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白說道,“好啊,但是我現在肚子好餓,想吃東西。”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旁人自是聽不懂。

韓旭放開小白的繩子,使勁拖付天憐到房間,對客廳兩個大人道,“今天她在這裏吃晚飯,不想做飯就出去吃,謝謝。”

“啊,好,出去吃,出去吃,我請客。”韓相宇摟着李嵐,“管那麼多幹什麼。”

關門就吻,付天憐躲開他,一臉不高興,她盼望見面,但不是這樣的見面,偏自己又忍不住來見,要想象出如此完美的相逢卻讓卑鄙的現實來踐踏。

“親一下,想死你了,知道嗎?”韓旭抱着她的頭,吻她的脣,付天憐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吸走了。

“難道你不想我嗎?”韓旭覺得她並未伸出她靈活的小舌頭,反而冷漠。

“你還需要我想嗎?想你的人太多了,她的耳環是你送的?”

“那天……其實我也不想的,你聽我解釋。”

付天憐沒等他說話,開門就要往外走,拉到牀上倒下來。

“我只有愛你一個,如果我撒謊,不得好死。”韓旭豎起三根手指發誓。

付天憐指着胸口,“我這裏很痛,當你對別的女孩好。”

任由他擁抱纏綿會兒,又道,“真的和你家裏人吃飯麼,你媽媽會不會喜歡我的?”

“我喜歡,他們就喜歡。”韓旭滿不在乎道,“對了,我這次去西藏爬雪山遇見奇怪的事。”

“什麼事?”付天憐好奇的歪着頭。

門外小白持續鬱悶中。他媽的長的帥真的這麼重要嗎? 我喜歡的,他們就喜歡。”韓旭滿不在乎道,“對了,我這次去西藏爬雪山遇見奇怪的事。”

“你們去哪了?”

“一個叫綠海的地方,很多漂亮又奇怪的花草和動物,還有長翅膀的狼,你和一定沒見過,我還聽得懂他們說話,還有啊,其實這隻狗是我在雪山上揀的,他很可憐。”韓旭抓了抓頭髮,有點暈,“反正我知道你不會相信我,但我想告訴你這一切都是真的,我甚至還看到了渡渡鳥和卡伐利亞樹,真是不可思議……”

付天憐看着他,微笑着,一邊答着,“哦,是嗎,然後呢。”

然後兩人開始接吻。用力的翻卷舌頭.

李嵐敲門,“準備好了嗎。”

早早開始,早早結束,沒有你的生活,彷彿欠缺什麼。直到你回來.

吃完飯,並未要韓旭送她回家,只是自己打車。小白在回家的路上跟付天憐哭訴着那些情景,它哭了,付天憐抱着它,安慰道,“沒事的,我在這裏的,你在我身邊很安全。”

“臭神仙,他媽的。”付天憐第一次說髒話。

奇寧仙在天空中打了個大噴嚏。南雋的皮已經處理好,做成一個小墊子,毛融融,摸起來特別舒服。

她快回來了,是的,很快就會回來的。奇寧仙看着遠方的天空,她是真的愛我,連神仙都不要當了。

刑博特打開門,看見一隻大白狗,嚇得往後一跳,刑永憲並未回,在和李甘如、任澤鋒等一幫領導唱K,都是些老掉牙的歌,北國之春把根留住戰友啊戰友親愛的戰友把愛全給了你今夜我又來到你的窗外因爲明天我就要成爲別人的新娘2002年第一場雪比以往時間來的更晚一些之類。喝了酒,也不要小姐陪,希美麗剛去世不久,總不能這麼快就放下身段。不過那幾個真漂亮,據說有些還有車,一個個高挑豐滿,還好自己定力強,任澤鋒也沒叫小姐,他喜歡的那個付青珠還有他的舊同事舊手下已經死去,被黑社會販毒集團找人給搞死了。兇手李得鋼已經落網,越獄出去殺人的。後面肯定有黑幕,但死都不肯招。

每個人度過自己和別人不同的一天.

