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院四周高牆聳立,對於現在的小黃狗來說,這些高度的圍牆早已攔不住自己了,不過他看著面前那些匍匐在自己面前的大狗們,自己雖然能夠走掉,但他們卻不可以。如果要一起離開,只能從那裡了,那一扇厚重的鐵門!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小黃狗在眾狗的目光中朝著大鐵門走了過去,他圍繞著鐵門轉了三圈,然後只見他將自己的額頭抵向了大鐵門,額頭上的角與大鐵門一相碰,原本堅實的大鐵門就彷彿成了塊豎立著的豆腐塊,小黃狗額頭上的角輕易的便刺透了鐵門的厚度,他艱難地用額頭抵著鐵門移動,只見在小黃狗移動開的地方,鐵門上出現了一條足以透進光亮的間隙。

在鐵門上劃出了一條大約二十厘米長的切割線,這似乎耗費了不少小黃狗的力量,只見他不斷地喘著粗氣。但這還並沒有完,緊接著小黃狗又在那條切割出來的線旁增加了三條切割線,一共四條,他們兩兩相連,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四邊形空洞,這四邊形雖然不好看,不規整,但是這空洞的形成足以成為其他狗狗的逃離通道了。四條線用額頭上的角切完,小黃狗耗盡了全身的能量,他無力的癱軟在了地上,似乎連爬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

一條健碩的大黃狗率先從趴伏在地上的姿勢站了起來,然後來到了小黃狗的身邊,如果注意看,一定會發現這隻大黃狗的嘴是受了傷的……。它在身邊沖著小黃狗小聲的低吠了兩聲,似乎是在說著什麼,而後便見這隻大黃狗將小黃狗推出了他切割出來的空洞,隨即大黃狗也從鐵門上的洞口爬出。

鐵門外,大黃狗半趴伏的趴在小黃狗的旁邊,然後他沖著小黃狗叫了兩聲,已經脫力的小黃狗艱難的睜開雙眼,然後邁動著沉重的步伐趴在了大黃狗的背上。在確認小黃狗已經完全在自己背上爬好之後,大黃狗這才緩慢的穩穩站了起來。它轉回身子,沖著大鐵門的上的洞口,用力的吼叫了兩聲,只見大門內原本還趴伏在地上的大狗門,都全部站了起來,然後朝著洞口處彙集,一個一個的沿著洞口鑽出了門外,井然有序。

所有的狗出了大門之後,大黃狗回頭通過門上的洞口看了看在地上那些依然躺著而已經不可能再離開的同類屍體,他馱著背上的小黃狗,消失在在了這個朝陽東升的清晨中。

而小院中,在其中一個房間里,一個乾瘦的男子正伏在窗子邊,大氣都不敢出的看著院子中的情況,直到見到所有的狗都離開了,他那無力地雙腿這才癱軟在了地上…… 告別了老魔人,童言沒有耽擱,繼續向前走去。很快,兩頭會飛的魔獸便率先追了過來。

倉皇逃竄的人們一看,都嚇得又喊又叫,有翅膀的魔人立刻拍打翅膀先行飛離這裏。可一些老弱病殘的魔人,卻沒法在短時間內躲過危機,他們只能希望下一個被吃的不是自己。

童言無視這些驚恐的人們,而是擡頭看向兇猛飛來的這兩頭魔獸。

他雖然不知道這兩頭魔獸實力如何,可既然撞見了,他就不能讓它們再肆意妄爲下去。

只等這兩頭魔獸靠得稍近一點兒,他立刻將五指神劍打了出去。五柄紅色氣劍剛從他的指尖射出,便猶如閃電一般射向前來的兩頭魔獸。

這兩頭魔獸狀若飛蛇,但卻通體鮮紅,還長着如同獅子一般的大腦袋,身長三米開外,全身的紅色鱗片倒長,鋒利無比,估計只要碰到一下便會被刮下一塊肉來。

正巧這麼多人圍觀,若是他能順利斬殺這兩頭魔獸,倒也是件風光的事兒。

眼見五指神劍疾射而去,兩頭魔獸雖看在眼裏,卻因爲氣劍的速度太快,而無法躲閃。

就聽到“噹噹”幾聲響,好傢伙,這兩頭魔獸竟然用身體擋住了五指神劍。

以童言目前的修爲,五指神劍的威力已經今非昔比,可沒想到,就算如此,他還是沒法洞穿這兩頭魔獸的鱗甲。這讓他稍稍有些意外,可也隨之熱血沸騰起來。

如果所有的魔獸都不堪一擊,那多少有些索然無味,它們的實力越強,他才能殺得更加痛快。

“兩個孽畜,你們的對手是我。想害他們性命,先過我這關!”

