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黑卯足勁狂沖,李默雙手狂揮,貫神槍、血靈刀和霸王斬都呼嘯而出,趁著石人冒出頭的剎那空隙,將其斬殺。

2021 年 1 月 4 日

石人並非不強,即使沒有什麼功法,空有一身蠻力,但到底也是天王級的戰力,而且輪迴碑碎片能夠提升的戰力有多少李默也是再清楚不過的。

因此,為了擊碎這些阻礙,李默每一招都動用了八成左右的戰力,以求一擊必殺。

但這樣一來,卻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中,因為無論殺多少石人,冥主都可以輕鬆的製造出新的石人。

而李默動攻擊時,勢必也讓小黑的度受到影響,以至於和冥主的距離在短時間裡已拉近了不少。 不過在擊殺幾頭石人的短短時間裡,冥主已經再度把距離拉至了千丈,橫跨這樣的距離也就一息不到的時間。

「朝上飛。」

李默當機立斷,一聲令下時,小黑雙翼一振,筆直朝上疾行,穿透重重雲霧,同時將那些冒出頭來的石人甩在身後。

冥主停落在峭壁的岩石上,仰頭望著高飛而去的龍影,然後一手按在石壁上。

咔咔咔,。

伴隨著密集的響動聲,那萬丈高的峭壁彷彿在瞬間生了什麼異樣的變化似的,頂端的崖壁上陡地冒出一隻巨大的石手,朝著李默抓去。

那巨手足長千丈,雖然動作不算快,但攻擊的範圍卻是極大,小黑雖然立刻躲避,但還是差一點便被抓到。

而剛剛脫離這巨手的攻擊,但見另外一邊的崖壁上驟然也冒出一隻巨手,鋪天蓋地的罩來。

這石手的力量顯然大於石人,李默自不硬拼,也沒有使用貫神槍作為突破,只是躲避。

但這一躲避,度立刻就緩慢了下來,下方一堆石人已衝天而起,把距離在瞬間拉近。

巨手擋道,在這兩座峭壁間橫掃狂拍,激起狂風作亂,若被它拍到,小黑只怕受傷。

「傀儡王。」

李默仰天一聲大喝,召出待命已久的底牌。

轟,。

但見遙遠的北面地域陡地冒起一道黑光,劃破重重雲層又九天而降。

巨大的鐮刀在長空中划起一道墨影,如同弧月般砸落而下,將一隻巨手斬斷。

「好。」

李默大喜,不愧是傀儡王,戰力永遠是這麼兇猛,只一刀便將開闢出一條生路來。

這兩壁之間雖是狹窄,但是只一隻巨手可是無法阻止他的。

小黑猛一振翼,在躲避過另一隻巨手的揮拍之後,已然懸崖之上,接下傀儡王之後立刻朝著山中更深處的地方行去。

「喔,。」

冥主低語了聲,隨手一揮,周遭的石人連同那巨手一起轟然崩碎,一枚枚閃爍著血光的碎片從中脫離,落於他的手中。

接著,冥主一閃身已站在了懸崖頂上。

此時,小黑已把距離拉到了十幾萬丈之外,遠遠望去就如同一個黑點在群山間若隱若現的。

「把石人都收起來了嗎。」

一拉遠距離,李默又讓小黑放慢了度,回頭一望,見到冥主孤身一人站在崖頂上,周遭石人已然沒了蹤跡,便不免嘀咕了聲。

顯然,冥主已經察覺到光靠這些笨拙的石人是無法阻攔自己的。

而且動用了傀儡王之後,雖然會消耗一定的精神力,不過對付這些石人也就簡單了起來。

但是,顯然冥主受挫之後必定不會因此而停止追擊。

這時,便見冥主雙手高舉,黑白的鬼臉面具在朦朧的月光下散著陰邪邪的光澤,那白色的眼珠子亦讓人有些心裡毛。

長空之上但見一團團雲層由白轉黑,剎時間便是烏雲密布,其間出轟轟雷鳴之聲。

「真是見鬼了,不止是造人,居然連呼風喚雨都行。」

李默仰頭望著長空,眉頭深鎖。

修為到了天王這境界,要想小範圍的引動天氣的變化也並非什麼難事,事實上每一次大戰都能夠引得天生異像。