“你,你,你要養狗?”刑博特按住狂跳的心臟。

“是的,朋友送的。”付天憐忽然覺得有點累,帶着小白屋子裏走一圈。告訴它,“這是廁所,大便小便都要拉在這裏。”關上門幫它洗澡,小白嗚嗚,“我不想洗。我想媽媽。”

“好了,小白,你現在暫時住在我家,家裏那麼幹淨,不洗澡會有味道的,姐姐等下拿冰淇淋給你吃。”付天憐跟它說話,門外的刑博特只聽見洗手間裏小白的叫聲,心裏嘀咕着,這狗怎麼叫得更狼似的。

從洗手間出來,小白抖了抖水珠,刑博特仔細觀察它,長的真不錯,牙齒太兇了些,但願它不會咬人,明天帶它去防疫站註冊狂犬疫苗。

這時付天憐忽然覺得頭一陣發暈,今天修煉太認真了?對着刑博特笑了笑,眼前一片漆黑,倒在客廳的沙發上。

刑博特馬上過來,摸摸她的額頭,滾燙,難道又生病了?趕緊倒了一杯水過來,付天憐感激的笑笑,“謝謝,我想今天是去柏華子老師家裏補習的路上受涼了。對了,我想在開學前跟柏華子老師去旅遊,還有柏超超。”

“好啊,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刑博特聽到旅遊很開心。

“對不起,我只是一個人去,你幫我在家裏照顧小白好嗎?”

翻了身,毛衣衣兜裏的手機掉出來。

“不是跟柏華子老師換了電話了?”刑博特好奇的問,幫她放在桌上,其實很想翻翻電話看裏面的短信和通話記錄。

付天憐蓋上刑博特拿過來的毛毯,“是的,本來是換的,後來他說待機時間短,而它的計算器竟然只能保留兩位數的結果,而且竟然還是四捨五入!我暈!他說他還從沒見過這樣的手機軟件呢!比如你1.35加0.3本來是應該等於0.405,但是由於它是保留兩位小數點!所以四捨五入竟然等於0.41!”

“這個不重要吧。”刑博特幫她蓋好毛毯,其實他很想吻吻他的額頭,但他不敢,“我們來八一八爲什麼他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吧?他沒跟你說?你不是什麼八卦都跟他說嗎?這樣不公平的。”

付天憐覺得身體裏好像有股力量在衝撞,仍然是回答他的問題,“我也不知道,也許沒有他合適的女生類型。你還不是沒有女朋友。”

“我喜歡的類型就是你這樣的。”刑博特很勇敢的說出來,三秒鐘後已經到了房門口,關門前又說了句,“我上網玩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帶你去看醫生。”

付天憐忽然覺得沙發上很舒服,連刑永憲回來差點被小白咬到都不知道,只是刑博特呵斥住了它,“小白,這是自己家裏的人。”

刑永憲看着睡在沙發上發出輕微鼾聲的付天憐,小心翼翼的走着,身體一歪,差點倒地,喝酒喝得很多,拿起電話打,“希美麗,是美麗嗎,很晚,我很想你,你過來好嗎?我想抱你。”

刑博特扶他的父親上牀,他的頭髮零亂,刑博特沒有阻止刑永憲打電話,希美麗的電話早就停了,他跟鬼說話。

付天憐做夢,依稀有黑衣人站在沙發這頭,伸出一雙毛茸茸的利爪,撫摸她的頭髮,付天憐在夢中睜開眼睛,想看清楚黑衣人的臉,模糊模糊,看不清楚。只知道那張扭曲的臉在笑,笑是笑,沒有聲音,啞然的笑,包含着不可知的內容。

黑蜥魔,就在身邊。付天憐想到是刑永憲和刑博特還在家裏,掙扎着要站起來,手指一動不能動。

任由它的手指從頭髮裏插進去,到頭皮了,爪子很尖銳,付天憐急的眼淚要掉下來,就要結束了嗎,早晨爸爸和哥哥起來看到的只是一隻僵死的蜥蜴,永遠都見不到他們了。

是被小白的叫聲從噩夢中驚醒的,它對付天憐道,“我剛散步上來,你怎麼了?”

作者:一枚糖果回覆日期:2006-10-622:22:00

六十三

刑博特拿着鏈子把小白掛在門後,刑永憲又去單位了,領導總是忙的,還好家人已經習慣,單身的,自由的,忙碌的,落寞的,又能如何,我只能更好的活下去。幸好先離開的是你,倘若是我先離開,留下你承受相同的煎熬,我不忍。以前沒有覺得你多麼好,現在感到你的好,你走了,再不肯回來再看我一眼,我的世界變得空白。

你我太晚相遇。失落,不是因爲你是最好的,懷念,是因爲永遠失落,所以才因爲失落而懷念。我的愛,發現愛了,來不及了,你不在了。總是這樣,總是這樣。

“精神不大好,我去房間裏睡。”付天憐的力氣好像被誰一針筒抽走了,掀開毯子的力氣都無。

“姐姐,你看起來臉色很難看。”小白說。

刑博特摸摸它的頭,“別吵,乖點。”