他故意提高了分貝,不僅是爲了吸引這兩頭魔獸的注意,同時也是爲了讓這些驚慌失措的人們記住自己。

兩頭魔獸雖沒有被五指神劍打傷,可面對有人冒犯,它們自然將目光鎖定在童言的身上。

也不知道它們有沒有聽懂童言的話,不過轉瞬之間卻向童言噴出了兩團紅色的烈焰來。

童言雖然驍勇,可看着烈焰襲來,他也不會傻到站在原地不動。

於是,在衆人的矚目之下,他瞬間使出了移形換位,並藉助風凌腿之威,直接高高跳到了兩頭魔獸的身後。

這兩頭魔獸哪裏想到童言會在瞬息之間就來到了它們的背後,所以還未等它們反應過來,童言已經向其中一頭魔獸奮力的揮出了兩刀。

泰山刃的鋒利已經無需多說了,不僅削鐵如泥,更是有八大器靈坐鎮其中。

兩刀過後,童言直接飄身落了下來。而再看那被砍的魔獸,翅膀剛剛拍打了兩下,身體便一下子變成了三段,就這麼從空中掉了下來。

可就算這樣,這掉落在地的魔獸竟然還沒有完全死絕。看它那挪動的樣子,好像還想把被切斷的身體重新長回去似的。

童言當然不會給它這樣的機會,於是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記風凌腿直接將這魔獸的腦袋踢出了幾百米之遠。

失去了腦袋的魔獸又動了幾下,但最終無力迴天,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雖然結果了一頭魔獸,可並沒有得到應有的掌聲和歡呼聲。

童言倒也沒有在意這個,隨即將目光鎖定在半空中的另一頭魔獸。

那魔獸瞪大雙眼盯着童言看了看,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嚇得轉身便逃。同伴已死,它自然知道遇到了勁敵,若是多留片刻,肯定也難道被斬的命運。

童言沒有去追,而是回身看向震驚中的人們,然後高聲說道:“諸位,我乃天魔轉世,特來保護你們的。你們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絕不會再讓魔獸傷害你們。現在,你們可以去天魔殿中避一避了。不要多久,城中的魔獸便會蕩除乾淨,到時候你們就可以安全的回家了。”

此言一出,人羣之中立刻爆發出震耳的歡呼聲。

童言見此,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還有好多魔獸等着他去剷除。

目送着衆人離開,一大批魔獸很快也追到了這裏。

童言不再只用泰山刃,也將藍魄劍取了出來。一手握刀,一手握劍,站於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面對着上百頭魔獸的洶涌襲來。

這一刻,他是無畏的,這一刻,他是英勇的。以一敵百又如何?只要他不後退,這些魔獸就休想踏過一步。

看着這上百頭魔獸越來越近,他深呼了一口氣,接着猛地向前一躥,直接衝了過去。

一刀一劍,鋒芒數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一個人的血戰,就這樣開始了。身處魔獸的包圍之中,他左一刀右一劍,直殺得那魔獸吼聲連連,直殺得街面血流成河。

魔獸數量雖巨,可大多不是他一招之敵,除了太過消耗體力和魔氣,倒也對他構不成太大威脅。

而就在他血戰羣獸之刻,一個婀娜的身影竟悄悄的從旁邊的巷子裏走了出來。

定睛一看,這從巷子裏走出的不是旁人,正是那魔獸所化的溫蒂。

溫蒂抱着雙臂倚在一旁的牆壁上,然後面含笑意的欣賞着童言的瘋狂屠殺。

“真是厲害呀,這麼多魔獸都不是你的對手。你到底是什麼人呢?小哥哥,我對你可是越來越感興趣了。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哦。呵呵……”

她自言自語着,也不知道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死在童言手上的魔獸越來越多,而他的身上也險些被魔獸的血濺個乾淨。與他對戰的魔獸越來越少,他似乎已經快要看到了曙光。

但這樣高強度的屠殺,還是消耗了他不少體力和魔氣。此時的他已經有些氣喘吁吁,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汗水溼透。而最要命的是,他體內的魔氣已經所剩不多了。