但是,一般要做到這點,都是戰力瘋狂飆升,沖至九天之上而引動的異變。

然而眼下的情況卻是不一樣的,冥主身上並沒有釋放多麼濃厚的死氣,只是隨手一抬間便引動了氣候的變化,這和一般人所做從本質上而言都是不同的。

轟轟轟,。

烏雲中雷聲滾滾,一道道雷影如銀龍穿梭,出呼嘯聲。

但見冥主一揚手,一道道染著血色的光點直朝著烏雲而去,顯然是一大把輪迴碑碎片。

「該不會是……」

李默陡然想到一種可能。

想法才起時,輪迴碑碎片已沒入烏雲中,緊接著一道道閃雷劃破長空而來,落在群山周遭的山頭上。

但見雷光落地之處,豁然有著一團團的雷球,雷球高的變化,最後化為一個個雷光閃爍的人影。

呼,。

李默不由輕噓了口氣,暗道了聲歷害。

冥主是考慮到了度的關係,因此引動了九天之雷,再經由輪迴碑碎片賦予雷光以生命,令其化為一個個雷人,雷人的度比起石人決然就不在一條線上。

就這麼一想的時候,十幾個雷人已從四面八方的山頭上疾射而來。

如雷如電,不,它們本來就是雷電的化身,再加上碎片提升的戰力,天王級數的雷光其度快得一眨眼就已然到了近處。

「剎,。」

傀儡王掄起巨鐮,射出一道弧形的刀氣。

雷人度雖快,但傀儡王的攻擊度卻也不是蓋的,刀氣準確無誤的掃中雷人,將其攔腰斬斷。

但是,分成兩截的雷人,其斷口處噴冒出大量的雷絲,雷絲交織之下,將上下身重新連接在了一起。

此刻,李默也甩出血靈刀和霸王斬,雙刀齊飛之下,又將兩個雷人身軀斬斷。

但是,雷人即使被斬斷也能夠瞬間復原。

二人的攻擊都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倒趁著這機會,十幾頭雷人又拉近了距離。

諸雷人同時動進攻,有的攻擊傀儡王,有的攻擊李默,有的則朝著小黑衝去。

「目印術。」

李默沉喝一聲,一眼迅掃過諸雷人,目光所及之處,眾雷人身上現出道道光印,在瞬間轟然爆炸。

強大的爆炸力把諸人炸得斷肢殘臂,而趁著這機會,小黑立刻加飛行,朝著山中更深的地方行去。

「真是棘手的東西。」

一邊拉開距離,李默一邊蹙著眉頭道了句。

身後的地方,雷人們的殘軀都在迅的回歸本體,同時在長空上拉出一道道雷影高追擊而來。

從剛才一擊看來,雷人似乎沒有任何防禦可言,幾個目印術就能夠打成殘廢,但又可以迅的復原。

對付這雷人多餘的攻擊是沒用的,只有瞄準碎片所在的地方才有可能一擊必殺。

那麼前提就是需要知道雷人身上碎片的所在地,但偏偏每一次攻擊都會拖慢度,這樣一來,即要殺了雷人,又要高拉開距離,這便成了極其矛盾的事情。

就這麼一想的功夫,一大群雷人又衝到了近處。

傀儡王面無表情的揮動巨鐮,一道道弧光劃過長空,將前方的雷人斬成一截截的。

李默亦操縱雙刀疾殺,將它們暫時的阻攔下來。

其實,要想窺探到碎片的存在還有著另外一個方法,那就是用靈通眼。

可惜的是,李默現在即持續施展著龍神訣,將獄龍之魂附在小黑身上,又要通過類靈氣幫助小黑加,實在空不出力氣來施展神通了。

而且那碎片很小,要想準確弄清楚所在,需要把雷人斬得個稀爛,但這樣卻並非是件容易事情,而且也沒有充足的時間。

一時間,李默陷入了的被動狀態,唯有邊飛邊還擊,更在加緊時間思索著一個妥善處理的方法。

就在越過一個山頭的時候,突然間,一道黑影鬼魅的現了形,豁然乃是冥主。

此刻,雷人們尚在後面窮追猛打,而冥主卻已然先行跨過了他們,幾乎是和李默同時抵達了這山頭。

