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男孩手中的結印已經完成,眉心泛出一道黑芒,緊接著便朝著慕若眉心飛了過去。

2021 年 1 月 3 日

與此同時,慕若卻和小狐相視了一眼,眼底同時閃過詭異的光芒。

就在這時,小狐突然張嘴吐出一道白芒,射向慕若的眉心。

慕若手中突然結起印記,速度並不快,看的出來是初學者,但是由於小男孩閉著雙眼,凝神聚氣的在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時限契約在凝結,卻給了慕若足夠的時間來完成結印。

等到慕若收起手中的白芒之際,限時契約已經被慕若篡改了。

可憐的小男孩還沒有發現異樣,終於,半響過後,他睜開了雙眼,抬起手再次掠過眉心,將眉心暗芒掩去。

所有的光芒一瞬間消失不見,慕若淡定的站在原地,一臉疑惑不解的看著小男孩,「這就完成了嗎?」

小男孩呵呵一笑,舉起手擺出一個帥氣的招式,「當然完——噯——」

怎麼回事?不是時限的契約制,怎麼……怎麼變成永久了……

「失敗了?」慕若故作不知,又問出一句。

「啊?」小男孩微張著嘴巴,已經完全懵逼了,他低頭看了看手指,又抬手摸了摸額頭,「應該……應該完成了吧?可是我——」他的癟著嘴巴,卻又哭出來,表情變化那叫一個呆萌。

「你可是什麼可是,我都看見你了,你說是不是完成了?笨死了!」小狐說著話,賞給他一個白眼,心底卻差點樂翻天,這個笨蛋!哈哈哈哈……

慕若抬手摸了摸鼻子,輕咳了一聲,「咳,這個東西要怎麼保存?」

她揚了揚手中的皮質,將話題轉移了。

小狐眼珠子轉了轉,又把問題甩給小男孩了,反正它的口袋不能裝,「喂!小屁孩,你連惡臭之王的臭氣都能吃掉,這個玩意你就收著吧!」

小男孩還是沒有從時限契約變成長久期約的事實中緩過神,獃獃的看了一眼慕若,伸手接過了慕若手裡的皮質。

慕若手托著下巴,看見這小鬼失魂落魄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他現在已經是她的夥伴了,總不能一直叫他小鬼吧?

「你說你叫鴆,姓什麼?」

慕若的這句話,突然就把小男孩的思緒拉了過來,雙眼定定的看著慕若,「我……我不記得了……我就叫鴆……」

慕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瞭然的點了點頭,「從今天開始,你姓慕和我一個姓,以後你就喊我姐姐吧!雖然你是跟我契約了,不過你放心,我沒有虐待手下的習慣。」

「慕?慕鴆?」 重生學霸逆襲錄 小男孩開心的笑了,以後他叫慕鴆?那是不是代表,再也沒有人把他和鴆鳥聯繫在一起了?

小狐看見慕若給了鴆鳥一個姓,頓時就不爽了,「嗷嗚——不公平!小狐都沒有姓!」

慕鴆此時已經完全忘記剛才的不愉快了,轉頭對著小狐做了一個鬼臉,「布拉布拉~我姓慕~我叫慕鴆~哈哈……」

小狐渾身白毛豎了起來,后爪往後一蹬,就竄到了慕鴆的頭頂上,「嗷嗚——撓死你! 總裁纏身:緝捕小嬌妻 撓死你!」

「臭野畜!你給我滾下來!」慕鴆伸手就去拽頭頂的小狐。

慕若見此,無奈的笑出了聲,她轉身看了一眼周圍,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她仰起頭看了看天上的夜色,忽然一張絕美的容貌出現在半空中,他的臉上帶著笑,忽然又變得委屈了,就那麼佔據了她的視線。

慕若猛然甩了甩頭,嘴角的笑容不見了,她深呼了一口氣。

「回王府。」

慕若話音剛落,身形便已經快速朝著皇都城的方向掠去。

小狐和慕鴆相視一眼,紛紛露出不解。

慕鴆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哎,我之前看見,不是還有幾個任務嗎?不做了嗎?」

小狐沒有出聲,心中突然起了疑惑,主人今天的性情真的是,非常奇怪啊?