付天憐雙腳着地,雙腳卻一軟,癱軟在客廳的大理石地面上。

“我抱你。”

付天憐摟着他的脖子,他總是這樣溫和,眼神、動作、說話,他不是韓旭,韓旭是夏天霸道的雷雨,他是春天的綿綿細雨,有條不紊。但眼睛忽然睜不開,放到牀上時,刑博特吻她,不是額頭,是嘴。

“請我來替你生病。”刑博特關好門。

付天憐依稀感覺窗簾被拉上,沒有陽光照到感覺舒服了些,那是她喜歡的深藍色的窗簾,上面有星星月亮和太陽,只要一拉下,世界從此隔開,不要復仇,不要情敵,不要離棄,只是要那些昏暗的奢侈的睡眠。

我怎麼會這樣?付天憐睡了過去,仍有夢,那個黑漆漆的地獄,席偉劍拿着一盞燈喜悅的表情,還有姑姑付青珠,兩朵雲在互相追逐,一個長髮女人穿着薄紗,付天憐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讓人敬畏的美,嘴脣也掩飾不住那些微笑。

那盞燈,在黑暗中的光芒那麼溫暖,照着的每個人的臉上滿是希望。空空色色,付天憐不明白,她只是聽到兩個字,妖折。

什麼意思,誰說的。

妖折?夭折?

年少而亡;短命,那孩子夭折了,事情中途廢止。太剛正則易斷,太完美則易夭折。

昏沉中,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想聽。頭很痛,心也很痛。好像有些恐懼,但又不知爲何而懼。我是誰,要幹什麼,身體好像有另一個自己要衝出體外。

醫生來了,這次可不是山羊鬍,是個女醫生,刑博特CALL來的,中年,認真的問了問付天憐的詳細情況,也說不出個之所以然來。

她不是獸醫。

開了感冒藥、退燒藥、咳嗽藥,吊了瓶,在門外看電視,刑博特拿水果給醫生吃,一邊詢問着病情和注意事項。

付天憐用左手打了韓旭電話,仍然在通話中。十分鐘了,打了十次,每隔一分鐘打一次,十次的結果都是如此。

韓旭在跟崔雪通話。

棋盤上的愛情 “給我十分鐘,只要十分鐘,以後我永遠不再有任何非分之想,回到我原來的位置,我只要十分鐘。”崔雪蜷縮在公用電話亭。這裏,沒有養父母的竊聽,動感地帶的服務密碼是養父母知道的,每隔三天都要查一次短信、通話記錄。家裏的電話都要嚴格查清單。而這一切都是崔雪忘了鎖日記本後發生的,只有買了IC卡,坐車到遠遠的公用電話亭。

不管怎樣,我都要努力爭取,無論如何,只要有一線希望,我都要去嘗試,沒有誰一生下來就屬於誰。我不要將來後悔,哪怕被打擊,受到挫折,我不要認命。

養父的話言猶在耳,“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在心裏想,我戀愛,沒有影響到學習是否就有可以戀愛的權利。覺得很有道理,於是說出來了。

吃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耳膜嗡嗡的。

畢竟不是親生的,崔雪奪門而去,不顧後面養母的叫喊,跑,也跑不了,天黑了還是要回家,而現在,只是想有多遠奔多遠。

一輛公共汽車停在站臺,想也不想跳了上去,氣喘吁吁的拿起錢包買票,售票員問,你去哪裏。

我去哪裏?我也不知道。

蹲在透明玻璃綠色頂棚的電話亭,手有點凍,但不至於凍到生凍瘡的地步,也快了。用力的按了按那十一個數字,好像把自己的心都交了出去。

“你說吧。”韓旭拿棉籤掏耳朵,還是耳朵舒服,開始還以爲是付天憐打電話來了,等下再給她打問那隻狗在她家是否習慣,然後買些狗糧過去爲藉口看她是否一個人在家。估計不會一個人在家,那姓刑的。

“我,喜歡你,是真的。”崔雪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說,要喘不過氣了。

“嗯,我知道,繼續說。”韓旭拿着手機走近房間,他們都沒起牀,昨天半夜又聽見那些奇怪的呻吟聲音,象是在耳邊,這狗屁房間隔音效果真爛,裝修據說還是五六十萬,打水漂。想*老媽注意點影響,隔壁還有個無辜少年正處於青春發育期。

“其實我知道你喜歡的是付天憐,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你每次看我的時候,你每次跟我說話的時候,我的心裏都好緊張,我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但我現在語無倫次了。”崔雪努力組織語言。