「不好。」

李默一下子明白過來。

冥主是趁著他被雷人糾纏的時候,繞了個道兒,因此才能同步抵達這裡。

如今,小黑從山頭上方飛過,而冥主就站在山頭上,相差的距離不過三百丈。

冥主也終於出手,一掌朝天一舉。

「傀儡王。」

李默連忙大喊一聲。

傀儡王一躍落下龍軀,揮動著巨鐮猛地朝著冥主斬去。

然後,但聽一聲沉悶的爆響聲,那巨鐮似乎斬在了一股無形的屏障上,令他連人帶刀一起被震得倒飛了出去,遠遠撞擊在千丈外的另一個山頭上,更直接將那山頭震得粉碎。

可怕。

可怕到了極點。

身為神傀門最強傀儡的傀儡王可是曾經擊殺過東域第一的強者,即使剛才這一刀並未施展出全力,但是被震出千丈這麼長的距離。

而且,這一刀的攻擊並沒有阻止冥主的動作,他的右手還在朝上推來。

「小黑,飛。」

李默大喝一聲,小黑一動之時,他卻翻身而下,無相劍入手,再度朝著冥主刺去。

小黑的完好無損是生存的本錢,因此它決然不能受傷,既然傀儡王被震飛,那麼要阻擋冥主就只有自己親自來的。

李默持劍如流星墜落,直朝著冥主而主。

無相劍上火焰沸騰,將周遭的死氣燒得滋滋作響。

就在距離冥主之手尚有丈余的地方時,這個距離也恰恰是傀儡王不曾斬下去的地方,李默陡然感到無相劍刺中了一個障礙。

無形的氣牆緊密而龐大,將劍勢瞬間阻止下來,同時,一股龐大得難以想象的力量如排山倒海的反彈過來。

「啊,。」

李默忍不住悶哼一聲,身體全然不受控制的倒飛出去,在空中連打著轉,最後撞擊在千丈外的另一座山頭上。

磅磅磅,。

山頭上的一塊塊巨石被李默撞得粉碎,而這去勢更是止不住似的,李默在這山頭上拖出了一條長長的犁痕,最後撞擊在懸崖邊上的一塊巨石時這才終於停了下來。

人是停下了,但卻止不住的嗆出一大口血來。

右手裡傳來骨裂般的劇痛感,只是被氣牆反彈這一招,居然被震得臂骨都開裂了,這就是冥主的戰力。 不止是臂骨開裂內傷也在瞬間加劇至六成自從李默晉級天王以來還尚未遭遇到如此慘烈的戰事

但是他一身筋骨可也是鐵打鋼鑄一手按著岩石豁然站起身來

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神中依然燃燒著不屈的意志手中的無相劍半透明的火焰肆意輝揚著

就在站起來這工夫里傀儡王幾乎和冥主同時落在了山頭上

沒有李默下令傀儡王並沒有展開攻擊只是它身上的岩鱗鎧甲上分明可見到強力衝擊后產生的些許破裂痕迹

要知道這鎧甲可是神傀門三寶之一居然在一擊下就裂了縫足見剛才傀儡王承受的一擊比起李默之後承受的要大上數倍也幸虧傀儡王擋住了大半的衝擊否則李默所受傷的當不止如此

只這一下子李默便立刻斷了繼續和冥主作戰的念頭這樣打下去根本就沒命跑路

「我說過你跑不掉的來把劍交給我吧」

冥主淡淡說吧抬起手來

這時李默朝著來路望去心裡盤算著事情

這麼一路飛奔過來冥都外的戰場肯定早是一片戰火了根據虎轍的修為推斷其他七大族老再由北面駐軍的實力推斷其他七面大軍的戰力

即使蘇雁她們一路解救只怕這時能夠消滅的兵力也頂多三成

也就是說自己需要爭取更多的時間否則冥主一旦返回那便是前功盡棄

「好你喜歡給你就是」

李默念頭打定猛地將無相劍朝左側擲同時意念一動將命令傳達給了傀儡王

傀儡王一聲低吼掄起鐮刀準確無誤的擊在無相劍上

原本李默這一擲的力道便是極大如今傀儡王再這麼一擊無相劍頓時飛得沒了影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