慕鴆見小狐不理自己,連忙甩了甩頭,「喂!臭狐狸,主人和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啊?還有那個男人,我怎麼覺得他好像能看見我?」

小狐愣怔的看著慕若快速掠走的背影,聽見慕鴆問來問去沒個完,當即沒好氣的撓了撓慕鴆的頭髮,「你一個小屁孩,知道這些能幹嗎?你只要知道,冥御煌那個男人惹不得就行了! boss大人請留步 不該說的不要說!」

小狐說完話之後,便從慕鴆頭上跳了下來,然後邁開四爪,朝著慕若追去。

慕鴆惱怒的跺了跺腳,一邊去追小狐,一邊張揚出聲,「誰說我是小屁孩了?我都已經活了七百年了!」

跳躍在前方的慕若,擰著眉頭,心裡卻系著躺在床榻上的冥御煌,不知道他身上的寒意褪去了沒?不知道他有沒有事?不知道他是不是……

——

胥疏王府。

慕若身影快速的翻身落在琉璃苑的寢室院內,邁腳快走一句走上台階。

她站在自己的房門口停頓了一下,腳下一轉,朝著隔壁的房間走去。

叩叩——

她抬手敲了一下房門,「冥御煌你在嗎?」

裡面並沒有回應,慕若眉頭一蹙,剛要伸手去推門,忽然面色一凌,厲聲喝道:「誰?」

就在這時,暗處走出來一道身影。

「王妃,您是找王爺嗎?」 慕若轉過身子看去,入眼便是一身黑衣的白日,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慕若微微點了點頭,「恩」了一聲。

「王爺已經無礙了,吩咐屬下在此等候,若是讓王妃回來,就早點進房休息。」白日垂著眼帘,冷聲傳達冥御煌的意思。

當慕若聽見是冥御煌吩咐他在這裡等候的時候,無端鬆了一口氣,最起碼證明冥御煌已經醒了。

雖然心底有所變化,但是慕若的神色卻始終是淡淡的,她「恩」了一聲,便轉過身子,快走幾步,進了自己的房間。

白日看著慕若的樣子,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琉璃苑。

——

王府禁地,還是那個熟悉的泥潭。

冥御煌漂浮在上面,睜大了雙眼凝視著天空黑暗的夜色,感覺到進來的人之後,輕聲問道:「她回來了?」

岸邊,白日站定之後,聽見冥御煌的問話,點了點頭,「是。」

「她——」冥御煌吐出一個字,便又頓住了。

雖然如此,但是白日卻知道冥御煌想問的是什麼。

「誰?」

「恩。」

「恩。」

冥御煌眉心一蹙,瞥了一眼白日,「什麼意思?」

白日抿了抿唇,低著頭回道:「王妃一共就回了這三個字。」

冥御煌聽見白日的解釋,額角狂跳了幾下,雖然,這還真像是那個女人幹得出來的事,可是他聽見這個事實還是非常不舒服!

冥御煌暗自腹誹半天,卻把矛頭指向了白日,對著他便低吼了一聲,「誰讓你學她了?滾出去!」

白日是躺著也中槍,只不過,面對慕若的問題,他顯然已經習慣了冥御煌的陰晴不定,依舊面不改色,俯首轉身朝著外面走去了。

冥御煌半浮在黑泥潭裡,面色十分陰鬱,低聲呢喃,「這個沒良心的女人,本王身體都這樣了,她還撇下本王往外面跑!」

冥御煌是越想越惱怒,越想越清楚,慕若不喜歡他這個事實。

「啊——」

砰砰砰!

黑泥潭裡面的黑泥,被炸起,又落下,四處濺的都是黑泥。

「慕若!」冥御煌咬牙喊了一聲,身體一個翻身,鑽進了泥潭裡。

泥潭咕嘟咕嘟響,冥御煌卻沒有再出來。

——

次日。

天色剛亮,慕若就起來了,她打開房門,走了出來,站在門外伸了伸懶腰。

小狐也懶洋洋的蹲坐在慕若的肩膀上。

早晨的時候,空氣里富含的屍元或其他的成分都非常純,不管對獸類還是元者都有極大的好處。

慕若邁腳走下了台階,朝著院內的石桌走去。

這時,慕鴆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轉頭四下張望,忽然有些奇怪。

「姐姐,我怎麼覺得,這個王府好像有些奇怪啊?」

小狐猛然睜開雙眼,犀利的眼神凝視著慕鴆,眼底帶著警告,昨天晚上才說的,讓他不該說的別說,該不會今天就忘記了吧?