殺光面前的這些魔獸,他估計就得吸食一點兒魔獸的血,然後找個沒人的地方修煉一會兒。不然的話,只怕是體內的神獸之力又得出來搗亂。到時候,不用魔獸動手,那神獸之力估計就得要了他的命。

他咬牙堅持着,繼續屠殺着所剩不多的幾頭魔獸。

可事情卻並沒有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發展,遠處竟傳來了猶如萬馬奔騰一般的急促腳步聲。

他一刀揮出,劈了面前的魔獸,趕忙擡眼循聲看去,可這一看之下,他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姥姥的,這上百頭魔獸剛要掃尾,沒想到……沒想到前方竟然又來了幾百頭魔獸,而且當首的魔獸全身散發出紫色的魔氣,一看就知道是個厲害角色。

繼續廝殺?還是暫避鋒芒呢?他一時間有些猶豫不定起來。 最近這段時間,沈飛的日子過的還是挺滋潤的。

一是自從出了上次的事情之後,何健好像對自己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再繼續找自己的茬了,少了這個平時一直找自己麻煩的人物,沈飛在這裡上班也感覺心情愉快了許多。這第二的一個事情呢,就是最近沈飛又開發出了幾個學員,現在的沈飛基本上保持每天平均上一兩節課的樣子。這一兩節課,無疑讓沈飛的上班時間過得無比的充實,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沈飛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如果一天兩節課,一個月六十節課,每一節課的價格大概三百塊左右,自己一節課提成百分之六十,那麼如果按照這個比例算下來,自己一個月光教學提成就能拿到接近一萬塊!如果再加上自己六千的底薪,自己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也一萬五千多!

一萬五啊!沈飛真的是有些不敢想象,想著前不久自己上班一個月也連兩千都不到,而且累死累活,每天累得像條狗,早上六點出門,晚上還得忙到十二點!tmd!這差距真的不是一點兩點!

沈飛現在的工作真的是十分的輕鬆,每天一兩節課,根本就談不上累,而且如果見學員學得還不錯,沈飛基本不下水教都是可以的,只需要在岸上指點指點就ok,這就相當於就在岸上說幾句話就能賺到一百多一個小時。至於沒上課的時間,那沈飛就更加的自由了,因為現在沒有了何健的刁難,所以這剩餘的幾個小時沈飛完全可以想幹嘛就幹嘛,在連續的玩了幾天的手機之後,沈飛甚至感覺自己上班好像實在是太無聊了一點,因為整天不是玩手機就是玩手機!畢竟雖然清閑,但還是不能出公司的。

「哈嘍,沈教練,我又來啦。」沈飛正在休息室無聊的玩著手機,忽然休息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然後一個賊頭賊腦的小腦袋就探了進來。

這個突然闖進休息室的女孩,不是別人正是夏之晴,啊?不知道夏之晴是誰?就是沈飛的第一個學員啊!

夏之晴留著一頭黑黑的短髮,大概齊肩的位置,整個臉龐有著好像還未長開的嬰兒肥,顯得有些胖嘟嘟的,不過十分的可愛!如果非要形容一下到底怎樣一個可愛的程度,那大概就是沈飛每次見到夏之晴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的想要用手去扭一下她的臉蛋!不過沈飛畢竟作為夏之晴的教練,好歹也算是為人師表,這種調戲學員的行為,實在有些違背道德,所以,額……,沈飛雖然心中如百爪撓心,但也只能強忍非念,剋制住這種不要臉的行為。

「小晴晴,你終於來了呀,這麼幾天沒見到你了,我都想你了!」沈飛雖然身體上不敢有所越界,不過簡單的輕浮的開兩句玩笑倒是無傷大雅的。

「切,你想我呢,你怕是想讓我趕緊來學,然後你好拿到提成吧。」夏之晴目光精明一副看破一切的樣子。

沈飛有點尷尬,因為他還真是有這麼一個想法,畢竟能上一節課就是一百多塊,肯定要多多上課呀。不過現在的兩人都算是比較的熟悉了,夏之晴已經在沈飛這裡上了九節課了,今天來上的則是最後一節課。九節課的時間以及兩人教練與學員的關係,所以兩人的關係已經算是非常好了,平時上課的時候就愛開開玩笑聊聊天,畢竟光上課得多無聊。