“so?”韓旭覺得崔雪的語氣很怪。

“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的,但我喜歡你,怎麼辦啊?”崔雪蹲在地上,電話的鋼線拉得筆直,“我不漂亮,但我努力的靠近你,每天買兩份早餐,希望你偶爾沒吃早餐的時候可以遞到你手裏,我也不會織圍巾但我努力的學,第一次送男生禮物,第一次爲了你打扮漂亮,聖誕節是我最幸福的一天,你吻了我。可是現在,我一無所有了。我想你,想見到你,但是我更想念的我的爸爸媽媽,不是養母養父,是我親生的爸爸媽媽,如果他們知道我有喜歡的人,不會打我的吧。”

“你不要哭了,誰打你了?”韓旭站在陽臺,陽光忽然黯淡,還是上午,卻是帶些陰森的冬天的氣候。

“我忍不住要哭,韓旭,你願意聽我說話我很開心,我從來沒有跟你這樣長長的說話,我很感謝你。謝謝你,雖然不可能,我仍然是希望見到你,只要見到你,我就很開心了。不過沒關係,開學後還是可以見面的。”崔雪泣不成聲,爲什麼要哭。孩子在捱打中一天天成長,愛情在背叛中一點點堅強。

六十四

“你不要哭了,誰打你了?” 最強贅婿 韓旭站在陽臺,陽光忽然黯淡,還是上午,卻是帶些陰森的冬天的氣候。

“我忍不住要哭,韓旭,你願意聽我說話我很開心,我從來沒有跟你這樣長長的說話,我很感謝你。謝謝你,雖然不可能,我仍然是希望見到你,只要見到你,我就很開心了。不過沒關係,開學後還是可以見面的。”崔雪泣不成聲,爲什麼要哭。孩子在捱打中一天天成長,愛情在背叛中一點點堅強。

“可是,你還是別哭了好嗎。”韓旭有點不知所措,“你在哪裏,回家也許一切都會好起來。”

“那不是我的家。我從來都沒有家.”崔雪拿手背擦了擦眼淚,“我今天想在外面走走。”

“嗯,也好。”韓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要不,你告訴我你在哪裏,我們見面?”

“不用了,十分鐘已經到,不打攪你,總之就是謝謝你聽我電話,我現在好多了。感謝你,你第一次跟我講這麼多.”

“那,我掛了。”韓旭有點頭暈,今天莫名其妙的頭暈,眼前晃動黑色的影子,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難道是昨夜SY傷身?也不會啊,一天一次罷了.天知道這些年輕的身體裏面一天到晚哪裏來的這麼多欲望.

崔雪掛電話後忽然腿軟,扶着電話亭的邊緣,眼前幻影重重,人羣都變成蜥蜴的頭,流着血,張着嘴,舌頭都是黑色,幸福和苦難都是幻影.

刑博特送走醫生,自己差點昏倒在沙發上,不會傳染的那麼快吧。刑博特的嘴角流出一縷白沫,象吃了洗衣粉.

孫小麗打來電話,刑博特接了,跌跌撞撞。

小白驚恐不安,繞着房間的門團團轉,它嗅了嗅刑博特的腳,這個人到底是誰?

“你好,在家嗎?”孫小麗在電話裏道,“想跟你們見面。”

刑博特麻木的點頭,“是的,我在家裏,你可以過來。”

冬天,我們就要見面,彼此溫暖混亂的幼稚的世界,假如魔不誘惑,我依然甘心墮落,魔給我藉口,等待我醒來,青春已經不在.

影視之無限登錄 韓旭朝付天憐家中走去。

崔雪朝付天憐家中走去。

孫小麗朝付天憐家中走去。

付天憐用防禦術抵抗內心的黑影,而那股力量異常強大,似乎控制了少許,扶着牀沿掙扎着起來。刑博特在客廳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小白見付天憐出來,狂吠,“有魔,有魔啊。”

作者:山楂要卷卷回覆日期:2006-10-1311:31:00

六十五

門鈴一個接一個響。

“知道你生病的消息,我馬上就過來了。”韓旭的眼神變得越來越迷糊。

付天憐看見韓旭發紅的眼睛大叫,“快點走啊!”奮力擺手,“出去,出去!”

她並沒有告訴韓旭自己生病了。

再進來的是崔雪,她接到韓旭的電話說在這裏見面。

韓旭緩緩回頭看看她,“你怎麼到這裏來?誰告訴你我來這裏的?”