慕鴆自然感受到了小狐的視線,這讓他聯想到了那個身上帶著寒意男人,難道這些跟他有關係?

慕若並沒有注意那麼多,她的心思顯然不在這裡,她左手肘抵著桌面,手托著下巴,右手在光滑的石桌上畫了畫,微垂的眼帘,眼底帶著一絲茫然。

慕鴆暗自吐了一口氣,對著小狐嘿嘿一笑。

小狐傲嬌的轉開視線,再次懶洋洋的闔上雙眼。

就在這時,一名婢女走了進來,恭敬喊出聲,「啟稟王妃,王爺讓奴婢通知您,今天下午瀲陽大師在皇都城的北街召開收徒大會,屆時他會來陪您去參加。」

慕若聞聲抬起眼帘,眼神閃了一下,便淡淡的點了點頭,「恩。」

婢女斟酌了一下,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些什麼。

只可惜,慕若已經再次垂下眼帘,恢復了之前走神的狀態。

「那奴婢先告退了。」婢女看見慕若還是沒有反應,只好乖乖的退下了。

慕若始終保持一個姿勢,一邊感受周圍的屍元波動,一邊思考著一些什麼。

過了一會,又走進來一名僵侍。

「王妃,王爺說他突然有事,需要出門,讓您下午自己去參加收徒大會。」

慕若沒有抬頭,比上一次更加走神,只是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僵侍看著慕若的樣子,張了張嘴,「王妃——」

慕若冷然看了過去,眯眼問道:「有事?」

僵侍呼吸一結,立馬搖了搖頭,「沒事,屬下告退。」僵侍逃一般的跑出了琉璃苑。

慕若抬起頭,揉了揉始終一個姿勢,而略有些僵硬的脖子。

轉眼看向旁邊的慕鴆,「小鴆?剛才,他們剛才說了什麼?」

「啊?慕鴆微張著嘴巴,轉眼看向琉璃苑的圓門,那還未消失的身影。

不是,合著,人家來通知了兩次,他家主人壓根就沒有聽進去?

就連小狐也是驚奇的看著慕若,這種情況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啊?

「主人?您是不是不舒服?」小狐一邊問出聲,一邊又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解釋一遍。

慕若聽完之後,眨了眨眼睛,然後抬手揉了揉臉頰。

「呼……知道了。」

「您真的沒事吧?是不是昨夜被異靈獸傷到了?」小狐還是不放心的追問了一句。

小狐一追問,慕若的腦袋裡就閃過一張俊臉,她有些煩悶,伸手一把將小狐拽了下來,然後把它放在桌面,當成玩具一般掰扯了一下。

「嗷嗚——主人……」小狐委屈的抖了抖毛髮。

慕若嘴角揚起一抹淡笑,然後捏住小狐的後頸提了起來,「小狐,我發覺你挺有耍雜技的本領的,你看這身體的柔軟度,以後我們要是去了人界,你就耍雜技養活我和小鴆吧?」

「哈哈……這個可以!」慕鴆被慕若的話給逗笑了,眼底閃著光芒,嚮往著慕若嘴裡的說的人類生活。

就在他們說說笑笑之際,冥御煌正一臉不悅的坐在淑嵐苑的院子里,他冷睨著跪在下面的婢女和僵侍。

半響之後,冷冷問道:「王妃沒有問本王身體怎麼樣了嗎?」

婢女和僵侍低著頭,聽見冥御煌的問話,恭敬回答。

「沒有。」

「沒有。」

冥御煌放在桌面的手掌攥了攥,接著又問,「那她有沒有問本王去哪裡?辦什麼事?」 婢女和僵侍聽見這話,低著頭相視一眼,紛紛抬頭無辜的看著冥御煌。

「沒有……」

「沒有……」

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