬間發揮潑婦本色,躺在地上打滾的哭嚎道:

「哎喲,打人啦!尊者天驕打人了!

這天殺的賤人啊,怎麼能這樣啊?還有沒有天理啊,害了我兒子,如今又想打死我呀……大伙兒可得給我做主呀……」

不管之前這中年婦人如何,剛剛葉夕瑤那一腳,卻是真真切切的。

所以當下,別說是圍觀的百姓,便是之前一直力挺葉夕瑤的賀章,也不禁微微皺起眉。

因為聖靈大陸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修鍊者不能輕易對尋常人動手。

可眼下葉夕瑤竟然……

賀章和一些眼中浮起一抹不贊同,卻也沒多言。而站在後面的陳雪薇,卻是忍不住眼底閃過一抹興奮的笑容。

好,死勁的打!

你葉夕瑤如今越是厲害,明天就越是寸步難行!

真以為自己是尊者天驕就了不起嗎?敢和我陳雪薇作對,將來必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這裡,陳雪薇不由得紅唇一抿。

而與此同時,葉夕瑤這一腳下去,就彷彿捅了馬蜂窩一般,瞬間亂的套。

中年婦人當街打滾,圍觀百姓也有看不過眼的,跳出來就公然聲討……

可面對著一眾千夫所指,葉夕瑤卻始終神色淡然。隨後更是看都不看那打滾的婦人,便直接邁步向著那平板車走去。

見此情形,那中年婦人大驚。瞬間從地上一躍而起,扯脖子叫道:

「你要幹啥?我告訴你,你要給敢再碰我兒子一根汗毛,我,我就和你拚命!」

葉夕瑤瞥了那中年婦人一眼,隨即冷哼一聲,道:「你拼的過嗎?」

「你……」中年婦人一噎。到時候旁邊有人看不慣了,站出來喝道:

「葉夕瑤,你不能太過分了!雖然你是尊者天驕,可也不能動手打人呀?」

「是啊是啊!怎麼能打人呢?」

「就是!他兒子都被你打成這樣了,你可不能再過分了……」

眾人再次群起而攻之。葉夕瑤瞬間眸光一閃,同時冷聲道:

「我今天就是過分了,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一反之前的平淡,此時的葉夕瑤渾身冰冷,雙目如刀,瞬間便讓在場的所有人,噤若寒蟬!

尤其是那中年婦人,更是忍不住後退一步,整個人差點兒被嚇得坐在地上!

一時間,原本吵嚷的天香閣門口,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時,葉夕瑤鳳眸微轉,掃了眾人一眼,接著邁步來到平板車前。可待看清那躺在車上的年輕人,葉夕瑤卻不禁微微一愣。

呵,還真是熟人!

原來,這年輕人竟是當初葉夕瑤在參加踏靈碑,進入靈碑石壁后,因為口出穢語,占葉夕瑤便宜,而被葉夕瑤一把扔到通往第三階小徑外的那個下流年輕人!

不過葉夕瑤記得很清楚。自己當初確實將他打出靈碑石壁,可在離開靈碑石壁后,自己都沒有見過的他,那他的腿…… 葉夕瑤有片刻的怔忪。

但隨後想起某種可能,瞬間恍然。

接著葉夕瑤似有若無的轉頭,瞥了站在後面的陳雪薇一眼。

原本暗自得意的陳雪薇,頓時被葉夕瑤那一雙彷彿看透世事的雙眼,盯的發毛。

當下忍不住扯了下嘴角,問道:

「葉……葉姑娘看我做什麼?」

葉夕瑤一笑:「沒什麼。就是忽然覺得,陳大小姐今天請客的地方真的不錯,倒是被這婦人摸得一清二楚。」

陳雪薇瞬間瞳孔一縮,而在場少數一些心思剔透的,不禁眼神微動,心裡有了揣測。

陳雪薇心中頓時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可隨後不等她說話,葉夕瑤便已然轉過身,然後直接看向那平板車的年輕人。

此時那年輕人正閉著眼裝死。

葉夕瑤瞬間冷哼一聲,接著伸手一把抓起他的頭髮,然後用力的向後一扯。

「啊——」

裝死不成,年輕人瞬間發出一聲慘叫,隨即睜開眼。而那中年婦人一看葉夕瑤竟然向自己兒子下手,頓時猶如瘋了一樣,作勢就要撲過來。

可就在這時,楊春娣卻猛的從人群中衝過來,然後一把將那婦人攔了下來。

中年婦人過不來,當下急的大吼:

「你,你要幹什麼?告訴你,放了我兒子!要不然我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葉夕瑤瞥了她一眼,然後便眸光一轉,看向被自己硬生生揪醒的年輕人,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