「好快呀!今天就是最後一節課啦!」夏之晴不知道想著什麼,突然惆悵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很快嗎?十節課,我們都上了大半個月了!」

白了一眼依舊坐在椅子上的沈飛,夏之晴露出一副完全不想理白痴的表情,她來到沈飛面前伸出雙手將沈飛從椅子上拉了起來:「沈教練,今天都是最後一節課了,你都不打算下水教我嗎?」

「停停停!你這說得,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做教練都不下水教學員啊,我前面四節課不都是下水,在水裡教你的嗎?」

「那,那你後面幾節課就是在岸上陪我聊天,都沒下水了!」夏之晴癟著一張小嘴,很不開心。

「額……,這個!」沈飛這個話還真不好接了,畢竟夏之晴說的也是事實……。

「這,這不是看你學得還不錯嘛,然後我就在岸上指點一下就行了!」

「切!你就是懶,不想下水,你們教練都是一個樣,大豬蹄子!」

「……」

夏之晴的不買賬讓沈飛有點尷尬了,畢竟學員也是花錢買課的,而且課時費還那麼貴,自己這麼應付了事,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不過話說話來,沈飛之所以後面幾節課都沒有下水,也不全是沈飛的問題呀。比如,誰讓她學那麼快的……(有點強詞奪理,哈哈)。夏之晴學游泳的天賦還是不錯的,學到四五節課的時候,就基本上掌握了所有的大致要領,只有一些零星的小毛病需要慢慢糾正,對於這種情況,沈飛就算是下水去教她,也是沒啥好教的,無非就是陪著他一起泡泳池,而且在泳池裡的視野也沒有站在岸上的視野好,所以站在岸上更容易發現和糾正夏之晴游泳的問題……,說了這麼多,其實還是沈飛懶,不想下水(捂臉!捂臉!)。

聽著沈飛強詞奪理說著各種在岸上教學的好處,不過夏之晴顯然也是鐵了心的不買賬的:「不管不管!反正這最後一節,你就是要陪我下水!你要是不陪我下水,我就去找你們主管投訴你!然後退我的學費,哼!」夏之晴嘟著一張小嘴,氣呼呼的,就像是一個吸滿了氣的河豚。

「你都游那麼好了,你看這個泳池,能比你游得好的都沒幾個了!」

「哎呀!你好歹是我教練誒,哪有你這樣的嘛,連學員的一個小小要求都不滿足!」夏之晴又氣又委屈。

「沒事滴,我在岸上也能指導你游泳嘛,你看我這不都把你教得這麼好么。」

「不行!不行!你就是要陪我下水!」夏之晴絲毫不讓步!

沈飛一陣頭大,這小屁孩,今天出啥毛病了,平時自己沒下水也沒見強迫著自己下去,今天就還非要讓自己下水去陪她。

「哎呀……,沈教練,沈飛哥哥,小飛哥哥,你今天就陪我下去游唄!」夏之晴拉著沈飛的手臂,不斷地搖晃,使出了她的終究殺手鐧,賣萌式撒嬌。

沈飛果然在夏之晴這一招強大的招式面前瞬間敗下陣來,趕緊將夏之晴拉著自己手臂不斷搖晃的雙手弄開:「哎喲喂!你別叫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雙手被撥開,夏之晴絲毫沒有感到生氣她反而還一臉興奮的望著沈飛,然後一隻手又輕輕的扯上了沈飛的臂袖,開心的笑道:「那你是答應我咯?」

沈飛是真的被這磨人的小妖精給打敗了,看著面前這一張胖嘟嘟可愛的臉旁,他忽然鬼使神差的伸出雙手,寵溺的捏了捏她的兩個臉頰:「嗯,答應你了。」 正常來說,他現在應該逃,因爲他一個人是不可能將這些魔獸全部殺光的。 可是一看到那個當首的魔獸,他又不是特別想逃了。

爲什麼呢?那當首的魔獸一看就是這些魔獸的頭領,擒賊先擒王,如果他能順利的將那當首的魔獸除掉,剩下的這些魔獸自然也就不足爲懼了。

可話說回來,如果那當首的魔獸果真是這些魔獸的老大,那實力肯定非同小可。他能不能殺得了,這也是個問題。殺了自然什麼都好說,萬一要是殺不了呢,到時候再想逃,估計可就難了。

短暫的猶豫之後,他還是決定先離開這兒再說。不是他犯慫,也不是他不盡力,而是他孃的獵獸團到現在都沒有趕來。這不是誠心坑人嗎?