孫小麗緊跟到,看着刑博特,象旅途疲憊的人看着一隻脆生生的蘋果。

小白被栓得牢固,拼命的咬着那條堅固的鏈子。脖子勒出血,付天憐明白了一切,他們不是他們,他們只是被黑蜥魔控制靈魂的肉體,趁自己還清醒拿起電話給柏華子。

“你一定馬上過來。我的朋友們都變得很奇怪,救救我們啊。”付天憐此時最信任的人只有柏華子了。

“我一定會過來。”柏華子接着電話,“我想他們大概是中了黑蜥魔的瘋心咒。你們別太靠近。”

柏超超不知道跑到哪裏去找吃的了。她經常坐的那個沙發空蕩蕩。

付天憐的腹部膨脹,裏面有一股洪水在暗涌。越來越急往上涌到喉嚨口的時候付天憐猛的噴出一口鮮血,視線模糊,模糊中,刑博特漸漸走近,搭上她的肩膀,嘴脣強行上來,“你知道嗎,沒有人比我更愛你。他算什麼.”

付天憐恍惚中推開他,搖頭,身體又不由自主的靠近,“我知道,我的心裏是需要你的,在任何時候。”

付天憐的身體暴露在刑博特的眼中,他發紅的眼睛,因爲慾望膨脹得很大的瞳孔對準付天憐雪白的脖子。

吻下去。一路吻下去了。一直到腳趾,衣服是碎片.

吻到腳時,付天憐渾身顫抖發軟,絕望的,是怎樣的世界,仰頭倒着看窗外的樹葉,枯萎的葉脈,春天怎麼還沒來。那團黑影漸漸清晰,黑蜥魔的臉猙獰微笑,心裏的魔鬼,放縱的惡念,終有報答。

孫小麗進來了。她的眼睛裏看到的只有一個人,刑博特。

刑博特看到付天憐兩腿之間的血,他一陣幸福,而後面的陌生雙手環繞着他的腰,回頭,那是孫小麗的臉,一臉的無辜和渴望,“我第一次看見你,喜歡上你。”

孫小麗跪在地上,伸出肉色舌頭,從後面吻刑博特的雙腿之間,對付天憐道,“請讓我與你分享。”

很多東西可以分享,一枚糖果、一個蓮蓬、一隻肥羊、一條美魚。

唯獨愛是不能分享。如果願意,除非是中了瘋心咒。

崔雪和韓旭進行着最原始的姿勢,那是最舒服的男上女下,崔雪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那是壓抑很久的,在客廳的沙發上,擡頭仰望,擡頭見他的寬闊肩膀,那是放腳的好地方。

被佔有的幸福,幸福的被佔有,韓旭,定定的看着崔雪,她看起來蒼白,驚恐,這刺激了他。

我給予她的愛,就連自己都不明白。

小白繼續掙扎着,那條鏈子是用特殊鋼做的,咬不斷,不停纏繞,不停狂叫,它不要他們這樣混亂,脖子被勒出血印更多,牙齒幾斷了幾顆,小白站起來,爪子抓門,叫聲大得足以將房頂掀開。卻無人敢投訴,頂多在心裏詛咒一聲,狗叫得這麼大聲,怎麼不去住別墅。

人的聲音也很大,混合着,客廳的、房間的、男人的、女人的,牀上的、地下的、天堂的、地獄的。

婧的佛燈在手,希望就在手。付青珠感激的看着席偉劍,仍然是這個熟悉的男人,寬容、勇敢、堅持,卻內疚,想說些什麼,欲言又止,只有眼淚滑落。

遇見你的瞬間,我選擇沉溺;你昔日爲我受千般苦,我今日用萬般寵愛來補償;我欠你的,要用一生的愛來還。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了,是老天給的這次機會。”席偉劍伸出手擁抱她,真實、美豔憔悴的她。

地藏雲,“無間地獄,粗說如是,若廣說地獄罪器等名及諸苦事,一劫之中,求說不盡。摩耶夫人聞已。”於是愁憂合掌,頂禮而退。

桑葉雲最是高興,但又擔心,好不容易邂逅粉紅棉花糖,現在又將離去。也好,也好,人生相逢如浮雲.

“我要跟隨我的主人去人間了。後會有期,如果我變成一個小男孩,如果擡頭看你,你還會認識我吧。”桑葉雲一臉認真與不捨。

“當然會。”粉紅冰淇淋在婧的腳下,擡頭望它。

婧也是難得的笑容,小心護着那盞佛燈,桑葉雲駕席偉劍徐徐前行,一邊和粉紅冰淇淋說話,掩飾不住得意,“他以爲我是不回來了.我定讓他吃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