看樣子獵獸團果然不靠譜,指望他們,還不如指望十翼天魔大顯神威呢。

想到這裏,他不再遲疑,一劍斬了旁邊的魔獸後,立刻施展出移形換位逃入了一邊的小巷子裏。可當他在巷子裏剛向前疾奔了沒多遠,一個身影卻突然攔住了他的去路。

定睛一看,攔住他的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在旁邊看戲的溫蒂。

童言一見來者是溫蒂,不敢放鬆,立刻問道:“你怎麼會在這兒?攔我去路作甚?難不成你是想幫你那些魔獸來對付我嗎?”

溫蒂一看童言誤會了,趕忙解釋道:“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之所以現身,是想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你也是魔獸,會這麼好心幫我躲避魔獸?”

溫蒂聞此,氣得哼了一聲道:“你少冤枉好人,我是真心幫你的。不然的話,我早就跟那些魔獸一起對付你了。”

童言看她這樣子倒也不想在說謊話,於是再次問道:“你想帶我去哪兒?這天魔城中除了獵獸團的軍營,城主府,恐怕只有天魔殿最安全了吧。若是去這些地方,我自己會去,倒也不用麻煩你。”

溫蒂搖頭笑道:“那可不一定,你認爲安全的地方,其實都不安全,但我知道有一個地方比你說的那三處還安全。”

童言微微皺眉道:“什麼地方?”

“我家啊!我的住所就是這天魔城內最安全的地方,那些魔獸是不敢來找我麻煩的。我看你臉色有些不好,你還是跟我走吧。等你恢復了體力,再來對付它們也不晚啊!”

童言有點兒糊塗,一個魔獸竟然幫助他躲避魔獸,這怎麼都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溫蒂長得天真可愛,倒也不像是個蛇蠍心腸的壞女人。

想了一會兒後,他終於點頭道:“好吧,我跟你去。前面帶路吧!”

溫蒂一聽童言答應了,立刻歡呼的道:“好哦,那跟我走吧!可不要被它們發現了,那可就不好了。”

說着,她快步向着巷子的盡頭奔去。

童言不敢遲疑,趕忙跟了上去。

在溫蒂的帶領下,兩人左拐右拐跑了足足十多分鐘,這纔來到了一個並不大的二層小樓前。

溫蒂伸手指着這房子說道:“這裏就是我在天魔城的住所了,雖然有點兒簡陋,不過安全的很。走吧,我們進去。”

童言四下看了看,確定沒有附近沒有魔獸後,這纔跟着溫蒂一同進了屋。

沒想到他們剛剛進屋,裏面就響起了女人的聲音。

“小寶貝,你回來了啊。外面怎麼樣了?你大哥佔領天魔城了嗎?”

童言聽此,不由得心頭一沉。她大哥?難道那個當首的魔獸就是溫蒂的大哥?

循聲看去,遂才發現,這開口的不是旁人,竟然是煙柳軒的老闆娘麗姿。

麗姿一看到童言,先是一愣,接着便掩口笑了起來。

“哎呦呦,我的小寶貝兒,你這是去救你的小情人了啊。這個時候還想着你的小情人,不要告訴姐姐,你真的愛上他了吧?”

被麗姿這麼一問,溫蒂立刻嬌羞着低下了頭,然後小聲說道:“我的好姐姐,你能別胡說嗎?我只是……只是碰到了他,所以才把他帶回來的。”

麗姿聽此,不依不饒的道:“是嗎?大街上的百姓多了去了,你怎麼不把別人帶回來啊?爲何偏偏帶他呢?就你那點兒小心思,姐姐我早就看透了。”

“哎呦,我的好姐姐。你就不要再說了,多讓人難爲情啊。”

聽着她們二人的對話,童言倒是沒有太過理會,他更加關心的是,那羣魔獸的領頭者是不是這溫蒂的大哥。

“溫蒂,你應該認識那羣魔獸吧?聽老闆娘說,你的大哥也在這兒,那領頭的魔獸難道就是你大哥嗎?”

溫蒂聽此,立刻擡起了頭,感受着童言的灼灼目光,她終於輕輕點頭道:“沒錯兒,那的確是我大哥。”

童言眉頭一皺,繼續追問道:“你大哥爲何要帶領魔獸攻打天魔城?你不要告訴我,他是爲了吃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些死去的百姓早就夠它們吃的了吧?”

溫蒂稍稍猶豫了一下,接着答道:“他確實不是爲了吃人,不過他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卻不能告訴你。這是祕密,是我們魔獸一族的祕密。”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魔獸一族的祕密?濫殺無辜,惹得生靈塗炭,這難道也是祕密嗎?天魔城的百姓固然有錯,不該到界山上捕殺魔獸。可他們很多人也因此而付出了代價,你們現在大舉入侵,那不是要屠城嗎?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童言有些氣憤,因爲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海妖一族。海妖一族入侵人間和現在的魔獸入侵天魔城,其實大同小異。海妖族有多可恨,那現在的魔獸就有多可恨。

溫蒂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不過一旁的麗姿卻忍不住的開口了。

“你跟她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又不是她讓他大哥攻打天魔城的。你如果真的悲天憐人,那你就去那些魔獸拼個你死我活啊。在這裏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

被麗姿這麼一說,童言這才稍稍冷靜了一些。是啊,他跟一個小姑娘說什麼呢?帶領魔獸大軍入侵天魔城的是她的大哥,與她根本就沒有關係。遷怒於她,這實在不是君子所爲。

“溫蒂,對不起。我剛纔想到了別的事情,所以有些情緒激動。我只是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對你並無惡意。如果我說的話讓你很不舒服,請你原諒。我不能繼續在你這裏待下去了,我得去一趟獵獸團的軍營。如果再不制止這羣魔獸的話,整個天魔城就真的完了。多謝你的好意,告辭了!”

說完這些,他轉身就要離開。

溫蒂一看,趕忙阻止道:“別,你先別走。你可能還不知道,獵獸團的軍營已經空了,裏面現在空無一人!”

童言一聽此言,立刻忍不住的問道:“空了?獵獸團的人呢?他們都去哪兒了?” 「額……,那個,你好!」沈飛走向了那個熟悉的背影用著好奇的目光望著她:「請問是你找我嗎?」

面前這個背影換著一身泳裝,然後頭戴一頂泳帽,所以沈飛並不能夠從她的背後看出更多的東西來,不過看著這具背影的主人,顯然她的年齡並不大,肯定不是大媽,正值花季少女。

「那個!你好?」令人奇怪的是,這背影的主人像是沒聽見沈飛說話一般,依舊坐在椅子上背對著沈飛不為所動。

沈飛無語了,這不會是個聾子吧!於是沈飛伸出自己的手,準備輕輕的拍一下那女孩背影的肩膀,以提示她。不過就在他伸出手即將拍到那個女孩肩膀的時候,女孩像是感應到了沈飛的動作一般,忽然轉身,然後令沈飛的手掌拍了一個空,朝著下面掉落了下去。

!!!

「你想幹嘛!」女孩冷若冰霜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原來沈飛本欲去拍女孩肩膀的手臂,可是在女孩恰好的轉身之後,沈飛的手臂拍了一個空而朝著下方又墜下去了幾厘米,這本來沒啥問題,可巧的就是,女孩轉過來的位置,剛好其左胸就對著沈飛手掌的位置。所以沈飛這突然出手的樣子像極了要襲胸的摸樣。

沈飛也是汗顏不止,這……,哪來這麼巧,這也太逗了吧:「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想襲胸的,啊!不對不對,我剛叫了你兩聲你沒回答,我就準備上班伸手拍一下你提醒一下的……」

「拍別人的胸提醒?」女孩依然面無表情的打斷沈飛的話。

這傢伙,這麼感覺像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感覺「不是啊,不是,我是剛準備拍你肩膀,然後你突然轉身了,然後……?」沈飛說到一半忽然愣住了。

「然後什麼?你是想怪我自己將胸送到你面前?」女孩一副不罷休的神色。

面對女孩的刁難,沈飛卻並沒有去糾結這個問題了,他只是半皺著雙眼,仔細的盯著面前這個女孩。

「給你說話呢!你看啥!」女孩不悅了。

沈飛依舊沒有回話,只是在看了半響之後,沈飛這才緩緩開口不確定的道:「你是楚洛洛?」

女孩用力的白了一眼沈飛,感情這傢伙居然還沒認出自己來……:「是我啊,這麼了!」楚洛洛從用鼻子嗤出一聲很不屑的聲音。

「你這麼會在這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